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纵横小说
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执棋江湖
第三章葬剑洞有个怪老头
作者:执笔忆山河本章字数:2048更新时间:2023-05-12 18:23:42

听到喊声,王弃之并没有住手,一拳拳继续打在了卫不一脸上,赵守阳看到这一幕心惊不已,若是卫不一真的被这小畜生打死,他们整个葬剑山可真的完了。

情急之下赵守阳右手一招,王弃之只觉得自己身体不受控制一般,径直地朝前者飞去。

赵守阳死死掐住王弃之的脖子,怒道:“你是从哪学来的武功?”

王弃之被这般抓住脖子,就算想说也发不出半点声音,但他脑海之中依旧记得当初学武的画面。

当初那小女孩送来许多东西,其中便包括了那本无字的小人书。

对于从未接触过外面的孩子来说,对这本小人书无比珍惜,不知看了多少遍,有一日他实在闲得无聊,便将小人书一张张快速翻动,谁知里面的小人居然动了起来,并化为了一道道虚影进入他的脑海,少年顿时感觉到头疼欲裂,很快便昏迷了。

等到孩子从昏迷之中醒来的时候,脑海之中突然出现了十几个坐着的小人,它们身上并有许多脉络延续到丹田处,于是他也学着这些小人盘坐下来,耐心感觉体内情况。

年幼的王弃之突然感觉到身体有一股气,再将这股气顺着那些小人身体上的脉络所运行方法进入丹田之中,他突然发现有了这股气的辅助,自己力量增加了不少,不过还不会灵活运用罢了。

那时他还小,自然不懂得这便是所谓的习武,后来经过反复的练习,年龄也在不断增长,他这才后知后觉的知道,这便是那些人口中的武功。

王弃之对眼前这师父充满了恨意,他不明白,当初将母子二人带回到这里,又为何对不管不问,娘亲若真的是被人逼死,这个师父又为何屁都不放一个,难道真的就是让自己挨打的吗?

他用尽全身力气说出了几个字,“关你屁事!”

赵守阳被这差点气乐了,这个小贱民做出这么大的事,居然还敢出口反驳,今日若不给他点教训,又怎能和丞相交代?

只见赵守阳左拳汇聚出一股庞大内力,右手轻轻一松,一拳重重地打在了王弃之丹田之上,他瞬间便打飞出去百步远,内力被废,浑身经脉俱断,这等伤势就算一个习武之人也撑不过几天。

王弃之倒在地上,猛然吐出一口鲜血,浑身上下疼得几乎难以忍受,但他还是一言不发,跪在地上死死盯着对面的那个“师父”。

赵守阳先是来到早就昏迷的卫不一面前,给其把了把脉,发现他并无大碍,虽说伤势不轻,但还不足以致命,养上一个月便会恢复,前者顿时松了口气,立刻派弟子将其送下去医治,至于此事,他会亲自向丞相请罪。

从地上站起,赵守阳无奈叹了口气,又对那几名负责看守王弃之的四名弟子说道:“你们将那小子拖到葬剑洞之中,一个月后他若还能活下来,便继续关在茅草屋中。”

大家都以为掌门这是在说笑,看这小子状况,恐怕不出三天必死无疑。

其中两名弟子左右两边架着王弃之胳膊,像拖死狗一般将他带到了后山中部的一处洞口,那里有十几名手持长剑的白衣弟子看守,见到四人前来,没有阻拦,将石门推开后便放他们进去了。

山洞之中极大,里面足以容纳数千人,还有着数不清的小土包,上面都插着许多锈迹斑斑的废剑,看来这里便是葬剑洞了。

王弃之被带到中间一处小土包边上,将其丢下后便离开了此处,石门便缓缓关上了。

少年身体极其的疼痛,根本无暇顾及这里场景,只得痛苦地喊叫着,心里充满了不甘与怨恨,他不明白所有人为何会这般对待他,连娘亲都被他们害死了,他还没有报仇,自然不愿这般死去,可是一切都没有机会了。

“为什么!为什么!”王弃之满眼泪水的大喊着,仿佛整个山洞都被这怨气充满。

不知什么时候,他头顶小土包废剑之上蹲着一位白衣老者,他正低着头看着眼前这名少年。

此人头发和胡须皆白,脸上有着许多深深的皱纹,不过看起来有些怪怪的,一副十分搞怪的模样。他对着躺在地上的王弃之喊道:“喂!你小子别喊了,吵得我耳朵疼。”

王弃之这才看到这位老者,吓了他一激灵,以为是这里的孤魂野鬼,可他又仔细想了想,自己快要死了,又怕这些虚无的东西做甚,再说自己现在这般痛苦,哪有功夫管这些,所以并没有理会这古怪老头。

这老头也是个犟脾气,看见这小子不理会自己,还有些急了,道:“我和你说话呢!怎么一声不吭?太没有礼貌了吧!”

王弃之吃力地将身子慢慢挪到小土包旁靠了上去,从嘴里费力地挤出来几个字,“你……你看不见,我受伤了。”

老者活了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见到这般有趣的家伙,若是换作别人早就求着他给医治伤势了,哪会有这般态度。

他低着头问道:“你叫什么名字,为何会搞得这般惨?”

谁知这眼前少年只是蹦出了几个字,“关你屁事!”

此话一出,彻底将老者搞得彻底崩溃了,急得他在少年旁边来回转圈,前者这一辈子最怕别人吊着自己胃口,若是坏人杀了便是,若是好人最难办了,不仅不能杀,还得求着人家说,实在急死人。

老者突然灵机一动,这小子不是深受重伤吗?若是将他治好,为了报恩自然会回答自己问题,一旦发现此子是坏人,杀了便是,也省得继续问了。

随即他便不经过少年同意,一把将其提起,按坐在地上,老者则是盘坐在少年,双手伸直,掌心对着后者后背,调动全身内力输入其体内,开始为少年疗伤。

此时老者才发现少年情况要比他自己预想的还要糟糕,经脉断裂的地方实在太多了,并且还有些极重的内伤,想要将他医治好前者还是做不到,同时他也充满了好奇,是哪个挨千刀的对一个孩子下这么重的手?

捧场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