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蕉山剑影
第2章 交易
作者:洞庭赊月本章字数:2627更新时间:2022-11-16 14:35:51

青衫男子听到“邓奎文”三个字,为之一震,立即躬身抱拳说道:“原来是鼎鼎大名的三大剑侠之首‘蕉山剑侠’邓老前辈,晚辈久仰大名。”

鼎鼎大名的三大剑侠——邓蕉山,云浪子,鹿书生——江湖上无人不知,邓蕉山便是那年过花甲的剑侠之首“蕉山剑侠”邓奎文。

邓奎文却不屑地说道:“装模作样,还不快滚,等着老夫动手吗?”

青衫男子更为不解,说道:“晚辈纵然有眼不识泰山,前辈也不必动怒至此。何况前辈吃了我烧的菜,便是答应让我住下,交易已成,难道前辈要出尔反尔吗?”

邓奎文说道:“老夫何时说过让你小子住下?你可莫要会错了意。况且你还饮了老夫的酒呢,酒菜相抵,扯平了,快走吧!”

“你……”青衫男子还想理论,转念一想,这老人家只让进来,确实不曾说过让其住下的话,心道:“饭也吃了,酒也喝了,我也不亏。”便说道:“走便走,这么大脾气,难怪孤家寡人没有一个家人朋友!”说完甩袖而去。

“你说什么!”邓奎文广袖一拂,石桌上的一只空碟顿时凌空飞出,击向青衫男子后背。

青衫男子闻声侧身闪过,那碟子“啪”的一声碎在地上,邓奎文已从亭中踏出,一掌朝他面门打去。青衫男子身一低头一侧,便从他手臂底下绕过。

邓奎文一击不中反手抢出,五指如钩往他肩头抓去。青衫男子一惊,侧身而避,这一抓便从他肩头擦过。邓奎文两掌交错击出,霎时间风声呼呼。

青衫男子一味躲闪,又过了五六招,邓奎文竟没能碰到他一片衣角,双掌一收,背手立在院中,想到自己竟然对一个后生出手,且连出数招还碰不到他一片衣角,心中未免有些懊恼,沉着脸说道:“好小子,有两下子!”

青衫男子道:“全仗前辈手下留情。”

邓奎文冷冷说道:“你不必说这屁话,有没有留手老夫心里清楚。”

青衫男子说道:“前辈乃一代剑侠,最是擅长剑术,既未出剑,自然是手下留情了。”

邓奎文仍然沉着脸,斜眼往那青衫男子身上一瞥,说道:“怎么,还想试试老夫的剑不成?”

青衫男子摆手说道:“不敢,晚辈不敢造次。”

邓奎文一甩广袖,面色略温和了些,说道:“小子,以你这般身手,江湖上绝非无名之辈,你叫什么名字?”

青衫男子拱手说道:“晚辈叶疏影。”

邓奎文略有所思,随即问道:“可是一年前初出江湖,挑战天下高手的叶疏影吗?”

叶疏影露出些惭愧之色,笑道:“前辈言重了,晚辈武艺低微,不敢狂妄至此。”

邓奎文又问道:“你不是半年前死在飞沙寨了吗?”

叶疏影不由得一笑,说道:“一时没死透,便又活过来了。”

邓奎文忽然也哈哈大笑起来:“好一个没死透,好一个没死透!老夫虽然隐居在此,却也听过些关于你的传闻,出道半年间,挑战了十余个颇有名气的武林新秀,还手刃了几个穷凶极恶之徒,是个不错的后生,颇有老夫当年的风采……”

叶疏影讪讪地说道:“小子初涉江湖,不知天高地厚,让前辈见笑了。”

邓奎文捋须笑问道:“不知你师父是谁?”

叶疏影说道:“实不相瞒,晚辈并不知晓家师名讳,家师一向未曾提起,晚辈也不曾问他老人家。”

邓奎文说道:“想必是以位隐居世外的高人。不知道也罢,反正老夫也无缘结识了。”他说着忽而又有些失落,叹了一口气,说道:“你还是快些离开吧,归璞庄不是安身之处。”

叶疏影见他又变了态度,不解道:“前辈何出此言?”

邓奎文说道:“与你不相干的莫要多问,牵了马速速离去。”

叶疏影想起邓奎文之前所说的“不管你是天罗门的走狗,还是南巢帮的小贼”那段话来,心下猜到些事情,说道:“前辈之前提到天罗门和南巢帮,莫非与这两大帮派有什么过节?天罗门行事跋扈手段残忍,南巢帮欺压良善恶名昭著,若他们发难归璞庄,晚辈愿留下来……”

邓奎文叹道:“你们这些年轻人啊,古道热肠,血性仗义,一听到什么‘大侠’啊,‘剑客’啊,便当是英雄,以为与大侠共进退,自己便也称得上侠义之士了。殊不知这江湖水深,人心险恶,一步踏错便陷于杀伐的漩涡,恩怨纠缠不死不休啊……”

叶疏影说道:“前辈说的是。”

邓奎文接着说道:“老夫原先并非独自住在这归璞庄,而是一家老小加上仆从二十余人在此隐居,前日老夫才将他们遣散了,就是想独自了结一段恩怨,不愿牵连家人,更不愿牵连旁人。你与老夫素昧平生,不了解其中关节,莫要多管闲事,无辜受累。”

叶疏影说道:“既然如此,晚辈便不能为前辈留在此地了。”一拱手,却不走,反而走到亭子里大大方方坐了下来。

邓奎文讶然道:“你怎地还不走?”

叶疏影笑道:“我并非为前辈留下来,前辈也无需理会我的去留。既然听到有恶人将至,我又怎能闻风而逃?”

“你……”邓奎文见他倔强,竟拿他没有办法,“你难道不怕天罗门和南巢帮?不怕死,不怕得罪了他们将来永无宁日?”

叶疏影说道:“当然怕,但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若因为他们凶狠强势便畏手畏脚躲躲藏藏,岂不是欺软怕硬,与宵小鼠辈有何不同?”

邓奎文不由得对叶疏影投以欣赏的目光,走到亭子里,侧身问道:“你真想助老夫?”

叶疏影不假思索地点了点头,邓奎文接着说:“老夫轻易不欠人情,这样吧,老夫与你做一个交易,你若答应,便能助老夫化解此劫。”

叶疏影欣然起身,拱手说道:“前辈有何吩咐,晚辈自当尽力。”

邓文奎说道:“随老夫来。”他提了一只灯笼走出亭子。叶疏影随他走到了书房中,他点燃烛台上的白蜡,顿时满室藏书映入眼帘。

向来习武之人多不爱读书,读书人又碍于斯文少有练武的,看到满室藏书,叶疏影也有些意外。

邓奎文走到右侧一个书架,取下一册《南华经》来,说道:“老夫所以招来横祸,皆因一物。你若能将此物带走,交与一人,老夫此祸可免,举家皆安。”他翻开《南华经》,从中取出一封信函来,接着说道:“此物非同小可,倘若消息走漏了,只怕江湖上的九大势力都会争夺,不仅仅是天罗门和南巢帮。你可有这个胆量,将这烫手山芋接过去吗?”

叶疏影见那信函封皮上并无一字,问道:“既然此信如此重要,前辈如何信得过我?”

邓奎文说道:“你身手不凡,兴许能够护住此信;你与老夫又素无瓜葛,不易引起怀疑;更重要的是,你不属于九大势力中的任何一方。当然,你若不愿意,自可一走了之。”

叶疏影问道:“不知前辈要将此信送到何人手中?”

邓奎文将《南华经》合上,放回书架中,说道: “他叫李三郎。”

“李三郎……”叶疏影道略加思索,“晚辈从未听过此人,莫非是新出道的人物?”

邓奎文笑了笑,说道:“无妨,你以后会听到他的。三月初二衡阳宴梅庄将会举办一场英雄大会,你到了那儿就能见到他。据说你也使剑,作为交易,老夫会传授你一套剑法,这套剑法是老夫近两年所创,综合生平所学剑法之长,总共一十六招。正好离那英雄大会还有十六天,这十六招便是老夫付予你的酬劳了。你是否接受这个交易?”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