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纵横小说
首页 都市 现实题材 春喜园艺店
第三章 酢浆草
作者:种草的涛涛本章字数:2388更新时间:2023-03-08 11:32:15

自从出来以后,冯春喜只交到了柠檬一个猫朋友,就没和什么人交过朋友。小时候的玩伴大多都已经去外面打拼,原来胡同里的邻居也因旧城改造搬的差不多了。冯春喜和过去唯一的联系,就是这家春喜园艺店。直到一个人的出现,让童年的记忆变得更加清晰。

那天,冯春喜趁着下午不忙,给大型绿植修剪枝叶。一个头上染着黄毛,身深蓝色牛仔裤和黑色皮衣的女孩走进店里。冯春喜随口说了声“欢迎光临”,手中的剪刀并没有停下。

“老板,有酢浆草吗?”黄毛女孩问冯春喜。

“那边有一盆,这两天刚进来的。”冯春喜指了指靠近窗台位置的一盆紫叶酢浆草。

紫叶酢浆草是近几年很流行的小盆栽,养护难度低,与普通的酢浆草不同的是,它的叶形更美、叶片更大而且呈鲜艳的紫红色,犹如展翅欲飞的蝴蝶一般,所以人们更喜欢称它为“紫蝴蝶”。春夏秋三季皆可开花,粉色的小花瓣同样小巧可爱。

“不是这个,我要能吃的那种!”说着,黄毛女孩径直走到一盆仙人球跟前,拔掉盆里的一棵绿叶直接放进嘴里,好像吃薯片一样嚼起来。她吃的是一种开黄色小花的酢浆草。小时候家里有养仙人掌之类的盆栽,应该都见过。那种酢浆草总是会自己从花盆里长出来,并且繁殖很快。它的味道酸酸的,经常会被小孩子们当零食一样吃掉。

冯春喜被黄毛女孩的举动惊到,站起身来看她,这才发现眼前的人有点面熟。

“春喜哥,不认识我啦?”黄毛女孩冲冯春喜顽皮的一笑。

“白雪?”冯春喜不敢相信,眼前的黄毛是冯春喜小时候的邻居白雪。

“是我啦,什么时候出来的,也不打个招呼?”说着,白雪又揪下一根酢浆草放进嘴里。

“半年吧,我以为你们都搬走了。”冯春喜解释道。白雪小时候整天跟在冯春喜屁股后,如今她也已经长这么大了,冯春喜竟一时不知该如何面对,多少有些尴尬。

“我先回家看看,晚上带些吃的过来,咱俩喝点。”说完,白雪摆摆手走了。

小时候,白雪长相文静,成绩优异,唱歌很好听,简直就是大人们口中别人家的孩子。她那时候也很喜欢花,每天放学都跑冯春喜家来写作业,缠着冯春喜带她玩。有一次白雪看见电视里面关于四叶草的故事,以为酢浆草就是四叶草,于是就一起到冯春喜家的花盆里找,边找边吃,发誓一定要找到四叶的酢浆草,因为他们都想对着四叶草许愿。白雪的愿望,是长大以后能当歌唱家。而冯春喜的愿望,是希望妈妈能回家。

晚上,白雪果然买了一份烤串来到店里,冯春喜去附近的便利店搬来一箱啤酒。两个人就在冯春喜的工作台上喝了起来。白雪的酒量很好,抬手就是一杯,期间,还不停的抽烟。冯春喜出事以前很叛逆,为了耍酷肯定要抽烟,到里边没的抽,自然戒了,现在也不再抽。

白雪问冯春喜在里面的日子怎么样,冯春喜不想多提,只简单的说在里面干活比上学苦。冯春喜问白雪现在在做什么,还唱歌吗?

三瓶啤酒下肚,冯春喜已基本了解清楚。初二那年,也就是冯春喜刚出事一年多以后,白雪的爸妈也离婚了。开始两个人都争抢着要白雪的抚养权,后来两个人都各自组建了新的家庭,白雪就成了多余的,只好搬到郊区跟奶奶过。高中以后,开始跟校外的人混在一起,不仅抽烟、打架,还怀了孕,后来就退学了。

现在的白雪,在市里一家酒吧驻唱。,平时跟朋友租住在酒吧附近的公寓,偶尔回家里的安置房住几天。虽然没能读音乐学院,可白雪现在的身份也算是歌手,她自己还挺满足的。

“啪啪啪。”冯春喜跟白雪喝的正高兴,突然有人敲卷帘门,吓了他俩一跳。

“他妈的谁呀,看不到已经关门了吗?”冯春喜不知道白雪是因为喝多了爆出粗口,还是她平时也这样,冯春喜只知道小时候的她是不会说脏话的。

“你喝着,我去看看。”冯春喜拉了一下白雪的胳膊,用遥控器按下卷帘门。门刚打开一个缝隙,一团黄呼呼的身影钻了进来。原来是肉味把这个馋猫招来了。

“柠檬,你怎么来了?”冯春喜刚想跟大橘打招呼,白雪却先开口道。

“你认识这猫?”

“这是我们小区的猫,叫柠檬,怎么跑你这来了?”

“最近一两个月,它经常来我店里,还以为是只流浪猫,原来它叫柠檬啊。”冯春喜解释道。

柠檬似乎听懂了人们在聊关于它的事,喵喵两声以示回应。冯春喜撸下一串肥瘦想要喂它,却被白雪制止了。

“不可以喂它这个,人类的调味料会弄伤它的肾脏。”说着,白雪把一块鸡头用水冲洗干净,放到碗里递给柠檬。那是冯春喜平时煮面用的碗。

柠檬享用着碗里的美味,同时还歪着脖子接受白雪为它挠痒,嘴巴里传出一阵呼噜声。冯春喜不明白它是怎么做到一边吃饭一边打呼噜的,但是冯春喜看的出,它和白雪的关系比跟冯春喜更好。

“你要不要收养它?”白雪蹲在地上给柠檬挠痒,头也没回。

“什么?”冯春喜不明白白雪的意思,这不是她们小区的猫吗?那就应该是有主人的。

“它的小主人病了,家里人顾不上照顾柠檬了吧,不然它也不会跑到你这里来找吃的,你这里能吃的东西,不会比垃圾桶好多少。”

“什么病,很严重吗?”对不认识的人冯春喜当然谈不上关心,只是习惯性的问道。

“我们一个小区的小男孩,荡秋千的时候见过几次。听说是脑子里长了东西,挺严重的。”白雪站起身,回到座位上。

冯春喜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哦”了一声,把杯子里的啤酒一口喝光。

“明天我送些猫粮过来,如果柠檬来,你就多喂喂它。”见冯春喜没表态,白雪继续说道。

“它来我自然会喂它的,需要喂猫粮的话,我明天去进货的时候顺便买回来就好。”

虽然冯春喜很喜欢猫,但是并不知道该如何照看好一只猫,自己每天吃饭都很敷衍,所以真的要养它冯春喜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柠檬偶尔来做客,冯春喜向招待朋友一样招待它,或许才是他们之间最好的关系。

“真是的,这猫也不是我的,怎么就代替主人要送你了呢?不管它了,喝酒。”白雪一扫脸上的忧郁,恢复到小太妹一样的潇洒表情,和冯春喜碰了一下杯,大口喝了起来。

柠檬吃饱喝足,这次并没有跟冯春喜抢藤椅,而是自行跑到花架一层的一处空隙趴着休息。冯春喜看着懂事的柠檬,恍惚觉得它就像冯春喜的一个老朋友。是啊,冯春喜在这世上又有几个朋友呢?

“如果它的主人同意,就让我来收养柠檬吧!”冯春喜说。

捧场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