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风云武周
风云武周
飘云千里
武侠 类型2023-03-04 首发时间291.8万 字数
与众多书友一起开启品质阅读
版权所有 · 侵权必究
第1章 白衣姑娘
作者:飘云千里本章字数:4255更新时间:2023-03-04 13:47:47

圣历元年二月初二清晨,晴空万里,阳光明媚。荆州城北四十里的八岭山,百花齐放,春意盎然,山道上却传来打斗呼喊声。

四五十个黑衣蒙面人正挥舞刀枪奋力围攻一辆马车,十几个身着灰衣的彪形大汉手持利刃守护在马车四周。

灰衣大汉们武功高强,又拼死相搏,虽然没有立时崩溃,却只能勉强抵挡。可黑衣人群毕竟人多势众,他们身手又很矫健,也是有进无退,不顾生死。

没过多久,数个灰衣大汉就倒在了地上,生死不知。黑衣人乘机紧逼,一步步靠近了马车。正在此时,马车前面,一个身材苗条的白衣蒙面姑娘手执宝剑,从空中飞来,直奔车厢。

马车的车夫看见,急忙飞身拦截。两人在空中相逢,只听得一声惨叫,车夫瞬间跌落下来。白衣姑娘一个翻身落在了车厢顶上,接着挥剑朝车顶砍去。

危急时刻,从后面飞来一块石头,“叮当”一声,击中了宝剑。石头虽小,劲道却大,宝剑顿时被击偏。白衣姑娘虎口一麻,宝剑险些脱手。

紧接着一个青衣人从空中飞近车厢,挥掌朝白衣姑娘击去。白衣姑娘顿觉一股强劲的掌风迎面扑来,她来不及细想,急忙举掌相迎。

只听“啪”的一声,两掌相击,白衣姑娘被震得倒飞而去。那姑娘内力虽不及对手,武功却不错,反应也很敏捷。她顺势向后翻腾,接着安然落地。

白衣姑娘急忙朝马车看去,青衣人已稳稳地站在了车厢顶上。青衣人是一个二十多的男子,相貌平平,手持一把约两尺长的折扇。

经过刚才对掌,白衣姑娘知道对方武功远在自己之上。不过他似乎只是意在阻止自己,并没使出全力。她不敢大意,正要开口询问,却见两个绿衣姑娘飞身而来,落在了马车两侧。

两位绿衣姑娘一使玉箫,一使玉笛,瞬间把逼近马车的几个黑衣人打退,却没有趁势追击。看得出来,她们武功远胜过这些黑衣人,已是手下留情。

白衣姑娘看到这三人手中的兵器,想起了一事,便大声喝道:“众兄弟,暂且退下!”黑衣人一听,急忙退后数步,紧盯着马车,没有继续攻击。白衣姑娘同时对身边一个黑衣人耳语几句,那人匆匆而去。

青衣男子见状,当即从车顶飞身而下,落在白衣姑娘面前丈许处。他朝白衣姑娘拱手行了一礼,说道:“这位姑娘,刚才情非得已,被迫出手。如有冒犯之处,还请见谅!”

白衣姑娘哼了一声,拱了拱手,冷冷地说道:“潇湘三侠侠名远播,本姑娘早有耳闻。没想到今日一见,却是不分青红皂白之徒!”

这时剩余的灰衣人已护在了马车周围,也不顾及死伤倒地的同伴。两个绿衣姑娘则飞身来到青衣男子的身边,左右站立。

听了白衣姑娘的话,没等青衣男子开口,手握玉箫的姑娘抢先喝道:“一个蒙面抢劫的强盗有什么资格评判我们!你再敢胡说八道,本姑娘绝不留情!”说完,右手一挥,举起玉箫,指向了白衣姑娘。

白衣姑娘还没说话,她身边一个黑衣蒙面姑娘大怒,上前一步,宝剑一举,娇叱道:“哪里的野丫头,竟敢辱骂我家小姐!赶快赔罪,否则我不会放过你!”

青衣男子急忙拦阻,说道:“美景,人家不愿露面,自有他们的理由。你放下玉箫,向姑娘赔礼!”美景嘟嘟嘴,虽然很不情愿,却还是放下了玉箫,朝白衣姑娘拱了拱手。

白衣姑娘也对黑衣姑娘喝道:“彩虹,不得无礼,给我退下!”彩虹撇撇嘴,依言退了回去。

另一个绿衣姑娘接着说道:“这位姑娘既然知道我们师兄妹,想必也是江湖中人。请问如何称呼?为什么要蒙面打劫?”

白衣姑娘沉吟了一下,说道:“我等只是无名之辈,说了你们也不知道。今日我们是前来报血海深仇的,不是拦路抢劫,还请三位不要插手!”

青衣男子却微微一笑,朝使玉笛的姑娘说道:“良辰,今日怎么这么眼拙,竟然没看出这位姑娘是岭南仙霞派的高手?”

良辰疑惑地说道:“大师兄,据我所知,仙霞派很少收姑娘为徒。你是不是看错了?”

青衣男子转而对白衣姑娘说道:“姑娘刚才从车顶下来的身法,应该是仙霞派的绝技流星赶月。在下林飞云,请教姑娘芳名?与马车里的人有什么冤仇?在下不才,想替你们化解开来!”

白衣姑娘看了林飞云一眼,迟疑不决。她知道林飞云三人是湘江一带近两年名声大震的游侠,他们所做的也都是行侠仗义、除暴安良的事,深得江湖同道称颂。按理来说,她应该相信林飞云的诚意,把事情原委合盘托出。可她所做的事却干系实在重大,因此非常犹豫。

彩虹见状,恶狠狠地说道:“车里的人害死了我家小姐的亲人,不杀了她,我们决不罢休。林少侠,既然你们是侠义中人,就不要多管闲事,趁早离开为好。”

林飞云沉声说道:“冤家宜解不宜结,想必其中有什么误会。在下还是想知道原委,请姑娘详细说明。”

良辰也说道:“我们出道以来,遇到冤仇之事,就要管到底。如果不搞清是非对错,我们岂不是成了不分青红皂白之徒?”良辰明显是拿刚才白衣姑娘的话来堵她的嘴。

白衣姑娘一愣,想到自己刚说的话,便知道良辰的用意。看来今日不说实话,这三人不会就这样离开。白衣姑娘早听说潇湘三侠武功高强,尤其是林飞云,还没有遇到过敌手。如果他们三人插手,自己这边虽然人多,肯定也不是对手。

白衣姑娘实在不想错过这样好的报仇良机,银牙一咬,对林飞云说道:“林少侠,在下姓萧。四十多年前,我姑姑被车内的毒妇残忍杀害,整个家族遭殃,因此非要她偿命不可。”

美景却心存疑虑,说道:“萧姑娘,听你的声音,你不过二十岁左右。四十年前的事情,怎知道谁对谁错?你又拿不出证据!”

林飞云细想这萧姑娘也是听她父母讲述的往年恩怨,而此事又涉及萧家至亲,萧家难免会把责任推给车内之人。因此他对萧姑娘的话不以为然,默认了美景的说法。

萧姑娘见飞云没有表态,知道他不相信自己,便说道:“看来林少侠也不相信我的话。这事简单,你把车里的人叫出来,和我当面对质!到时候你还认为是我不对,本姑娘即刻走人,你看如何?”

萧姑娘的要求合情合理,林飞云无法拒绝。他扭过头来,看了看后面的马车。尽管外面杀得天翻地覆,马车内却无任何动静。此时剩下的十个灰衣大汉守在马车周围,警惕地看着不远处的黑衣人,却无人出声。

飞云思虑片刻,转头说道:“萧姑娘言之有理,在下这就请去车内之人出来,分清是非对错!”他带着良辰、美景转身就走。

飞云三人来到马车附近,正要上前,却被一个灰衣大汉迎面拦住去路。灰衣大汉拱了拱手,神情极为严肃,冷冷地说道:“刚才承蒙阁下援手,我等感激不尽。不过请不要再靠近马车,有什么事请先告诉在下,由在下向敝主人请示!”

美景心中不爽,厉声喝道:“真是不知好歹的东西!刚才如果不是我师兄出手,你主人早已一命呜呼了。赶快让开,否则本姑娘就代你家主人教训教训你!”

灰衣大汉却不理睬美景,只是默然地站在飞云面前一动不动。美景勃然大怒,当即一掌拍去。飞云对灰衣大汉的言行也不满,就没有阻止美景。

那大汉见美景不过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年轻秀丽的姑娘,并没把她放在眼里,当即挥掌相迎。只听“啪”的一声,双掌相击。那壮汉却站立不,连连退了好几步。如果不是另一个灰衣大汉扶住他,他必然会跌倒在地。其他灰衣大汉见美景却纹丝不动,不由大惊失色。

美景扫了灰衣大汉们一眼,轻蔑地冷笑了一声,大步向前。又有两个灰衣大汉怒吼一声,就要冲上前来拦阻。

正在此时,车内传来了一声娇喝:“诸位退下,不可鲁莽!”紧接着车帘掀动,从车厢里出来一个女子。那两个灰衣大汉听到,急忙退了下去。

这女子年约三十,非常美艳,身材极好,气质优佳,穿着极为华丽。飞云看她神态,心想必是富贵人家的女眷,就咳嗽了一声,示意美景不可造次。美景听到,即停下了脚步,回到飞云身边。

那女子下了马车,来到飞云三人面前,打量了一下,施了一礼,微笑道:“承蒙三位援手,我等必将厚报。你们有什么话要说?”

飞云见她不过三十来岁,显然不是萧姑娘说的仇家,便转身大喊道:“萧姑娘,看来你找错了人!”萧姑娘却大声答道:“不会。我过去问她几句话,你就会明白。可以吗?”

萧姑娘没有直接过来,明显是不愿节外生枝,以免得罪飞云,才先征询飞云意见。飞云心想在自己面前,谅她也不能耍什么花样,便点头应承。

萧姑娘带着彩虹来到飞云身边,仔细看了看那女子,对飞云说道:“林少侠,我要找的人不是她,而是她主子。我们要说的事,估计她也不知道,还是把她主子叫出来吧!”

那女子却说道:“未必,两位有什么事想知道,请尽管明言就是。”飞云一愣,不由看了萧姑娘一眼。

萧姑娘冷哼一声,说道:“你不过是一个婢女,怎会清楚你主子四十多年前的事情?”萧姑娘虽然语含讥讽和蔑视,那女子却也没恼怒,只是迟疑片刻,便神色自若地说道:“虽然四十多年前我还没出生,但关于我家主人的事,我还是知道一二。你们的问题,如我不能回答,自会去请示。”

飞云看出马车主人不会轻易出来,就说道:“既然如此,萧姑娘先问她好了。”萧姑娘见飞云已经发话,只好同意,便问道:“四十年前,皇宫的萧淑妃因为什么而死?又是如何死的?谁是害死她的人?这些你可知道?”

那女子一听,大惊失色,半晌无语。飞云也大为吃惊,没想到萧姑娘竟然问的是皇宫妃嫔之事。不过飞云马上想到萧姑娘和这萧淑妃都姓萧,必有渊源,也就不觉得奇怪了。

心急口快的美景见那女子半天不说话,非常着急,便说道:“这位大婶,如果你不知道,就快回去问你的主人,不要在这发呆!”

虽然那女子是没出嫁的姑娘打扮,却因为看上去年过三旬,又是侍女服饰,加上美景口无遮拦,就直呼她大婶。

那女子听了,脸色一红,尴尬不已。她迟疑片刻,这才说道:“我听说萧淑妃企图毒害先帝,因而畏罪自尽而亡!”

萧姑娘一听,怒火中烧,气得柳眉倒竖,杏眼圆瞪,厉声喝道:“你这贱婢,敢信口污蔑、胡说八道,真是找死!”说着,玉手一挥,拔出宝剑,就朝那女子砍去。

旁边的飞云一直提防萧姑娘突然发难,见她果然出手,急忙挥出折扇,挡住了萧姑娘的宝剑,同时说道:“萧姑娘,事情没搞清楚,请不要发怒,错杀无辜的人。”

萧姑娘怒而出剑,已用上了全部内力,其势如奔雷。可她这凌厉的一剑劈到半路,被飞云的折扇挡住。剑扇相碰,宝剑再也不能前进一丝一毫,折扇却毫无损伤。幸好飞云只是想阻拦她的宝剑,没用多大内力,否则非把萧姑娘的胳膊震伤不可。

萧姑娘无奈,只得收回宝剑,对飞云狠狠地说道:“既然你偏袒她们,我自知不是你的对手。今日只好认栽,改日再找她报仇!”说完,她转身就要离开。

飞云急忙劝道:“萧姑娘,在下不会偏袒任何人。这位女子说的,只是一面之词。事情还没说清楚,你还是不要着急。在下这就替你请出此人,让你们当面对质。”

萧姑娘见飞云态度诚恳,没有偏袒一方的意思。她也不甘心就此作罢,便停下脚步,转过身来,朝飞云点了点头。

飞云转而对那女子说道:“这位大姐,我已答应这位姑娘,请你家主人出来答话。请你转告你家主人,免得在下为难!”

刚才萧姑娘的宝剑寒光闪闪,直奔而来,那女子早已吓得花容失色、全身颤抖。直到飞云说话,她才回过神来。

捧场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