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赢了个城主当夫君
第三十章 女人,我的便宜好占吗?
作者:童小言本章字数:3171更新时间:2022-02-12 00:32:46

立夏一脸无辜地看着她,心中来回地想着,是自己说错了什么话吗?

南笙诺收敛了一下笑,然后一只手搭在立夏的肩膀上,忍不住滴发出两下笑声,说道:“傻立夏,你怎么那么可爱啊,所谓的傻瓜式呢,不是说傻瓜绣的啦,而是表达的意思说,这款绣法很简单,容易上手。”

“哦~原来是这样啊,那我明白了。”立夏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

南笙诺拿着刚绣好的荷包,在手中翻转的来回看着,满意地微笑着。

当眼神瞥到桌子上的落弈,便马上将它捧在手心,看着它说道:“你现在有新家啦,来吧,在里面好好地呆着哟。”边说着边将它放进了荷包内。

“诶......你这个丫头,好歹也听我说一句的呀,一点思想准备都不给人的啊。”落弈满腹牢骚地嚷嚷着。

南笙诺对着荷包的口口说道:“纠正一下,你,只是一颗棋子,而不是人,明白?”

“你这丫头......”

“好啦,你就别说话了,好好休息吧。”说完就迅速拉紧了袋口,挂在了腰间。

立夏看着她腰间那突兀的黑色荷包,好似想到了什么,便问道:“对了,小诺,你说这个棋子是你回去的钥匙,那你真的要回去了吗?”

“没那么容易的吧,我现在都是一头雾水的,还不知道从哪下手,这几乎就是大海捞针啊。”南笙诺想到这去人海茫茫中寻找一副棋,那听上去简直就是天方夜谭啊。

她似乎想到了什么,一抬头对上立夏的双眼,问道:“对啦,你知道哪里的棋最多呢?”

立夏咬了咬嘴唇,一脸的思索状,有些犹豫地说道:“棋社吗?”

“啊,对啊,我怎么会没想到呢?”说话间,南笙诺迅速站了起来,可是突然又跟泄了气的皮球一般,小脸耷拉下来了。

发现了她的瞬间转变,立夏慌忙地蹲在她身旁,担忧的问道:“怎么了这是?小诺,你可别吓唬我啊。”

南笙诺有气无力地转头看向她,弱弱地说道:“你们这里的棋社不让女子入内,我该怎么办呢?”

“这个,是呀,我怎么忘记了这一点呢,哎......”立夏看了看她,无意识地说了句:“若是男子就好了。”

说着无意,听者有心。

南笙诺瞬间听到了关键之处,说道:“对呀,我怎么没想到呢,女子不行,那变成男子不就可以了嘛。”

她站起来,摸着下巴,在房间内来回踱步,抿着嘴想着,该如何变成男子才好呢。

终于,眼前一亮,她直接往门口走去。

立夏马上在身后问道:“小诺,你这是要去哪里啊?”

“你们城主的房间。”说完就笑着跑出去了,留下了满脑子浆糊的立夏,完全不在状况内,不懂她为什么突然要去城主的房间,想来想去,想不通,就彻底放弃了去思考。

南笙诺在墨染尘的房门外来回走动了几下,随后附耳趴在门上,想听一下里面是否有动静。

确认过屋内没人之后,便悄悄地将门给推开了,再探头看看四下,最终才安心地进入墨染尘的房间。

一进去之后,迅速将门给关上了。

南笙诺一边玩弄着胸前垂下的发丝,一边在他的房间四下转悠着。

心中暗想着,来到这个房间也有两次了,但是都还没仔细看过,这才发现,墨染尘的房间还蛮大的嘛,果不其然,古人就是有钱啊。

她不禁感慨起来:“哎,这么大一个房间,都够一家人住的了,哎,奢侈啊,太奢侈了......”一边说着,看着,突然想起什么一般。

“我好像进来是有什么事的吧,可是,什么事呢?”南笙诺被这房间内的一切给吸引了意识,完全忘记了自己此行的目的了。

正当她敲着自己脑袋,悔恨想不起来什么事情的时候,突然发现地上有一个高大的身影,她吓的欲转身,看清那个身影的主人,向后一倒,眼看着就要摔倒在桌案边了,没料到胳膊被一拽,实实地落入了他的怀中。

南笙诺双手抵御性地推挡在墨染尘的胸前,眼睛仍旧闭的紧紧的。

直到头顶感到一丝气息,以及那冰冷的声音传来:“你摸够了吗?”

“啊?摸......”南笙诺有一些懵,还没明白他说的摸是什么,于是手在他的胸前来回地又摸了几下。

突然,双手被一个力道紧紧地抓住了,南笙诺突然意识一清晰,马上睁开了双眼,紧盯着他。

“你放开我的手啦,疼死啦。”说着想用手捶他,却无济于事。

他突然低下头,南笙诺看着他的脸在自己眼前逐渐放大,紧张地闭上了眼睛。

墨染尘那俊俏的脸庞停格在了咫尺间,看着她那因为紧张皱的跟包子一般的脸,不由地嘴角微微上扬了一下,心情有些大好。

他轻轻地在她的脸上吹了一口气,说道:“女人,我的便宜好占吗?”

听见声音,南笙诺马上睁开眼睛,看着在自己眼前放大的俊脸,瞬间都脸红了,但是,心中喊道,输人不输阵。

“谁占你便宜了啊?这东西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啊,我......我那个告诉你啊,别......别玷污我的清白。”南笙诺自己都觉得有一些心虚。

墨染尘抓着她的手并没放开,而是推着她往后退着,一直被退到墙边,他松开了手,将她固定在了自己与墙之间。

“女人,主动投怀送抱的人是你,拽着我的衣服要跟我回家的人是你,赖睡在我的床上的人是你,这刚才伸手摸我的人也是你,那我想请问一下我们的南笙姑娘,究竟是谁在玷污谁的清白呢?”

“我......我......”南笙诺居然被他一通说的哑口无言。

“怎么?你不是伶牙俐齿的么?不反驳我了吗?”墨染尘又再次压低了一下身子,更贴近了一些说道。

南笙诺的小脸通红,扭动了一下身子,微微昂起头,说道:“我......我不认。”

“哦?我又不要你负责,怎么?刚做不敢认的啊?”

“不要负责那你说个什么劲啊,再说啦,我,南笙诺,我刚做不敢认?你是在跟我开玩笑吗?”这下子可是被激起斗志啦。

看着这宛如斗鸡一般满脸想较劲的南笙诺,不禁觉得有意思,于是又说道:“嗯,认了就行。”

“嗯,我认了,刚才就是摸你了,怎么滴?还能砍了我的手不成?再说了,我又不是故意的,搞得你好像没占过我的便宜似的。”

被她这么一说,墨染尘迅速想到不久前替她喂药的场景,心中有些虚了,那次的确是自己趁人之危,枉为君子了,但是,除此之外,他还想到了一件事。

“嗯,既然南笙姑娘认的这般豪气,我作为一城之主,也不扭捏,认了,那,套用姑娘的话,觉得怎么样啊?”墨染尘露出一个不为人察觉坏坏的表情。

南笙诺被他说着,思绪也拉回了当时,这下子想着,真的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但是不肯服输的说道:“那个......也没啥感觉嘛,看来,城主大人养尊处优惯了,也没练出个小拳头嘛。”

嘴上那么说着,心里好似在放烟花,早就想着找个地缝钻进去了,再细细回味了一下,想着刚才手掌下那结实的胸膛,如果靠上去,一定超有安全感吧。

墨染尘慢慢松开了她,眉头微皱,心中想着,她居然对自己的身材不满意?随即又马上反问自己,为什么想让她喜欢自己的身材啊?自己究竟在意的是什么啊?

南笙诺看着他那多样的面部表情,有些觉得奇怪。

就在这时,她突然想到了自己来他房间所谓何意了。

看着他身穿的是月牙白的贡绸袍子,垂坠感极佳,一看就是上等品,她那小手不由地伸上去摸了一下。

南笙诺嘴角含笑,心中美美的想着,倘若自己穿上如此般的男子衣服,那么,去棋社肯定没人敢拦住自己,说不定还会把自己当成上宾呢。

脑中不停地脑补着这些画面,忍不住地笑出了声,控制不住自己的南笙诺,笑着趴在了墨染尘的怀中。

她莫名其妙的笑,让墨染尘一头雾水,不禁在心中想着,莫非这个南笙诺脑子有些问题?否则怎么总是做出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还会时不时地说一些让人听不懂的言辞。

“你笑够了吗?”

“啊......够了够了,抱歉啊,我只是想到一些有意思的事情。”

南笙诺放开了他的衣服,顺势将那被自己抓的有些褶皱的地方用手抚平。

当她看见墨染尘胸前有一点湿的,立即摸了一下自己的嘴巴,果然如她所想,也是湿湿的,这一尴尬啊,心中暗骂着自己,南笙诺啊南笙诺,笑就笑吧,流什么口水呀。

墨染尘看着她那样子,于是随着她的视线低下头,发现了胸前那一块,先是愣了一下。

没等他开口,南笙诺已经说道:“对不起啊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你脱下来,我给你洗干净。”

墨染尘再次看了一下胸前,摇了摇头,说道:“晚些时候,我让夜寒拿给你。”

南笙诺脑子一转,急切地说道,我这不就在这里嘛,你就脱了,我直接拿走好了。”

没等他反应,南笙诺已经自己动手去脱他的衣服。

捧场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