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纵横小说
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武侠:杀死那个刺客
84
作者:夜半忽磨刀本章字数:3499更新时间:2023-05-31 23:53:56

金陵马家,马成空一人跪在祠堂,呆呆的看着墙上挂着的画像。

那是他父亲的画像,虽然他没有见到他父亲的尸首,但他与世人一样清楚,已失踪数年的马成圭能活着已是十分渺茫。

他已在此跪了好几个时辰,而皎月刀就摆在他的面前。

“我没能做到答应您的承诺,父亲。”

将额头重重磕在地上,原本英俊的脸庞早已被血和眼泪浸湿,已完全看不清原本的相貌,他伸出一只手抚摸皎月的刀身,亮银如霜的刀刃染指他的血液,犹如出自黄泉地狱的魔刀,而在祠堂之外,许多马家之人同样跪在地上,静静的等着马成空。

若今日马成空没有走出这个大门,毫无疑问这些人也会随他而去。

终于,马成空闭上眼,将面前的皎月刀举起横在自己的脖颈边,只需轻微使劲,马家自此将从江湖除名,而这时马成空耳边突然响起熟悉的声音:

“你认为你死了,马家就能躲过接下来的一劫?”

马成空手停住,并未睁开双眼,轻声反问道:“你……为何又回来了?”

慕惊鸿缓缓坐在马成空的身旁,手指搭在皎月刀的刀把上,轻声说道:“我来见证马家覆灭的时刻。”

马成空依然紧闭双眼,却露出了笑容:“马家不会在江湖消失,我早已安排好身后之事,我的二叔马程远将成为马家大当家。”

“你错了,这恰会是马家覆灭的开端。”慕惊鸿一边说着,一边对宝刀仔细观摩,又忍不住的称赞:“真是一把宝刀,你父亲曾用它斩杀无数凶恶之徒,只可惜现在它将夺走它主人的性命,至此成为妨主的凶刀。”

“无论宝刀还是凶刀,定会有更适合它的主人来掌控它。”

“你又错了,既已成为妨主的凶刀,自然不会再有刀客使用它,终究还是废铁一块。”

马成空抬起沉重的眼皮,他的瞳孔已都映成血红之色,看起来格外可憎,问慕惊鸿:“你还没有说清楚,你为何又来了。”

慕惊鸿笑道:“我本想做一件很蠢的事,现在看来倒是不必了。”

马成空问道:“你本要做什么?”

慕惊鸿道:“不必再说,你尽快动手,我好将你的人头摘去,悬挂在金陵城墙之上。”

马成空问道:“为何要挂我的人头?”

慕惊鸿道:“因为我要世人知道,这世上最蠢的人长什么样子。”

被慕惊鸿这样奚落,马成空有些恼怒,大声喝道:“你尽可把话说直白些,你到底为何再来?”

慕惊鸿手指着皎月刀,笑道:“你先将这把刀放下,我再告诉你。”

马成空踌躇片刻,缓缓将刀放下,他这时才发现慕惊鸿并没有多么云淡风轻,散乱的头发,苍白的脸庞,凌乱的衣服上尽是些泥土,一眼便能看出一定是赶了很长的路程,慕惊鸿心中暗舒一口气,说道:“我来是为了你而来,准确来说是为了拯救马家于水火。”

“你无法拯救马家,现在也没有人能够拯救我们。”

“与其作茧自缚,为何不放手一搏赌一把?”慕惊鸿将自己的衣服扯下一段,在马成空的脸上轻轻擦拭,边说道:“我有不到三天时间,只要我能找到原本该装在盒里的东西,马家就不会有难,我也会有更多的时间去寻找你父亲的下落。”

慕惊鸿的动作很轻盈,像是少女轻柔的抚摸,马成空只感受自己心脏剧烈的跳动,强忍心中那份悸动,问慕惊鸿:“你为何要这般帮助马家?”

“我并不只是为了马家,还有你的原因。”

“为了我?”

“我早已说过,你与你父亲都不是该死的人,马家更不该从江湖除名。”

马成空脸上的血污已被擦拭干净,慕惊鸿将沾满血的皎月拿住,在刀身仔细擦拭着,接着说道“我要知道那个盒子里的东西是什么,接触过它的人都有谁。”

马成空静静看着慕惊鸿的动作并未说话,慕惊鸿抬起头看着马成空,表情十分古怪的说道:“你若仍坚持自裁谢罪,那你就不只是愚蠢那么简单,简直是脑子缺根弦的傻子。”

“盒里原本装的,只是一本功法,”

“什么功法?”

“枯木逢春。”

慕惊鸿擦拭的手突然僵住,盯着马成空目光如炬,惊的话都说不利索:“枯木逢春?据说能使年衰之人恢复壮年精力的武学功法?这东西真的存在于世上?”

马成空轻轻点头:“不错,枯木逢春的确存在,而且珍藏在马家已有百年。”

慕惊鸿呼吸开始有些急促,但意识到有些不对,问道:“若真有这等功法,为何马家百年都无人习得?”

马成空叹息一声,说道:“因为留存于世的,只是缺失一半的残本。”

残本?若只是无用的残本,老爷子何必叫他白费力气来取呢?但看马成空现在的样子并不像在说谎,于是慕惊鸿问道:“现在除了你我,还有谁知道枯木逢春残本的事?”

马成空想都没想,脱口而出:“知晓这件事的除了你我,还有我父亲和几位叔伯。”

慕惊鸿轻眯起眼睛,贴在马成空耳旁柔声细语道:“那么你的这几位叔伯是否与你父亲一样正直可信?”

马成空毫不犹豫的点头:“马家每一个人都是可信的。”

“话不要说太早,最亲近的朋友刀子越会插的更深。”慕惊鸿眼中略过一抹伤痛,随后用脸上的笑意掩饰过去,说道:“马成空,我慕惊鸿从来不做无利的事,现在亦是如此,所以你我来做个交易如何?”

“什么交易?”

“我来找到丢失的枯木逢春残本并交还与你,但作为我的报酬,你要将这残本赠送与我。”

马成空显然有些迷茫,目光狐疑的盯着慕惊鸿,问道:“你若找到了残本完全可以直接带走,何必再经过我手?”

慕惊鸿道:“我若是直接取走便是盗,我要你亲手送给我。”

马成空问道:“这有什么不同?”

慕惊鸿笑道:“盗走残本是仇敌才会做的事,但你主动将残本赠与我,那我们就会成为朋友。”

马成空也笑了,打趣道:“第一神盗慕惊鸿应该从不缺朋友,我马家能与慕公子论上交情,算是高攀了。”

慕惊鸿笑出了声,侧躺在地上笑道:“马家的朋友我并不在乎,但你马成空的朋友还是值得做的。”

皎月刀被慕惊鸿擦拭的一尘不染,重新亮银洁白,慕惊鸿将皎月把玩在手里,轻声说道:“枯木逢春本就已经丢了,这个交易对你来说不能算是损失,不仅能挽救马家更能得到我这样的朋友,你意下如何?”

马成空静静的看着慕惊鸿,他的眼中重新焕发出光彩,还有一抹复杂的神色,又是叹息一声。

“除了几位叔伯以外,还有一个人知道。”

“还有谁?”

“我的妻子,金花世家的大小姐,金凤儿。”论起毒术,江湖中人最为忌惮的不只有唐门,还有金花世家。

与唐门开宗立派不同的是,金花是个非常特殊的存在,它并不是一个门派从不收外姓弟子,而且金花并不像唐门还研制旁门暗器,只专心研磨毒术,各种五花八门的奇毒层出不穷,毫不夸张的说,你若与金花弟子为敌,恐怕睡觉都要睁半只眼的。

慕轻鸿颇为意外,但还是否认马成空的猜想:“金花女子向来忠贞守一,你不必怀疑你的妻子,我想盗走残本的另有其人。”

马成空道:“我那几个叔伯绝不会做背叛马家的事,我可以用人头作担保。”

“除了这几人之外,还有谁知道残本的事?”

“绝无再有人知晓。”

慕轻鸿捏了捏下巴,余光注意到天色近暗,夕阳即将落入天际,便对马成空笑道:“你先将门外那些人打发走,他们仍在等你。”

马成空有些吃力的起身,揉了揉小腿转身走向祠堂大门,刚将门推开,迎面撞到了金凤儿通红的双眼。

“夫君……”

看着金凤儿焦急的面容,马成空感到有些愧疚,伸手抚摸妻子的脸庞,勉强挤出温柔的笑容:“夫人不必担心,我只是想一个人静静。”

金凤儿点了点头,但眼中慌张的神色依旧,马成空揉了揉她的头发,对跪在地上的众人喊道:“你们不必担心,已经没事了。”

众人为首的一位白发老人缓缓起身,正是马成空的大伯马化龙,他用虚弱的语气问马成空:“空儿,你不必因为丢失一个物件自责,对马家来说,你比任何东西都要重要的多。”

马成空点了点头,马化龙长舒一口气,转身向众人摆了摆手:“当家的已经无碍,各位散了吧。”

众人这才陆续起身,马成空的二叔马程远待众人离开后,才走到马成空面前,用很奇怪的眼神看着他,最终还是轻叹一句:“你想通就好。”

“是我考虑不周,让二叔担心了。”

马程远余光瞥了祠堂一眼,没再说什么,转身离开,只留下金凤儿留在此地,金凤儿正欲说话,马成空抓住她的手说道:“跟我进来。”

金凤儿颇为意外,马家门规格外森严,女人是不能进祠堂的,可现在马成空却无视门规要带她进入祠堂,不知所措的跟着走进屋内,却看到祠堂中央正躺着一个极美的男人,更是惊讶不已:“夫君,这是?”

慕轻鸿也十分惊讶,他也没想到马成空会将金凤儿带来见他,急忙起身向金凤儿行礼:“鄙人慕轻鸿,嫂夫人莫要惊慌。”

“慕轻鸿?”金凤儿惊讶更甚,两根手指下意识轻微翘起,神盗慕轻鸿的名声她当然听说过,亲眼见到却是头一次,慕轻鸿注意到金凤儿的手指,保持着行礼的姿势丝毫不敢乱动,马成空按住金凤儿的手,对她笑道:“夫人不必惊讶,慕轻鸿是朋友。”

“朋友?”

“不错,他特来帮我们调查残本失窃之事。”

慕轻鸿也附和道:“嫂夫人应该听说过我的名号,这世上还有谁会比贼更懂得如何行窃?”

金凤儿听罢有些缓和,但仍抱有一丝戒心,对慕轻鸿问道:“话是如此没错,但你何时成了马家的朋友?我印象中神隐门的人是不会和任何外人做朋友的。”

慕轻鸿也不生气,笑道:“嫂夫人何必去信那些江湖流言,事实上神隐门的人并不都是独来独往

捧场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