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赢了个城主当夫君
第三十九章 契约书
作者:童小言本章字数:3189更新时间:2022-02-22 10:11:48

立夏端着药碗来到房间门口之时,恰巧遇到了墨染尘。

她微微低头,屈膝道:“城主。”

墨染尘抬了抬手,指了一下她端着的药碗,道:“这是给南笙姑娘的吗?”

“回城主,是的。”

“给我吧。”说着就从她手上的盘中直接一手拿去了碗,推开房门便走了进去。

立夏反应过来之时,低头看向手中的盘子,只见其上面已然空空如也,于是伸头进去看了一下,看见自家的城主大人一手拿着药碗,定定地站在了床旁,而南笙诺则是睡的四仰八叉的。

“哎......”立夏摇了摇头,轻轻地将房门带上,便离开了。

墨染尘看着依旧睡姿不雅的南笙诺,将药碗放在了一旁,坐了下去。

仔细地看着那床上的女子,她那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樱桃般红润的嘴唇微微嘟着,发出一声声轻轻的笑声。

莫名地觉得她的红唇有些闪亮,低下头细细一看,原来上面还有一些口水,墨染尘不禁笑了一下,想着这丫头看着还怪可爱的,自己居然有种想要亲吻她的冲动。

被自己突然冒出的这种念头吓了一跳。

墨染尘伸出手就去推了她一下,愣是把她给叫醒了。

“哎呀,谁呀?人家睡的好好的,干嘛呀?”南笙诺一通的起床气。

“起来,喝药。”墨染尘冷冰冰的声音传入她的耳朵,让她打了个激灵,瞬间清醒了不少。

南笙诺看着他,马上从床上爬起来。

“啊......痛......”痛意袭来,才忆起自己是个伤患。

墨染尘一听她喊痛,迅速伸出手去扶她,嘴中冷冷地责怪着:“知道痛还不动作慢些。”嘴上虽然这么说,但是扶她的动作轻柔无比。

坐稳之后,南笙诺立马想着自己刚睡醒,会不会看着很邋遢呀?整理着自己的头发,随即好像感觉自己的嘴角湿湿的,便伸手去摸,没想到完全证实了自己所想。

她马上捂住自己的脸,感觉羞愧难当。

心里骂着自己:“南笙诺啊南笙诺,你这么大的人了,怎么睡个觉还流口水呢?好死不死的,还被墨染尘看见,太丢脸啦。”

墨染尘看着她突然捂着脸,摇着头的,不明所以,问道:“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没有,那个......你什么时候进来的?看见什么了吗?”南笙诺抱着最后一丝希望,想着或许他只是刚进来,没发现的。

“在你睡梦中咧着嘴笑的时候,至于看见什么,那就如你所料,或许,你不愿意我看见的,全部看到了。”

南笙诺捂着脸抬了起来,对他喊道:“啊~你走吧,我已经没脸见你了。”

墨染尘摇了摇头,伸手将她的手拿了下来,把药送到她眼前,说道:“喝药。”

一听到要喝药,南笙诺全身的神经紧绷了起来,她伸过头一看,那白玉碗中盛着墨汁般的药液,光是闻着,就能感受到一股超浓烈的苦涩气息。

那小脸瞬间皱成一个包子,迅速缩回脑袋,摇着头,说道:“我不想喝,这闻着就好苦的。”

“古人有云,良药苦口利于病。”

“那古人亦有云,是药三分毒。”南笙诺迅速回复他。

墨染尘看着她,说道:“你这是要跟我在这探讨这药理吗?”

南笙诺急着摇摆着双手,道:“不是不是,只不过......”

她慢慢向着他挪了一下,双手抓住他的胳膊摇晃着,撒娇道:“我能不能不喝呀?”说完还不忘眨巴了两下眼睛。

墨染尘将药又往眼前送了送,侧身看着她说道:“快些趁热喝了吧,待会凉了,更苦。”

南笙诺嘟着嘴,露出一副小可怜的模样,再眯着眼睛看了一下那碗药,立马闭上眼睛转过头去了。

她将头靠在墨染尘的胳膊上,说道:“要不然你把我打晕了吧,然后你再喂我喝好了,这样我也不知道苦了。”

墨染尘被她靠上之后,身体一僵,坐的挺直,说道:“怎么?想我喂你?”

“嗯。”南笙诺刚点完头,便想起了上一次他喂自己喝药,好像是......

想到这里,马上抬起头,摇着手说道:“不是不是......那个,我喝,我喝不就行了。”

“喏。”墨染尘听到她说要喝药,就将碗递给了她。

南笙诺接过药碗之后,将勺子拿了出来,一只手捏住鼻子,一副即将奔赴战场的样子,说了声:“拼啦。”随后,头一抬,咕噜咕噜,那药液顺着食道进入了胃部。

喝完之后,她将药碗放在了一旁,伸着个舌头,用手扇着,想要让药挥发快些,可惜,没用。

墨染尘看着碗底还剩下一些的药渣渣,心知肚明,她是故意留下的,这部分的是最苦的,而且还会残留在口中。

虽然知道,但是也不强迫她,看着她那表情,笑了笑说道:“有那么苦吗?”

“当然啊,不然你喝一口试试。”

“这可能有些困难,我倒是想尝一下啊,只不过也没这个机会了呀。”他意有所指地看了一眼已经空空如也的药碗。

南笙诺心中的小恶魔蹿了出来,说道:“既然城主大人想尝尝,何怕没机会呢?”

“哦?”

还没待他反应过来,南笙诺已经攀上他的肩膀,将自己的嘴唇送了上去,趁他惊愕之时,她得小舌头直接探入他口中。

一阵苦涩在他口中蔓延开来,墨染尘反应了过来,而南笙诺已经离开了他的唇。

“怎么样?尝到了吗?苦吗?”她仿佛没有发生什么一般,大方地问道。

“你......”墨染尘站了起来,看了她一眼,没再说别的,一拂衣袖便打开门离开了。

“喂......”南笙诺有些发懵,以为他是生气了,嘟起个嘴说道:“什么人嘛,小气鬼。”

想到这里,南笙诺突然想到之前说的吃穿用度都是墨染尘的,便忍着痛下了床,慢慢地挪到了书案旁。

她倒了少许的清水于砚面,反复地研磨着,随后便挑了一支自己喜欢的毛笔,沾了一下墨汁,开始写了起来,片刻便写完了。

南笙诺拿着写好的纸张,一瘸一拐地往门外走去,刚一出门,便遇上了立夏。

立夏看见她就这般出来,着实吓了一大跳,慌忙跑过去扶住她,问道:“小诺,你这身上还有伤呢,怎么就起来了啊?你这是想去哪里啊?”

“我想去找墨染尘。”

“可是城主不是才离开吗?你是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吗?要不然我帮你去告知。”

“不用啦,这事需要我自己跟他面对面地说。”南笙诺说着就又往前走着。

立夏差点就没扶稳她,担心地说道:“还是让我扶你过去吧?”

“嗯,好。”

就这样,立夏扶着南笙诺,一瘸一拐地来到了墨染尘的书房门口。

突然间,立夏便停下了脚步,驻足不前。

南笙诺被她这莫名的停滞感到奇怪,问道:“怎么了吗?”

“小诺,城主的书房不让任何人入内的,咱们还是先回去吧。”

“没事,这样吧,要不然你先回去,我自己进去。”南笙诺说着就脱离立夏的搀扶,独自往书房走去。

立夏想上前,但是双腿像是被钉在了地上,无法前行,便轻声喊了一句:“那我在这里等你。”

南笙诺一走到门口,轻轻地敲了敲门,然后附耳在门上听着里面是否有动静。

就在她趴在门上的时候,书房的门突然被打开,她吓得摔了进去。

墨染尘一下子就搂住了她,幸免了一场意外的发生,将她扶住站稳,便松开了手。

“你来做什么?”

“来这里当然是找你啊。”

“何事?”

南笙诺径直往里走,道:“还是先坐下来说吧。”

看着她自说自话地往里走,墨染尘本想阻止,但又看见她一瘸一拐地,便没狠得下心。

只见她一路走到了他的书案旁,随后将手中的一张纸拍在了上面,转头看过来,说道:“墨染尘,你来看一下,无异议的话,就签个名吧。”

墨染尘走了过去,拿起那张纸看了起来。

“租赁契约?”他看着不禁皱了皱眉。

“对,就是契约书,我想过了,我不能平白无故地占你便宜,虽然现在我也没钱,给不起你房租,但是你放心,迟早我都会还给你的,所以,现在我所花的任何一分一毫,全部算是我跟你借的,包括这住宿,我也都会还你。”

“我又没说让你还。”

“不管你说没说,我自己得有这个自觉性,你看下,没问题的话就签了吧,你若不签的话,我现在就搬走。”南笙诺昂起个脑袋说着。

他看见最底下有一行小字,写着“倘若南笙诺未能如约还款,便可以答应墨染尘三个条件,绝对履行”的字眼。

南笙诺看到他发现了那行小字,说道:“就是这上写的这样,条件任提,绝对做到。”

墨染尘看了看她,无奈地提起笔,洋洋洒洒地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南笙诺拿起桌上签了名字的纸,分了一张给他,说道:“喏,这份是你的,一人一份,以此为证,放心,我南笙诺绝不食言。”

墨染尘接过她递来的那一份,看了一下,说道:“既然这样,那南笙姑娘已然在府上住了这么些时日,是否该先付点利息呢?”

“啊?”南笙诺怎么都没料到他会说出这话,仿佛这不是他的人设呀。

“嗯?”

“哦,对,应该,可是......”

捧场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