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武侠:杀死那个刺客
91
作者:夜半忽磨刀本章字数:3369更新时间:2023-06-07 23:53:32

严挺点头:“我知道,所以我在等你。”

海易川的剑突然指向严挺,大怒道:“你应该早些提醒我!说不定……说不定我还可以……。”

话说到一半没有再说,海易川心里清楚,老爷子若要他们死,他们逃到哪里都是一样。

严挺沉默。

海易川又将剑放下了去,他从未觉得自己的剑会如此的沉重,重的他居然抬不起来,他低下头,两行清泪流下,颤颤巍巍的道:“你至少该给我留一坛酒。”

严挺摆手道:“我故意没给你留的,你现在还不能醉。”

“为什么?”

“你已活着回来,那么杀你的人很快会有第二个,第三个。”

老爷子不止会派人来杀他,而且会将海易川做过的所有事全部昭告天下,海易川在什么时候在哪里杀了什么人,那些死者的家人都会来寻他,这话严挺并没有说,只是静静的看着海易川,他不想现在就给海易川太大的压力。

他也想先看看海易川接下来会是何反应。

是振作?还是心死消沉?

海易川眼中没有一丝光彩,如同白纸一般虚无,没人知道他现在在想什么。

终于,海易川缓慢撑起身子,拖着受伤的脚一瘸一拐的向门外走去,屋外狂风大作,吹的大门吱吱作响,似乎要有暴雨倾泻而来,严挺的心也随之下沉。

海易川缓缓打开大门,正要迈过门槛,突然背对着严挺说道:“你不拦我?”

严挺同样没有看他,回答道:“不拦。”

“你没有要对我说的?”

“没有。”

海易川木讷的点了点头,一只脚已迈过门槛,突然想到了什么,眼里闪过一丝光亮,回过头又问道:“你为什么会来这里?”

严挺反问:“这重要吗?”

“重要!很重要!”海易川只觉自己好像抓住了什么东西,语气极速而颤抖:“你明知这个地方危险重重,可你还是来了。”

“我来了。”

“所以你一定是为了什么事而来!告诉我!”

严挺扭头看着海易川,一字一顿的道:“杀一个人。”

“杀谁?”

“老爷子。”

明亮的闪电闪过,轰隆隆的雷声在天空炸响,几乎将海易川的心脏也震停了。

海易川突然大笑起来,似乎听到了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话,他几乎笑的挺不起身子来,可这笑声又是那么无奈,愤恨而又心酸。

严挺一言不发,只待他笑完后问道:“你笑什么?”

海易川道:“笑你愚蠢。”

严挺道“我哪里愚蠢?”

“因为你妄想杀一个神。”海易川厉声大叫,“一个全天下几乎无人不知又无所不能的神,你明明知道他的势力有多么的庞大,人脉有多么的宽广,你明明已被他伤的伤痕累累,却还要在这大言不惭的说要弑神!”

又是两行清泪留下,这些话虽从海易川口中说出,却也如同鞭子一样抽打在海易川心上,没有人比现在的海易川还要痛恨自己的无能。

严挺平静的待他说完,道:“你现在出了这个门,天亮之前你就会死。”

“那就死,我已无生念。”

“那你尽管走出去,我会为你的家人报仇。”严挺说完闭上了眼睛,不愿再作理会。

海易川紧盯着严挺,问道:“你如何为我报仇?”

严挺没有回答,甚至眼皮都没抬一下,海易川重新走到严挺身边,一字一顿的问:“告诉我,你打算如何杀他!”

“这和你有什么关系?”严挺依然没有看他:“你只管做一个缩头龟安安稳稳的待在壳里就好。”

海易川的手在颤抖,剑已在他手中。

严挺又道:“你连死都不怕,却怕一个半只脚已踏进棺材的老头子,我已对你无话可说。”

屋外又是一声惊雷,黄豆般的雨点伴随着狂风的呼啸砸在楼顶噼里啪啦的作响。

海易川站在原地一动不动,黑暗如同迷雾笼罩他的脸庞,谁也看不出他现在的表情,只是他手中的剑已不再抖。

寂静片刻,海易川坐到严挺对面,平静的问道:“告诉我,你要如何杀他。”

同样的话语,已是两种不同心境。

严挺睁开眼睛,道:“你为何执意要问?”

“因为我想通了。”海易川道:“我就是死,也要咬掉他一块肉再死。”

严挺紧盯着他,道:“我需要几个帮手,武功可以不高但一定要可信。”

海易川摇头:“现在没有人是可信的。”

“其实还是有的。”

“谁?”

“刚才来帮你的那三位朋友。”

海易川突然露出很窘迫的表情,有些难为情的说:“那三位都是假的,是我找人扮的。”

严挺点头:“我知道。”

海易川惊呼:“你知道?”

严挺道:“李乱情曾在那武当山做了二十二年的伙夫,所以成名后他每一顿饭菜都要有酒有肉,绝不可能只点一盘竹笋的

东方神威被称为天下第一刀,他的刀更是当朝皇帝御赐的金刀,无论吃饭睡觉都要握在手里,视刀如命的人若要杀人怎么会不带刀

至于那铁王爷——”

海易川抢话道:“他带的那块腰牌可是真的!”

严挺道:“腰牌是真的,但人一定是假的,因为真正的铁王爷又矮又胖,还是半个瞎子。”

海易川眼睛挣的极大,厉声问道:“你是如何知道铁王爷是半个瞎子?”

严挺道:“因为他最小的儿子是我要杀的第四十四个人,他跪在地上求我放过他儿子,被我一剑戳瞎了右眼。”

海易川怔了一下,接着道:“你没有点破我,是因为你知道我有话要问你,你想知道我要问什么。”

严挺点头,拿起海易川刚才给他的解药,道:“我还知道我一直都没有中毒,你给我喝的是加了蜜的桂花酿。”

海易川紧盯着严挺沉默不语,突然昂起头大笑起来,严挺问:“这次你在笑什么?”

“因为我明白了一件事。”

“什么事?”

海易川止住笑,道:“如果世上还有人能杀死那个畜生,那么这个人一定是你。”

严挺摇头道:“不是我,而是我们。”

海易川眼光一闪,站起身来摩拳擦掌道:“说得好!咱们这就去找他三个,但你最好不要抱有希望,他们虽为人仗义,但也可能出卖我们。”

严挺再摇头:“他们能为你做出冒充他人这事,已是非常难得的义气男儿,除了他们之外,我还需要三个人相助。”

海易川道:“哪三个?”

“最锋利的武器,最聪明的头脑,还有看的最远的眼睛。”

海易川低头思索片刻,将怀中的赤血河掏出扔给严挺:“这个给你用吧,我用不惯,而且要找这三个人你一定用的上的。”

严挺接过,躺在地上闭上眼睛呢喃:“现在我们需要好好休息一下,过了今晚我们很难睡一个安稳觉了。”

最锋利的武器是并不是一柄剑,一把刀,而是一个人。

城九酒骑在她的小毛驴上,冒着漂泊大雨,喝着葫芦里极烈的烧刀子酒。

曾有人问过她,一个杀人的人怎么能一直喝酒?若是醉了如何杀的了人?她总是笑着回答:

“就是将天下所有的酒端来,我也不会喝醉。”

据她自己说,她出生的第一刻喝到的不是母亲甘甜的乳汁,而是能活活醉死人的闷倒驴。

别人是越喝越醉,她却是越喝越醒。

可她现在却真的醉了,摇头晃脑,话也说不利索,一头栽在地上头破血流,她晃荡两下,将整个身子趴在水泊里,让冰凉的雨水滋润着她红润发烫的脸蛋,这让她觉得舒服极了。

此时就算一个小孩用弹弓就能轻易的伤她,所以绝没有人能想到,倒在地上的这个姑娘,会是天下最强的武器。

城九酒睡了过去,她睡觉的地方挨着一座酒楼。城九酒点头,突然想到了什么用手抓向自己的腰间,随即呼出一口气。

独孤小英见城九酒这番动作,笑着说:“放心,没有人拿你的东西,你的葫芦在你身边,你的小驴子也栓在后房,不过以后你也要长记性,一个女孩子是不应该喝这么多酒的。”

城九酒看着独孤小英,点头道:“多谢,你端的是什么?”

独孤小英道:“这是烧鸽子汤,能为你醒酒驱寒,这可是我专门为你熬的。”说罢用勺子舀起一勺,轻吹一口气喂给城九酒,城九酒也没客气一口喝下,吧唧吧唧嘴巴,突然问道:“你为什么要躲在青楼里?”

独孤小英眼中灵光一闪,瞬间恢复了正常,笑眯眯的问:“我本就是个做杂活的人,为什么要躲?”

城九酒摇了摇头,肯定的说:“你肯定不是。”

独孤小英道:“我哪里不是?”

城九酒道:“方才你进屋我未能听到你的脚步声,说明你轻功很好,你的手洁白玉润,手指平稳有力手心有厚厚的老茧,一个做杂活的人是不可能有这样的手,所以你是用剑之人,而且一定是个高手。”

独孤小英静静的听完,问道:“那你呢?你又是什么人?”

城九酒道:“城九酒。”

独孤小英歪头想了想,摇了摇头,她离家在此已有三年未出过门,最近江湖上的事知道甚少,这个名字她并没有听过。

只听城九酒又说:“我本以为你是老爷子的人,但我喝了你刚才喂我的汤,汤里没有下药。”

老爷子又是谁?独孤小英听的有些懵,但她也不想知道,而是笑咪咪的说:“我不认识什么老爷子,也不是什么用剑的,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下人,还要亲手喂你喝烧鸽子汤。”

城九酒没有再喝,而是反问:“那你有没有想过,你无意的好心之举会给你带来灾祸?”

独孤小英问:“什么灾祸?”

城九酒道:“你没有想过我如果是个十恶不赦的杀人犯呢?”

独孤小英惊讶道:“你看着比我年轻几岁,怎么看也不像会乱杀无辜的人。”

城九酒道:“你这样的想法很危险,我曾亲眼见过一个身高不过五尺的小孩,用手硬撕破了一个人的喉咙。”

捧场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