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首页 都市 现实题材 红肚兜
红肚兜
泼墨写意
都市 类型 首发时间11.4万 字数
与众多书友一起开启品质阅读
古城发生离奇事件 法制编辑追根溯源
作者:泼墨写意本章字数:3021更新时间:2023-03-21 18:18:30

《红肚兜》

刘洪刚著

在黄河与长江流域相距之间,在我国西北方向那些山川、河流相互交融的沃土之上,有一座远近闻名、谓之“萌州”的内陆古城。由于千年历史文化的蕴润,这里的世俗民风一贯崇尚传统德化教育,即便是倍受当今市场经济大潮的冲击,人们的生活态度依然怀古守旧。就是在这种历史与现在相交织、传统与现实相碰撞的时代背景之下,在这座古老而年轻的城市里曾经发生过一起惊世骇俗的离奇事件,其内幕不仅涉及命案,而且伤及到社会伦理的基本道德规范,事发时兀然引起舆论一派哗然,成为当地旷古至今的爆炸性新闻。

21世纪初页的一个清明节,在萌州郊区的公墓之中,随着四围烟雾缭绕、鞭炮炸鸣的祭祀氛围,一位简发素服、龄近半百的中年妇女,手持大束鲜花夹带着些许什物,穿过中路熙嚷的人群拾级而上,此人是本地一名中学教师,她就那是那起轰动性事件的当事人之一。由于那场变故使她一次失去了两个直系亲人,其后人们发现,但凡年终岁末或上坟时节,她都务必赶来亡者墓地凭吊祭奠,也许是寄托哀思,亦或是排遣负疚心理,就这样她重复演绎着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凄苦情景。

只见她来到半坡深处并排的两座墓前站定,习惯的将花束分别向两墓摆开,然后只在一座坟前上香、焚纸。做完这些她从怀中取出了一条红色的、好似肚兜形状的布巾挂于坟头,盯着那物她两眼垂泪,伫立着久久不愿离去。正在此时,从她身后轻轻传出一句问话声来:“请问是夏雪老师吗?”

夏雪蓦然回首,发现身后已站着一男一女两个陌生的人。看那女的年轻、时尚,男的却是一位皓首童颜的长者,两人正朝她微微点头致意。瞧着两位不速之客,夏雪迟疑的回应:“是我,你们是……”

那女子首先开腔道:“夏老师,我是本市报社记者,我们打听到清明节你可能会来扫墓,想不到你果然在此。”她指了指身旁的长者说:“是这样,我今天陪这位前辈来找你,给你介绍一下,他是省法制报的主编,这次是专程从省城赶来见你的。”

长者慈眉善目,年纪约六十开外,一副学者模样。听到介绍自己,立刻取出一张名片递了过来,夏雪接过认真看看,又仔细端详近前之人,半响竟然惊异地叫出声来:“哦!是丹阳教授,您怎么到这种地方来了,真是您来找我吗?”那语气似曾相识。

长者听她的话外有音,也打量起她来,并回问道:“你认识我?”

夏雪浅笑着说:“我早先见过你,只是时间太久,差点认不出了。”

长者十分兴致的又问:“噢,什么时候,在哪里?”

夏雪尽量回忆着说:“那还是文革过后刚恢复高考不久,我在华东师范学院上学时,院校曾经请你来给我们作过司法讲座,当时听说你在什么政法学院任高级讲师,曾经给我们留下过很深的印象。”

教授眼睛一亮,频频点头说:“喔,好象有这么回事,真是太巧了,你的记忆真好。”

夏雪直接问道:“你老现在可好,怎么不上讲台,改当主编了?”

教授解释说:“我已退休了,但身体还好,现在被聘为这家法制报社的责任编辑,同时做些法学研究。”说着他话锋一转“实不想瞒,我这次来萌州,就是为你们家的事想当面采访一下你,想不到我们还有师生之缘呢。”

“采访我什么?”夏雪诧意的问。

那名女记者接话说:“想必这墓地中埋的是你的亲人吧,丹阳老师就是为这墓中的人和事想了解一些情况,你看可以和他谈谈吗?”

闻此言夏雪黯然神伤,推辞说:“不,我不想谈过去,往事如烟,希望你们也不要再提那些事好吗,实在抱歉。”

一时塞语,良久,教授开始劝慰道:“夏雪,虽然你们家的事在法律上已经盖棺论定,但是对其事实由来人们一直众说纷纭,也曾引起舆论界一些不实报道,造成很大负面影响。因此我们想对这起案件的因果关系进行明辩梳理,也就是说这个事件不仅是你们家的悲剧,也是时代变迁的产物,我们将以客观的、高度负责的态度还原事实真相,还舆论一个公正的说法。”

夏雪一脸戚惶的面朝着坟墓不再言语。此时教授才注意到眼前有两座紧捱的墓穴,一并摆放着同样的花束,其中一座墓碑上篆刻着“赵满强之墓”的简单字样,左下角只有一个称作“赵老爹”的人立碑署名。而另一座墓除了龛型具全外,却没有竖碑和片字铭文。他不禁试探着说:“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个叫赵满强的人就是你的亲生孩子吧。”

一听“亲生孩子”夏雪两眼涌动泪花,嘴唇嗫嚅着欲说还休,她的情绪变化证实了教授的说法。

女记者抬眼看见墓顶上挂着的那条红色小物件,不由好奇地走拢去捻开来看,只见那上面现出了几个残缺的“红卫兵”字样,虽然败了颜色,但依然明晰可辨,她问:“这是啥东西,它代表什么呀?”

夏雪缓缓地上前取下那物捏在手中摩挲着,半阵才说出话来:“这是墓中的娃出生时我给他缝的肚兜,是用我早先戴过的一只‘红卫兵’袖套改做的。”

女记者和教授相互对视了一下,觉得那肚兜一定有不少故事,但是此地不便追述,教授就朝近旁的那座无字墓移步过去问道:“喏,这座没有碑文的墓又是谁的呢?”

夏雪喃喃地说:“她是谁?她就是我的亲妹儿,夏霖。”言罢抑止不住大泪滂沱。

教授甚感愕然,十分不解的说:“我们都知道夏霖虽然被判了极刑,但并没有执行,后来是改判了的,为何一定要给她置下这块墓地呢?”

“按当时法院一审判决的结果,我们还以为她会随强娃一起去了……”夏雪伤心地擦着眼泪说:“所以事先也在这里置了这块地……后来才知道她改了刑,但考虑到她很难生还出狱,监狱又不许探视,她就如已死而没埋的人,因此这地暂时还没退,就算是个念象吧。”

“这样呀!”教授释然的点点头,接着再次提出说:“为了给已死和未死之人一个公平的说法,为了消除舆论对你本人的误解,我建议你还是正式接受我们的采访。”

夏雪依然回绝教授的要求,她说:“算了吧,往事不堪回首,我想还是让那些事连同这墓一道深埋地下,随着时间慢慢消亡、慢慢淡出人们的记忆。”

场面有些尴尬,女记者插言道:“夏老师,其实你现在的处境我们也知道,就因为你们家的事让世人对你产生了许多偏见,连学校也迫于舆论压力暂停了你任教的资格,你还有什么可回避的,也许我们可以帮你澄清一些事实,消除别人的恶语中伤,换得社会对你的理解和同情。”

夏雪有所触动,她想是呀,自从遗失的亲生骨肉命归黄泉、自己的同胞妹子锒铛入狱,仿佛一夜之间她便从一名受人尊重的人民教师沦为遭人唾弃的异类。一年多来她的内心一直陷入失去亲人的痛苦之中,而这场悲剧的起源又与自己年轻时那青涩蒙昧的少女情怀有关,所以面对世上的流言蜚语她有口难辩,由于长期的精神压抑使她两鬓斑白,容颜过早的衰老了,长此以往如何才是尽头。

教授接着说:“夏雪,希望你能勇敢面对现实,过去在你身上发生的事不一定就是你的错,所以你何不讲出实情,以正视听,这样或许有益于你的生活,有利于今后走好脚下的路。”

这番话似乎对夏雪很有效,经再三考虑,后来终于答应了教授的采访。于是三人一行出了公墓园陵,搭乘女记者的小车去到萌州城内一处僻静的茶庄,并由她招呼着定下了一个包间。但是待他们刚坐定,沏上茶饮,女记者却接到一个紧急电话,而后她歉意地对教授说:“丹阳老师,刚才我们社长通知说市里有个重要采访任务,必须得去,不好意思,这里我先不陪你了,等我那边一完事就来接你,你看行吗?”

教授随即点头道:“行、行,你去忙吧,我这里不要紧的。”

女记者起身说:“那好,一会儿再联系哈。”并对夏雪道了声:“夏老师,你们慢慢聊,放心,是啥就说啥,没关系的。”说着摆摆手匆匆走了。

这样就留下了教授和夏雪单独谈话,当两人调整好心态,在他的循循善诱之下,在开启的录音机面前,夏雪慢慢打开了自己尘封已久的心扉,大胆地讲出了自己雪藏二十多年、鲜为人知的那段畸情悲悯的故事。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