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赢了个城主当夫君
第二十五章 墨染尘,你占我便宜
作者:童小言本章字数:3016更新时间:2022-02-07 00:18:16

墨染尘感到她将最后一口的药液已经吞了下去,但是停留在她唇上的自己的唇,却仿佛被定格了一般,无法动弹。

他感受到那个小嘴唇软软的,不禁用自己的舌尖轻轻描绘着她的唇阔。

墨染尘被自己的行为不禁吓了一跳,意识到自己的无礼,迅速离开了她的唇。

他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怎么会这样做,假若刚才的行为是为了救她,那最后的呢?自己是在轻薄一个姑娘吗?他感到自己的心越来越跳的厉害。

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做出那般轻浮的行为,刚想站起来离开,就感到自己的长衫被人抓住了。

墨染尘低头看去,只见南笙诺微弱的睁开了眼睛。

“你醒了?怎么样了?我去叫大夫再来瞧一瞧。”墨染尘说着就想出去,谁知,那只抓着自己的小手愣是没撒开。

“把手先松开。”

南笙诺有些无力地说道:“墨染尘,你占我便宜。”

“不是,你听我解释。”他想说什么,却看见南笙诺正在准备坐起来,于是迅速伸手过去扶她。

南笙诺盯着他看着,问道:“怎么样?”

“什么?什么怎么样?”墨染尘有一丝没能跟上她的思维,霎那间没明白她的意思。

“我的嘴好亲吗?”

他没料到她会说的如此直白。

“墨染尘,你都占我便宜了,那你要不要对我负责任呀?”南笙诺有了些精神,做出一副委屈的样子看着他。

“那......那你想让我如何负责?娶你为妻吗?”墨染尘微微皱着眉头问道,心中却想着难道她是想趁机做城主夫人吗?难道她与那些女人并没有什么不同吗?

南笙诺看着他这般模样,趁他不备之时,在他的唇上快速的亲了一下,看着他一副目瞪口呆的样子,微微笑着说道:“好啦,你亲了我一次,我也亲回来了,这样就算扯平啦。”

“扯平了?”墨染尘有些不解。

“对啊,怎么?难道你真的要娶我来负责啊?至于吗?为了一个吻,就赌上自己的终身幸福,咦~我才不要呢。”南笙诺摇着头说道。

墨染尘看了看她,也没再说什么,心中想着,难道是自己误会她了?但是自己还真的没有娶妻的打算,既然她说过去了,那就当作什么都没发生吧。

看着她的脸上逐渐恢复红润,便问道:“你方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怎么会独自晕倒在小花园?”

“啊?那个啊,其实没什么啦,我只是低血糖。”

“低血糖?那是什么?方才大夫说你这是气血不足。”

南笙诺看着他,又看了看床旁的药碗,便瞬间明了了,说道:“也能这么说吧,只不过,我的问题不是喝副汤药就可以的。”

“你方才喝了大夫开的药,不多会儿就醒了。”

南笙诺拿起药碗,舔了舔说道:“你在药中加了糖?”

“是啊,我觉得那药太苦了。”

“那我得谢谢你。”

墨染尘一脸的懵,问道:“谢我?为何?”

“呃......那我这么告诉你吧,救我的呢,实则并不是那大夫开的药,而是你给我吃的糖。”南笙诺说着绕过他下了床。

见她一下子就下地,墨染尘赶忙伸出手想去扶她,却停留在了半空,待她稳稳地站在了那里,自己才慢慢缩回了双手。

南笙诺突然一转身,看着他的神色有些慌乱,调皮地靠近了他,轻声问道:“墨染尘?你怎么呢?难不成还在回味着刚才的吻吗?”

“胡巴乱语,再者说,你一个姑娘家的,怎可说出如此不堪的言语。”墨染尘有些恼。

“欸,你这男人怎么翻脸比翻书还快啊?我怎么就不堪啦?你偷偷地亲我就可以,我说说还不行啦?什么人嘛。”说完,她一跺脚,气急败坏地打开门出去了。

“你去哪里?”

南笙诺转身瞪着他说道:“回房,难不成还要我住在你这里啊?”

“我送你。”墨染尘说着便往前走了两步,却不料被她伸手叫停了。

“你就站在那里好了,这夜黑风高的,孤男寡女一起不好,免得啊,我这个如此不堪的女子啊,败坏了您墨大城主的清誉。”说完扭头就走了。

墨染尘看着她离开的背影,想说却不知能说什么,只得作罢,便转身回到桌旁坐了下来。

南笙诺一路骂骂咧咧地走着,再一次来到了小花园,她举起双手仰天大喊:“老天爷爷啊,你能不能发个善心,告诉我怎么才能回去啊?我不想在这里了,我要回家。”

“姑娘,姑娘。”

南笙诺感觉好像听见有人在叫她,随后慢慢的放下了双手,狐疑地四下张望着,感觉没看见什么啊,便伸手掏了掏耳朵。

“看来我是刚才低血糖引起了幻听了。”她自言自语道,又忍不住看了看,还是没发现任何人。

一阵冷风吹在她的身上,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想着:“还是快点回去吧,说不定他这城主府有什么不干净的。”

一想到有这种可能,南笙诺拔腿就跑。

就在这时,她又听到那个声音:“姑娘,姑娘。”

南笙诺停住了脚步,感觉着不像是在幻听,便鼓起勇气,问道:“你是谁?”

“我是可以帮助你回家的人啊。”

一听可以帮助自己回去,南笙诺马上问道:“你以为就这么一说,我就傻乎乎的会着了你的道吗?”

“姑娘,我绝对没有欺骗你。”

“那你在哪里?出来,别在那里装神弄鬼的。”南笙诺壮着胆子说道。

“我就在这里,你到假山这边来。”那个声音说道。

南笙诺犹豫了一下,但还是想要弄清楚,万一真的可以回家呢?想到这里,她便慢慢地往假山的方向挪过去了。

到了那里仍旧没有看见一星半点的人影,她不禁生气了,嚷道:“你究竟是谁?胆敢捉弄我,要是真的被我逮到了,有你好果子吃的。”

“哎呀,姑娘,你别那么暴躁,我就在这里啊。”

“哪里?快出来。”南笙诺说着一跺脚。

“啊......”一声惨叫声从她的脚底下传出:“踩死我啦。”

南笙诺以为自己听错了,不敢相信地慢慢蹲下身,挪开脚看去,只见有一颗黑色的棋子,那颗棋子透着微弱的光亮。

她有些惊讶地戳了一下那颗棋子,问道:“别告诉我说,是你在跟我说话啊。”

“唔......就是我啊,你太没良心了,我跟着你大老远的到了这里,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不相信我就算了,还残忍地踩我。”

“啊,不是啊,你......你是个棋子啊,居然会说话?莫不是我出现了幻觉?还是说我现在正在梦游。”南笙诺满是不相信地掐了自己的脸蛋。

“痛......”她连忙揉着面颊,说道:“不是做梦啊。”

那颗棋子又发声了:“你别傻了,就是我在说话,那个,你先把我捡起来啊。”

“哦。”南笙诺一听,便马上将那颗棋子捡起来放在了手心中,替它擦拭掉身上的尘土。

“对了,你刚才说,大老远的跟着我,是什么意思?”南笙诺有一丝不解地问道。

“你仔细看看我。”

南笙诺又是一阵懵圈,但还是来回仔细的看着那颗棋子,无奈于实在天太黑了,便说道:“我看不清,要不先带你回我房间吧。”

说着,她就握着那颗棋子往房间的方向走去。

刚走到院中,就看见立夏慌忙地跑了过来,问道:“小诺,你去哪里了?不是去小解的吗?怎么到现在才回来?”

“呃......我刚才遇到了墨染尘,啊,遇到了城主大人,便与他一同闲聊了片刻,那个,立夏,我有些困了,你也早些去歇息吧,这边我自己就可以了。”

“可是......那我替你打水来洗漱吧。”立夏说着就转身去打水了。

南笙诺想要拒绝,却已经来不及了,无奈的进了房间。

一坐下来,她就将那颗棋子拿了出来,放在桌上仔细地看着,当她将棋子转了过来,发现背面仿佛有字,拿起来对着烛火仔细一看,原来是个“笙”字。

她一惊,叫唤道:“这是我家那颗祖传的棋子吗?”

“对的,就是我。”棋子无奈的说道。

南笙诺有些不解地问道:“可是,这颗棋子应该是爸爸收藏在了保险箱中啊,怎么会在这里呢?”

“是你那天准备离开的时候,你爸爸将我偷偷的放进了你要穿的裤子口袋里。”

“啊?是这样啊,我都不知道。”

“你是不知道啊,你也不想想,要不是我的话,你早就往生了,你以为坠机真的会没事啊?”棋子有些傲娇的说着。

南笙诺半信半疑地看着它,用手指摸了摸,却不料它说道:“哎呀,你怎么这样,别随便乱摸我的头。”

“哎呀~你还挺讲究的啊。”

“那必须的,形象还是要有的。”

“什么形象呀,不过就是一颗棋子。”

捧场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