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赢了个城主当夫君
第三十一章 没有娶妻的打算
作者:童小言本章字数:3030更新时间:2022-02-14 10:04:23

墨染尘看着她那直接上来扒自己衣服的小手,眼睛微眯了一下,没说什么,直接打开了双臂。

这一操作,让南笙诺有些愣神了,心中犯着嘀咕,这还是自己认识的那个满口仁义道德的墨染尘吗?他不是应该说些“不成体统”之类的话吗?这是怎么了?居然从了自己,难不成连说都懒的多了吗?

看着她双手抓着衣服,却没有接下来的动作,便问道:“怎么了?不脱了吗?”

被他的话,拉回了思绪,想着,管他的了,拿到衣服才是王道。

南笙诺立马跟变脸一般笑道:“脱,脱,马上脱。”接连下来一阵仿佛开启了震动模式地笑声。

虽然不知道她究竟想做什么,但是,以墨染尘的智商,绝对不会相信她只是为了给自己洗衣服而已,所以,就顺着她,看看究竟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衣服脱下之后,南笙诺抱在怀中,对着墨染尘边弯腰告别边往房门的方向倒退着,直到后背碰触到了门,才打开门,双脚一迈出去,转头看着他说了句:“衣服我拿走了啊。”随即便笑着跑开了。

房前院子中的夜寒站在那里看的一愣一愣地,好奇着,为什么南笙诺会拿着自家城主的衣服,再有就是,她是什么时候进入房间的,根本没看见啊。

想不明白,就直接来到墨染尘身边,问道:“城主,刚才是我眼花了吗?那是南笙姑娘吗?”

“嗯,就是她。”

“可是,她怎么会在你的房间?而且还......”夜寒自觉地有些难以启齿。

墨染尘喝了一口茶,抬头看向他,问道:“而且还什么?”

“而且她......她怀中抱着你的衣服,难道......难道你们......哎呀,城主,是属下保护不周,你......你们有没有......那啥?”

“那啥?那啥是哪啥?”墨染尘被他说的有些懵了。

“哎呀,就是......就是你有没有被那南笙姑娘给占了便宜,有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夜寒有些尴尬地说了出来。

墨染尘看着他那样,瞪着他说道:“你觉得呢?”

“城主,你究竟有没有吃亏啊?”夜寒放下手中的剑,抓着他来回检查着。

“我说夜寒,你这脑中究竟装了些什么?污秽不堪,再者说,假使我们真的有什么,那你觉得,究竟是谁占谁的便宜?谁吃亏呢?”墨染尘一下就拍掉了他在自己身上的手。

经他这么一说,夜寒不禁点了点头,竖起大拇指说道:“高,城主就是高,你说的对,那......究竟有没有?”

“我暂时还没有娶妻的打算。”墨染尘一句话给了他答案。

“城主,那南笙姑娘拿你衣服做什么啊?”

墨染尘想了一下,看向他说道:“夜寒,你去跟着她看看,切记,不要暴露。”

“好的,城主,我这就去。”话一说完,夜寒马上拿起剑就往门外冲去。

繁闹的街市上,一个身着月牙白衣衫的“男子”笑眯眯地走在街道上,不远处墙边处依偎着一个人,正目不转睛地盯着这位“男子”。

夜寒在那墙边看着女扮男装的南笙诺,不解地自言自语道:“这南笙姑娘究竟想干什么?难道真的是奸细吗?这是要与人接头吗?”

就在这时候,突然一辆马车停下了,完全地挡住了他的视线,但是他一眼就认出了,这是司徒枫的马车。

待马车离开了之后,也已经不见了南笙诺的身影。

夜寒连忙跑了过去,前后左右看了一眼,完全见不到她了,顺势抬头一看,牌匾上写着“乐弈棋社”,有些不懂为什么南笙诺会来这里,难道接头人就在里面吗?

想到这,他迅速进入了棋社,老板迎上来,他怒眉一对,问道:“方才是否有个穿白衣的人进来?”

那老板一看这就是得罪不起的主,连忙挥动着双手说道:“没有没有,在您之前,没有任何人进来。”

“你可别骗我,若我发现你刻意隐瞒,我定砸了你这家店。”

“不敢不敢。”那老板一下子就被吓破了胆。

夜寒在里面又略微转了一下,瞪了老板一眼,便离开了。

马车上,司徒枫看着南笙诺,忍不住用手捂着嘴巴,即使是这样,也不难看出他那带有笑意的眉梢。

“我说小诺啊,你这是唱的哪一出啊?”说着用手指上下指了一下它的装扮。

南笙诺经他这么一提醒,不由自主地伸手去摸了摸头,尴尬地笑了一下。

“这个......说起这个就要怪你们这里这种破习惯了,重男轻女,我不就是想去趟棋社嘛,谁知道都不让女子进入,这不,只能这么打扮了,可惜的呀,还没进去呢,就被你拉走了。”南笙诺说着还叹了一口气。

“去棋社?你去那里做什么?若是想要下棋,那去我府上就成,我陪你下啊。”

“哎呀,我去棋社其实也不完全是想下棋啦,我......”话到嘴边,南笙诺还是给吞了下去,心想着这种事情还是别到处说得好。

狐狸般的司徒枫,一眼就知道她有什么事情,只不过不愿意告诉自己罢了。

“小诺啊,我猜你想的事情一定跟棋有关吧?要不然跟我说说,我保管比那棋社靠谱呀,你觉得呢?”

听他这么说着,南笙诺想着也对,便想了想说道:“那我告诉你,你可得保证,绝对不能四处张扬。”

“那是自然,我保证。”司徒枫伸出三个手指发誓着。

南笙诺看他那样子,半信半疑地,但是,想着有他出出主意,这总比自己跟个无头苍蝇一般乱闯来的好。

“我想找一副棋。”南笙诺就轻避重地说道。

“找棋?这有何难?说吧,你想要什么样的,我都给你找来。”司徒枫一拍胸脯,豪言壮志地说道。

“当真?什么棋都可以?”南笙诺满脸写着不相信。

司徒枫看到她那表情,顿时说道:“诶诶诶,我说小诺啊,你这是什么表情啊?意思着不相信我吗?难不成我堂堂司徒府,还比不上街边一家小棋社吗?”

“哎呀呀,不是不是啦,我没有说不相信你,只不过啊,我想要的这副棋有些特别。”

“有多特别?陶瓷的?玉的?琉璃的?”

南笙诺挪动了一下屁屁,往他的身边更靠近了一些,凑近他轻声说道:“你知道一种会发光的棋吗?”

她的一句话,让司徒枫心咯噔了一下,愣了一下神,但是转瞬即逝,又换上了他那副玩世不恭的嘴脸,假装不为之所撼动的模样。

“你怎么会知道这种棋?”

“我自然有我的渠道啊,只不过这个挺难找的,年代也很久远了。”

“嗯,我曾听祖辈说过这种棋,仿佛这棋是时间仅有,独一无二的,小诺有眼光啊。”

“什么啊,我要这不是为了钱,我有很重要的事。”

“很重要?是什么?”

南笙诺坐直了身体,对他说道:“暂时我还不方便告诉你,那你能先告诉我,你有知道这个棋的下落吗?”

“我听说这个好像是在不同的人身边,想要凑齐实属不易啊。”司徒枫假装无意地说道,但不忘用余光看着她的表情变化。

“是啊,而且我一点消息都不知道。”

司徒枫突然靠近她,说道:“我知道一个人,他人称江湖百晓生,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往前推的历代大事他无一不通。”

“真的吗?有这么一个人呢?那他在哪里?你快带我去啊。”南笙诺一听到这,有点迫不及待地催促着。

“你不要着急嘛,那个人需要预定,这样吧,我吩咐下人先去排个队,然后明天一早我们就去,你意下如何?”

南笙诺听着点了点头,想着,的确如此,没必要争这一晚上,于是挤出一个微笑说道:“嗯,那好吧,我们明天再去。”

一切说定之后,南笙诺拉开车旁的帷幔,探头出去,一看发现已经不在集市了,马上缩回脑袋看向司徒枫,问道:“我们这是去哪里啊?”

“看你平日待在那城主府,心想着肯定是闷坏了吧,这不,带你去游湖吧。”

“游湖?该不会是玲珑泉吧?”

司徒枫一脸无奈,说道:“你想什么呢?玲珑泉可是我们缥缈城的护城泉,那是宝藏,怎可去游船呀,我今天带你去的地方,不在城中,那个湖很美,叫镜心湖。”

“镜心湖?好美的名字。”南笙诺不由地夸赞道。

“对啦,司徒枫,你刚才说那玲珑泉,意思是不是很厉害的泉水?那就不是所有人能去打捞咯?”

“我们城中人民可以去打来喝,但是不许在内嬉戏玩耍,更不能在其中沐浴。”

“可是,我听墨染尘说,城主府吃喝用度的水都是那玲珑泉的呀。”南笙诺有一丝不解。

“对啊,你也说了,他是城主嘛。”

“原来是这样啊。”南笙诺听他说着,似懂非懂的点着头应和道。

捧场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