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赢了个城主当夫君
第三十六章 脑门上盖章
作者:童小言本章字数:3030更新时间:2022-02-18 00:03:14

一阵风吹过,南笙诺紧了紧身子,本能地往温暖的地方靠去。

墨染尘被她的贴近给惊醒,紧抿了一下双眼,单手扶着太阳穴,微微摇了摇头,让自己彻底清醒。

他低头看向那个钻进自己胸前的小脑袋,不由地笑了一下,轻声说道:“你可真的是对我没一点的防备之心啊。”

心中问道:“你这是低估了自己,还是说太高估了我呢?”

看着她缩着的身子,墨染尘伸手替她盖好掉落些许的袍子,就在这一刹那,南笙诺彻底地钻进了他的怀中。

墨染尘看了看她,也就顺理成章地搂住了她的肩膀,让她暖和地睡了。

看着她,感觉着眼前这女子,好像一个谜,今日究竟为什么女扮男装去棋社呢?难不成就是为了下棋?还是说......

想到此前与她下棋,当时觉得她应该是不通棋艺,可是,为何呢?难道是为了......

不想再去想,也不敢继续往下想,看着平日里单纯无邪的她,真的不想将她与那些事情上去靠。

她好比一本吸引他去读的书,想去看一下结局,但是还是按耐住性子,一页一页慢慢去品,既害怕看到的不是自己想要的结局,又想着去细细感受下其过程。

夜晚感觉过的很快,南笙诺慢慢有意识的时候,感觉着有些许不同,当彻底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居然躺在墨染尘的怀中,而好死不死的,自己那双手还抱着他的腰。

心中骂道:“南笙诺啊南笙诺,你睡着了怎么那么好色呢?该不会还对他动手动脚了吧?”

她微微一扭动脑袋,贴着他的脸庞感受到一丝丝凉意,便垂下眼眸去看,霎时瞪大了双眼,心中大写的不要啊!

殊不知,这会儿的墨染尘在看着她的一举一动,好比一出戏,这都快赶上变脸了。

“怎么?这难道是南笙姑娘把墨某睡了之后的回礼?”

墨染尘的声音在头顶飘荡。

南笙诺被他突如其来的声响给吓了一跳,即刻从他怀中跳开,手指着他说道:“你......你别胡说啊,什么叫把你睡了,谁睡你了啊?”

“哦?那不是啊?我本以为,南笙姑娘醒来之后,又会揪着我让我对你负责任呢。”墨染尘心情大好。

“谁......谁要你负责任啊,又没发生什么。”南笙诺表情有一些的心虚,眼神有些闪躲。

“这样啊?那你的意思是......我们该发生些什么?”说着还慢慢地故意靠近她。

南笙诺一下子把他推开,站了起来,下意识地双手环抱住胸口,说道:“谁要跟你在这大树林中发生些什么啊。”

“哦?那你的意思是想在哪里发生呢?”墨染尘就是想逗她,看着她那小脸红扑扑的,甚是可爱。

“我不要跟你说了,你都快变流氓了,我去找司徒枫他们。”南笙诺说着就往前独自走了,没走几步,又返回来,对他说道:“老规矩,衣服回去后我给你洗。”

“你?这次不偷穿走吗?”

“我说过啦,不是偷,只是借,借,你懂吗?”

“这样子啊,那我是否可以问一下,南笙姑娘借在下的衣服所谓何事?”墨染尘顺杆往上爬着。

南笙诺看了他一眼,说道:“我就是想去棋社而已。”

“棋社?下棋?若只是想下棋,在府中也可以。”

“我......我还有些事情想去打听一下。”南笙诺想着,既然都告诉司徒枫了,那告诉墨染尘也不是什么大事吧。

墨染尘没想到她真的会说出来,继续问道:“何事?”

“我可以告诉你,但是你也要给我保密哦?”

“嗯。”墨染尘点了点头。

南笙诺想了想,又说道:“不行,我们拉勾。”

“拉勾?”

“嗯,来,把手指伸出来。”

勾住了他的小拇指,便嘴中开始念道:“拉勾上吊一百年不许变,谁变谁是小狗,来,盖章。”

南笙诺大拇指与他的大拇指碰了一下,随后又说道:“这样不行,你是城主,这个章得盖大一些,否则你会不记得。”

“什么?”墨染尘刚要问,却没想到她已经拉下他的脑袋,在他脑门上亲了一下。

“好啦,这个章盖的不错,城主大人,你可不许耍赖的哟。”

“你......你这是干什么?”墨染尘好不容易才回过神。

“盖章啊,盖了章就不能反悔的。”

“你......”

“哎呀,你个大男人的,怎么跟个小媳妇似的,磨磨唧唧,我问你啊,你是否知道有一种很罕见的棋?”南笙诺认知中,他是城主,必定知道的更多更广,急于想知道答案。

她的问题,让墨染尘愣住了,一脸戒备地盯着她,心中暗想着,她还是为了那东西来的。

但是嘴上问道:“什么罕见的棋?”

“就是那种会发光的,你知道吗?”南笙诺双眼含光。

“你去棋社就是为了此事?”

南笙诺猛点头,说道:“对呀,谁知道还没来得及进去,就被司徒枫给逮到了这里。”

“那你是否将此事告知与他?”

“他?司徒枫吗?”

“正是。”

“说了啊,他只说这棋分别在不同的人手中,却不知道具体位置。”南笙诺说着便低下了头。

墨染尘听明白了个大概,也得知司徒枫并未告诉她棋究竟在何处。

“那你又怎么会跑来这里?”

“司徒枫说,他知道一个百晓生,他什么都知道,但是见他需要提前预约,所以啊,他说让下人先去排号,返回带我来散散心。”

“这司徒.....”

墨染尘没想到司徒枫的谎话可是张口就来啊,自己倒要看看,他如何变出那个所谓的百晓生来。

“走吧。”

“啊?去哪儿啊?”南笙诺一时间没反应过来,但是看见已经往前走的墨染尘,便也迅速跟了上去。

司徒枫看见墨染尘他们回来,马上站起身快步走过去。

“小诺,你去哪里了?担心死我了,没事吧?”司徒枫抓着她来回检查着。

这下子弄的南笙诺有些尴尬,轻轻地避开了他,说道:“哎呀,我没事啦,你别那么大惊小怪的,再说啦,这不还有我们墨大城主嘛,你有什么好担心的。”

听她这么说,司徒枫嘀咕道:“正因为有他,才更危险。”

虽然言语小声,却被墨染尘听了个真切,他冷哼了一声,道:“究竟谁更危险,那就不得而知啦。”

夜寒看见墨染尘安然无恙,也马上迎了上去,问道:“城主,昨夜你和南笙姑娘......”

“行啦,先离开这里吧。”

“对对对,都快辰时了,咱们快走吧。”南笙诺附议着。

四人收拾了一下便一同前往湖边,昨日的船家已然在那等候。

“公子、姑娘,你们来啦,那咱们快上船吧。”船家上前一看又多了两个人,便有些为难,挠了挠头说道:“这......我这小船容不下这么多个人啊。”

“啊,没事,你还是载我们二人便成。”司徒枫笑着直接说道,随后又转向了墨染尘。

“那,我跟小诺先走啦。”没有等他回话,就拉着南笙诺的胳膊往船上走去。

南笙诺回头为难地看着墨染尘,但是看见他对着自己点了点头,便也任由着司徒枫,扶着自己上了船。

一到船上坐稳,司徒枫便急切地问道:“小诺,你跟我说实话,昨晚你跟墨染尘究竟去哪里了?夜寒说你们去打野味了,怎么会一夜未归呢?”

“也没什么,本来的确是去打野味的,但是后来就起雾了,那么就走不了了呗。”南笙诺轻描淡写地说着。

“就这样吗?”

“对啊,要不然你以为还能怎么样啊?”南笙诺此刻心中想着的是,为什么墨染尘让自己跟着司徒枫走。

而墨染尘他们仍旧从林子的另一头乘船而回。

在船上,夜寒不解地问道:“城主,你为什么不带着南笙姑娘一起回?而是让她与司徒公子一道啊?难道你真的想撮合他们二人吗?”

“什么?”

“属下的意思是,咱们都是回城主府的,为何不带着南笙姑娘一起?”

“不是这一句,下一句。”

“下一句?哦,属下是说你是否想撮合南笙姑娘和司徒公子?”夜寒想了想,又重复了一遍。

墨染尘奇怪地看着他,问道:“何出此言?”

“就昨夜,你们没有回来,你都没看见啊,那司徒公子真的就好像那什么......啊,对,热锅上的蚂蚁,哎呀,那叫个着急啊。”

“然后呢?”

“他本来想去寻你们,但被属下给拦下来了。”

“昨夜......他有说什么吗?”

“说了,他说真心爱慕南笙姑娘,觉得她啊与众不同,跟他以往接触过的那些千依百顺的女子都不相同。”

夜寒的话扎进了墨染尘的心中,他感受到司徒枫这一次反复是真的认真了。

“夜寒,划快一些。”

“哦,好。”不明所以的夜寒,以极限的速度往岸边划去。

捧场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