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纵横小说
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我在武侠跑龙套
第3章 曲终桃花散
作者:昨日即过去本章字数:2822更新时间:2023-04-30 16:30:20

陈程虽然因为怒意想要杀人,可他并不莽撞,他也知道自己和石彦明之间实力的差距有多大。原本他是想要寻一个石彦明没有提防的时候伺机而动。不过在见到活着的瘸子以后,他改变了主意。

他从记忆里获取的信息,瘸子自称曲三。曲三应该只是个化名。

曲三显然也是注意到了陈程的尾随,趁着吐血向他做了一个手势。

他和曲三没有什么心有灵犀,完全没有看懂这个手势是意欲何为。不过他也算猜出来了部分事实,曲三还不至于马上就死,这是想要同他形成什么配合之势。

他略一沉吟,石彦明练的应该是掌法一类的武功,之前也是空手对阵曲三。石彦明一掌拍中曲三左胸的时候,他清楚地听见了肋骨断裂的声音。当时张三五吓得转身就跑,结果石彦明几个起落扑上来,一掌结果了张三五。

既然石彦明的绝学是掌法,他为何现在要捡一把刀来杀人。答案只能是他受伤了,他的状态也不好。看来曲三虽败,却也给予了他该有的还击。

石彦明受了伤,陈程决定自己直接上去使出自己的跆拳道花架子。陈程只是一个肉盾,真正使出杀招的是地上的曲三。由他来吸引住这位大内侍卫的攻击,给曲三留下一个偷袭的机会。

这是一个完全理性的判断。他不觉得自己的跆拳道能真正伤到石彦明。伤不到,最后还是得死。不若把致命杀机留给之前勉强能和石彦明打得有来有回的曲三,估摸着这瘸子也算是武林高手。

同样是死,陈程喜欢选尽最大可能拼命以后的那种。

“这是哪里庄稼汉子的把式,就一个花拳绣腿,女人练还差不多。男人练,呵……”

石彦明对现实中的跆拳道就是这么评价的。即使是在放在现实中,这也只是算是表演为主、强身为辅的拳法。而放到武侠世界里,任何一套武功绝学对它而言简直都是降维打击。

不过最后,躺下的是陈程,死掉的却是石彦明。

石彦明比他想象的强多了,所以这一掌差点又一次要了他的命。所幸,曲三也比他想象的强多了。

石彦明倒下去以后,他才看见对方后颈插着一把匕首,曲三躺在原地没有动,也不知道是用什么手法将这匕首射出来的。

曲三怆然一笑,口中又呕出一口血:“小兄弟,你还能动不?能动就靠过来,我或许能救你一命。”在女儿撕心裂肺的哭声中,曲三倒没有先宽慰女儿,而是沟通起陈程来。

陈程感觉五脏六腑都在燃烧,想来这就是传说中的内伤。大约是因为内劲传入了脏腑,还好没有直接造成骨折一类的伤势。他艰难翻转半圈,爬向曲三,简单回应着:“我能。”

曲三说:“我是不行了,若是你能活下去。我把我女儿托付给你,你带她去找她爷爷。”

陈程一怔:“你信我?”

曲三沉默一会:“当然是信的。”语气里却有一丝言不由衷。他对张三五的印象并不怎么好,眼神里充满了市侩和贪婪,甚至还有一种怨念。不过当时这已经是村子里对南人最友善的了,而现在他还有什么可选的?

大约是感觉到自己的沉默在此时有点让对方离心,曲三又说:“其实曲三是我的化名。”

陈程也不管对方只是躺着,根本看不到他的表情,就点点头。他也是能猜到的。

曲三说:“这不是用来骗你的,因为自从被师父赶出师门,我就不再人前使用我师父给起的真名了。我真名叫做曲灵风,我的恩师是桃花岛主黄药师。”

“东邪黄药师?”陈程一惊。这是他听过的金庸武侠名宿。但这曲灵风,他却是不知道。不过他隐约知道黄药师把弟子的腿都打瘸了,想来是没错的。

曲灵风却是大喜:“想不到连你也听过我师父的大名,好得很,好得很。我师父学究天人,武功卓绝,本该是世人皆知。”一阵欢喜之后,他又说:“我这次本来有两个目的。带着女儿,是想要托付给她爷爷,不想却没有找到人。另一个就是进金国皇宫,偷些当年他们从我大宋掳走的字画献给我师父,希望他一高兴,能让我重归门下。”

陈程继续艰难爬行着说:“我知道了,我带你女儿去找你父亲。他在哪里?”

曲灵风说:“在衡山城。”

陈程奇道:“在衡山城,你怎会跑到汉水来?这不是南辕北辙?”

曲灵风并不回答,却反问:“你说你是从来没有出过村子的农夫而已,你怎知道衡山城在哪里?”

陈程想了想,回答:“因为我之前也是一个化名,我不是张三五,我叫陈程。我是宋国派来的探子。”此言一出,本来就没有任何根基的张三五算是彻底消失在这个时空。活下来的那个人,只是陈程自己而已。

曲灵风笑着说:“好,好。我女儿叫做曲非烟。她爷爷曲洋本是日月神教的一位长老,原本应该是在黑木崖。谁知到了那里才知道自打日月神教内乱以后,他是长居衡山城老宅。”他叫他父亲为女儿的爷爷,想来父子俩有些矛盾。若是父子俩没有矛盾,他又怎么会和师父情若父子呢?

也是陈程对金庸时空不甚了了。所以他不会惊讶笑傲江湖的曲洋怎么会和射雕的曲灵风扯上关系。也不会惊讶曲灵风的女儿原本应该是傻姑,傻姑如今又和曲非烟合并成了一个人。这大抵就是金庸时空融合在一起后的奇妙反应吧?

他对这些名词都没有怎么听过,只对唯一有所耳闻的词重复了一遍:“日月神教?”

曲灵风说:“不错,正是因为非烟的爷爷是日月神教中人,所以我才驻足多看了一眼元军围杀明教余党。原来他们围杀的是周子旺的小郎君。周子旺此人志大才疏,但肯为天下反击暴元,也算是一条好汉……”话未说完,又呛出一口血来。

听说明教和日月神教有什么关系。陈程听完曲灵风的话,便想到了这。曲灵风表面和父亲一副不相往来的模样,可是仅凭明教二字就可以引他出手相助,骨子对父亲的感情又岂是如此淡泊。

说着这些话,陈程总算是爬到曲灵风跟前,看了看一旁抱着父亲哭得气都接不上来的曲非烟,又看了看胸腔凹陷,整张脸都被呕出的血弄花的曲灵风,心下也是一片恻然。

曲灵风托起一颗药丸,作势要递给他:“九花玉露丸,我桃花岛的神药,吃下去能治愈你的伤势。还好我还剩得这一颗。”

陈程不接,反问:“只剩一颗,那你为什么不自己吃?”

曲灵风目光看向自己的胸腔,说:“我已经回天乏术。倒是你,只有内伤,还有得救。吃,吃了以后将非烟带去衡山城,找他爷爷曲洋。这些书画,现在也是没用了,你都拿去吧。”虽然陈程自称是宋过密探,不过他还记得对方在村子看钱货时眼中的贪婪。能用财物收买的人,此时恐怕比信诺更可靠吧。

四目相对,陈程在曲灵风眼中看到的是人之将死却又不知道面前人是否可靠的无奈。曲灵风看到的陈程则和之前完全不一样,双目清明坚毅,又有恻隐之心,心中不觉稍稍宽慰一点。

陈程牵起曲非烟的手:“曲灵风,我知你不太相信我。现在我与曲非烟结为异姓兄妹,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若有违背,天打雷劈。”陈程自己在前世也有一个表妹,所以他说出这话的时候,诚挚无比。想起那位表妹,他心里有点没由来的难受。

曲灵风略一沉默,将药送上,转而对着女儿说:“非烟,乖,不哭,以后跟着你的义兄去找爷爷。你爷爷是个好人,他最喜欢音律……”

曲灵风最后的述说,很温柔。

他的一生吃过很多苦,命运也总是捉弄他。大约因为他只是一个配角。还好,在他生命的最后一刻,他眼中有最心爱的女儿,脸上有淡淡的笑。

***

【配角传】

曲灵风-《射雕英雄传》

曲非烟、曲洋-《笑傲江湖》。

【因缘表】

曲灵风的女儿本应为傻姑,此处合并为曲非烟。曲非烟的年龄也随之改变。凡是出现在两本书的角色均可能有一定的年龄调整。

捧场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