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纵横小说
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狼烟晚明
狼烟晚明
解衣唱大风
历史 类型2022-12-06 首发时间116.0万 字数
与众多书友一起开启品质阅读
版权所有 · 侵权必究
第一部 《围城》 第一章 死士
作者:解衣唱大风本章字数:3684更新时间:2022-12-05 10:57:23

初秋。

  南直隶,庐州府。

  已经被围了十几天,攻城战日趋白热化。城里的人心士气已经由最初的恐惧逐渐转为平静,仿佛喧天的战鼓、兵士们的呐喊、死伤者的惨呼……都是艰难生活的一部分,与生俱来一样,习惯了。

  不过此时城头上,总兵官孙杰的脸上写满了焦灼——他知道,终于还是到了做决定的时刻。

  孙杰并不担心已经登城的那一小队敌兵:他们被压缩在二三丈许的一段,被己方围得很密实,两侧城墙还在自己手里,不会有什么危险。根据昨日的战况判断,贼人登城,今天肯定会发生、而且,在未来的几天里还会持续下去。在这个时代,登墙即破城的情况绝少发生,攻方会通过连续多日的登墙攻击破坏墙垛、杀伤有生力量、更重要,散播恐惧来打击守军和居民的士气。其实孙杰也希望敌人能不断地爬上来——因为他知道自己的实力,有信心在敌人登墙后尽可能多的杀伤其精锐……

  他的不安,来自于城外。

  将将旗与指挥权暂时交给副将沈成钢,孙杰阴着脸带领几名亲卫走下城墙。

  内侧墙根下蹲了几十个汉子。大多数垂头不语,神色木然的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前几天刚刚召集这些家伙时,有些跪地哀求,有些嚎啕大哭,还有人尿了裤子。不过,等了几日,知道无力改变自己的命运,绝望到了尽头,众人也都默默地接受了必将到来的死亡——他们都是营里犯了军法的家伙,放在平时可能也就是挨一顿胖揍,或者穿箭游营的罪过,不过非常时期,便需要付出生命作为代价了。还有几人在亢奋地大声谈笑着,说着粗俗不堪的笑话,他们在用这种方式掩饰着自己的恐惧——这些是志愿者,因为各种原因与孙杰做了一笔交易:代价同样是自己的性命。

  孙杰默默地看了片刻,一挥手,早已准备好的几副担子挑过来。

  看见担子,蹲倚在墙根下的汉子们停了谈笑,纷纷站起,默默的列队。

  第一付担子是两坛酒,后面的是一摞摞粗陶碗和大块的肥肉。

  孙杰要给他们敬酒。

  壮行酒。

  沈副将冲传令兵点点头,后者举起一面三角小旗摇动起来。见状,周围各段城墙负责防守的军官喊着名字,抽调出手下最精锐的弓箭手赶去城门那一段。

  弓手们在垛口后排成密集的纵队,所有人的箭都搭在箭台上,排在前面的人则开始半张弓。弓手纵队的外侧,是几十名弩手的队伍,弩机都已经张了弦。

  城楼上的沈副将用余光瞄一眼弓弩手队伍,探头向城里看了看孙杰,高举的手猛地向下一斩。

  随着一阵急促的梆子声,砰砰砰,连续几声闷响,几只铁矛从床弩上激射而出。一辆盾车被迎面击中,瞬间四分五裂散了架,巨大的惯性让矛头贯穿了车后的人体,斜楞楞的插进土里,把人钉在地上——他是幸运的:透胸而过,没有痛苦的当场死亡。另一只铁矛打得略偏,被撕扯掉一角的盾车翻跳起来,惨呼声陡然响起——那是被崩裂激飞碎片扎中者的哀嚎。生锈的甲片、肮脏的衣布、还有浸了血的泥土,深深嵌入人体。在没有抗生素的年代,他们中的很多人会因为感染,在随后的数天里慢慢地感受死亡。

  紧接着,暴雨般的羽箭从城门上方的每个垛口扑面而来。每一名弓箭手发射完毕立刻闪身退后排到队伍的末尾,身后已经拉满弓的弓手补位,射击,再退后、第三人迈步上前,发射……弩箭的发射慢了些,但命中率和杀伤效果显然更好。

  一个合格的弓箭手,体力极限差不多是20轮左右的满弓射击,期间还要注意控制节奏。这种完全不吝惜体力的急速射极为罕见:最多也就是十轮,胳膊就会酸麻得拉不开弓——这是孤注一掷的打法。

  瞬间,敌人的后续部队一下子暴露在突然倾泻而下的密集火力中!仓惶失措的甲兵一边用圆盾护住要害一边张望着寻找掩护,进攻势头戛然而止……

  孙杰一扬首,将陶碗中的劣质水酒灌进喉咙,把手中的空碗向兄弟们一比。敢死队员们同样一饮而尽,然后纷纷将手中空碗摔在地上。粉碎声夹杂着嘈杂的喊声:

  大帅,放我们杀贼去吧!

  大帅,来生见!

  大帅,二十年后再见!

  孙杰铁青着脸点点头,随即抬头望向城楼。

  一个亲兵一手捂着头盔,迅速探头向城外扫视一圈,回身拼命招手,守候在内侧的旗手挥舞起三角军令旗,摇得很猛,仿佛使尽了浑身力量。孙杰冲城门的守军一颔首,转回身躬身抱拳:“每年的今日孙某会为各位兄弟奉上一注香烟,有孙某在,断不会绝了兄弟们的酒食。兄弟们,咱们来生再见!”

  沉重的门闩被取下,城门缓缓的打开一条缝隙,敢死队员们呐喊着冲了出去!

  后面的几个人没带武器,抱着大大的油罐。

  所有人赤膊。

  他们知道:至死,身后的城门将再也不会为他们而开——那一碗火辣辣的劣酒、一方盐水煮的肥肉,就是一条生命的价格。

  他们不需要防护。

  他们只需要杀敌,破坏敌人的撞车。

  然后,赴死。

  ……

  城门外的喊杀声、惨呼声渐渐沉寂下来。

  随着燃烧的毕剥声,空气中弥漫着焦臭的味道。

  抬眼看了看空中的几股浓烟,不用等城头的旗帜传递消息了。孙杰知道,敌人的撞车,盾车,连同甲士已经不再是威胁。

  城门保住了。

  至少未来几天都安全了:敌人再打造出一批攻城器械需要不短的时间。

  代价,就是那几十条鲜活的生命。

  孙杰将手中紧紧攥住的几页纸递给亲卫队长史二雷,纸上是密密麻麻的人名,这是用生命护住城门的那些人在这个世界留下的最后一点痕迹。

  敢死队员们有的跟进攻的贼人有血仇、有的为了报恩、有的是为了让亲人领到孙大帅的恩恤——朝廷太远,也太模糊,他们只知道孙大帅不会亏了自己,这就够了、或者,被胁迫的,更多。

  孙杰识字不多,师爷记下了所有人的名字。

  史二雷肃然接过名单,用油纸包好,郑重地纳入怀中,跟随长官再次踏上城门楼的甬道。

  战后,如果还活着,他会找匠人将每一个名字刻成神主牌供在营里,跟其他先走一步的兄弟们的牌位放在一起。嗯,都是一起流血的袍泽,在那边,也会彼此照应的。往后,每年的今天师爷都会提醒孙杰,带着他们点燃三柱香再烧些纸钱。

  这就是武人的命吧。

  城门外里许的土垒上,攻方的统帅关盛云默默的看着远处燃烧的车骸。

  今天的节奏掌握得不好:南门的佯攻发动得太早,守军顶住了攻击后,还有余力支援西门。不过关盛云心里也知道,即使时机把握得毫厘不差,结果也差不多:守方有城门楼的视野优势,带没带攻城车、投石机摆了几具,主攻佯攻不难判断,没办法。

  城墙是守方的另一大优势。没有近战被溅过一身血的辅兵,在野战中没什么作用,但守城时无论射箭操炮还是投石,有了城垛的掩护,远距离交战,几乎完全可以当战兵用。

  关盛云看着远处的火焰和黑烟,心头在滴血。

  这一批冲上去的,都是敢战的精锐。

  不止一个千总三个把总,他甚至可以叫出其中二三十个老兵的名字或绰号!出发时,他亲耳听到几个猫在盾车后面的家伙念叨,进城后一定要给家里的婆娘抢几块好布做衣裳,如果能弄到几件首饰就再好不过了、那个没成家的傻栓子一个劲地发誓要抢个媳妇,自己当时还笑骂了几句……

  转眼间,全没了。

  抬头看看偏西的太阳:“收兵吧”。

  明日再战。

  攻击部队陆续收到了传令兵的旗语命令——其实,就算没有命令,大家也知道差不多该撤了。这个时代的人们当然不懂得因为缺乏动物蛋白摄入,人体A族维生素不足会导致夜盲,但将领们都知道,大多数士兵晚上啥也看不见。夜战是鱼死网破的打法:几乎都是半瞎子,混战起来,你被身边自己战友砍了的机会,甚至会比被敌人砍的机会更大一点。

  前线的军官们听到清脆的鸣金声,开始有条不紊的组织撤退。

  投石车调整了方向角度,开始向两侧城墙投掷,石弹包裹着厚厚的稻草,稻草浸透了油脂。准头依旧奇差无比,但总有一些会碰巧砸在墙垛或落在步道上,飞溅开来的火焰会阻滞一会儿增援的敌军。

  盾兵斜举大盾紧靠城墙根儿,为弓弩手提供防护。庐州城没有马面,城墙根儿比较安全:除非探身投掷,不会有太大的危险。步弓手搭上箭后,会随时三三两两的跳出去,对着城头迅速射击,然后再蹿回盾棚下面。弩手则沉稳得多,他们分散着躲在自认为安全的地方,高举弩机巡视着,只有看准目标才会发射,然后躲进盾棚,一屁股坐在地上,用脚蹬着,给弩机上弦。射速上弩机完全不是步弓的对手:一个熟练的弩手完成射击准备的时间,足够一个刚入行的弓手完成三次击发——但效果不可同日而语。普通步弓羽箭很难破甲,连棉甲都不易穿破,身着重甲的士兵身上插七八只箭除了碍事没啥大不了,充其量也就是皮破见点红、而即使是正三品以上武官披挂的山文铠,在弩箭面前也不堪一击!

  已经攻上城头的甲士们迅速聚拢成半圆阵,交替掩护着,先把受伤的同袍从城墙上吊下去。每一架云梯的两旁都靠上来几部短梯,枪兵们把两丈长的拒马长枪搭在城垛上借力,四处乱扎,为城头的兄弟们尽量戳出一些空间。精疲力尽的守兵也没有过分紧逼:毕竟,谁也不想死在胜负已分的今天。

  断后的甲士叫梁老四,是关盛云帐下的一员虎将。梁老四先用圆盾砸中一条靠近的人腿,随后将钢刀大大的抡了个半圆,略略逼退敌兵,大喝一声“中”,劈手向正前方的敌人掷去,扭身跨过城垛翻身跳上云梯。

  盾兵迅速分做几队:有的用盾牌相叠结成龟阵,将伤员和无甲弓手护在中间,已经张了弦的几个弩手紧贴在盾兵旁,从盾牌间隙里向城墙上的敌人进行干扰射击、另几组大盾结成盾墙,掩护战兵们抬着云梯小跑撤离。

  对床弩来说,盾阵也是比较容易击中的目标。但撤退中的甲士们不会为此担心——他们知道,宝贵铁矛的首要目标是盾车——那些蒙着牛皮和湿棉被的木头架子,远比自己的生命更有价值。

  关盛云的投石车再次调整了方向,向正前方城墙投掷,为撤退的兄弟们提供最后的掩护。

PS: 时代背景是明朝中晚期。   冷兵器为主,后期才会出现一些火器,但只是配角。   文中的“官军”和“逆贼”只是一种说法,都无法脱离时代背景,无所谓正邪黑白:“官军”抢劫起来可能比“匪”更狠,“逆贼”们有时也有些怜悯。但双方普遍漠视生命——那个时代人皆如此。同理,“官军”也未必代表“反动统治阶级”,“流寇”也不会是什么代表正义的“农民起义军”。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生存,而不是为了某种理论去添加注脚——否则,前一晚的朱元璋还代表广大被压迫阶级,睡一觉起来称了帝便蜕化成“封建地主阶级”头子……太扯了,累不累啊?   开篇第一章的第一部分,向灰熊猫致敬——《窃明》和《伐清》在我最喜欢的中国小说里都在前十(《虎狼》则有些过于宣泄个人理想了)。

捧场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