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纵横小说
首页 都市 现实题材 书籍1214611
第4章到悬崖底(修改版)
作者:真人寂寞本章字数:2150更新时间:2023-04-04 09:58:49

第4章到悬崖底

长胜河生笑了笑说:

“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七年前,那时我才八岁,那时你才十一二岁,是个鸭蛋脸、一脸婴儿肥的小姑娘,胆子很大,居然在书店敢跟一个跟你差不多大的男生一起,和我比赛读书。你跟我比赛时,在自报姓名时你不肯自报;且你跟我比赛的速度慢腾腾的,人家怎么催,你还是慢腾腾的,于是人家就齐声戏叫‘怎么这么慢呀?!’‘催了你好几次了,你怎么还是慢吞吞的!’,那个跟你一起的男孩很生气地叫喊起来说:‘你们嚎什么嚎,人家就叫赵曼嘛!’结果引起了围观人的哈哈大笑,于是围观的人都大叫起来说:‘照慢!照慢!’。

可是当时你听了很生气!其实人家当时叫的是你的名字:‘赵曼!赵曼!’”

赵曼不好意思地说:“你不懂!当时他们是在嘲笑地叫喊:‘照慢!照慢!’难道你没有想到吗?他们是给我起绰号!”

屈河生开心且似有点怀念地说:“不过,从那次以后,我就再也没有看见过你们在书店出现过了!今天,你们居然一起在这悬崖边上,做这么危险的事!这么危险的动作!”

赵曼不好意思地骂道:“讨厌,我十二岁时那样的丑事,你还记得这么清楚呀?!不过,从那以后,我恨死了我爸!因为同学们动不动就向我喊叫‘照慢!照慢!’”

屈河生开心地笑起来说:“你叫赵曼,人家不叫你赵曼,还能叫什么呢?”

赵曼假装生气地用小拳头锤过去,锤打着屈河生的肩膀说:“你讨厌!人家是叫我的绰号呀!”

屈河生本能地伸手抓住赵曼锤来的小手。

这时,那个被屈香火救上去的男孩,正拼命地朝悬崖下望去。然而,这个悬崖,先是有一点点斜坡,然后便是绝壁,加上悬崖上山风吹得嗦嗦嗦嗦响,而且屈河生下去救赵曼以后,再也没有声音传上来,这把那个和赵曼一起出来玩的男孩给急得不得了。

屈香火虽然知道他儿子爬上爬下挺利害的,但是好几分钟已经过去了,儿子却一点也没有声息,也是和那个男孩一样,着急地朝下寻看。

可谓越巡看越是着急,那个男孩带着极其紧张的情绪,大声嚎叫着:“赵曼!赵曼!你怎么样了?!能不能出个声?说句话呀?!”

不过,屈香火还算顶撑得住气的,虽然也伸长脖子拼命寻找儿子的消息,但不像那男孩着急的样子。

屈河生和赵曼已经都听到了那个男孩的叫声,屈河生忽然询问说:“那个男孩是谁呀?”

这句话,听在赵曼的耳里却产生了两层意思,一是这个男孩是谁,二是这个男孩是你的谁?!于是赵曼脸上稍一红地说:“他叫田远,是县贸易公司总经理田元青的儿子,他家里还有个妹妹叫田佳佳。我叫赵曼,我爸爸是县建筑公司总经理赵伯奇。我是独生女。我们都是县职专的应届生,毕业考刚刚结束,所以就开心地出来玩玩。我学的是工民建的会计专业,田远学的是贸易专业。”

屈河生笑笑地说:“你们都是子承父业的专业呀!”

“你们今天怎么会在这里?这么正好救了我们!”赵曼挺认真地反问。

屈河生想了想说:“我和爸爸,今天对全城进行了考察,看看能不能在这个城里,做些什么营生?”

赵曼惊讶地叫起来:“你要来城里做生意呀?!”

“赵曼!你现在情况如何了?听到了没有?听到了请回答!”那男孩又呼叫起来了。

屈香火的声音也传来了,可以听得出来,心里有点急了:“儿子呀?!人救下来了没有?有没有事呀?!”

屈河生一听爸爸等着急了,赶快大声朝上说:“爸,我没事,那个赵曼也没事,我正准备背着赵曼往上爬!很快就要上去了!”

赵曼也赶快大声向悬崖上喊叫说:“田远,我刚才差点摔死了,是屈河生拼死把我给救下来了!我这就随长胜河生爬上去!”

田远一听赵曼没事,又听说救她的是长胜河生,马上就朝屈香火跪下,大声感激地说:“你是长胜河生的爸爸呀?!是你们救了我和赵曼的命,以后你们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你们尽管开口,只要我田远能做到的,必将全力以赴!”说罢便向屈香火叩了三叩。

“小朋友不可行此大礼!”屈香火看这男孩跟自己的大女儿屈雨晴年龄差不多,礼数却是这么好,心里很是感动地弯身,伸出双手一边把田远给扶起来,一边说。

田远再叩了一个头后,随着屈香火那一扶,也就站起身了。

在这悬崖边上,找了一块可坐人的地方,田远便请屈香火坐下。知道了赵曼没事了以后,田远是整个身心地得到了解放!一脸的轻松!于是他神秘地对屈香火说:“屈叔叔,你可知道,你儿子去救的那个女孩是谁呀?”

听田远这么一问,屈香火便知道那女孩很有身份,当然跟有身份的女孩在一起的男孩,应该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只听田远不等屈香火作答,便惊爆地说:“她是我们县的首富赵伯奇的女儿赵曼!”

屈香火赶快向田远摇摇手,替儿子说话了:“我儿子救人,可不是因为她是谁才救的!”

“哈哈哈哈……这个我知道!”田远赶快安慰地接过话题,进一步对屈香火说:“屈叔叔,你可知道赵伯奇的外号叫什么呢?叫‘照剥皮’!为什么知道吧?!因为只要被他碰上了,无事也要剥人家一层皮!更何况他女儿和我一起来这里玩,并出现了巨大危险,要是没有遇上你们,我们不死也得半条命!照剥皮非剥我三层皮不可,我家非得破产不可!”

“那也是!”屈香火很理解地说,他想起了他父亲落下山崖死亡的事,他把父亲的死因全归罪与当时的谢云蔚校长,即他现在的岳母谢云蔚,因为屈香火当时书读得很好,是石桶村有史以来书读得最好的一个,是最有希望读高中的一人。于是当时村学校校长谢云蔚,便私下与屈香火的父亲屈不得说:“你儿子有上城里读高中的潜质,但城里读书费用大,现在屈香火才上初二,你有一年多的筹备时间!”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