大家都在搜
纵横小说
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大唐恩仇录
章2一眼万年
作者:殷让本章字数:4364更新时间:2024-01-27 18:10:19

集市一角,首饰摊处。

赵玉凤打眼一看柳月负气时的模样,却是忽感好笑,便用肘子拱了一下柳月的臂膀:“哎呀行了,别生气了。”

话音未落,赵玉凤便顺手从摊上拿来一根发簪,笑呵呵地配向柳月的螓首道:“你看这簪子,多合衬你呀。”

“啧!”这柳月还没怎样,摊主倒是不乐意地嗔怪起来:“这哪能叫合衬?那分明就是专门为小姐量身定制的!你看你这当妈的……”

赵玉凤禁不住翻了个天大的白眼儿,暗道生意人没一个有实话可信,但手头上,却是直把簪子往柳月的头上戴:“行了,几个钱。”

“诶呀、娘——”柳月本就负气,赵玉凤这一番在外人面前做出的亲切举动更是让她羞恼,当下便一把夺走簪子,转身就跑:“你看着给就是了……”

嘭。

然而,柳月话未说完、也才刚刚转身要跑,便好巧不巧的撞到了别人的胸膛。那被撞之人且不知如何,柳月倒是一屁股摔坐在了地上,手里的玉簪也摔成了两半。

“月儿!”惊觉当下,赵玉凤也顾不得再去递钱,惊得手上的铜板一撒便慌忙去扶柳月坐起:“你这人走路没带眼哪!”

但闻其声,不少人尽都驻足看来,或是为之侧目。却见那被撞者身姿高大,虽然看上去并不健硕或魁梧,但给人的视觉回馈却是相当的雄壮孔武,威武高挺。

在路人眼中,他且侧身站在那里,还分着步子,再看向旁侧或蹲或坐在地上的赵玉凤母女,个头止隐隐与他的腰腹线齐平而已。

“啧……”柳月是脑门吃痛,只抬手去揉。

“月儿。”其母忧心,又不见肇事者出声道歉,便愤然怒质过去。却见对方满脸胡茬,非是不修边幅那么简单,神情也颇为麻木,又因余光有见,便皱眉侧目,看向对方手中拿着的那柄长剑。

在赵玉凤眼中,那剑并不出彩,她也不识品相,但其上血污,却刺人眼目,深入人心,更让她禁不住脖子一缩、心中寒颤。

此人,正是凌云志无疑。

只是当下,他落魄而沉默,身上还不自觉的散发着一股令常人感到阴冷的煞气。

“娘——”柳月嗔怪娘亲无礼,她自知是自己莽撞在先,便揉着脑袋嘟囔道:“是我先撞到别人的……”

“你这妮子,就是缺心眼儿!凡事也看个清楚明白,净知道委屈自己,全是胳膊肘往外拐!”赵玉凤也是因为气上心头、急于言语才消了心头怕意,便对柳月一通说落,但实际上又心疼得不得了,只怕宝贝女儿受到什么严重的外伤:“好了好了,不疼了不疼了,娘给你揉揉。”

“娘——!”柳月自感害臊,当是嗔恼,遂拧动身子挣开了赵玉凤的爱手,便气鼓鼓地揉着脑袋向凌云志看去。

人流喧嚣中,在这闹市一角。

或许,那一眼的对视,深深铭刻在了他的眼中,外在的一切,已不在他的心中。

而她看向他的那一眼,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只记得目里星荧闪动,仿若为此沦陷恍惚,那到了嘴边的话,也忘记要说出来。

他为之沉默,后来,弯腰捡起地上的两半发簪递还给她。

“我……帮你修好……”这句话,他沉默了半晌,才说出来。

她怔然回神时,目中略有一颤,后羞怯地咬着红唇,伸手将发簪接了过来。然,只那双手间的一次触碰,她便小鹿乱撞,于慌乱躲闪后面色更红了。

彼时,柳平宽也闻讯赶来,但却没有靠近。他只是瞠目结舌地站在凌云志的身后不远,怔愣于对方手中的宝剑……

……

河流中,竹筏上。

凌云志舒心一笑,目里美好道:“那一天,即便过了九年……也恍如昨日,近在眼前。”

凌夜低头不语,分明沉默,但嘴角处却悄然显露出一丝温暖的笑意。

“那一天,我到你姥爷家里作客。”凌云志兀自追忆美好,曾经的一幕幕如在眼前。

“夫妻俩很是客气和热情,但她却始终不敢看我,偷偷摸摸,很是羞怯……唪,她佯装吃饱,便匆匆逃回了房间,把我一个人丢在那里干坐着。”便是此时回想,凌云志也觉当年好笑。

“后来呢。”凌夜轻声发问,许是好奇后续。

“后来,我典当了随身财物,为他们翻盖了新房。”凌云志缓缓阐述,语态中虽感好笑,但也有温暖并存:“你姥爷在外面忙得焦头烂额,她们娘俩,却在坊间耳语私话。”

“唪……她偷偷观望了我很多次,却以为我不知道。我也当做不知道,不想……让她的脸更红,让她更慌。”

“提亲……拜堂……来贺的乡亲们也很是热情和客气……”

“我那天喝了很多酒,但走进新房时,却恍如隔世……”

“当我掀起她的头盖时,我感觉到她的慌乱……但她不知道,我其实,比她更加手足无措……”

“那是爹爹这辈子,最开心的一天。”

“当你出生时……”

“那天我上山打猎,不知道你这小家伙这么着急……”

“当我匆匆赶回去时,稳婆正好打开房门报喜……”

“可能我把你举得太高,你开始大哭大闹……但我不觉得吵。”

“那一天,我明悟到幸福……”

……

柳宅,院里,餐桌上。

柳月吃饭如猫,且一直细嚼慢咽地低着头,仿佛怀有心事。

“呵啊——!”一杯好酒下肚,柳平宽禁不住闭上眼睛摇头赞叹,随后才笑呵呵地放下酒杯,夹了一颗蚕豆丢进嘴里:“这才是过日子嘛。”

然,赵玉凤却是摇头暗叹,而看到柳月的模样,她又简短沉默,遂去动手夹菜:“月儿。”

柳月动作一顿,但只偷瞄了母亲一眼,便又重新低下头蚕食碗中的饭菜:“嗯。”

赵玉凤默默摇头,虽然对旁边自得其乐、什么也不管不问的柳平宽心有奚落,但此间的重点却在柳月的身上,便放下碗筷说道起来:“月儿,你也别嫌为娘絮叨。这夜儿也快要懂事了,马上就到了上学堂的年纪了,你这不知道问,他也不知道操心?我可不希望夜儿这小子以后跟他一样。”

柳月端着碗筷沉默,心思作祟下,亦禁不住用贝齿咬舐住自己的红唇。

倒是柳平宽在仰头喝了一杯酒后,大大咧咧地说了一句难得的公道话:“像他怎么了,好歹今天的好日子有人家一份功劳。”

“你净跟着瞎掺和!”赵玉凤没好气地在柳平宽的胳膊肘上拍了一巴掌,满脸嗔怒地驳斥道:“就他当初提亲时随的那点儿钱?还剩多少你不知道啊!你个糟老头子可没省着点儿霍霍!”

柳平宽被怼得哑口无言,随后便不愿搭理,又给自己倒上一杯酒喝了起来。

“一天到晚除了吃就是喝!你办过一件正经事没有!”赵玉凤心中窝火,便开始气愤地抱怨起来:“当初要不是为了他的钱,你会只见人家一面、只跟人家吃上一顿饭就把我宝贝女儿嫁给他?!”

说到这里,赵玉凤反倒辛酸起来,禁不住开始抹眼泪:“一天到晚说啥啥不听,有生意也不干,就知道带着小夜子下棋钓鱼、上山瞎晃荡……这万一要是哪天出了意外,我上哪去找这么俊俏的外孙去?我一天到晚我容易么我……”

“诶呀行了、行了!”柳平宽大感不耐烦,又动手给自己倒酒喝:“他打猎也能养活自己,你跟着瞎操什么心!”

“我就操心!我就操心!”赵玉凤反口相斥,气得直蹶身子:“嫁出去的闺女你不疼,我就不能当是水!”

“啧!什么叫我不知道疼?!”柳平宽大感烦躁,气得连酒杯也拍在了桌子上:“我这每天上街瞎晃荡,但凡见到一个好人家……”

“爹!”听到这里,柳月终于忍不住拍案而起,吓得二老声息顿止、瞠目结舌。

眼见二人一副错愕状,柳月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但却懒得废话、转身便走:“唪!”

“月儿!”赵玉凤惊急起身,但不等她过去劝阻对方,柳平宽却一下子将喝空的酒杯拍放在了桌面上:“你管她作甚!”

“你!”赵玉凤气急,顿时转移了势头。但不等她张口说话,柳平宽却阴沉窝火地说道起来:“男大当婚、女大当嫁!真有好点子来了,还轮得到她来做主?!”

“你这个畜生啊!”赵玉凤气得直哆嗦,悲痛到直指着对方的脑门开骂:“我宝贝外孙是没在你眼里啊……你这个厚颜无耻的混蛋哪!”

“你给老子闭嘴吧你!”柳平宽气得拍案而起,直将赵玉凤吓得呆愣、张口无言。

然此时,柳平宽却在怒瞪了对方一眼后,别头巡视向其他地方道:“这小子天生反骨!成不了虫就是祸!”

“他爹更是来历不明!以前还不知道干了多少见不得人的亡命勾当!”说到这里,柳平宽仍感不解气,但已经酒劲上头,变得有些喘息起来:“以后要真能一刀两断,让他跟着他爹走!谁也留不住!我说的!”

话到最后,柳平宽还恨恨地戳了戳自己的胸口,态度绝对。

“你这个畜生啊……造孽啊……”赵玉凤哀痛心头,便当场哭倒在地:“我的个亲娘啊……我怎么嫁了你这么个浑货啊……”

“妇道人家,鼠目寸光!”柳平宽阴沉咬牙,根本不屑搭理。

柳平宽心中之恨,初是因为计较一事:按当地规矩,若这家婿是入赘而来,家婿本人是不用舍去本姓,但婚后生育之子女,却要冠上女方本家的姓氏。且这孙辈,也要改口,将原本作为姥爷和姥姥的二位,唤作爷爷和奶奶,并视作血亲对待。

然至今日,非但凌云志佯装不知其事,凌夜此子也始终不愿改口,其女柳月也对此全然不管不顾,不予作为。历历问及,她全说甚么“我是在小筑那边,大小一家,又不在宅里,侍于家门。既已分居两地,便算分家自立。我自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生儿生女,自然随他。若你执意如此,自可去找云志讲清道明。更不该每见夜儿便说论不该,称呼不对。且他一早也不算入赘,你初是不予他说清,如今又计较甚么?”

天可怜见:柳平宽纵是斗胆,仗着身份,也只敢在背里发作脾气,或是与人说骂,只盼着对方旁听入耳,好是主动来问,又岂敢当面去找凌云志讨论此事?他可没忘记当年对方手中那把宝剑上的干化的血迹。

世人有九,心思百万,却不直言,只盼人能够洞明自己,好是个理所当然,不切实际。而那人越是该知,越是不知,他便越是气恼,越是暗恨,再去想甚么该与不该,对与不对,也止是一门心思,一厢情愿。

在多少人看来,他二人九年翁婿,明面上相敬如宾,奈何对方待他敬若高堂,而他却死心计较,全信些根本便无人在私下议论和谣传的事情。只觉得眼光不对,只觉得多是看他,而忽略或无视自己,遂歪了那心,听风是雨。

但终归是别人家事,谁能管矣。

……

柳宅外,街道上。

尽管已经离那老远、不见烦恼人,柳月还是禁不住气愤,愤懑得停住了步子。可她非但一时平复不下,种种委屈和怨言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当下便跺了跺脚离开了这里。

“唉……”远见柳月负气而去,几位聚在门口晒暖闲谈的家庭妇女不由摇头叹气,又将论点转移到了凌云志一家三口身上。

“唉,这月儿多好的一个姑娘啊,怎么就摊上这么一对老不羞?”抱娃的中年妇女最先开口,一副眼不见心不烦的模样。

“又说那话……”另一位微微摇头,一边嗑着瓜子儿一边说道:“这柳二蛋什么德性你不知道啊?”

“知道也没用,谁不知道?管的着么……”前者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儿,随后又禁不住连连摇头。

“还说呢……”另一位主妇一边绣着鞋垫,一边头也不抬地说道:“你看人家凌云志,一身腱子肉多精壮,光是打猎就够一家老小了,还会打渔制竹,哪像咱们那几个没眼看的东西……”

“啧啧啧!”另一位主妇摇头坏笑,随后便用肘子戳了两下旁边的人:“你看这娘们儿,准是又跑去河边偷看人洗澡了。”

“哈哈……”众人调笑,却是不伤和气。

“净瞎说!”绣鞋垫的主妇没好气地拧了一下身子,遂用眼睛白着对方说道:“什么叫偷看?就你没看过。”

“唉……”前者却是叹息,且将手中裁好布料放进竹箕里去:“就这样人家两口子还不乐意呢,一天到晚嫌钱少……这谁家取了闺女,还有义务给娘家定期上钱的。”

“我说也是……”

“唉,倒是可怜了小夜子……一群眼红鬼天天在背后戳脊梁骨,这万一要是让小夜这孩子听到了该怎么办……”

“唉……”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