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首页 都市 现实题材 梦回龙山
第二章:出世
作者:巴布里是巴布里本章字数:2075更新时间:2023-03-12 12:02:28

  妈妈说:“你的三叔要去犁菜子沟沟,二哥到外地做生意长期不回家,你的弟弟们又小,开春后,地里的活路越来越多,不把牛喂好,菜地麦地的沟沟要牛犁,板土要牛翻来栽包谷,你再去挑一挑水,我再背一背包谷草。”

  女儿不听妈妈的吩咐,朝前一步解背架子上的草。

  妈妈掀开她的手吼道:“叫你挑水你就去挑水,我能背这背草回来!”

  金春看妈妈发火,无奈,只好跑到厨房里拿下扁担,挑上水桶,挑第二挑水去了。

  妈妈吃力地背回第二背包谷草,三叔犁菜子沟已收工回家了。

  吃过早饭,妈妈觉得肚子隐痛隐痛,她很清楚,已经怀孕十个月的第十二个孩子又要出生了。

  “三妹,你洗完碗,在园子里割一花篮猪草砍好煮来喂猪,我在床上歇一歇。”

  妈妈这样对三女儿说。

  躺在床上,婴儿在母亲的肚子中似乎平静一些,母亲感觉不如原来疼痛。

  过了一会儿,肚子又痛起来了。

  这时候,大儿媳妇进房间来,问:“奶奶(按小孩称呼),你的肚子痛得很,我给您占柱筷子吧!”

  妈妈回答:“去占吧,我痛得很,这是撞到哪方鬼啰!”

  大嫂在筷箩中抽出三支筷子,转身在碗柜中拿出一个碗,在水缸中打上半碗水,走到堂屋中给婆婆占筷子,口里不断地念“催产婆来催产婆,求您保佑我奶奶快快生,你不要让我奶奶肚子疼……”

  念着念着,三支筷子并在一起站在水碗中。

  大嫂回到房间中问:“奶奶,我已占水碗,肚子还痛不痛?”

  妈妈不哼也不回答。

  这时候,妈妈似睡非睡,迷迷糊糊中,仿佛自己又回到了一九四三年全家遭伤寒病的惨景:

  自己正病躺在床上,大儿、大儿媳、大孙子病骑在床上,大哥家剩下的一个儿子小九妹同自己一起病倒在床上。

  三儿、四儿、五儿病倒在床上,孙子八科、八明病倒在床上,就是丈夫周启学没得病。

  每个病的人都发烧、发热、想水喝、吃不下饭、睡不着觉。

  周启学按医生讲的药方,拣全身黑黑的牛屙的牛屎泡水澄清来喝,有的四五天发热出了汗,有的出不了汗。

  两个月之中大儿死了、三儿死了、大孙女死了、大孙子死了、七儿死了。

  她在寨后的香樟神树脚看到死去的大儿、三儿、七儿,大女儿。

  他们一声声地喊着:“妈妈、妈妈……”

  她看见死去的大孙子、大孙女,他们齐齐跪在她的面前,哭着喊着:“奶奶、奶奶……”

  喊声一浪高过一浪。

  忽然,狂风大作,香樟树树枝摇来摇去,树枝发出“沙沙”的响声。

  一条大花蛇从树洞中串了出来,把她吓得大叫一声。

  惊醒过来,肚子还揪心的痛,好像婴儿的小手在肚中乱抓。

  妈妈开始大声呻吟。

  大嫂过来看婆婆痛苦难忍,走到婆婆旁边,守着婆婆。

  妈妈呻吟着说:

  “我实在痛得挨不住了,你赶快叫你爷爷(按孙子的称呼)到窗子冲请朱大伯翻书看一看。”

  大嫂跑出房间,只见三叔在耳房走来走去。

  自从王氏在床上哼个不停,爷爷就在房后走去走来,走来走去。

  大嫂跑到三叔面前说:“爷爷,奶奶叫您赶快到窗子冲请朱大公给奶奶翻书看一下子,是撞到哪样啰,痛了半天时间啰!”

  三叔“嗯”了一声,二话不说,走出朝门,三步并做两步,一杆烟工夫到了朱大公家。

  朱大公坐在床沿边边理长须边吃茶边看书,听狗叫声,忙对朱大奶讲:“快去打狗,迎贵客进来!”

  朱大奶开门一看:“哟,是三爷!你有哪样急事,太阳都快落山了,你还来,你看你,头上都冒汗了。”

  三叔迈进门就把王氏下午生娃儿好长时间生不出来,肚子痛的事急急忙忙告诉了朱大公,请他老翻书看看,究竟王氏是撞到了哪方的神?

  朱大公听后理了理胡须说:“我从早饭以后就有点六神不定,今天好象有大事,哪晓得是你来,又是这种事,你等着,我算算。”

  朱大公微微闭上双眼,一会儿掐掐右手中指,一会儿掐掐食指,一会儿又掐掐拇指,几口烟工夫,睁开眼说:“恭喜恭喜,三爷,你家要添贵子了,赶快回去,上灯戌时,孩子就会出世。”

  听了朱大公的话,周启学一块石头落了地,忙说:“大公,过几天,我请您老和大奶到我家坐,吃茶喝酒,今天急,没有给您老带些我们家的爬坡酒”。

朱大公说:“自己人,还讲这个,我哪天和你大奶来喝!”

  太阳已经落山,一路晚风习习,放牛娃已收牛回牛圈,鸡已进鸡笼,周三叔回到寨上,家家户户已点上桐油灯。

  他前脚迈进堂屋,房间中就传出婴儿“哇哇哇”的哭声——周家的第12个孩子出世了。

  三叔急忙从神龛上拿下钱纸,点上神龛上的菜油灯,把钱纸放在菜油灯的灯焰上点燃,两手合抱向下,在神龛前大桌子中间作了三个揖,磕了三个头。

  祷告:“周氏历代高曾远祖,列祖列宗,请保佑她们母子平平安安,安安平平!”

  之后,拿上长烟杆,裹好叶子烟,坐在堂房中左边的高板凳上,边抽烟边想着往事:

  自从王氏嫁到周家以后,泥一把水一把把几个娃儿拉扯大,一年到头忙里忙外,白天和自己一起下地劳动,晚上还要给娃娃们缝缝补补。

  种的一块园麻年年都长得好,一到夏天,她一个人用竹刀把麻皮刮掉,把麻凉干,搓成麻线自己织麻布,还给自己织绑腿。

  难啊!难,男人难,女人更难,生一个娃儿肚子从早饭以后,痛到晚上上灯时才把娃儿生下来。

  这时候,三叔听到大媳妇在厨房里喊:“爷爷,吃晚饭啰!”才感到肚子饿了,从中午忙到这个时候,一家人还来不及吃饭呢?

  吃过晚饭,各自洗脚睡觉。

  第二天拂晓,金春照常到猫洞挑水,回来的路上遇到寨上的幺姨爹,金春挑着水站着说:“幺姨爹,我妈昨晚生了一个放牛的小弟弟。”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