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大唐恩仇录
章69破晓
作者:殷让本章字数:3438更新时间:2024-01-27 21:08:09

嘭!

持刀者一把推开大门便闯进后厢,但这一眼望去尽是漆黑,厅中又哪有甚么值钱的好事物?便是帮中好友曾经指说的这家女童也不见了踪影。且看那桌上散落的碗筷,又见这油灯上飘摇未净的烟丝……

“唪唪!”这头目冷飒一笑,随后便提刀蹚向了厅中的方桌,并于桌前停留一时,以便自己能够较好地洞悉各处可供藏人之处,而且一旦心中有数就立马耍刀而去。他如此这般走到床前停下,非但给凌夜制造了极大的心理压力,也将那小女孩儿心中的恐慌感整个从嗓子眼里提了出来。

面对眼前这双寸步不移的停留在床前的黑布靴,凌夜已经紧张愤懑得连大气都不敢轻喘一下,而那一直被凌夜硬捂着嘴巴按趴在床下的小女孩儿也被吓得瞪大了双眼,禁不住开始瑟瑟发抖。

“鞥?”这好汉在随处张望了一眼之后还故意阴阳怪气地迟疑了一声,随后便翻着怪眼儿环抱起双臂在床前转悠了半圈儿,俨然是故意背对着床卧那边望天说瞎话:“这怎么还找不着了呢?”

此言一出,凌夜顿时瞳孔一缩,但此时,那头目却豁然转身地蹲跪下来并用手扒着床沿,却是直接看住了趴在床底的凌夜和小女孩儿,可纵是双方已经面面相觑,他还要明知故问:“人呢?”

这头目突如其来的举动非但将小女孩儿吓得不轻,也将凌夜震得呼吸一窒,可那头目却丝毫不以为意,反倒在眼睛一眯之后阴阴作赏着轻笑起来:“我道如何,这小小年纪便有如此的秀丽资容,果然能入得那厮的法眼。——唪,莫说以后摘了头盖当做老婆,想来便是卖了花楼也很不错。”

小女孩儿被那头目吓得花容失色,也不知是因为那话还是那人。反观凌夜,却在狠一咬牙之下猛地扑来,却是一头撞在了这歹头好汉的脑门上。

“啊!”这歹头好汉直被凌夜撞了个仰头倒翻天,且不等这厮捂着额头坐起来,凌夜就咬牙切齿地从床底下爬了出来。

“绿林狂匪!”凌夜的到来不可谓不怒,而他满腔的愤慨则化成了咬牙切齿下的凌门一脚:“岂有狗命!”

噔!

凌夜的这一记怒踹直接蹬在了对方的脑门上,其威势之迅猛,竟然直接将这位歹头好汉给原地蹬死了过去。

“呵啊!”小女孩儿一从床底下爬出来就看到刚才还在说要把自己卖给花楼的家伙儿就这么伸了腿儿,便是心中一怕,禁不住大吃一惊得捂住了小嘴,可偏偏这时,门外又传来了一阵嘈乱的喝喊声和脚步声:“马老五!他娘的人呢?!”

“五哥!”

“妈拉个巴子的,外面都差不多收拾妥当了,你搁哪儿猫着藏人包赃呢?”

小女孩儿被这一通喝喊过来的粗言秽语好愈来愈近的脚步声吓得神色颤变,却也禁不住转头看去。只不过,这边的凌夜却在咬牙切齿地攥了攥拳头之后勃然变色地冲向了外面:“藏回去。”

声微词重,更听得清明。可他冲出去的举动却将她吓得一激灵,更伸手要拦,可外面的双方已经产生了遭遇,那突然传来的喝喊声便将她吓得浑身一颤地缩回了小手:“何人出没?!”

“老子是你爷爷!”

“大胆!区区黄口小儿!竟然妄自称爷!?啊!我的老二!”

“二哥!”

“他舅的!快追!给我弄死他!”

“混——账——,老子要把你的脑袋拧下来当尿罐子使!”

“追!”

外面的动荡和骚乱将还趴跪在床前的小女孩儿吓得惶恐阵阵又不敢吭声,尤其是听到外面另有脚步声靠近过来时,她更被吓得惊颤了双眸,好一阵心惊胆战。然此关头,又哪有时间愣着?便见她惶惶四顾着往后退缩,可这小小房中遍寻过去也找不到甚么太好的躲藏之处,彼时的惊慌惊恐又岂是一个年仅四岁的小女孩儿能够轻易承受住的。

“妈的,他大舅姥爷的,真是一群废物。”来人一路碎言鄙语,还在临门入室前突然拔声喝喊了一句:“都跟过来干什么?!还不过去帮老二擒杀那个该死的野小子!”

听闻那声,室内的小女孩儿顿时身心一抖,也是正巧在惊慌中才一眼瞄到那个位于马老五后侧不远处的储物柜,于是便如同看到救命稻草一般地爬了过去。

“他舅的。”马匪头子一脸晦气地趟进了大门,还在迈过门槛时很是粗野地扭头吐了一大口吐沫:“吐。”

“哼。”一步入室三步停,先看桌厅之物无好用,大感晦气;再看床厅那边,却是一眼就看到那该死的马老五躺在地上伸了腿儿,那叫一个气急败坏,便当场骂了过去:“你他娘的马老五,我道你是中用不中用呢。让你过来搜个珑,原地躺着变条虫。”

话语当中,马匪头子也正好走到了马老五的跟前,但这厮一看对方那幅不中用的昏死面容便气不打一处来,于是便大感晦气地在对方的脑门上补了一大脚:“我他娘的叫你!”

“鞥。”这声弱不可闻的哽唧声自然是来自于马老五的喉管,可他这么一声,却让马匪头子更加恼羞成怒,只是如今那老妪已死、雀儿也飞,那个不知从何而来的野小子也逃之在外,就连这该死的马老五也不成器的交代在了这里,他任凭心中再是窝火也没处可撒了不是。

“他舅的。”事到最后,马匪头子也只能嘀咕出这么一声屁骂,随后便阴沉沉地走向了前方的床卧,却是一屁股在这床上坐了下来。不得不说,只看他那副双手撑膝望“前尸”的架势和坐姿,也确实有些阴沉山大王的架子和气势。

马匪头子坐在床上不说话,被他望着的马老五自然也无话可说,但这一隅愈发沉寂的月下冷室,或者是马匪头子身上那股愈发阴冷的气息,却让蜷缩在储物柜底柜里的小女孩儿恐慌得捂着嘴巴不敢哆嗦和喘气。

……

是夜,山野丛林中。

“哈啊……哈啊……”凌夜在夜幕中疲于奔命,早无暇多顾前空的明月,更不知自己身处何地又距离身后的追兵有多远。

大后方,近百丈之外。

“吁——!”急先锋一至悬边便神色怒变地勒停了坐下的快马,旋即一挥手中的火把照路,便大怒于形色之间:“干!”

“混账!”紧随其后的刘老三人还未到便勃然大怒地纵马冲下了这座大林沟,口中言辞更是霸道无比:“堂堂马帮劲旅!又岂能被一条野山沟挡住去路?!”

“追——!”一伍追随刘老三的马兵纷纷效仿,也幸好无人沦为笨将,而后一步赶来的赵老四更是一眼瞪见林沟就气极反笑地将坐骑勒停,当场发号施令道:“兵分两路!有马的随我等绕行林道,无马的跟着老二徒步追击!”

话一说完,赵老四便一马当先地调转马头冲向这座灌木沟的左侧,且在一路的快马加鞭中连连纵马冲跃过一切挡路的灌木、乱石和断树,真不愧是一个骑术了得的高手。

有见于此,其他人等也不甘落后:“驾!驾!”

但这次,确有人当了笨蛋,正所谓:马失前蹄,门牙作数;老马突停,骑兵自飞……

“舅的!”徒步追来的王老二确实是捂着裆部追出的林荫,他同样也是率众而来,但身后只有几个举着火把带着兵器的跟班,是与前人相比便落了不少威风。

话当下,王老二因为迎头看到林沟挡路而环眼一瞪,随后便气急败坏地拔出了自己腰间的佩刀,却是好生揉了两把自己的亲老二才向前方举刀发令:“给老子追!”

而此同时,前方那一大片山林中已经遍布火把和喧嚣,可见这一方马帮单从人员数量上来论确实不可小觑。

……

“呵呃……呵啊……”

烁烁火光遥在后,双目惺忪影飘踪。——此情此景,正是凌夜当下的写影。

是如今,凌夜非但奔逃得四肢酸麻,更能深刻得感受到四肢百骸内那股冷热交替的炙寒火流在不断地冲刷着自己的血骨和脉脏。而这般被外虚内乱交替煣炼着心神和肉体的双重痛苦也已然快要将他逼疯,可他偏偏又有使不完的力气,更感到分外的清醒和迷蒙。如此错综矛盾的肉体和精神冲突感甚至弱化和扭曲了他的视觉和感官能力。所以他明明是奔跑在眼下这样一条尚算平坦的灌木丛里,可看上去却犹如奔跑在乱石相攀的嶙峋山峦上一样。非止如此,那股愈发昏沉和幽暗的天旋地转之感也让他彻底失去了本身的平衡。所以然,他以为自己是在用左手捂着胸口往前奔跑,但实际上他却是在捂着胸口向前爬着跑,而那些原本尚算低矮的灌木丛更是一到眼前就突然拔高数筹不止或者是突然扭曲成蛇,逼得他不得不急忙闪避或直接跳跃过去。

只不过,令人感到意外的是:凌夜明明在经受着“视障”带来的阻碍更大大的降低了自己逃亡的速度,可他与后方那些追兵之间的距离却越拉越远、越拉越远,以至于当到黎明出现在前路尽头的悬崖海面时,凌夜的身后除了他自己的影子便再没有了第二类人物。

而这里,前方海岸高悬,旭日将起;后方一路平坦,更抛远了那一道林带线。

“呵呃……呵呃……”他一路跑来时跌跌撞撞,亦如半跪半跑般抓捂着自己的心门,右手已然化成了摸路而行的工具。虽然这十尺之近,却狼狈了数息才跪倒在岸崖上。

“呵呃……呵呃……”他的双目早就空洞失神,嘴角上仍有唾液的痕迹,好在那起伏剧烈的胸腔终于是随着旭日的渲染而慢慢平复,而那些从他皮肤上交替流溢过去的氤氲之气也在日出东方之时消隐不现了。

彼时,他蹲跪在那里,曙光当前。

然,破晓当中,他却流下一行清泪。

何由。

何故。

或许只有黎明和曙光知道——他在突然抬头时向自己发出的嘶吼代表着什么。

或许只有温氤的旭日明白——他在向自己嘶吼时流下的眼泪是为何物……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