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赢了个城主当夫君
第四十四章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作者:童小言本章字数:3041更新时间:2022-02-26 00:01:16

出了牢狱,司徒枫一下子就拉住了南笙诺,将她左右旋转着,查看着,眼神中透露出满满的担忧。

“小诺,你怎么样了?在里面有没有受欺负?那个人有没有伤害你?”

南笙诺这才看向他,微笑着说道:“我没事,你别那么担心,你看,我这不是一切安好吗。”

说着就原地转圈圈着。

“没事便好,没事便好,方才找你不见,我都担心死了。”

她马上拉着司徒枫的衣袖,说道:“不好意思啊,害你担心我了,不过,我真的还好,真的。”

“嗯,那就好。”司徒枫宠溺地摸了摸她的头。

墨染尘在一旁冷眼旁观,而夜寒则是略显的有些尴尬,胆又不方便表现出来。

“看来还真的不懂的矜持为何物,方才里面与陌生男子交谈甚欢,此刻又与他人拉拉扯扯,成何体统?”墨染尘说着一拂衣袖,扭头就走了。

南笙诺一见他离开,马上放开了司徒枫,去追上了他,一把抓住了他,迫使他停下了脚步。

“松手。”

墨染尘没好气地说道。

“你生气啦?你是气包吗?怎么那么容易生气啊?再说啦,又不是我想被抓进去的。”

听了她的话,墨染尘转过身瞪着她说道:“谁告诉你,我是因为这个生气了?”

“啊?不是吗?那你生什么气啊?还有啊,你说你,把我关起来就关起来吧,居然还来个男女混关,我都还没生气呢。”南笙诺说着还委屈上了。

听着她的话,墨染尘又想到狱中的淳于天麒,便不由自主地握紧了拳头。

“不知所谓。”

他甩下这么一句话就疾步离开了。

“城主、城主,你等等我。”

夜寒在后面喊着追了上去。

“我不知所谓,你才莫名其妙呢。”南笙诺气的直跳脚。

司徒枫看着墨染尘离开的背影,慢慢走到了南笙诺的身旁,这一切的一切,他看的透彻,但是,仍旧选择不知道。

“小诺,咱们走吧。”

“嗯,好。”

两个人慢慢地走在了街道上,彼此都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没有说话。

“卖冰糖葫芦、卖冰糖葫芦啦......”

迎面走来一个扛着插满了冰糖葫芦的草靶子。

“小诺,要吃冰糖葫芦吗?”

一句话拉回了南笙诺的思绪,随着他的声音看去,见着那一颗颗红彤彤圆溜溜的山楂,被裹上一层亮晶晶的糖衣,在日光下亮闪闪的。

“我来买吧,记得上一次是你请我的,这一次,换我请你。”她笑着走到了卖糖葫芦的小商贩身旁。

“老板,给我来两串糖葫芦。”

“好咧,姑娘,来,拿着。”

“多少钱?”

“两文钱。”

“给。”

“谢谢姑娘啊,慢走。”

南笙诺拿着两串糖葫芦回道司徒枫的身旁,她将两串全部伸到他的面前。

“司徒枫,你先选。”

他看着南笙诺手中的那两串冰糖葫芦,后又看了她一眼,发现她的眼睛盯着原味的那串上面,他便为笑了一下,将手伸向了另一串夹着糯米的。

刚想说就要这串的时候,只见南笙诺的眼神又飘向了这一串,满眼写着期待。

司徒枫将手缩了回来,放在肚子上揉了一下,面露难色地说道:“哎呀,我刚想到,这两天我肚子不舒服,不太适宜吃这酸物,要不然,还是你帮我吃了吧。”

“哎呀,是这样啊?真的是太可惜了,那我就替你尝尝。”

话音刚落的,她就一边一口咬着。

看着她那满足的笑脸,司徒枫的嘴角跟着上扬着。

“司徒枫,我知道城西有一家糕点铺,他家的绿豆糕超级好吃的。”

“那我们就去那吧。”

“好啊好啊,你看啊,刚才的糖葫芦你没有口福,待会儿到了糕点铺,我请你吃绿豆糕。”南笙诺说着兴奋。

“嗯,好。”

司徒枫跟着她身后,心中想着:“虽然你的心不在我身上,但是,能像现在这样陪在你身旁,看着你笑,陪着你闹,我心足矣。”

南笙诺看着今日的司徒枫与以往有些不同、感觉他眉宇间多了几分惆怅,不似往常那般玩世不恭。

“司徒枫,你是不是难受的厉害啊?怎么觉得你今日与往常很不一样啊。”南笙诺边津津有味地吃着糖葫芦,一边转过脸问着。

“啊?没有,我没有不一样啊,你看我,还不是一如既往的气宇轩昂,魅力非凡啊。”

他用手拍了拍自己的衣衫,笑着说道。

南笙诺笑着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说道:“对嘛,这才是我认识的司徒枫哇,一副臭不要脸,唯我独尊的德性。”

“诶,你这丫头,还以为你想要夸我,合着是骂我来着。”

南笙诺对着他做了个鬼脸就跑了。

“你别跑,看我抓住你之后怎么收拾你......”

司徒枫也撒开了欢,笑着跑着去追她。

路上的行人纷纷看着他们的你追我赶,这也无疑不是又给了那些八卦妇女群体一些茶余饭后的闲谈,更是给了说书先生一些话题。

很快的,各大茶楼的说书先生,说的无疑不是城中首富司徒枫,当街与女子追逐嬉戏。

傍晚时分,墨染尘在府中遇见立夏,便顺口问道:“南笙诺回来了吗?”

“回城主,南笙姑娘还未回府。”

“什么?还没回?”

面对墨染尘突然的怒火,立夏着实吓了一跳,立马扑通一下跪倒在地。

“你先起来吧,她回来之后,让她过来书房找我。”

说完直接离开。

立夏在他身后说道:“是,城主。”

难得一见自己家城主发那么大的脾气,立夏念叨着:“小诺啊小诺,你这是又犯了多大的错啊。”

她想着就赶忙来到了城主府门口,在那里来回走动着。

门口的守卫看着,终于忍不住开口道:“立夏,你就别在这里来回晃了,我们都快被你晃晕了,你究竟在干什么呢?”

立夏终于停下了脚步,满脸焦虑地说道:“我在等南笙姑娘呢......”

话还没说完,就听见一个身影从背后响起。

“是谁在等我呀?”

只见南笙诺俏皮地在她背后,将下巴搁在了立夏的肩膀上,淘气地问道。

立夏一听这声音,立马转身,说道:“哎呀,你可算是回来了,都担心死我了。”

这时,司徒枫走到她们身旁,说道:“既然立夏出来接你了,那我就先回府了。”

“好,谢谢你啊,我今天很开心。”南笙诺真诚地感谢道。

“你开心便好。”

待司徒枫的身影完全消失在视线内,南笙诺才收了了眼神。

“立夏,你怎么这么好呢?还专门跑来等我。”

“好啦,小诺,你就先别说这了,对了,城主让你回来后去找他。”

“他找我做什么?”

立夏弩着嘴,摇了摇头道:“这个我也不知,会不会是你又做了什么忍他生气了?今天城主的脾气很大的,他很少会发如此大的脾气。”

这一说,把南笙诺吓了小心脏咯噔了一下,马上安抚道:“没事的啊,那你先回听雨轩,我去去就回。”

“嗯,那你自己小心一些啊,你就认个错,道个歉,城主若是骂你,那你就卖个乖,别顶嘴啊。”

“好啦,我的好立夏,你再这么叨叨,就快要变老太婆啦,你放心吧,姑娘我没人能难倒。”

说完就大摇大摆地往墨染尘的书房走去了。

来到房门前,她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表,练习了几次笑容,自我感觉良好之后,才抬手敲门。

“进来。”

一句没有一丝温度的话从屋内传出。

南笙诺怯怯地推开了门,先是伸头进去观望了一下,发现里面只有他一人,不见夜寒的踪影。

“做贼呢?进来。”

“哦。”

她听话的进去了。

“把门关上。”

“啊?哦,好。”

依旧很听话的关上了书房的门。

“那个,听立夏说,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你后来去哪里了?为什么那么晚才回来?”

“啊?那个,我什么时候回,或者去哪里,难道还需要跟你报备吗?”南笙诺不怕死地问道。

墨染尘绕过书案就来到她的面前,那速度仿佛是瞬间转移一般,都没来得及看清,人已经在眼前了。

“记得我说过,你既然住在我府上,那我就要对你的安全负责。”

听到这话,南笙诺嗤之以鼻,转身坐在了桌旁,自顾自地倒了一杯水。

“你可拉倒吧,对我安全负责,你是在同我开玩笑吗?”

墨染尘也坐在了她身旁,单手握拳放在了桌上,问道:“此话何意?”

“诶,墨染尘,我说你是给我揣着明白装糊涂呢吧?你自己说说,今天是谁把我关进牢狱的?又是谁将我弄了个男女混狱的?你想想,这幸好啊,今天的淳于天麒是个正人君子,若换成个痞子流氓呢?那我的安全何在?”

南笙诺将当日的不满与委屈,一股脑地抛了出来,心想着,自己还没找他理论,他还有脸先来质问自己。

她的话,字字扎在墨染尘的心上,这事情他想着就后怕,所以发现那么晚还未归,才会心焦。

捧场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