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纵横小说
首页 都市 现实题材 梦回龙山
第三章:被抛弃的孩子
作者:巴布里是巴布里本章字数:2119更新时间:2023-03-12 18:11:39

幺姨爹“哈哈”的笑了一声说:“我又要得酒喝啰。”

幺姨爹挑水回去还没进院子就大声喊:“王幺妹,还不快起床,二姨妈昨晚生娃儿啰!”

幺姨妈听幺姨爹一喊,翻骨碌起床,穿上裤子,披上衣服,头来不及梳,脸来不及洗,三步并作两步走到周家朝门口,正撞着挑二挑水的金春。

金春说:“幺姨妈,您来得好早,我带你看妈妈去。”

金春放下扁担、水桶,和幺姨妈一起进了妈妈的房间。

金春看妈妈还闭着双眼,幺姨妈大声说:“二姐,我来看您了,快等我看看娃娃。”

王氏睁开眼,听是幺妹的声音,泪一下涌出眼眶,边哭边说:

“幺妹,我没有法子再带活这个娃儿,生下来以后,昨晚趁她们睡瞌睡的时候,我勉强起来,把一件破衣服裹起他,放在堂屋后阳沟的坎坎上,现在不知是死是活,也没有听到哭声。”

幺姨妈听二姐这一说,大吃一惊,赶快开后门,跳到后门侧边的坎坎上,和金春低头一看,娃儿还在甜睡。

幺姨妈赶紧把娃儿抱回房间放在二姐的左奶旁边。

这时王氏、金春、幺姨妈三人哭成一团。

幺姨妈边哭边说:“二姐,你为哪样要这样做?为哪样要这样做啊!您带不了,可以送给我带嘛。我会养他长大的。”

王氏边哭边说:“幺妹啊,这是12个娃儿了,前头的11个已死去4个,剩下了7个,老二在外做生意还不知道是死是活,老四14岁,老五13岁,老六6岁,二姑娘嫁了人,幺姑娘十月要出嫁,三姑娘已要嫁人,咋个养得活这个娃娃啊!”

金春看着妈妈奶旁的小弟弟,弟弟已睁开双眼,她把小弟弟的身子侧过来,解开妈妈的衣扣,把妈妈的奶嘴放进弟弟的嘴里,小弟弟边吸奶边用嘴来回顶妈妈的奶嘴。

幺姨妈收住哭声说:“这娃儿的命大,一晚上都没有冷死,二姐把这娃儿送给我带吧。”

二姐说:“送给你们家带还不如我自己带,我的命苦啊!”

家里的人听到哭声和说话声都起了床。

三叔从厢楼上走下来,听清了事情的经过,一句话没有说,拿着烟杆,在屋后边吃烟去了。

大嫂煮好了甜酒,在水缸中舀了半瓢水放在木盆里说:“幺姨妈,请洗手,洗手吃甜酒。”

又对婆婆说:“奶奶,你洗热水手。我已打好鸡蛋,马上端来,您一定要吃。”

幺姨妈洗了手,金春端来甜酒,双手递给幺姨妈,幺姨妈接过甜酒,一边吹甜酒凉一边喝。

大嫂端来六个荷包蛋,递给躺在床上的婆婆,王氏夹了两个给幺妹,自己吃了4个。

不一会儿,周家寨十多户人家,你传我,我传你,都晓得周家昨天晚上生了一个放牛娃儿。

三天过去,第四天一早,三叔扛上锄头,背上花篮,在龙山山顶挖来防风湿的草药,装有满满一大花蓝。

大媳妇在家烧了满满的一大砂锅开水,将三叔挖来的草药用冷水和温水洗净后,放进锅中熬了半个时辰,用烧箕过滤,让药水凉得半湿,抬进房间让婆婆洗身上。

王氏周身上下洗完后,穿好衣裤,在房间里慢慢拉动脚步一边来回踱步,一边看着床上甜睡的婴儿,脸上露出淡淡的微笑。

大媳妇抬来六个荷包蛋和一碗米饭,放在床前边的高板凳上说:“奶奶,趁鸡蛋和饭热,您快吃了,冷了不好吃。”

王氏边答应,边坐在床上,手拿筷子,慢慢地夹着鸡蛋,边吃饭边用鸡蛋下饭。

三天以来,她吃得很少,今天口味好,吃完三个鸡蛋,一碗饭也吃完了。

这时,大嫂进来,她说:“再给我添一碗,今天吃饭吃得香。”

大嫂添了满满一碗,她吃了三个鸡蛋又吃了这碗饭。

大嫂进来问:“奶奶还添不添饭?”王氏说:“饱了,晚上再吃了。”

吃过午饭,三叔才进房间,他抱怨地说:“好好的一个娃儿,你把他放在后檐沟做哪样,再苦再累,只要他不生病,我们会把他喂大的。”

又说:“这娃儿命苦,命贵,就给他取名‘小贵州’吧。”

王氏没有说话,只是“嗯”了一声。

下午,三天以前到茶山吃酒的幺妹金惠回来了。

一进门,金春就吼到:“去了四、五天,玩断脚杆才回来,你晓得妈妈这两天做哪样?”

“三姐,我难得出门,十月间又要出客,不好生玩几天,以后哪还有时间玩?”

“嘴硬,你还不快去看,妈妈给我们生了一个小弟弟。”

“哪样,妈妈生了个小弟弟?”

幺妹大吃一惊,推开房间门,进房喊一声“妈妈”跑过去就要抱小弟弟。

妈妈说:“死丫头,他才睡着,不要弄醒他。”

幺妹缩回手说:“妈妈,你有了小弟弟,还到冲下挑水,到潮长背包谷草,一点都看不出来。”

妈妈说:“你姑娘家懂个屁?”

晚上,金春和金惠睡在床上,金春把妈妈生弟弟的经过一五一十摆给金惠听,两姊妹在床上抱头痛哭。

金春说:“前年以来,我们家前后死了5个人,为哪样妈妈不想带我们这个弟弟,有一件事我没有给你摆过。

前年,三哥和我在冲下挑水,当时,他已经得了病,15岁的人,皮包骨头,在水沟边,他对我说,‘三姐,郑木匠家前边有一个花花绿绿的人。’

我抬头从他指的方向看去,哪样都没有。挑水回到家,他抱起大哥家的大女儿对我说,‘三姐,山坤的大姨爹在我们家’,我到处看,没有大姨爹。

晚上,他躺在床上对九哥说,‘我不能给三叔打草鞋了,你们要打给他穿啊!给姐姐弟弟们讲,我要走了’。

说着说着头一歪就死了。

这时候,三叔、妈妈、大嫂都跑到他睡的地方,掐的掐鼻子,揪的揪耳朵,三叔给他掐人中,三哥还是没有醒过来,就这样死了。

你当时去外婆家去了,不晓得这些。”

又说:

“妈妈想到这些,又想到今年明年我们俩个都要出嫁,怕养不起弟弟,才狠心把弟弟放在后阳沟的。幺姨妈苦苦求妈妈,要带弟弟,妈妈就是不肯,还说你带还不如我带,妈妈留下了弟弟,我们家苦啊!”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