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赢了个城主当夫君
第二十九章 你别生我的气嘛
作者:童小言本章字数:3049更新时间:2022-02-11 00:06:14

“墨染尘、墨染尘,你等等我......”南笙诺对着墨染尘疾步往前的背影喊着。

听见她的叫唤声,墨染尘本能地顿了一下脚步,但是并没回头,而是继续往前走去。

“你等我一下嘛......”

看着他仍旧往前走着,南笙诺加快了脚步,小跑着追了过去,直到假山旁的一条小道上,看着两个人的距离越来越近。

南笙诺来不及刹车,直接从墨染尘的后面环腰抱住了他。

被这突如其来的柔软撞击,墨染尘愣是停住了脚步,很清晰地听着她在自己背后的大声喘息,亦能感受到她那由于过分的跑动而加速的心跳。

他刚想转身的时候,却被南笙诺给打断了,说道:“别......别动,让我......让我靠一下,跑的累死我了。”

听着她的话,墨染尘乖巧的一动不动,任由她这么抱着自己。

过了好一会儿之后,他能感受到她的喘息已不如方才那般,便知晓她已缓和了许多,于是轻轻地掰开了环在自己腰间的那双小手,转过身看着她。

“总是这么冒冒失失地,这万一撞到的是石头或者大树呢?”墨染尘责怪道,但是语气中带着一丝的担忧。

“谁让你不停下来的啊,我叫你难道你没听见吗?要不然我也不至于跑这么快呀,这速度,如果让体育老师看到,肯定感到欣慰至极啊。”南笙诺想着还沾沾自喜的笑着。

“什么?”墨染尘微皱着眉头,想着体育老师?

“啊,没什么啦,对啦,你刚才分明听到我喊你了,为什么还要继续走?”

“我还有事。”

“你就是有事的话,也可以停下来跟我说一下啊,那我也不至于追着你一直跑啊。”南笙诺不由地责怪着。

“你找我有何事?”

“我就是想问问你,是不是生气了?”

墨染尘被她的话说的一愣,随即问道:“为何如此说?”

“就是你刚才那个样子啊,立夏说你肯定是生气了。”南笙诺学着他皱眉拉长着脸的样子说道。

“那你认为我为何生气?何事值得我生气?”墨染尘饶有兴致地问道,心中闪过一丝喜色。

“我知道的啦,肯定是因为我刚才对你那么凶,对不对?也是的啦,你是堂堂的大城主,所有人都对你毕恭毕敬,我这么不给你面子,是我思虑不周嘛。”

“这就是你的理解?”

“难道不是吗?”南笙诺满脸写满了疑问地看着他。

墨染尘有一些无奈地看了她一眼,转身就打算离开。

南笙诺看见他又准备走了,自己可不想再来个百米冲刺的,便迅速地抓住了他的衣袖,快速地绕到了他的面前。

“好嘛好嘛,是我不好啦,我以后不会了嘛,你就别生我的气了嘛。”南笙诺撒娇着来回摇摆着他的衣袖。

墨染尘被她这一波的操作给搞懵了,愣在那里不知道该做何回应。

看见他没有什么反应,也不说话的,南笙诺以为他还是在生气,便继续嘟着嘴说道:“最好的城主大人,你就不要生气了嘛,你大人不记小女子过,好不好嘛。”

“咳咳咳......”一阵干咳声打断了他们。

两个人纷纷转头看去,只见来人便是永久的煞风景能人——夜寒。

看见他的到来,墨染尘也是有一些尴尬,马上抽回了自己的衣袖,看向他问道:“有什么事吗?”

“回城主,那些大人们都已经在议事厅等候多时了,所以,我便过来看看......”夜寒越说越心虚。

“走吧。”墨染尘头也没回的往前走了。

夜寒看了一下南笙诺,随后快步跟上了他。

南笙诺独自站在原地,自言自语道:“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消气了,哎,谁叫我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算啦,反正我已经道过歉了,管他生不生气的呢。”

想到这,她便蹦蹦跳跳地往“听雨轩”方向去了,想着荷包还没做完的呢,还是回去办正事吧,殊不知墨染尘真的为之生气的是何事。

墨染尘随着夜寒前往议事厅,一路上都在想着方才南笙诺的行为,以及她那与自己说话的语气。

她是在对自己撒娇吗?她是认为对自己大声嚷嚷了才来道歉的吗?

想到这里,脑中忽然闪现出方才看见立夏手中那正在缝制的荷包,那种款式,分明是给男子缝制的,难道......

正想着的时候,夜寒提醒他已经到了,他便收拾了一下情绪,大步跨上位于厅内正中的座位,看向下方,只见两列官员在那互相眼神交换着。

那些官员一听“城主到”,便纷纷地弯腰行礼。

墨染尘看了大家一眼,便开口道:“各位大人,今日可有何事要议?”

“禀城主,城中百姓相传着,咱们城内来了一名未曾谋面的姑娘,更甚至听说,这位姑娘与司徒公子交往甚密,想请教城主,是否需要去核实该姑娘的身份?”

“杨司户,这就不必了,此姑娘名为南笙诺,现就住在城主府内。”

墨染尘的话一出,下面的官员三三两两都在议论着,有的点头,有的摇头,更有的啧啧着嘴。

夜寒站在墨染尘身旁,看着下面的人这般,便喊道:“各位大人,请安静,有任何疑问均可禀明城主大人。”

城防官马上行礼说道:“城主大人,这一位来历不明的女子,怎可入住城主府内?这万一是临城派来的奸细该如何?”

“马司军,你太杞人忧天了,据我这些时日的观察,她并非你口中所谓的奸细。”墨染尘替南笙诺辩解道。

杨司户识相地问道:“城主大人,那这位姑娘来自何处?是否需要给她在我们缥缈城入籍?”

墨染尘想了一下,说道:“那就先入籍吧。”他想着,南笙诺自己都不知道从哪里来的,还是先入了籍,日后在城中行走也会方便些许。

“是,城主大人,那下官令人制好身份牌之后便交予该姑娘。”杨司户说完便恭敬地退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其余人还有何事需禀吗?”墨染尘看了大家一眼,心中明白了几分,今日的所谓议事,实则上就是谈论南笙诺而已。

所有官员都知道,临城近年来时常来犯,不计其数地送来奸细,这也难怪于大家对这突如其来的女子多几分忌惮。

马司军有再次上前,问道:“城主大人,请问是否需要加大对玲珑泉的守卫?”

墨染尘再次思考,说道:“暂时不需要增派人手,这样啊,你就先加大城中巡逻力度。”

“是,城主大人。”说完,马司军也行礼回到自己的位置。

“行啦,若无其他事,那么今日议事便就到此吧。”说着,墨染尘就站起身离开了,夜寒紧随其后。

那些官员们纷纷地议论着。

“听说那姑娘长得那叫一个漂亮啊。”

“你又没看见,这姑娘一会儿和司徒枫一起,一会儿又跟咱们城主一起的,哎,世风日下,不成体统啊。”

“想着,是咱们城主大人也该娶亲了呀。”

“是啊,这正直血气方刚之年,难免行为会有失偏颇。”

“那是该谏言啦。”

......

一群人纷纷点头表示应允着。

夜寒拐了一耳朵,上前小声地对墨染尘说道:“城主,这帮人貌似在筹谋着给你找城主夫人啊。”

“你再如此胡言乱语,休怪我调你去守城门的。”墨染尘只留下一句话,头也不回地往前走着。

“城主,我错了。”夜寒在他身后大声喊道。

听见这句话,不由地又将他的思绪拉回到了来议事厅之前,还记得南笙诺拉着自己的衣袖让自己别生气的场景。

当时的她着实有些可爱,刚想上扬的嘴角,因为想到她不知在给谁绣的荷包而耷拉了下来。

“城主大人,咱们这下是去哪里?”夜寒紧追上来问道。

墨染尘停下脚步,想了想,说道:“那就出去转转吧。”

“是,城主。”

说话间,主仆二人已经往大门方向走去了。

南笙诺跑回了房间,看见立夏正在那黑漆漆的荷包上绣着花儿。

“立夏,你也太厉害了吧,这么快就要绣完了吗?”看见她手中的图案已经成形。

“是的,小诺,你来看一下。”说着,就将手中的荷包递到了南笙诺手中。

她摸了一下那绣的花儿,不禁感叹道:“天哪,立夏,你也太厉害了吧,绣的那么快,还那么好,你的手也太巧了吧。”

“小诺,其实还好啦,你这么夸我,我都快飘起来啦。”立夏有一丝不好意思地搅动了下手指。

“你是真的厉害啦,你知道么,我啊,顶多就会绣一些十字绣而已。”

“十字绣?那么何种刺绣?”

“这个嘛,它就是在绣布上已经画好了图案,以交叉十字的方法绣出来,就叫作十字绣,在我们那里,这就类似于傻瓜式刺绣啦。”

立夏好奇地看着她,说道:“傻瓜式?这为何意?难道是傻瓜绣的吗?”

南笙诺听她那么一说,没忍住,噗呲一下笑了出来。

捧场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