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嫁给山野糙汉后我旺夫旺崽旺全朝
嫁给山野糙汉后我旺夫旺崽旺全朝
苏默白
古代言情 类型2022-12-29 首发时间127.6万 字数
与众多书友一起开启品质阅读
「少侠」书友19613888 「弟子」书友60385186
版权所有 · 侵权必究
第一章 美艳寡妇
作者:苏默白本章字数:3419更新时间:2022-12-29 15:42:03

“你撞墙也没有用!今日你哪怕是死了,老子也要上了你的!”

一道猥琐的嗓音突然响在耳边,紧接着一只油腻粗糙的手就摸到了她的领口。

沈盈冷不丁地吓了一跳,猛地睁开了双眸,就对上了一张狰狞又恶心的黝黑脸庞,正色迷迷地压着自己。

“哎哟?不装死了?那黄元洲都死了好几年,你还真的要为他守身如玉呢!听说他连洞房都还没有进,你还是个雏呢,你从了老子,老子娶了你,总好过你这样守一辈子活寡是不是?”

身上的人流里流气地说道,动作粗暴地想要撕扯开沈盈的衣衫——

不,应该是沈盈娘。

因为她穿越了,成了一个古代的一个美艳小寡妇,夫君早死,婆婆亡故,全家就剩她一个水灵灵的绝色美人,无数豺狼虎豹垂涎觊觎,都想把她吞吃入腹。

这不,村里头的流氓黄大彪趁着天色昏暗,这就从窗口摸了进来,捂住了她的嘴巴,就要对她霸王硬上弓。

沈盈娘也是被这地狱开局吓得懵了一下,随即猛地张开嘴,狠狠咬住了黄大彪的手,她几乎是用尽了全力,恨不得将黄大彪的手给撕扯下一块肉来。

黄大彪想不到娇娇弱弱得如同一朵娇花般的沈盈娘反应竟然如此激烈,痛得顿时脸色扭曲,却又不敢大喊出声。

趁着黄大彪吃痛抽开了手,沈盈娘猛地扯开嗓子大喊道:“救命!救命啊!”

听沈盈娘大声呼救,黄大彪顿时有点急了,猛地用另一只手狠狠地对着沈盈娘的脸狠狠地扇了一个耳光,臭骂道:“贱人!你喊什么!是不是想要将全村的人都叫来,让他们看看你偷汉子的样子?”

沈盈娘咬了咬牙,想要屈膝狠狠朝着黄大彪来一记,然而,男女之间的力量实在太过悬殊了,哪怕她用尽力气也无法动弹分毫,反而在挣扎中,将自己本来就扯开些许的衣衫弄得更加凌乱不堪了。

黄大彪见状,忍不住得意道:“别痴心妄想了,就算你叫破了喉咙,都没有人来救你的,你就乖乖从了我吧——”

说着,黄大彪就翘起了一张令人恶心的香肠嘴凑了过来,要亲吻沈盈娘。

沈盈娘的身子被掣肘得动弹不得,有一瞬间真的绝望了。

她在现代可是个人形锦鲤,不管何时都有恰倒好处的好运,为什么穿到古代,她这个特质就不灵了?

难道真要被这恶心的狗男人玷污吗?

就在黄大彪凑近沈盈娘的瞬间,身后忽然传来了一阵破窗而入的脚步声。

不等黄大彪回过头去,来人便狠狠一脚踹在了他的身上,将他狠狠踢开,冷声斥责道:“黄大彪!你这个恶棍!你欺负一个小寡妇!你简直不是人!再不滚,我将你打死!”

黄大彪瞄了一眼来人,虽然心里头满满的不甘,却不敢招惹他,急忙捂住被踹得几乎断掉的腰,仓惶狼狈地逃走了。

来人身形挺拔,高大俊朗,粗布长衫下包裹着板正结实的身材,透过隐约的轮廓都可以窥视到其中阳刚的爆发力,他开口的声音沉着有力,中气十足,一双锐利而深邃的眸子更是隐隐带着摄人的杀气,衬得他整个人越发的威严,让人生出满满的安全感来。

按照原主的记忆,眼前这人叫岳凌钧,是村里头最有本事的猎户,前几年才从外地搬来的,长得高大俊美,而且打猎还是一把好手,日子过得不错,因为他带着两个孩子,所以至今没有成婚。

岳凌钧见黄大彪走了,这才上前一步,要扶起跌在地上的沈盈娘。

然而,他的目光扫过去后,却又有些仓惶无措地别开了。

因为刚才那一番折腾,沈盈娘的衣裙被撕扯开了领口,露出了一大片白如凝脂的肌肤,在摇晃的烛火之下白得晃眼。

岳凌钧迅速转过身,沉声道“沈娘子,你没事吧?我给你将窗子钉一钉吧。”

沈盈娘将岳凌钧的反应看在眼内,急忙也站了起来,拢好了自己的衣衫,回道:“谢谢岳大哥。”

这窗子被黄大彪撬松了,他就是从这里钻进来的,刚才岳凌钧为了救人也是破窗而入,所以这木头窗子已经稀烂了。

岳凌钧捡起了地上的木框,又捡了些木头回来,拿着锤子敲敲打打的,将窗子结结实实地钉了回去。

他为了干活方便,将外袍脱掉了,一下一下地将窗子重新钉好。

沈盈娘看着岳凌钧高大挺拔的背影,他脱掉外袍下,里头只穿了一件白色的褂子,露出了古铜色的粗壮手臂,看着他满身结实精壮的肌肉,沈盈娘的脸忍不住红了红,浮起了一抹绯色的滚烫来。

她刚才已经在脑子里头将原主的记忆梳理清楚了。

她一个寡妇,又长得娇弱貌美,村子里头觊觎她的地痞流氓不在少数,以往是碍着她那个恶婆婆不敢动手,如今婆婆也死了,整个屋子就只得她一个人,总归是不安全的。

她若是要在此处安身立命,找个男人投靠,是目前最好的安排。

沈盈娘觉得,眼前这个岳凌钧简直就是为她量身打造的好人选。

一来长得好,身材好,而且还是个有本事的。

二来,他还有一双现成的儿女,嫁过去起码不用这么着急生孩子,毕竟古代这个医疗条件,而且又不是什么有钱人家,生孩子可是个高危活儿。

而且,岳凌钧带着一双孩子,也算是个二婚的,更容易接受她这个寡妇的身份。

沈盈娘心中微动,急忙给岳凌钧倒了一碗温水,娇娇怯怯地看着他,柔声道:“岳大哥,辛苦你了,你喝口水吧。”

岳凌钧收好了手中的锤子,这才转过身去。

他转过头去,见沈盈娘已经将自己的衣衫整理好了,但是她目光盈盈地看着自己,一双极为好看的杏眸湿漉漉的,就像是含情脉脉一般,而且她的嗓音绵软,软糯糯的,甜滋滋,让人听了都忍不住口干舌燥起来。

岳凌钧硬朗英俊的脸上虽然不动神色,不过突出的喉结却是忍不住微微动了动。

他接过沈盈娘递过来的水碗,一仰头,咕噜咕噜两下,将一碗水都喝光了。

“沈娘子,这窗户是钉好了,我先回了,你自己小心些,晚上睡觉警觉些就是了。”岳凌钧将手中的碗搁在桌面上,沉声交待道。

沈盈娘想到那恶心的黄大彪,还有他离开时候的阴狠眼神,再看了看这个家徒四壁摇摇欲坠的方子,忍不住打了个颤,目光有些惶恐又不安地看着岳凌钧的挺拔俊朗的背影。

这可不是法治社会,而且原主所在的石头村这么荒僻,那黄大彪又是里正的孙子,他真要铁了心糟蹋自己,说不定还要倒打一耙污蔑自己耐不住寂寞偷汉子,到时候,她的下场不是浸猪笼就是被逼嫁给黄大彪那样的恶人。

沈盈娘心里越想越慌,惊慌不安中,下了一个大胆的决定。

因为岳凌钧刚才是从窗子跳进来的,这会儿将窗子钉成了死的,连从里头都打不开了,只能去拉开门闩,从门口出去。

然而,就在他的手搭上门闩的时候,背后忽然环过了一双柔软柔荑。

是沈盈娘从背后抱住了岳凌钧精壮的腰身。

岳凌钧顿时整个人一僵,深邃的双眸更是如同一团晕不开的浓墨一眼,深不见底。

“沈娘子,你这是做什么?”闻到属于女儿家独有的馨香,岳凌钧开口的嗓音都忍不住有些微微发颤了。

沈盈娘此时已经羞得面色绯红,粉面滚烫了。

不过自己现在这个处境,也轮不到她矜持了。

沈盈娘挤出了几滴眼泪,她本来就长得好,如今眼泪挂在睫毛上,更是露出了一副楚楚动人,梨花带雨的娇俏模样。

“岳大哥,你,你要媳妇不要?”

“我长得不错,性子也好,做饭也好吃,不仅可以操持家务,还能帮你照顾孩子——”

“要不你带我走吧,我一个人留在黄家,实在是没有活路了——”

岳凌钧万万没有想到沈盈娘竟然生出了要嫁给自己的想法。

他俊朗的眉头紧紧蹙起,锁成了川字。

岳凌钧当即掰开了沈盈娘的双手,转过身来,面色冷硬地看着她:“沈娘子,此举不妥,我带着两个孩子,实在不是你的良配,你还这么年轻,日后还有好姻缘等着你的。”

沈盈娘本以为自己厚着脸皮,主动上前勾引他,他一个带着孩子素了这么多年的大男人,怎么说也要半推半就地从了自己的。

谁想到,人家竟然一本正经地拒绝了。

沈盈娘这会儿是又羞又囧,本来有些表演成分的眼泪这会儿也因为羞愤而弄假成真了。

见沈盈娘眼泪汹涌,双眸可怜地看着自己,岳凌钧的心里头像是被什么烫了一下般。

不过想到自己的情况,岳凌钧还是狠了狠心,道:“沈娘子,我知道你刚才经了这么一遭,心里头害怕,我这里有两个捕兽夹,你关上门,我给你在门口装一个,窗口装一个,就不怕了,明天一早我打猎的时候再帮你起走。”

说着,岳凌钧毫不留情地转身出了门,还帮沈盈娘将门关上了。

沈盈娘愣了好一会,透过窗口,可以看见他蹲了下来,在窗口外埋着捕兽夹。

虽然岳凌钧已经不再看她,但是她仍然觉得自己的脸上火辣辣的,羞愤无比。

沈盈娘坐在了凳子上,双手紧紧捂住了滚烫的脸。

她没有看错,这岳凌钧不是是个正人君子,而且还是个值得托付的好男人呢。

他只是担心自己带着两个孩子会连累她,所以才拒绝了自己。

这么说来,自己还是有机会的。

沈盈娘被岳凌钧拒绝了,并没有放弃,反而更加坚定了自己心里头的想法。

她就要嫁给岳凌钧,明日就上他家去!

他不答应自己,自己就从他的两个孩子身上下手!总能让他点头的!

嫁给岳凌钧,可比嫁给黄大彪那样的恶霸好上千倍百倍啊!起码人家长得帅,身材还好!

沈盈娘心里头打定了主意,又因为岳凌钧在外头埋了两只捕兽夹,所以忐忑不安的心里也安定了不少,这才缓缓睡下了。

捧场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