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赢了个城主当夫君
第十八章 一生一世只一人
作者:童小言本章字数:3006更新时间:2022-02-07 10:43:17

“对你一心一意?这话何解?难道说,你想让自己的夫君只娶你一个女子吗?”

南笙诺一脸奇怪地看着他,睁大了眼睛说道:“那是肯定的啊,要不然怎么叫一心一意?我只做唯一,绝不做其中之一,我愿嫁的那个人,我便会视他作我的全世界,那他必然也要将我当做他的整片森林。”

“一个男子一生只爱一个女子吗?”墨染尘有一些怀疑,这是他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话。

他曾经认为像父亲那般已经是十足的好了,他一生都爱自己的母亲,直到离开这个世界,但是,即便如此,父亲还是另纳了两位妾室。

南笙诺看着他有些发愣的模样,轻轻推了他一下,说道:“如果真的爱上了一个人,那这个人的心是分不开的,他会没办法让另一个人住进去,他会始终觉得怎么都爱不够,试问,既然这样,怎么还能将爱分给其他的人呢?”

墨染尘微微点了点头,似懂非懂地说道:“真的会有那么一种感情吗?让人想着只要一生只要一人就好的?”

“那当然啊,我告诉你啊,在我们那里,男女婚配,都是只能遇一人白首,择一人终老,还有啊,假如两个人真的发现彼此不再相爱,他们是可以和离的,并且可以是女子提出,而且啊,我们那里的女子,不跟你们这里似的,她们都是和男子一样,出去赚钱养家的。”

“女子出去抛头露面,多不成体统?”

“你啊,就是思想腐朽,我告诉你,早晚有一天,世界是会变得,在我们那里,女子绝对不比男子差,她们一样去上学,甚至还比男子强很多。”南笙诺有些自豪的说着。

墨染尘微微一皱眉,问道:“你总是说你们那边,也时常会冒出一些我听不懂的词句,那么,你究竟是从哪里来的?”

“我?我怕说了你也不会相信。”

“你不说,怎么知道我是否相信?”

“你真的想知道吗?”

“嗯。”墨染尘微微的点了点头。

南笙诺看了他一眼,随后席地而坐,清了清嗓子,抬头指着天空说道:“我呢,是从前那个上面掉下来的。”

墨染尘有些不解地抬头看向天空,无奈于阳光太过于刺眼,不禁用手遮挡了一下,轻声问道:“你当真不是来自于临城?”

“什么?”南笙诺同样的一脸懵。

“你的意思是,你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吗?”墨染尘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

南笙诺看他那个样子,有些生气地站了起来,指着他说道:“墨染尘,你既然不相信我,干嘛还要问我,我跟你说,我就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只不过,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掉在这个破地方。”

“好好好,我相信你,你是从天而降的,行了,回去吧。”说着,他也站了起来,拂了拂衣袖。

“对对对,快回去了,要不然立夏该着急了。”一想到这,南笙诺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就准备往回走了。

墨染尘看着她的背影,心中暗暗想着:“既然她不愿意告知真实来处,也罢。”

南笙诺走着走着,突然一转身,对上了他的眼神,问道:“墨染尘,咱们还是原路返回吗?”

“姑娘有何高见?”

“没有,我对你们这里的路又不熟悉,我想说的是,你看啊,那么大的玲珑泉,照理来说应该是四通八达的啊,或许,是不是会有一些旁人不知道的小路通往这里呢?”南笙诺说的神秘兮兮的。

墨染尘被她这么一问,心猛的一紧,不禁想到:“果不其然,她还是在打听关于玲珑泉的事情。”

“喂,愣着干嘛呢?究竟有没有啊?你倒是说话啊。”南笙诺见他不回答,还杵在那里不动,便随手推了他一下。

“啊,没,没有。”

“没有?没有就没有嘛,干嘛想那么半天的,那走吧。”

“去哪?”

“我说你是不是傻?既然没有出门什么小道的,那肯定就是原路返回啊,走啦,打道回府。”南笙诺胳膊一扬,便转身自己走了。

墨染尘看着她那恣意洒脱的背影,心中两个小人直打架,感觉她仿佛是个谜,令人琢磨不透。

两个人一路没有过多的交流,各怀心事的走着。

南笙诺心中暗叫着:“这个死墨染尘,臭墨染尘,你既然不相信我,干嘛还要问我?”随后又不禁想着:“哎,这也怪不得别人啊,这么荒唐的事情,即使有人告诉我,相信我也不会相信,绝对会建议那人去看看精神医生吧。”

这么想着,她的心里舒畅许多。

而墨染尘心中一直在较劲着,她究竟是否是临城派来的奸细?是不是也是为了玲珑泉而来?她这般的天真灿烂,究竟是真的,还是装的呢?

感觉着她不似往常那些奸细女子,寻常女子一般都是以美人计入手,而她?难道是想反其道而行,引起自己的注意吗?

就那么想着想着,居然就到了城主府门口了,看向前方,已经不见南笙诺的身影了,他四下环视了一番,也没发现,却听见府内传开一个女声“立夏......”

墨染尘嘴角微微上扬,摇了摇头,想着,算了吧,先不想这些的了,随后也进去了。

立夏一看见南笙诺便跑了过去,一没绷住,边跑边哭的,站定后三百六十度度检查了一番,说道:“姑娘,你跑到哪里去了,你可知道快吓死立夏了。”

“哎呀呀,好立夏,我错啦,下回肯定不会跟你走散,不哭了啊,你看我这不是没什么事嘛。”南笙诺笑着哄着她,给她擦试着眼泪。

“你以后千万不能再这样了,我都担心死了,还好夜雨告诉我,城主去找你的,我才稍微安心些,这下好了,看着你平平安安的回来了,我就开心了。”立夏抽泣着说道。

南笙诺揉了揉肚子,不好意思地说道:“立夏,好立夏,我又饿了。”

立夏一听她说饿了,马上擦干眼泪说道:“姑娘,啊,不,小诺,你先回房,稍等会儿,立夏这就去给你做吃的。”说着一溜烟就跑了。

南笙诺看着跑开的立夏,不禁笑了笑,随后便转身打算回房了,就在此时,一个声音从她的后脑勺传来。

“怎么?你肚子里长了虫子吗?貌似没多久前你才吃了一碗,啊,不,是一大碗面条吧?这就又饿了?还是馋我们城主府丫头的手艺啊?”

“我说你这人怎么回事?”南笙诺一听声音就知道是谁了,转过身看着他,只见他双手反背在身后,一脸冷若冰霜地盯着自己,便又说道:“你懂什么啊?我不这么说,立夏指不定还难过自责到什么时候呢。”

“你是故意的?”

“那要不然呢,你真以为我是猪吗?我这叫声东击西。”

“什么声东击西的,不会用成语就别瞎用,侮辱老祖宗留下来的文化。”墨染尘冷哼了一声说道。

南笙诺满脸的不服气,说道:“就你懂的多,算了,不管是什么吧,意思就是只有找点别的事情给她做,她才不会总是纠结着那件事,明白?”

她抬头看了一眼墨染尘,却没给他说话的机会,便又说道:“不跟你说了,对牛弹琴。”说着就看了他一眼回房去了。

墨染尘看着她离开的背影。

“城主,您回来了?”

听见有人跟自己说话,墨染尘便转头看去,只见夜寒不知何时已经站在身后了。

墨染尘使了个眼神,说道:“书房说。”

“是,城主。”夜寒毕恭毕敬地点了点头。

主仆二人一前一后地往书房的方向走去。

“城主,您今天去哪里了?”夜寒满脸布满着担忧之神。

墨染尘倒了一杯水,坐了下来,微微抿了一口,随后说道:“我带南笙诺去玲珑泉了。”

“什么?城主,您是说您带她去了玲珑泉?为什么呀?那您有没有发现什么端倪啊?”夜寒急切地问道。

“暂时还不能完全确定,她好像什么都不知道,感觉上不像是装出来的,除非......”

“除非什么?”

“除非她的伪装功底着实太厉害,连我也看不破。”墨染尘眼睛微眯,喝完了杯中水。

夜寒转了个身,想了想说道:“城主,属下认为,还是不能掉以轻心,毕竟这个南笙姑娘出现的太过于奇怪了,你要说她什么都不记得了,那为什么会知道自己的姓名,啊,对了,城主,您有问她究竟从哪里来的吗?”

“嗯,问了,她说......”墨染尘指了指头顶。

“什么意思?难不成说是从天而降吗?”夜寒不可置信的问道,问出这话的时候,语气极其地不肯定,因为连他自己都觉得的说出这话是有多么的荒唐。

墨染尘点了点头,若有所思地说道:“嗯,她是那么说,不过啊,她总是会说出一些听不懂,理解不了的言语,还有些行为也挺令人费解的。”

捧场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