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赢了个城主当夫君
第二十八章 我告诉你一个秘密
作者:童小言本章字数:3051更新时间:2022-02-10 00:07:28

就在她看着那黑布发愁的时候,就看着立夏推门进来了。

她看见南笙诺撅着嘴巴,趴在桌子上,便走过去问道:“小诺,你怎么了?”随后视线转移到那块黑布上,好奇地问道:“这里哪来一匹黑布啊?”

“我买的。”

“什么?你买的?可别告诉我,你已经出去过了啊?”立夏瞪大了双眼,满脸的不可置信。

只见得到的回应便是南笙诺肯定的点头。

“可是,你买这么黑的布要做什么?”

南笙诺突然抬起来看着她,瞬间眼前一亮,抓住她的手,激动地说道:“立夏,你是会女工的对吧?”

“会啊,可是......”

“没有可是了,会就可以了,你来帮帮我吧。”

“你要我帮你做什么?”立夏有些疑虑地问道。

南笙诺拍了拍那块黑布,说道:“你帮我用这个做个荷包。”

“什么?”立夏一听这话惊呆了。

“你干嘛那么惊讶?”

“小诺,哪有姑娘家的用黑布做荷包的呀?即使是男子也不会呀?”

南笙诺看了看她,便站了起来,走到门口,探头出去看了下,确定没有人,便关上了门,紧接着拉着立夏坐了下来。

“立夏,我告诉你一个秘密,但是你千万得保密啊。”

“嗯,好。”立夏拼命地点着头。

“你看这个。”南笙诺说着从怀中掏出一枚棋子,小心翼翼地放在了桌子上。

“立夏,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这不就是一枚棋子吗?”

“不,它可不是普通的棋子,它是能带我回去的钥匙。”南笙诺又神秘地看着她,“你看着啊,先捂住嘴巴,千万别惊叫出声了。”

听她这么说着,立夏马上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盯着那棋子。

只见南笙诺用手指戳了一下那棋子,说道:“落弈,落弈。”

立夏惊奇着盯着她,心想着,这一枚棋子难不成还有名字呢?

“干嘛啊?我睡的好好的,你刚才跑的我头还晕着呢。”

“它......它......”立夏站来起来,激动地指着那桌上的棋子,话都说不全乎了。

南笙诺见状迅速站起来捂住了她的嘴巴,说道:“嘘,小点声。”

立夏抿紧嘴巴,用力点着头,抑制不住惊讶地看着桌上那颗会说话的棋子,不由地轻声问道:“小诺,这......莫不是妖怪吧?”

“喂,你这个臭丫头,怎么说话的?说谁是妖怪呢?怎么不说我是神仙呢?”落弈大声滴嚷嚷道。

南笙诺见状,迅速用手捂住了落弈,说道:“你小点声,怕没人知道你会说话呢?”

随后抬头看向立夏,面带一丝尴尬地说道:“这个不是妖怪,它是我们家的传家宝,但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说话了,不过啊,立夏,你不用害怕,真的。”

立夏听她那么说着,便慢慢坐了下来,看着她,问道:“你拿黑布做荷包就是为了装它吗?”

“嗯。”南笙诺拼命地点着头。

“可是,为什么一定要用黑布呢?是有什么讲究吗?”立夏的小脸上写满了疑问。

南笙诺微微地叹了一口气,说道:“你不知道,它,哎,它会发光,所以啊,完怕普通的布料会挡不住。”

“哦,原来是这样啊。”立夏似懂非懂滴点着头,随即又说道:“那我先给你做荷包吧。”

说完,她就找出针线篮子,就准备着缝制荷包了。

“对了,小诺,你说这个棋子可以带你回去,是真的吗?你真的要走了吗?”立夏一脸不舍地抬起头看着她。

“我也不知道,它告诉我说,只要我集齐一副棋,就可以回去了,但是什么线索都没有,完都不知道从何处下手,所以啊,我的好立夏,你就不要在这里杞人忧天了,我没那么快能够回去的啦。”南笙诺拍着她的肩膀说道。

“我就是舍不得。”

“好啦,你快点帮我做荷包吧。”南笙诺摆着手,对她催促道。

立夏看着她,便加快了手中的速度。

墨染尘早上一睁开眼睛,就发现屋外有个人影,即刻警惕了起来。

他迅速穿戴好衣物,走到了门口,二话没说就拉开了房门,映入眼帘的居然是夜寒在那来回踱着步。

“夜寒,你这一清早的在我屋外做什么?”

“呃......回城主,我......我就是在想着是否能够进去。”夜寒说的时候还不忘偷偷眼神往里面瞟去。

发现了他的异样,墨染尘微皱着眉头,也转身看了一眼自己的房间,又转头看向他,问道:“此话何意?我屋内是有什么不妥吗?”

一听这话,夜寒急忙收回了眼神,挥摆着双手,说道:“不不不, 只是看看那个谁是不是在里面,我是不是不方便进去。”

听到这里,墨染尘也听明白了个大概,他一甩衣袖,微愠道:“思想污秽。”说完就直接转身回房了。

夜寒紧跟着他身后,说道:“城主大人,我错了,我这就去给你打水来洗漱。”说着赶忙跑出去了,转身的瞬间,还探头往里看了一眼。

墨染尘发现他的神情,抓起手边的水杯直接朝着他扔了过去,夜寒眼疾手快地给抓住了。

“城主,我错啦,但是杯子无罪呀,我打水去啦。”夜寒说着飞一般地跑了。

看着夜寒真的离开了,墨染尘不由地眼神转向了那张被南笙诺躺过的床,不由地想起昨夜替她喂药的场景,想起那软如棉花的嘴唇,仿佛着那小嘴中有股淡淡的蜜桃香,不断地吸引着他去汲取。

“我的嘴好亲吗?”南笙诺的声音再次在他耳边回响起。

墨染尘被自己的思绪给吓了一跳,这句话宛如魔咒一般,让他一宿未眠,而此时此刻,又再次扰乱他的心绪。

“城主,水来啦。”夜寒人未到声先到,彻底地将他拉回现实。

墨染尘略微卷起衣袖,将双手探入盆中水,在触及那水的瞬间,突然脑海中浮现出在玲珑泉边的那一幕。

南笙诺手捧着泉水来喝的模样,在他脑中停留了片刻。

机械式地洗漱完毕,他便与夜寒一同前往膳厅。

落座之后,并未如期地看到南笙诺的身影,就连立夏的影子也都没看到。

“见到南笙姑娘了吗?”墨染尘看向餐桌旁的一个小丫鬟问道。

小丫鬟恭敬地行了个礼,说道:“回城主大人,未曾看见南笙姑娘前来用膳。”

墨染尘看向门外,始终未见南笙诺前来的迹象,便拿起筷子就独自用膳了。

早膳完毕,他站起身就往外走去,边走着边问道:“夜寒,你先去议事厅等我。”

“城主,你是还有什么事情吗?要不我......”

夜寒话还没说完,余下的话就被墨染尘的一个眼神给扼杀了,马上将剩下的话给咽了下去,说道:“我马上去。”

墨染尘看着他快步离开的背影,随即拂了一下衣袖,右手反背在了身后,径直地往“听雨轩”的方向走去。

“立夏,你做好了吗?”

“小诺,你看这样可以吗?”

“嗯,也不知道它是否喜欢,算了,不管它的,给它做了就不错的了。”

“小诺,你看这里,会不会太空了呢?要不然再绣一个图案吧?”

“好好好......”

墨染尘刚一走到门口,就听见屋内传来两个人的对话,从该对话中听出,仿佛在做什么东西的,但是究竟是什么呢?南笙诺又说“他是否会喜欢”?究竟是给谁做的呢?

想着想着,突然脑中蹦出一个名字“司徒枫”,他心想着,该不会是在给他做什么吧。

想到这个可能性,墨染尘直接一下子就将门给推开了。

屋内的南笙诺和立夏被这突如其来的声响给吓了一跳。

南笙诺很自然地站起身捂住了桌上的东西,抬头看向他,问道:“墨染尘,你怎么那么没礼貌?怎么可以这么冲进女子的闺房?你的修养呢?难道这就是你所说的成体统了吗?”

墨染尘看了她一眼,眼神紧接着移向桌上的那些针线和布匹,微皱着眉头,将视线回到了她的脸上,随即没说一句话,直接一甩衣袖转身离开了。

看着他离开的背影,两个姑娘互相对视了一眼,交换了一个无奈的表情。

“小诺,你说城主是在生气吗?”

“生气?他生什么气啊?我还没生气呢,他有什么好生气的?”

“可是......城主如此急匆匆进来,会不会是找你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呀?”立夏转动着脑筋,咬着嘴唇。

南笙诺看着她,慢慢地站直了身子,眨巴了两下眼睛,说道:“会吗?难道他真的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是因为我责怪他,所以不开心了吗?”

“肯定是的,你想呀,他可是城主大人呀,你居然对他大呼小叫的,肯定是因为这个,生气啦。”立夏肯定地点着头。

南笙诺看着她点的头,没有多加思考的就跑了出去。

“小诺,你去......”立夏看着她的背影喊着,只是发现话还来不及说完,她已经不见了踪影。

捧场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