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凤舞求凰诀
凤舞求凰诀
麻花散人
武侠 类型2022-12-03 首发时间84.2万 字数
与众多书友一起开启品质阅读
版权所有 · 侵权必究
第一章 报仇
作者:麻花散人本章字数:4534更新时间:2023-01-16 09:38:10

古家新宅。

灯火辉煌。

随处可见的大红灯笼向人们展示着喜庆景象。

宅院内欢声笑语不断,人们都想借着主人大婚来凑热闹,沾沾喜气。

洞房内,七女凤冠霞帔头上罩着红盖头并排而坐,等待新郎官古圣超用秤杆将盖头挑开。

新郎官迫不及待就要挑开她们当中大姐万若的盖头,却被其中一女喊下:“等等,我有话讲。”

“啊!”古圣超无语,都这个时候了,还等什么。

“据我所知,我们七女只有万若姐姐是和你拜过堂,用八抬大轿娶回来的,我们其余姐妹都是头一回。原本姐姐不用再拜堂,等着我们跪拜她便可,她不忍我们跪拜就和我们一起凑热闹。我提议,你若是不能第一下找到姐姐,是要有惩罚的。”女子声音不高,却是清脆。

古圣超来了兴致:“怎么个玩法?”

女子思忖片刻:“你第一个要是不能找到万若姐姐,罚你给我们七个姐妹洗一个月的衣裳。”

“姐姐们,你们若是同意就不要出声,不同意的可以提出建议。”女子接着又补充道。

洞房内寂静无声。

“好了,姐姐们都已经同意,就这样吧。”女子说完也不再吭声。

别看她们穿着打扮都一模一样,身上也全部洒了同样香粉,要分辨出每一个人并不困难。

古圣超内力浑厚,感知敏锐,通过她们不同的气息可以轻松做到。除了刚才说话的完颜曦,从剩下六女中找到万若轻而易举。

可是,真的就这么容易吗?

古圣超经过丁莹身边时,想起这一路走来的不易,两人的分分合合,让人唏嘘,往事涌上心头……

……

天微微擦黑,赵府就已经灯火通明,门口两排大红灯笼高悬,绵延至大街数里,迎接前来祝贺的宾客。

宾客们络绎不绝,有独身前来,有携带家眷,有用骡马驮着满载的礼物,有怀揣珍宝不动声色,形形色色不尽相同。

赵府主人赵寅虎,号称铁臂无敌,一身横练功夫叱咤江湖数十载,在当地绝对算是风云人物。他此刻作为寿星,正端坐在大堂正中,和亲朋好友推杯换盏。

“赵爷铁臂无敌,当属现今的豪杰一点也不为过。”

“你眼界也太过狭小,豪杰怎能配上赵爷,实乃大大的英雄。”

“对,对!”有人敬酒,“就算是传说是首屈一指的凤舞求凰剑法,遇到赵爷那一双铁臂,也会甘拜下风。”

“诸位过奖了。”赵寅虎捋了捋胡须,得意道:“不过这套剑法都是道听途说,据说是咱们大武王朝第一剑法,但是至今没有一人亲眼所见,或许,只是以讹传讹,根本就不存在吧!”

“赵爷高明,以赵爷走南闯北的见识都不曾见过,那凤舞求凰剑法一定是徒有虚名罢了。”有人举杯敬酒。

赵寅虎端起酒杯正要饮酒,有门下弟子赶来在他侧边耳语。听罢,赵寅虎不觉一凛,低声道:“当真?”

“弟子见识短浅,不能明辨真伪,只好请师父定夺。”弟子卑躬屈膝,不敢大声。

赵寅虎大手一挥:“叫他过来。”

周边的宾客不明所以,都转过身观望。片刻后,那名弟子领着一个年轻人走来,年轻人双手捧了个小巧的木盒,不紧不慢跟在身后,步履沉稳,真气内敛。

年轻人走到身前,赵寅虎上下打量了一番,“你练过功夫?”

“回赵爷,家传功夫练过一些,从小仰慕赵爷的威名,得知赵爷过寿,机缘巧合之下得到这枚夜明珠,特意送过来,给赵爷助兴。”说罢,年轻人打开木盒,双手捧了上去。

木盒中有绸缎包裹,露出夜明珠上部,夜明珠能够看到的部分,通体发乌,没有一点杂色,里面像是弥漫了些许薄烟,要从珠子的表层渗透出来。

赵寅虎不禁瞪大了眼珠,像是自言自语道:“江湖传言世上顶级夜明珠共有四枚,分别叫做明月、星落、照夜、玄青,明月纯白、星落赤红、照夜微黄、玄青发乌。看这枚夜明珠的成色,难道是玄青?”

年轻人不卑不亢道:“小人也只是听了旁人只言片语,不辨真伪,再者说,小人武功低微,能得到此宝珠甚是惶恐,唯恐被骗,还请赵爷明辨。”

赵寅虎伸手拿出夜明珠在掌中把玩,盯着宝珠问道:“这枚珠子就算不是什么宝贝,价格也是不菲,你送给我有何所求?”

年轻人双膝跪地拜倒在赵寅虎的脚下,“赵爷威名远扬,弟子钦佩万分,只是想借此机会拜在赵爷门下,有了赵爷庇护,扬眉吐气不被人欺负。”

赵寅虎微微笑了笑,没有理会年轻人,他吩咐道:“把大堂里的灯都熄了,有诸位好友见证,都来赏识一下这宝珠真面目。是真是假,自然就能见分晓。”

有弟子低声劝阻:“师父的大寿之日,把灯都熄了怕是不吉利吧?”

赵寅虎冷哼一声,面露凶光:“我看不吉利的是你吧!”

那名弟子吓得浑身哆嗦,跪下颤抖道:“弟子该死,请师父见谅。”

“混账,还在乱讲,大寿之日,讲话居然处处犯忌。”赵寅虎脸色乌青。

另一名弟子上前,照着因为说错话不知所措的那人脸上连扇几记耳光,骂道:“闭嘴,听师父的。”

赵寅虎强压住怒火,命令道:“是王浩啊,把他拖出去先关起来,明日重重责打二十大板,以示警戒。”

王浩尊令,压着那名弟子出去。

其余众人哪敢不服,将大堂里的灯尽数熄灭,赵寅虎手中夜明珠瞬间亮了起来,偌大的厅堂如同笼罩在圆月光芒之下,人影清晰可辨。

“玄青,真是玄青。”赵寅虎抑制不住内心兴奋,脱口而出。

“恭喜赵爷得到此宝贝!”有宾客当即大声祝贺道。

弟子们见赵寅虎高兴,这才重新掌灯,大厅恢复了明亮。

赵寅虎把玩着夜明珠爱不释手,一盏茶后才想起跪在脚下的年轻人,满意道:“起来吧,你小子也算是有孝心,就收你做了弟子。今晚是为师寿宴,明日再正式拜师吧!”

“谢师傅!”年轻人喜出望外,双手捧着木盒正要退到一旁。

“等等。”赵寅虎叫住他,“这枚玄青还是先放回盒子里吧,一会儿叫他们送给你们师娘瞧瞧,过几天就是你们小师弟百日宴,就当是给他们娘俩礼物吧!”

又有宾客恭维道:“赵爷这是双喜临门呀,可喜可贺,过几日我们再来凑个热闹。”

年轻人喜滋滋上前,恭恭敬敬捧了盒子递上去。赵寅虎又把玩了一番宝珠,爱不释手,虽然舍不得最终还是放进盒子里的绸缎上。他的一只手捏着珠子即将放下时,突发变故,木盒底部陡然射出一枚袖箭,直奔赵寅虎双目之间疾驰而去。

咫尺之间,本避无可避,饶是赵寅虎功力深厚,箭尖堪堪逼近眉间之际,他伸出另一只手及时抓住袖箭。

赵寅虎怒火中烧,正欲站起,他腹中一凉,一柄匕首已经刺入到天枢穴中,直没入柄。

年轻人一击得手,翻身就要跃出,赵寅虎双手张开,珍贵的夜明珠也抛到一旁,不知道滚落到哪里。他抬右脚结结实实踢在年轻人小腹上,年轻人闷哼一声,飞了出去,重重撞在梁柱上,然后摔了下来,嘴里汩出鲜血,染红了前襟。

“你是谁,怎知我的命门所在?”赵寅虎全身真气溃散,已是奄奄一息说话也没有力气。他刀枪不入的横练功夫,唯一弱点就是腹部命门,不知根打底绝对无从知晓,这个秘密就是他枕边的娘子也不曾告知,年轻人又从何晓得。

年轻人提气,自知丹田已然碎裂,一身修为荡然无存。他冷笑一声:“赵贼,你本是这座宅院的管家,当年杀害了我爹娘,霸占我家产业,恨不得将你碎尸万段。我只恨当时逃出去匆忙,年幼无知爹娘又没有时间教我多少功夫,只得出此下策来杀你。”

“你是,古圣超……”赵寅虎指着叫古圣超的年轻人,身子一歪就此毙命,眼睛瞪得老大,想必是心有不甘。

“谁,谁杀了师父?”赵寅虎门下众多弟子提了宝剑冲来,虎视眈眈盯着古圣超。

古圣超视死如归,冷冷道:“是我,我杀了这老贼,我大仇已报,你们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赵寅虎已死,众多弟子没有了主心骨,反倒不知道该怎么办。

“大师兄,大师兄呢?”这时候,有弟子想起大师兄,毕竟平日里也是听从人家的吩咐。

有弟子气喘吁吁跑来,上气不接下气道:“你们快去后院,大师兄,大师兄……”他一口气没有换过来,剧烈咳嗽起来。

“大师兄怎么了?”有弟子轻轻拍打他的后背。

那名弟子缓过来道:“大师兄正在后院翻找师父存放的金银细软,已经砍伤了好几名师兄弟了。”

“这个逆子,反了他了,咱们一起收拾他,替师父清理门户。”那名弟子说完,握住赵寅虎的手悲切道:“师父稍安勿躁,我等这就替你捉拿叛逆,来向师父谢罪。”他气冲冲奔向后院,赵寅虎指头上戴着的的宝石戒指已经不见了踪影,被那名弟子顺手撸掉藏在掌心。

有弟子相中赵寅虎胸前硕大的珍珠项链,正要上前摘下来,却见众多宾客目光都集中过来,他不敢造次,假意帮师傅摆正道:“师傅保重。”他说罢连忙奔向后院,生怕去晚了抢不到值钱的东西。

诸位宾客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面面相觑。

终于,有宾客按捺不住对宝物的渴望,俯下身寻找被赵寅虎扔掉的夜明珠。

“奇怪,刚才好像是掉到了这里?”

“不对,我看到滚那边了。”

一个、两个、三个……

更多的人加入进来寻找,有人率先发现,拿起夜明珠就跃出了大厅。

“等等,那是我的。”有几人追了出去。剩下的自知不敌,争不过对方,便跑向后院,企图分一杯羹。最后几人将赵寅虎推倒,将他身上戴着的珠宝洗劫一空,扬长而去。

整个事件的始作俑者——古圣超,则彻底被人遗忘,孤零零留在当地,陪伴着已经死去的赵寅虎。

片刻后,有脚步声响,那个王浩奔了进来。他看到凌乱现场,见到死去的师父没有一丝悲伤,他问古圣超:“人呢,都哪里去了?”

“都去了后院抢东西,现在去兴许还来得及。”古圣超咳嗽几声。

王浩不敢停留,生怕真的去迟了,急忙飞奔而去。王浩来到后院,除了几个武功低微的师兄弟没有抢到东西,仍在努力翻找,大多数人都已经得到所需,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人去楼空,昔日热闹的宅院从来没有如此萧瑟。

王浩信步上楼来到赵寅虎寝室,一个年轻女子披头散发抱着孩子无助地守望着。她见王浩进来,急忙站起询问:“外面怎么了,人们都像疯了一样,到处抢东西,连我这个师娘身上的金银首饰都被他们摘掉拿走。告诉我,你们师父是不是真的发生了不测?”

“他,被仇人杀了。”王浩点头。

年轻女子瘫坐到床上,她注视着王浩有了主意,“这个老不死的,罪有应得,该死!”

“师娘何出此言?”王浩被盯着心里发毛。

年轻女子突然粲然一笑:“怎么回事,难道你不知道吗?”

王浩后退一步,“什么事?”

“这个孩子,难道你不打算父子相认吗?”年轻女子放下孩子逼近王浩。

王浩愕然:“怎么可能,我们就发生了那么几次,不会这么巧吧。”

年轻女子媚笑道:“赵寅虎前前后后娶了多少房妻妾都没有孩子,问题自然出在他的身上,你我有缘有了这个孩子,理应珍惜,不是吗?”

王浩看了看床上的孩子,迟疑道:“可是师娘,整个宅院值钱的东西都抢劫一空,我拿什么来养活你们母子。”

年轻女子不置可否,期盼道:“那个老不死的已经不在,你应该称呼我什么?”

“师……师……”

王浩犹豫片刻,走向年轻女子轻声道:“娘子。”

“郎君。”年轻女子倚在王浩胸膛,柔声道:“我们母子今后就全仰仗郎君你了。”

王浩搂住年轻女子:“往后日子长着呢,守着这空荡荡的宅院,我们靠什么生活呢?”

年轻女子娇声笑道:“郎君你看。”

她来到梳妆镜前,拧动灯盏,“咯吱”一声,梳妆镜转到一旁,里面现出一个三尺见方的空间,亮晶晶全是金条、银锭以及各式金银细软。

“那个老不死的心思缜密,早就在这里修了这样一个藏宝洞,连我也不曾告诉。也多亏了一次偶然,才发现了这个秘密。有了这些珍宝,足够咱们往后的生活,我再给你生个一男半女……”

年轻女子还沉浸在幸福生活的向往中,脖子上猛然一紧,被王浩双手钳住。

“你,你……”

年轻女子惊恐中,已经说不出话来,更是有出气没有进气。任凭她怎样挣扎也是徒劳,不多时便没有了呼吸,挺直了身子死在王浩怀里。

“哼!”王浩扔掉年轻女子,站起恼怒道:“现在这个宅子是我的,这些金银也是我的,有了这些还怕娶不到娘子,你就安心跟随那个老不死的去吧。”

床上的孩子找不到娘亲,大声啼哭起来,王浩听了心烦,抓起孩子从窗户抛出,扔到楼下摔死。

捧场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