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赢了个城主当夫君
第四十三章 淳于天麒
作者:童小言本章字数:3017更新时间:2022-02-25 00:07:54

“你、你究竟是谁?”

南笙诺鼓起勇气再次问道。

“我?你认为达官显贵会出现在这里吗?”只见那人动弹了一下,换了个姿势继续说道:“你犯了何事被关押呀?”

“我没犯事啊,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怎么就被带到了这里。”南笙诺仍旧有些警戒地说道。

“反正在这里也是等死,你就说来听听,解个闷。”那人慢慢地坐直了身子。

这下子,南笙诺也算是看清了他,只见那人虽然头发蓬松,还有些许随意散落着,衣衫上也沾满了灰尘,脸上还有些泥土,但是,即使是这样,也不难发现他那有棱有角的俊脸。

“等死?你所犯何事啊?还是死罪啦?”南笙诺有些好奇这个看着年纪不大的俊秀男子,究竟怎么地变成了死囚犯。

“是我想问的,你先说说。”

“好吧,其实我真的没犯事,就是刚才在街市上,正巧遇到两个守卫兵,他们问我要什么身份牌,我没有,就把我带来这里了。”南笙诺如实相告。

“哈哈哈哈......”

南笙诺被他的笑给忍的有些生气,站了起来,走到他面前,指着他问道:“你又在笑什么?”

“笑你这么一个小丫头,原来也是与我一道啊,不错不错,有这么个俏丫头陪我,足矣足矣啊。”

“你可别瞎说啊,谁要陪你啊。”

“行啦,你知道我是怎么进来的吗?”

“你说说,难道跟我一样吗?”

那个男子拍了拍身旁的空地。

南笙诺没有过去,只是在他面前坐了下来。

“其实我跟你差不多,或许情节比你再严重些。”他略显神秘地说道。

“怎么个严重?”

“我是临城人。”他的语气中带着一些冷淡。

南笙诺弯着腰,向前倾着,胳膊顶着大腿上,撑着小脑袋,眨巴了两下眼睛,问道:“临城人怎么了?”

那男子满脸的惊讶,怀疑着是否自己听错了,这城中居然还有不知道临城人的,莫非......

“你不是缥缈城的?”

她点了点头,说道:“嗯,不是的。”

“哦?那你是从哪里来?”

“哎,这个说来话长,总之是一个你们都不知道的地方。”

南笙诺想着说了也没人会相信,而且三言两语也解释不清楚,就算了说那么详尽吧,更何况这还是个只有一面之缘的人。

“那你也是因为没有身份牌才被关起来的吗?”

男子又笑了一下,摇着头说道:“我是来这缥缈城盗宝,所以被关了。”

“啊?原来你是小偷啊?”意识到自己的失言,她迅速捂住了嘴巴,随后又说道:“不好意思啊,我不是那意思。”

“哈哈哈哈......没事,你这丫头还挺有意思。”

男子收拾了笑容,问道:“丫头,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南笙诺,你呢?叫什么?”

“淳于天麒。”

两个人面对面坐着,南笙诺仔细地盯着他的脸看着。

这才发现他的五官与这缥缈城的人有些许不同,五官更鲜明硬朗,那鼻梁高高的,尤其那双眼睛,感觉像是秃鹰的眼睛一般,仔细看去,那好像是琥珀色的,很是好看。

“喂,丫头,你在看什么呢?”

淳于天麒用手在她眼前晃了晃。

“啊,我在看你的眼睛,那颜色真好看,你们临城人都长这样吗?”

“是啊。”

就这样,慢慢地,两个人很快就相谈甚欢。

司徒枫送走了南笙诺之后,又回到了密室中,从那个装着棋子的小盒子内,取出了一颗,欲送给她。

当他来到城主府后,通传的守卫告知他,南笙诺并未回府。

这下子,他便有种不好的感觉油然而生,直接冲到了听雨轩,看见立夏后,马上问道:“立夏,小诺她回来了吗?”

“回司徒公子,她还没回来。”立夏对他行了个礼回道。

“你确定她不在府内吗?”

“对啊,是不是出什么事了?”立夏一听是南笙诺不见了,不由地担心了起来。

司徒枫对她摆了摆手,说道:“这样吧,你先在府内再仔细找一下,会不会是在某处的,我现在去找下墨染尘,倘若找到了,迅速过来告诉我。”

“好的,司徒公子。”

司徒枫说完就跑出了听雨轩,往墨染尘的书房跑去。

到了之后,他直接一把将门给推开了。

墨染尘抬头看向闯入者,说道:“你这是出什么事了,以至于直接闯入了?”

“小诺不见了。”

一听到她不见了,墨染尘手中正在写字的笔一顿,安置好笔问道:“什么叫做不见了?她不是同你回府了吗?又怎么会不见?”

“本来是去我府上了,但是没多久便回来了啊,我原本要送她的,可是她不让,说想要自己一个人静静,早知道这样,我说什么也不让她独自回来啊。”

司徒枫的言语中充斥着悔恨。

墨染尘从书案后转了出来,双手背在身后,微皱着眉头说道:“她是何时不见的?”

“她是辰时三刻离开的,可是这会都近午时乐趣,怎么走也该到了啊,你说会不会出什么意外了啊?”司徒枫满是担忧。

“夜寒~”

“是,城主,有何吩咐?”

“你去城中查一下。”

“是,属下这就去。”夜寒转身就出了书房。

司徒枫在他书房来回地走动着。

“你能安静些吗?要么坐下来等消息,要不然就回去。”墨染尘有些不耐烦。

“我说你这人是不是冷血啊?就算你再不喜欢小诺,也不至于这样啊,不管怎么说,人家一个姑娘家,这万一遇到些什么......”

“闭嘴。”墨染尘心中已然烦乱,再加之他的喋喋不休,觉得甚是聒噪。

司徒枫捏紧的拳头在桌子上重重的捶了下去。

不大会的功夫,就看见夜寒急匆匆地跑了进来。

“城主,城中守卫皆说今日并未发生什么掳人抢劫的事情,只是......”

“只是什么?”司徒枫紧张地问道。

“只是在荣华街上的两个守卫兵来报,今日抓到一个姑娘,怀疑是临城奸细。”

墨染尘听到这话,立马上前了一步,问道:“为何认为是临城的?”

“他们说是因为那姑娘没有身份牌,还妄想着去制作个假的,所以就关押了起来。”

“现在人在何处?”

“就在牢狱中。”

“走。”

墨染尘说着就往外走去,司徒枫和夜寒紧随其后。

“城主,难道你认为那个姑娘就是南笙姑娘吗?”夜寒边走边问道。

“去看下就知道了。”

三个人行色匆匆地来到牢狱,门口守卫看见了他,迅速行礼道:“城主。”

“方才是否关入一个姑娘?”

“回城主,是的。”

“人在何处?带我去。”

“是,城主,这边请。”

跟着守卫一路往关押南笙诺的地方走去。

墨染尘看了看,一皱眉,问道:“怎会与死囚犯关押一处?”

“回禀城主,送来的守卫说是临城奸细,故将其放在一处了。”那守卫兵意识到自己的失责,迅速解释着。

当他们到了门口之时,一切出乎意料之外。

首先听到的就是一阵笑声,再看见她正在与一个男子在狱中谈笑风生。

“打开。”墨染尘怒气满满地低吼道。

那守卫以为是城主在生气了,吓的双手直哆嗦。

当守卫将门打开的瞬间,南笙诺立马转身看去,看见了来人,迅速站了起来。

她跑了过去,一下子抱住了墨染尘,与此同时,眼泪瞬间飙了出来。

“你怎么到现在才来接我?你知道吗?刚才吓死我了,我真的怕就这么死在这里了。”

一连串的哭声,说的每一句都带着哽咽。

司徒枫在一旁看着,心中被重重地击中,他没料想到,在这个时候,南笙诺居然直接投入了墨染尘的怀中,好似压根儿都没看见自己一般。

墨染尘低头看了一眼抱着自己的女人,眼中流露出一丝柔情,转之,瞬间变回了冷漠的眼神,看向那个狱中坐在地上的男人。

只见那个男人笑着看着他们,却没有说一句话。

“走吧。”

南笙诺想回头对淳于天麒道别的时候,却被墨染尘一下子按住了欲回头的脑袋,只听他轻声说了句:“走了。”

他们几个人转身离开,守卫就再次锁上门,就听见里面传来一声。

“丫头,期待再次与你相见。”

哈哈哈哈哈哈......

“墨染尘,那个人真的是死囚犯吗?他不就是想偷个东西,至于判死刑吗?”

南笙诺说着转过头看向他,与他的视线一接触,心停了一拍,她第一次看见墨染尘如此愤怒的双眼,仿佛顺便会喷出烈烈火焰一般。

“不许提他。”

墨染尘微微回了一下头,心中产生略微的不安。

而那淳于天麒看着他们都离开了,秒收笑容,转而代之的是一张豹头环眼的脸。

“墨染尘......南笙诺......”

他微眯着眼睛,露出一抹阴冷的笑容,眼神久久地盯着他们离开的方向。

捧场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