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首页 都市 现实题材 一缕晨光照嘉琦
一缕晨光照嘉琦
梦雪娟子
都市 类型2022-09-08 首发时间50.1万 字数
与众多书友一起开启品质阅读
第一章 有些伤治不好
作者:梦雪娟子本章字数:4172更新时间:2024-02-26 19:04:52

今生今世,要做一棵树。

一半在土里安详,一半在风里张扬。

某个漆黑的房间里,闪烁着一丝光亮。有一双纤细的手飞快地在键盘上敲下这两行字,然后由着光标闪烁,直至屏幕黑掉,陷入无声漆黑的夜。

那个用了将近十年的QQ,第一次被改了个性签名。

有些事,该埋进尘土,免得一直飞扬;

有些人,该分开就分开,免得念念不忘。

所以,做一棵树,最好。

那道黑暗中僵硬的身影,没有再让屏幕亮起,但窗外忽然传来了“轰隆”声,惊醒了似在梦中的人,紧接着,大雨毫无征兆地泼下来。

这,是米伦小镇入秋的第一场雨。

米伦小镇在阿尔卑斯山的南边,隶属于瑞士,山里入秋早,气温下降的厉害,一场雨后,跟初冬无异。

故事的主人公叫赵子衿,是一个漂亮的中国女孩,五年前来到瑞士,现在米伦小镇的一所学校当中文老师,闲暇时甚少外出,喜欢沉浸在文字世界,一边撸猫,一边笔下生花,过着与世无争的日子。

她租住的阁楼是当地居民——八十多岁的伊丽莎白*泰勒女士的房子,只有十平米那么大,却是她的全世界。

这栋老式的木屋位于阿尔卑斯山南边半腰的位置,从外观来看,非常古朴,甚至有点破败。一共有三层,第一层有个开放式的厨房,中央是一个传统的壁炉,还设有卧室和门厅,丰富的木材组合和波西米亚多彩的室内装饰带来舒适的感觉,慷慨的超大落地窗涌入室内更多的自然光彩,由泰勒女士自己居住;二层是书房和画室,经典和传统的内饰风格,添加了不同个性化的元素,嵌入亚欧各种家具,空间足够大,透露着主人追求自由和低调不羁的作风;三层是阁楼和超大阳台,视野开阔,能把四周的优美山景收纳眼底。

平日里,两个独身的女人不会打扰彼此的生活。

泰勒女士日常活动都在一楼,生活很有规律,除了早晚遛狗,其他时间都在家里;赵子衿除了上下班外,几乎待在三楼不下去。

她喜欢趴在阳台上发呆、赏景、撸猫、品茶、弹古筝、看书,休闲自在。

她养的那只猫,经常在阁楼飘窗上晒太阳,一不小心就睡着了,到了夜间异常活跃。

而她白天常常走动,夜间无眠时,总会习惯性地趴在电脑前码字,似乎只有夜深人静时,她才觉得自己活过来了。

五年了,日子似乎是一成不变的。

是什么样的人,才会在这里过着悠闲自在且与世无争的日子?

明明很年轻,有着致命的精美面孔,却要待在这三百年无战争的瑞士山里?

她经常问自己,答案是什么?

也许在不堪一击的现实中,能看到答案。

她从未想过身在异国他乡,命运还能让他们相遇,进而再经历那段无法忘怀的时光。

如果这是答案,她想自己还是会来。

尽管这些年,时过境迁,很多的人和事都已改变。

与其说她过着老年般或者世外桃源般的生活,还不如说是闭关疗伤,五年时间,墙体藤蔓上的忍冬花从半截要枯死的藤,变成了一张大网,沿着破旧的木墙爬满南边的房屋,似有霸占整个墙体的迹象。把她日复一日的生活都镌刻在长长的藤蔓上,让它时刻提醒着她,已经离开了……

是的,离开五年了,那些都成了往事。

可惜呀,一到梦里,往事就昨日重现。

赵子衿所在的中学一年放假取下:

寒假是1月底到2月初;

春假3月底到4月初;

暑假7月中旬到8月中旬;

秋假9月底到10月中旬;

圣诞节假是12.20日左右到1月初。

放假时间短,瑞士不同地区和不同学段,放假时间均不同。

秋季开学前天,她乘坐小火车专程去了一趟苏黎世,取回最新一期杂志《眺望者》,看到目录首篇文章标注作者是雕爷,她会心一笑。

雕爷是她来瑞士时起的网名,在对外投稿时用,后来做编剧时,继续沿用。

《眺望者》》算是当地的潮流月刊,她的多篇文章被刊发,由于文字功底深厚,见解独到,编辑定期向她约稿,收获了一批粉丝,销量大增。最后杂志社索性给她开了个专栏,列为首席作者,所以她也算是小有名气的青年作家。每次月刊一出来,她就抽空来拿,顺带看看外面的世界。

杂志社是可以给她寄样刊的,但是她婉拒了,长期待在山里,她怕自己真的与世隔绝了,而且她心里也不知在隐隐期盼着什么,觉得该在人群中走一走。

瑞士人口稀少,首都苏黎世更是如此,她从杂志社拿了样刊后,跟编辑闲聊几句就离开了。走在古老的街道上,偶尔能看见几辆汽车驶过,还有慢悠悠的马车,不远处的站台上,没几个人候火车。

瑞士的生活节奏很慢,慢到她以为时间不会轻易流逝。或许是人少的缘故吧,国家连火车站都懒得建,乘客站在轨道两边侯车,随上随走。

她穿过电车轨道,看见火车从远处驶来,几步踏上站台,跟着其他乘客上车,只是无意间回头,就看到了大街上来往的人群中那道终身都不能忘的身影。只是一瞬间,犹如夏天的惊雷,轰隆一声,把尘封五年的记忆全部拉闸泻开,吓得她慌忙逃离。

五年前的某个深夜。

“就算死,你也逃不掉我的世界!”恶毒的话语如魔咒一样,牢牢地箍住着她的心,成为可怕的噩梦。多少次在午夜梦回时,仰望天空,想念那个像光一样的男孩,却不能相见?多少次反复告诉自己,过去了,应该放下了。

分手那天,太多的冲动和爱恨,让她摸不清内心,在纠结和恐惧中,只能逃离……一股脑地,毫无顾忌地,遍体鳞伤的冲进候机室里,广播里循环往复地唱着《囚鸟》,悲伤的曲调,让她再次泪流满面,看着空荡荡的大厅,她决然离开……

泪,悄然滑落……

往事果真是不堪回首。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来的,神情恍惚,眼神呆滞,仿佛抽离了灵魂,变成了一具空壳。

是他吗?真的找到瑞士来了?

她当时都不敢再回头确认一下那是不是他的背影,那种害怕看见他,却又怕被他发现的心理,常人是无法理解的。

跌跌撞撞奔向阁楼,顾不得其他,坐在窗户前喘气。“喵!”泪水落在猫脸上,惊扰了它的美梦,呢喃一声,翻个身,找个舒服的姿势接着睡。

她才后知后觉,自己早已泪流满面。

五年啊,她以为时间能治愈一切,可到头来,似乎相差甚远!

讽刺的是,她刚改了QQ签名,告诫自己走出沦陷,就要明白,痛过,是要长教训的。

然而,人的记忆像黑白电影,就算退了色,模糊了声音,有些情节会永远地印在脑海中。

她呆呆地坐着,宛如成百上千个夜晚,蜷缩在窗前,面对着电脑屏幕发呆,有时文思泉涌,有时一个字也写不出来。只不过这次,哪个也不是。

她在19岁那年,C大的樱花开得太美,摇曳了整个春天。而她就像一叶孤舟,在樱花世界随风飘荡,破碎的花瓣随波逐流,不知归处。

灵动美妙的年华,正是敢爱敢恨的年纪,她从北方美丽的大草原来到南方,迈入人人向往的象牙塔。在这个以瘦为美的审美时代,天真无邪的她第一次感受到了卑微,于是,每日早晨七点,开始独自在操场上迎风奔跑,挥洒青春的汗水。

一个小时后,挥汗成雨,结束运动。掏出手机在刚发布的小说评论区回复粉丝的消息,根本没留意到操场对面球场走出来的几个非常眨眼的男生。

但凡他们出现,在C大势必会引起围观。

“你是赵子衿吗?”忽然有人拦住她的去路。

收了手机,她抬眸就对上一张熟悉的脸:黑眸清亮,野性十足,似笑非笑的面容魅惑人心,“嘿,没指望你尖叫着扑上来,不过,你的这种反应也太让我伤心了。”

她想起来,这家伙是学校篮球队的队员向来,跟兄长赵嘉琦是室友。

马上反驳道:“这位同学,你是自恋狂吗?”

“你说什么?”向来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几个队友,以为自己听错了。

众人皆一惊,各怀鬼胎,这表情要多丰富就有多丰富。

对面的她自然而然地捕捉到了这一点,呵,都是C大篮球队的,不过,唯独缺了最熟悉的兄长。

“没什么?有事吗?”懒洋洋的声音,似乎有点冷淡。

“呃……你有男朋友吗?”他问的极其认真。

什么?

她奇怪地看着他,仿佛是个怪物一般!

众人瞧着她的神情,就开始幸灾乐祸了。

“跟你有什么关系?”

“唉,有人向你表白。”他身后有个国字脸的男生替他说了出来。

几人中,他个子最高,看起来比较成熟,后来,赵子衿才知道他叫景恒,大家都叫他老景。

赵子衿忽然间觉得他们甚是无聊,转身想离去,就有人推了一把向来身旁的一个男孩,并嘲笑道:“晨光,你该不是怂了吧?愿赌服输啊!”

那个叫做李晨光的男孩被推到她面前,两人距离只有一步之遥,她甚至能闻到他的气息!

他穿着一身白色球衣,手里还抱着球,冷俊的脸庞,幽深的双眼,透着一丝不易觉察的疏离感。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似乎无视他人的讽刺,开口道:“我是李晨光,你可以做我的女朋友吗?”

周遭的空气瞬间凝固,他就是李晨光?还真的当着众人的面表白?

赵子衿手一抖,手机“啪”地落地,惊愕地看着眼前这个见过几次却连话都没说过的男生,眼里是无数的匪夷所思!

“同学,你脑子没坏掉吧?”他在学校是出了名的校草,人不仅帅气,连学习也非常厉害,赵子衿觉得,至少他该跟正常人一样吧?

“哈哈……”众人哄笑起来!仿佛听到了这个世界上最搞笑的笑话。

想不到堂堂C大的学霸,集颜值和实力并存的李晨光,第一次表白竟会被人骂脑子有病!

李晨光仿佛早已料到结果,不慌不忙地弯腰捡起她的手机,用手擦掉上面的泥土后,再递给她,脸不红心不跳地说:“我确定自己正常,说的话也是认真的。”

赵子衿承认他很帅气,不慌不忙的样子,的确不像是开玩笑,但她没有那种心脏“砰砰”跳的承受不起的感觉,只看到他身后的某些人,怎么是一副是看好戏的样子,脑海中飞快地运转着,这帮人今日唱的是哪出戏?

她与他们毫无交集,也从未得罪过他们,更不熟悉!

伸手接过手机,发现屏幕上裂了一道缝,眉头一皱,不由地有些心疼!

她使劲地擦了擦那条缝,没能擦掉,脸色变了变。

李晨光早已练就了察言观色的能力,及时说:“手机我会赔你。”

赔我?赵子衿有些生气地瞪了他一眼!

空气静止了三秒。

她知道他是富家子弟,一部手机对他来说,不是什么难事,但这是她的首部手机,还是18岁的生日礼物,意义非同凡响。

“谁稀罕!”说完,转身就走。

“哎,等等!”

向来一看,心急之下,追上去,拦住子衿,低声说些什么。

原来他们在和长华的篮球队比赛,若是他们赢了,对方给自己洗一学期的臭袜子,输了就向他们指定的女生告白。

刚刚的结果,算是长华发挥了历史上最好的水平,竟然打赢了C大的篮球队。

“那为何是我呢?”赵子衿想不明白,怎么就指定了自己。

“因为走出篮球场碰见的第一个女生是你。”向来吐槽,长华的这帮人是故意的。

“师妹,拜托,先假装同意好吗?至少让能我们找个台阶下。”

看着向来祈求的眼神,赵子衿有些莫名的烦躁,向师兄留给自己的印象不错,又与哥哥是舍友,她犹豫的瞬间,回看了一眼李晨光,再看看身后几张戏虐的脸。

点点头,迅速跑开!

“她答应了!”

“耶……”

身后的奇怪叫声似乎在庆祝胜利……

后来呢?

她想,如果没有当初所谓的心软,或许就不会经历那场刻骨铭心的爱情。

其实,她不知道的是,这是某人特意安排的,也是上天注定的。

PS: 一个是天之骄子,一个是草原姑娘。 他喜欢打篮球,她喜欢运动。 忧愁的面庞下藏着一颗敏感的心 冷峻的容颜下裹着一颗火热的心 她不曾注意到,有双眼睛在盯着她 他不曾料到,那道身影会入他的眼帘 命运就这么神奇,于是一场打赌,把她搅进来 从此纠缠不清。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