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纵横小说
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重生 九零娇女被糙汉前夫宠上天
第二章 镇压张春花
作者:宁熹本章字数:3270更新时间:2022-10-08 10:00:14

低矮的青砖平房,用黄泥土围起来的小院,院子里几只扑腾的老母鸡,此刻正咯咯咯叫得正欢。

  这是90年代初,乡村里最常见的午后,宁静祥和。

  夏幼之站在院子的水缸旁,把夏清霖从头到尾洗了个遍,心中充盈着感动。

  她已经完全接受了回到过去的事实。

  感谢老天垂怜,听到了她临终前的遗愿,让她重新回到过去弥补遗憾。

  上辈子……姑且就叫做上辈子吧,她觉得家里太穷,院子太脏,甚至鸡打鸣的声音都太呱噪,她看一切都不顺眼,但此刻却如此可爱。

  把夏清霖洗得干干净过后,夏幼之找到了家里唯一的一瓶紫药水,给夏清霖上了药,新伤加旧伤,看着有些可怖,夏幼之又是一阵心疼。

  牛角村位于十万大山的深处,是属于马头村公所管,村里就20多户人,世代种田为生,信息闭塞,进村的路崎岖泥泞,平时赶一趟集市都要走两个多小时。

  但这里大山大岭多,今年年初,村里来了个大老板,要承包山头种树。

  村支书立马召集了村里的劳动力,承包商每天给4块钱,一个月就120块!

  消息沸腾了这个小村庄。

  要知道他们一年卖粮食的钱也才四五百块!

  这就得养活一家老小,七八口人。

  而且现在信息闭塞,出去打工的人,都是极少数,一般也是上工地干苦力活,一个月累死累活顶多就200块,但普遍都还拿不到。

  像夏父这样是迫不得已背井离乡去打工的,一般都是家里负担太重或急需用钱的。

  唉。

  毕竟她大哥上大学的费用,对于他们这种农村家庭而言,就是这个天文数字。

  整整一千块啊!

  她的父亲也就是那时候开始,过于劳累,日夜干活,后面才造成脑溢血的。

  夏幼之握紧拳头,这次她一定不会再让这种情况出现。

  她记得上辈子大哥分数是上了京都大学的,但因为学费太贵了,大哥偷偷改了志愿,只报了本市的一所大学,发现的时候,已经没有办法改了。

  看来这次她要先赚一笔钱,让她大哥能安安心心上京都大学才行!

  “妈还没回来吗?”夏幼之看着皓日当空,一时摸不清时间。

  “妈说最近去的山头远,得晚点回来。”夏清霖脆生脆气地说,“姐,锅里有馒头,妈说饿了可以先吃馒头。”

  夏幼之点点头,牵着夏清霖的手,往厨房走,寻思先把午饭给做好了。

  推开“咯吱咯吱”作响的厨房门,厨房一览无遗,这还是她第一次走进厨房,平时都是夏母做好了饭菜,端到房间给她吃。

  真穷!

  夏幼之感叹。

  进门左手边是农村典型的大土灶,一大一小的铁锅,一个煮饭,一个炒菜,右手边是青砖砌成的台面,放着一个发黑的菜板,旁边是老旧的碗柜,顶上挂着一个空竹篮。

  空空如也,看来想煮也没办法。

  夏幼之叹了口气,走进厨房,掀开大锅,三个干巴巴的馒头正躺在锅里。

  “清霖,家里菜地在哪呢?”夏幼之拿下挂着的竹篮,“我们得先去摘菜。”

  夏清霖有些犹豫,菜地他是知道的,就在屋后。

  但是前两天下大雨,菜地现在还很泥泞,去的话,会弄脏姐姐的漂亮衣服……

  而且姐姐前两天才发烧,妈妈出门前还叮嘱他照顾姐姐呢。

  “怎么了?”夏幼之看出了夏清霖的犹豫,有些不解,“很远是吗?还是清霖不想去呢?”

  “不是的,姐姐。”夏清霖赶紧否认,“前两天下雨,我怕弄脏姐姐的漂亮衣服……”

  说到后面,夏清霖的声音越来越小,几乎都听不到。

  夏幼之微微一愣,“弄脏也不怕,弄脏了洗了就好了。”

  “可以吗?”夏清霖小心地确认,害怕姐姐会再次讨厌他。

  夏幼之心中一痛,想想以前她刚来,清霖就一直想跟她亲近,但她一直不喜欢。

  “当然可以。”夏幼之摸摸夏清霖的头,“姐姐多的是衣服。”

  夏清霖一直悬着的心才放下。

  *

  七月的蝉鸣,打破午后村庄的宁静。

  夏幼之锁好院子的大门,便一手拎着竹篮子,一手牵着夏清霖去屋后摘菜。

  夏家的房子是一字排开的,总共四间青砖房,最西面是用黄泥砌成的厨房。

  中间是大厅,东面有两间房,西面有一间,西面的一间是夏父夏母住的,东面靠客厅的房间是夏清波两兄弟住,最东面的那间大房,就让给了夏幼之。

  夏父这一辈总共有四个兄弟姐妹,两个兄长,底下还有一个小妹,在农村,父母都是跟着大儿子生活,夏家爷奶也不例外。

  夏家清贫,夏父现在住的房子,是夏父早年上山无意中挖了颗百年人参,卖了换钱盖起来的。

  牛角村山多平地少,居住分散,离夏家最近的一户人家,都隔了几百米,因此,夏幼之一路上也没有遇到人。

  夏家的菜园虽然是在屋后没多远,但得绕着屋子走到山脚下,也花了点时间。

  菜地被夏母用小树杈做了围栏,防止有鸡鸭跑来糟蹋,夏幼之有些费力搬开小门,这身体今天才刚退烧,还有点虚。

  一旁的夏清霖赶紧上前帮忙,夏幼之看着豆芽菜一样的弟弟,有些心疼,看来得给清霖补充点营养,不然这孩子长不高。

  菜园里的菜绿油油的,瓜果也攀满了篱笆,夏幼之看着心里一片欣喜。

  上辈子她生病以后,就特别喜欢这种田园生活,在自己的别墅里,也种了菜,整了个葡萄架。

  夏幼之摘菜速度极快,夏清霖看得有些目瞪口呆,他姐姐好厉害哦,什么都会。

  上辈子夏幼之跟顾霆深离完婚,又被宋家抛弃,一个人南下打工。

  为了生存,什么都干过,连打扫公厕的活都干过,最后才进的厂,自学了服装设计,才一步步翻身。

  夏幼之不知道夏清霖脑海中的想法,她只想快点回去做菜,一会儿夏母得回来了。

  她刚刚出门的时候,跑去客厅看了下时间,已经12点了。

  夏幼之弯腰不停的忙碌,夏清霖则踮着脚尖摘黄瓜。

  “哎,翠莲呀。”一声故作惊讶的声音响起,“是翠莲吧?”

  夏幼之本不想理会,但那一声声的叫嚷,实在烦人,只能站起身。

  “哎呦喂,原来是宋大小姐呀。”张春花一张晒得黝黑,满是褶皱的脸,布满了故作惊讶的表情,“我还以为是翠莲呢,原来是宋大小姐,呵呵。”

  夏幼之瞟了一眼站在围栏外的张春花,没有说话,提起菜篮子,叫了夏清霖一声,就往菜园子门口走去。

  这张春花向来与夏母不对付,自己这身花花绿绿的衣服,她能认错?

  张春花与夏母都是隔壁村一起长大的,那时候夏父刚盖了青砖新房,那可是头一份,远近村都知晓,登门的媒婆更是络绎不绝。

  张春花喜欢夏父,一表人才,家里还盖有青砖房,但夏父没看上张春花,倒是与贤惠的夏母喜结连理。

  从此,张春花便记恨上了,后来嫁到牛角村,更是不停搬弄是非,惹得一向好脾气的夏母都忍不住跟她打过仗。

  “哟,这城里的大小姐就是不一样,见着人也不打招呼,也不知道城里是怎么教的。”

  张春花看着一脸冷漠的夏幼之,心里一股火气上升,年轻时候,她爹不理自己,现在轮到她这小蹄子在这看不起自己?

  “估计是回到夏家,张翠莲没有教好你吧?这夏家是没什么家教的,故意把自己的女儿换到城里享福。

  现在可好了吧,老天有眼,让人家发现了,这夏家真是不要脸。”

  话音刚落,张春花便看到夏幼之眼神像淬了毒一般,死死盯住她,她心里有些发慌,这夏家新回来的妞子不是跟夏家不和吗?

  “我……我也没说错啊,这夏家造的孽。”张春花壮了壮胆子,强压下恐惧,她还能被一个小丫头给吓倒?

  “没准呀,还是夏家故意的呢,让你当不成宋大小姐,只能回来吃苦。”张春花压低声音,挑破离间。

  夏幼之眼神暗了下来,上辈子她就是听多了这种无稽之谈。

  为了逃避现实,她竟然自欺欺人地相信自己亲生父母见不得自己好,所以把她换回来的。

  夏清霖听到这话,心里十分着急,对着张春花,一顿怒吼,“你胡说,我爸妈才不是这样的,你瞎说。”

  夏清霖摇着夏幼之的手,“姐姐,你别信她说的,爸妈才不会这样。”

  夏幼之看着一脸着急的夏清霖,出声安抚,“姐姐知道,爸妈不会这样的。”

  张春花“哼”了一声,谁知道是不是。

  “你是想过来偷黄瓜还是偷菜呢?”夏幼之转头,冷冷地看着张春花,“上次我家的鸡是你偷的吧?”

  “你……你瞎说什么呀!”张春花赶紧否认,“小小年纪就冤枉人,你爸妈就这么教你的呀。”

  “我爸妈怎么教我,那不关你的事,毕竟我妈不是你,你垂涎我爸也没有用,你长得没我妈漂亮,还没我妈贤惠,你再怎么样都比不上我妈。”

  夏幼之冷冷地讽刺道,“手下败将,还搬弄是非。”

  “你你你……”张春花气得手都抖了。

  “还有你偷我家的菜,偷我家的鸡,别以为没人不知道,我可是看得一清二楚。你再偷,我就去打你家大牛,偷一次,打一次。”夏幼之冷漠地说,

  “反正也不会有人看到,你也不可能天天在家看着。”

  “你……你……”张春花被夏幼之的“无耻”给震惊了,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

  夏幼之没有再理会张春花,牵着呆愣住的夏清霖走了。

  哼,对付张春花这种人,说理是没有用的,就得镇压。

捧场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