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赢了个城主当夫君
第二十二章 面对司徒枫的告白
作者:童小言本章字数:3012更新时间:2022-02-04 08:34:11

南笙诺看着他离自己那么近,便伸手一下就推开了他,说道:“你......你别跟我开这种玩笑啊,我告诉你,司徒枫,这一点都不好笑。”

“为什么你会觉得我在开玩笑呢?我是真的中意你,只要你点头,我愿意娶你为我妻。”

“司徒枫,你再这么开玩笑,我......我就不理你了啊。”南笙诺有些不知所措。

她不禁心中问着自己:“天呐,南笙诺,你这是被表白了吗?这一来就是求婚吗?未免也太刺激了吧?”

虽然也曾经被人告白过,但是这么直接的冲击力,还是让她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司徒枫看着她脸上的表情不断的在变化,心中明白了自己的言语有些吓到她了,便立马放轻松地说道:“对不起啊,小诺,是我唐突了,你别太往心里去啊,不是,你......”

一向能言善道的司徒枫居然也吃起了螺丝,缓和了一下,认真的说道:“小诺,我说喜欢你,是认真的,想娶你也是真的,但是,我并不想逼迫你,你心里不要有压力,更不要因为这个而拒我于千里之外,可以吗?”

南笙诺看着满脸真诚的他,不禁点了点头,说道:“司徒枫,谢谢你的喜欢,但是我真的没有做好去喜欢人的准备,更别说是嫁人了,但是你也放心好啦,我不会因为这个就不理你了,我还指着你带我吃好吃的呢。”

“那就行,走吧,带你去吃好吃的。”司徒枫看着她笑了,自己也微笑着。

心中有一些堵,他虽然是半开玩笑的说的话,但是真正被拒绝了,还是会有些难以接受,他的确很在意这个突如其来的姑娘,感觉她仿佛就是上天赐予他的。

南笙诺便走着,不禁想着:“自己这么做,是不是给他发了张好人卡呀?拒绝了他还吃他的,会不会不太好呢?难道自己是将他当备胎了?”

想到这里,她迅速摇着头,自言自语道:“不是不是的,我没有把他当备胎,对,没有。”

“小诺,你在说什么呢?什么备胎?”司徒枫看着她在自言自语的,便低下头想听清楚。

“啊?没有什么,对了,你要带我去哪里吃啊?有什么好吃的?”她马上转移了话题。

司徒枫笑着温柔的说道:“去我府上,我家的厨娘做的美食,一点都不比外面的酒肆差。”

南笙诺没有说什么,就是默默地跟在他的身后,两个人就那么一前一后地进入了司徒府。

这一次进来这里,南笙诺没有了第一次的新鲜感,她看着替她张罗的司徒枫,不由地想着:“这个男人看着还是挺帅的嘛,放在现代的话,这就是钻石王老五啊,又帅又多金,不过,他说喜欢我,究竟是真是假呢?他若是作为初恋对象,好像也是个不错的对象嘛。”

南笙诺心里这么想着,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就那么一瞬间,心里好像莫名其妙多出一丝悲伤,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只要一想到初恋这两个字,就有一些的小悲伤。

美食打断了她去寻找那份悲伤的源头,她看见司徒枫端着一个盘子走了出来,她看着那一盘盘五彩缤纷的糕点,两眼都放直了,将刚才想的事情全部抛诸脑后了。

果然,不管什么都抵不住一个吃货的心。

“来,尝尝这些糕点,我们家厨娘做这些糕点还是不错的。”司徒枫将一盘盘的糕点推到她的面前。

“哇,看着就好好吃的啊,这是桂花糕吧,呀,还有马蹄糕呢,这个软软的,哇,这是核桃软糕吧?哇最喜欢这个啦。”南笙诺两只手都拿着吃的,接二连三地往嘴里送着。

司徒枫看她吃的急,马上给她倒了一杯水,递到她面前,关切地说道:“慢点,别噎着了,都是你的,你慢点吃。”

“哎呀,我得吃快些,立夏还在家里等我呢。”南笙诺喝了一口水说道。

“要不然,你就搬到我府内?省的看见墨染成那张脸。”

一听见这个名字,南笙诺顿时停下了嘴里的动作,随后将手中的糕点放回了盘中,拍了拍手,擦了下嘴之后说道:“呃,今天谢谢你啊,带我来吃这么多好吃的,我,那个,我该回去了。”

司徒枫发现自己仿佛说错了什么,想说些什么来弥补一下,却发现南笙诺已经站起身往外走了。

他迅速站起身追了上去,从后面一下子抓住了她的胳膊说道:“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要说到他的。”

南笙诺硬挤出一个笑容,说道:“没事啊,我怕立夏担心我,我得回去了,还有,你不用送我,我已经认识了回去的路,我自己可以,今天谢谢你啊。”

“那好吧,你回去路上注意安全,还是那句话,你若想来我这里,司徒府的大门永远为你敞开着。”司徒枫知道说不动她,便随她而去了。

南笙诺独自走在街道上,往城主府的方向走着,她来回的看着道路两旁的人,看着形形色色的小摊贩们,不禁想着,既然自己决定先留下来,那就得找点什么事情来做做,但是,在这里,自己还能做什么呢?

“承让,承让......”

“哎呀,又输了一子,不行,再来再来......”

......

南笙诺听见一阵谈话从一个店内传出,她一听便知道,这是有人在下棋,便抬头看了一下,只见牌匾上写着“乐弈棋社”,一想到下棋,她就来了兴致,正打算进去看一下,却不料,被人挡在了门口。

她一脸茫然地看着门口的两个男人,只听其中一个男人说道:“女人跑来做什么?不知道这里的规矩是女人不许进棋社吗?”

“为什么女人就不可以进去?”

“女人就该在家洗衣做饭,带好孩子,伺候好自家男人就好了,跑来棋社撒什么晦气。”

“你不知道男女平等吗?”南笙诺不依不饶的。

那男子轻轻推了她一下,说道:“什么平等不平等的,快走走走,别在这里耽误我们,赶紧走,再不走别怪我不客气。”

南笙诺没办法,悻悻地离开了。

走在街道上,不由地想着,这什么破地方,还女人不能下棋呢,自己指不定比他们厉害多少呢。

想到这里,突然又想到了一件很严重的事情,那就是,她已经忘记该如何下棋了。

可是这是为什么呢?按理来说,人家即使失忆,也不会忘记了自己的技艺,而自己却什么都记得,只是将自己最厉害的一项才能给丢了。

“不行,我得再去练练,回去找人多下几次,指不定就想起来了,对对对。”想到有这个可能性,南笙诺加紧了回去的步伐。

而城主府内,墨染尘站在院中,一直看着大门口,想到看着立夏独自一人回府的情景,还记得她说司徒枫将南笙诺给带走了,心里一顿怒火无处撒的。

正当这时,他看见一个小小的身影,弓着个腰,仿佛想把自己缩小一般。

而南笙诺自己轻声嘀咕着:“看不到我,看不到我......”

“南笙诺,你这么大的人,我若说看不见你,你觉得是我眼睛有问题?还是你的脑子有问题?”墨染尘大声呵斥道。

一看已经被抓包,南笙诺也就大方地站直了身子,往里走去,经过他身边的时候,被突然叫住了。

“怎么?你还知道要回来呢?还以为你跟着别的男人跑了,忘记自己家在何方了啊?”墨染尘舒展着心中的不快。

听见这话,南笙诺往后退了两步,直视着他说道:“城主大人,你的话是病句,其一,什么叫做我还知道要回来?这里也不是我的家,怎么能算回来呢?其二,我没忘记自己的家在何方,只不过......不过我暂时回不去罢了。”

“还挺伶牙俐齿,你跟司徒枫去哪里了?”

“回城主,这是我的私事,与你无关,为什么要告诉你。”南笙诺不得不承认,听见他这么问的时候,心中有那么一丝丝的欣快。

墨染尘瞪着她说道:“你既然住在我城主府,那么就与我有关,只要你在这里住一天,我就会管你一天。”

“那你的意思,我搬走了就与你无关咯?”南笙诺突然起了逗他的心。

“搬走?你能搬去哪里?这里你还能去哪里?”

南笙诺一听这话,他是看扁了自己无处可去啊,便努着嘴说道:“墨染尘,你别看不起人,等我真的搬走了之后,你到时候即使求我,我也不会再回来。”

“请便,不过,你若真有地方可去,那离开之前,事先知会我一声。”墨染成略带着些意气用事的说着。

“行,希望你记得今天说的话,别到时候打脸了,我走的时候一定会通知你。”南笙诺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来的那么大的脾气,原本想着与他和解的,可没想到又闹的一发不可收拾了。

捧场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