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赢了个城主当夫君
第二十四章 饿晕了?
作者:童小言本章字数:3000更新时间:2022-02-06 00:05:03

墨染尘被夜寒的叫唤拉回的思绪,转头看了他一眼,说道:“还有别的事情吗?没有的话就先出去吧。”

“城主,您没什么事吧?”夜寒有一些担心的问道。

“我?没事,行了,你先出去吧。”墨染尘对着他摆了摆手。

“好,那属下先行告退。”夜寒双手抱拳,微微弯了下腰便退出门外了。

墨染尘脑中又响起了此前夜寒说过的话,不禁想着,司徒枫想娶南笙诺?他们才认识多久,就着急想要娶回家?难道她说的搬走,就是要去司徒枫那吗?

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有一些心情波动,既然想不明白,便告诉自己别想了,这一切都与自己毫无关系。

想到这里,他便站起身,抖动了一下衣袍,打开门就出去了。

晚膳时刻,南笙诺坐在餐桌旁,翘首以盼,始终不见墨染尘的到来,自己的肚子却十分不争气地在“咕噜咕噜”地唱起了歌。

她看着餐桌两旁站着的丫头们,一个个如同木头桩子一般,一动不动。

见此状,南笙诺对着自己身后的立夏招了招手,趴在她的耳边轻声说道:“我能先吃一些吗?”

立夏看着她微笑着摇了摇头,也同时压低了声音说道:“不可以的呢,这是规矩,不论何人,都必须等到城主入座后才能开始用膳。”

“可是,那墨染尘什么时候才会来啊?”

只见立夏仍旧是摇了摇头,说道:“这个立夏不知,姑娘,你还是稍等片刻吧,要不然,我替您先倒杯水?”

南笙诺看着对自己如此恭敬的立夏,不禁眉头一皱,刚想要说什么的,就见到她对着自己小幅度的挥了挥胸前的小手,随后眼神又转向两侧的人。

她瞬间明白了立夏的意思,也想到在他们这个年代,长幼尊卑分的很明了,不比自己,在家里与父母都是没上没下的。

一想到这,突然就想起来妈妈做的好吃的,在家里的时候,她南笙诺吃饭何时需要等过人啊,更别说这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到的人,或许就根本不会来。

南笙诺又等了好久,伸手去摸了一下碗,感到那温热的饭碗,已经逐渐失去了温度,就当她想说些什么之际,就发现那两旁的丫头纷纷走了过来。

她们训练有素的,麻利地将整桌饭菜全部端走了。

“欸,我还没吃......”

南笙诺满脸委屈地看向立夏,扁着个嘴,一副欲哭无泪的模样,叫谁看了都不忍心。

立夏轻轻搂了她一下,再看了看四周,确定没有人之后便说道:“小诺,你别难过了,要不然晚一些我给你做些好吃的点心。”

“那好吧,可是我现在真的好饿啊,你们这里怎么这样,还有啊,那个墨染尘,怎么到现在还不来,她们把这些都撤走了......”

“好啦,你就别难过了,她们将饭菜撤下去还是会端上来的呀,只不过是饭菜凉了,拿去再热一下罢了。”

“真的吗?”南笙诺一听是这样,马上眼前一亮,来了精神。

立夏笑着看着她,点着头:“嗯,当然是真的,你就先再喝点水吧,等等看城主吧。”

南笙诺无奈地端起茶杯,一杯又一杯的水喝着,时间一分分过去,最终等来的不是墨染尘,而是一股强烈的尿意。

她站了起来,捂着肚子准备离开,立夏见状连忙询问着:“姑娘,您怎么了?”

南笙诺看着两旁的丫头,有些不好意思,便含蓄地说了声:“立夏,你在这里等我即可,我去去就来。”然后给了她一个肯定的点头。

“好吧,那您自己小心啊,我在这里等您。”立夏恭敬中带着十足的担忧。

“好的好的。”南笙诺说着就往外跑着。

刚跑到小花园的时候,忽然感到一阵眩晕,随即便倒地了。

墨染尘和夜寒正谈论着刚才发现的城中的问题,便听见一声响。

夜寒快速上前查看,一走近看清了倒地之人,不禁一惊,便迅速回头看向墨染尘,说道:“城主,是南笙姑娘。”

“什么?”墨染尘一听是她,眉头紧皱,疾步走了过去。

“南笙诺,南笙诺。”墨染尘蹲下来拍了拍她的双颊,轻声呼唤道。

夜寒看了下,把了一下她的脉,说道:“城主,南笙姑娘只是晕过去了。”

墨染尘又尝试着叫唤了两声,只见仍旧没有反应,便一下子就将她抱了起来,看了看四周,于是往前走着。

“城主,这不是去听雨轩的方向啊,您这是......”夜寒发现墨染尘走的是自己卧房的方向。

“这里离听雨轩太远了,先去我房间再说吧。”说着,他加紧着自己的步伐。

墨染尘低头看着怀中的南笙诺,由于夜色昏暗,以致于并不能看清楚她的模样,只是觉得怀中的人儿实在太轻了。

到了房间,他将南笙诺放在了自己的床上,光亮中发现,她的脸蛋刷白,而且出了好多的汗。

墨染尘自觉着不对劲,便马上转头对着夜寒说道:“快,快去找大夫,一定要快。”

“是,城主,属下这就去。”夜寒做了个揖便退出门去了,一出去便转身跑了起来。

“南笙诺,南笙诺,你可有哪里不舒服?你醒醒。”墨染尘轻声呼唤着,但是床上的人儿丝毫没有反应。

他伸手摸了一下她的额头,发现不烫反冰凉,于是掏出怀中的手帕,轻轻地替她拭去额头的汗珠。

心里担忧之际,就见夜寒领着一个大夫着急忙慌的跑了进来,那名大夫由于被他拉着太急,一个踉跄,摔在了地上,抬头看见墨染尘正盯着自己,便吓地跪拜着:“城主大人,小人见过城主......”

话还没说完,就被墨染尘给打断了,说道:“先别顾着行礼了,起来看看她究竟怎么了?”

大夫顺着他的手看向床上,发现是个姑娘,仔细一看,仿佛就是上次夜间吃撑了的那位。

他上前把了一下脉,然后看了看,微微摇了摇头,说道:“回城主大人,该姑娘的疾症着实有些棘手啊,看似气血不足,待我给她开服方子。”

“去吧,快点。”墨染尘对着他摆了摆手。

那大夫吓得赶忙退出了房间,去抓药了,实则他心里也是在打鼓,暗想着,这个姑娘的脉搏有些微弱,恐是为时不多啊。

但是他不敢对墨染尘说呀,光是想想都已经让他吓得直哆嗦了,想了想,还是先去煎药好了。

墨染尘看着床上的南笙诺,见那张惨白的小脸蛋,思绪不由地飘到了第一次见面的时候。

那个时候的她,一身奇装异服,就那么地从天而降,这才短短几日啊,她居然就这么躺在这里了。

大夫端着药小心翼翼地走了进来,墨染尘直接接过药碗,伸头去嗅了嗅,本能地赶忙撇开了脑袋,光是闻,就已经觉得苦不堪言。

他转向夜寒问道:“我记得上一次莲雨城城主送过来那些方块糖,在哪里?”

“估计在库房?”

“去拿来。”

夜寒接到指令,迅速跑去取糖了。

不一会儿的功夫,他就拿着一个精致的小盒子,打开盒子便递了过去。

墨染尘看了看那盒子内一块块地小黑糖,便取了两块放在了药碗中,搅拌了几下,闻着仍旧感觉苦,于是将那一盒小黑糖全部倒入了碗中。

他搅拌完之后,将南笙诺慢慢的扶了起来,让她靠在自己的怀中,然后舀起一勺药,轻轻地吹了吹,喂至她唇边。

就在此时,他又看向夜寒和那名大夫,说道:“行了,毕竟是姑娘家的,你们两个人就先出去吧,夜寒,你去安排下,让大夫今晚留下。”

“是,城主。”

夜寒说着对大夫做了个请的动作,说道:“大夫,这边请。”

看着他们二人关上门离开了,墨染尘继续喂着南笙诺吃药。

可是一口,两口,她就是不往下咽。

于是乎,将她慢慢地放平了,一只手拿着勺子,另一只手捏着她的嘴巴,将药强行地灌进了嘴中,但是,那些药液最终还是从嘴边两侧流了出来。

此时,墨染成便确信了那名大夫没有说出实情,否则刚才不会在他脸上读到害怕的成分。

“南笙诺,来,乖,我们把这个药吃了。”说着,又尝试着喂了一口,怎料,那些药液仍旧全部漏掉了。

墨染尘看着床上的那张惨白小脸,又看了看碗中的药,闭了闭眼睛,心一横,便往自己的嘴中灌了一大口药业。

那股苦意瞬间在他的口中蔓延,墨染尘放下药碗,就直接用嘴覆上了她的唇,捏着她的嘴,强行将药喂进了口中,随后猛的一口气吹了进去。

墨染尘慢慢抬头,看着南笙诺做出了一个吞咽的动作,于是喜不自禁,后又打铁趁热,连续的喂了好几口,眼看着碗中的药液已经没有了。

最后一口药液也已经灌进南笙诺的口中。

捧场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