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首页 都市 现实题材 上半生的回忆录
第二章 谁才是上天眷顾的宠儿
作者:山水奇才本章字数:4281更新时间:2023-05-05 11:02:40

同样的事情,在不同心态的人看来,好坏能有天壤之别。不同的人,带着不同的心态,面对我所处的环境,又会有不同的人生观价值观。

有的人处在我的环境,会觉得自己怀才不遇,上天对他不公,各种抱怨社会。但我却不会这么想,我一向觉得我是个非常幸运的人,幸运到觉得自己是上天的宠儿。

哎,真自恋。

上学的时候,我只需要用别人十分之一的努力,就能得到和别人差不多的结果。

工作之后,虽然也辛苦,收入也不高,但是一路磕磕绊绊也顺利混到四十多岁,虽说依然在基层工作岗位上挣扎,但是始终都没有为失业担忧过。任何工作只要我不爽了、做腻了、嫌累了就辞职,毫不犹豫,从来没担心过会找不到工作啥的,这也挺让我满意。

有了原始积累之后,自己又开始做一些投资,从十多年前的一点点投资开始,到今天能算个小散户为止,常年都是有些小盈利的,虽然盈利不多,但多年积累下来也还行。可其实股市上的钱很难挣的,别看前面些年,跟着牛市,好不容易混了点小钱,一旦熊市来临,不仅前面赚的那点小钱要吐回去,就连本钱也给你吐光,这是股市上大部分人的常态。

因此,最让我自豪的不是我赚钱的能力,而是我保住胜利果实的能力。人生遇到过几次大熊市,全部被我幸运的从容逃顶了。我曾经想,这十来年遇到危机时的逃顶能力,对于上天宠儿这个称号而言,这应该是最有说服力的了吧?

当然,家里还有一口子,和我争夺上天宠儿这个称号,就是我老婆。

因为股票账户是在她手里的,房产的处置也是她主动推动的,所以她一定要我承认,我是娶了她,才能投资如此顺利,也是她的明智操盘,才让投资账户年年增长,面对各种金融危机还能成功逃顶。

所以,我和老婆两人最近几年,经常会为了谁是“上天宠儿”这个称号的所有者,争得面红耳赤,甚至大打出手,当然一般都是老婆打我。可是狗急了还跳墙呢,我极其偶尔的会回手一两下,刚碰到她,她就报警了。不过警察上门是不会管家务事的,于是警察就把事儿丢给妇联,我在妇联就有打老婆的案底了,也不知道真的假的。反正我老婆很得意,说妇联打电话安慰她了,我要是再敢打她就直接打电话给妇联。

好家伙,结婚二十年,从来都是她打我,我就碰了她一下,伤都没有伤到,就在妇联有案底了,不公平。老婆告诉我这些的时候,明显是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

好吧,我和老婆争了这么多年的上天宠儿,直到我提笔写起回忆,想起父亲的成长脉络,才发现,可能上天真正的宠儿不是我,也不是我老婆,而是我父亲。

看我前面说了那么多运气好的事情,都是和什么有关?都是和钱有关。钱确实很重要,但它不是最重要的事,在命的面前,钱连个屁都不是。

确实,我经过了牛市、熊市的考验,每次大的金融危机来临,我都能逃顶,看似很难得(其实也不算啥,投资比我成功的人太多了)。但这只是金钱的考验,我还从来没有经历过生命的考验。

但我不敢,也不想考验自己的生命。想想挺可怕的,一旦有一个生死的考验,我没有过关,这些财富就离我而去了,老婆孩子也是别人的了,所以,钱算个啥?

在没有经过生死考验之前,上天宠儿的称号,是名不副实的,股市逃顶再多次也没有用。

但我又不可能为了这个称号真的去体验一把生死,我对于这一点特别没有信心,也不想去试,所以我的策略一向都是,远离生死考验,用通俗的话来说,就是:不作死。不作死就不会死嘛,对吧。遇到危险的事情你就绕道走,人多的地方少去,少惹事,得饶人处且饶人,不打架不闹事,这是我一辈子的信条。

只有活着,才能证明你是上天的宠儿,死了就是个屁,不仅不是上天宠儿,还会成为别人口中的笑话。

“看那个谁谁谁,挣了这么多钱,人却死了”

“哎哟,有命挣,没命享哦”

所以就像第一期所说的,如果有一天我能吃上老年痴呆药,才能证明我真的是上天眷顾的宠儿。

生命的长度是判断命好不好的标准,钱多与少不是,嗯……至少只能算一小部分,不是全部。

回到刚刚说的我父亲的身上。

他这一生,才是真的多次经历了生死考验,受到上天眷顾的人。

就在我动笔写这个回忆录前面的几个月,父亲刚从鬼门关走了好几圈。

他连着犯了三次心梗,前面两次居然他自己都不知道,还以为是胃疼。天呐,这是多危险的事情。那两次睡到半夜,父亲突然觉得胸口疼痛,没有力气,连话都说不出来,胸口疼痛欲裂,母亲睡在他的旁边他都没力气抬胳膊叫醒,只能静静的躺着一个小时才慢慢平复。还不止一次,大概一个月之内,连着这样发生了两次。

他也怀疑过是心脏的问题,但是去医院做心电图的时候没有发作,医生让他做详细检查,他自欺欺人的骗自己心脏肯定没问题,打算预约做胃镜了,因为他有老胃病嘛。

幸好,第三次发作的时候,刚好我开车去他那儿吃饭,吃完饭发作了,我还在,赶紧送医院,一检查,才发现是心梗。这次他才意识到自己出问题了,没有犹豫,立即动手术,加了个心脏主动脉支架,加支架的时候发现,主动脉都已经堵了97%,差点就死了。

快七十岁的人了,阎王殿前走了三回。

心梗是多危险的毛病知道吧,从发病到死很快的。大概七八年前,我老婆有个同事,在单位做拔河运动,运动完,接孩子回家的路上,心梗死掉了。可叹的是,就在他心梗发作之前,居然还记得把汽车靠在路边,所以孩子在后座活了下来。当后面的车赶上来发现这辆车有问题的时候,看到车窗里的这个人已经不行了。

人生就是这么离谱。

换做我,我有信心逃过心梗的魔抓吗?完全没有,所以我的策略就是,定期体检,远离心梗。

从这个角度上说,我根本谈不上是上天的宠儿,股票逃顶根本不算个事儿,从死神手上逃过命,那才是真的硬。

如果仅仅是这一件事,那还说明不了什么。

其实父亲这一辈子,从鬼门关走回来的次数至少也有好几次了,换一般人一次都挺不过来。

最早的一次,是父亲大概十岁的时候,上世纪六十年代吧。那时候父亲还住在南京城墙外的南湖附近,爷爷奶奶都要做事,孩子就放在野外乱跑,我父亲就跟着他哥哥到处奔,和野孩子一样。

我刚说过,爷爷的家安在南京城墙外面,城墙外面是什么?肯定是河对吧,护城河。而南京城墙的护城河又是什么河?是秦淮河。那一段秦淮河叫做外秦淮河,外秦淮河河内秦淮河的区别,就是水面很宽,水量很大。外秦淮河看起来就像一条小江一样。

当年的父亲,跟着他的哥哥,和家门口的一群孩子玩在一起,打架斗殴,爬城墙,下河游泳抓鱼,都是他们的日常项目。

那群孩子里面有个最强壮的,好像外号叫大块头,还是大石头啥的,我是记不清了,反正是这群孩子里的孩子王,不重要。而我父亲的哥哥应该也挺强壮的,他带着我父亲混在这群孩子里面。

这些孩子们争强好胜,他们互相比斗的一个项目,就是在秦淮河里游一个来回。

现在你去看看,在水西门桥下的那段秦淮河,可不窄哦,当年这帮孩子居然能在这么宽阔的河面上游来回,也是真牛逼。

那时候我父亲十岁左右吧,总之还很小,跟着后面玩,也学会游泳了。

现在看我父亲的水性相当好,在水里就像在陆地上一样,《水浒》这本书你们都看过吧?我父亲就和那些阮家兄弟差不多。

但是那时候我父亲还小,还没尝试过在秦淮河离游个来回。

直到有一天,那个最强壮的孩子,大石头还是大块头啥的,和我父亲的哥哥,决定带领野孩子队伍去秦淮河游个来回,这一次,我父亲也第一次跟着去游一个来回了。

按照我父亲的回忆,在从秦淮河这边游到对岸的时候,他还是没问题的,只是因为他年龄小,所以游的比较慢,等到他游到对岸的时候,那些大孩子们都已经在对岸休息了好几分钟了。

那些大孩子们在休息几分钟之后,转头又往回游,而我的父亲又小又呆,一看那个孩子王,是叫大石头还是大块头来着?大石头和他的哥哥一起都往回游了,他有点紧张又有点急,也想不起来应该在对岸休息几分钟,马上就紧跟着这些大孩子们往回游了,这着急的,把我父亲给坑了。

那些大孩子们体力好,又休息过,游的飞快。而我父亲在游到秦淮河中央的时候,渐渐体力不支了,他游不动了。

不过还好我父亲不是那种脑子一根筋的人,感觉不行了,立即就喊救命,在水中央扑腾。

幸运的是,那些大孩子听见了我父亲的呼救,好像是他大哥,还是那个大石头大块头啥的,还是他大哥和大石头两个人一起,扶了父亲一把,把父亲给救了回去。具体获救的细节我记不清了,反正这件事,父亲至少跟我说过两三遍,我也不好意思再去问细节,因为我没跟父亲说要把这些东西写下来,父亲不知道我在网上写这个哦。

细节不重要,反正父亲在鬼门关前走过一遭是没跑了。

这种小孩子游泳遭遇危险,在传统语言里叫什么?在九九八十一难里面,这叫水难吗?不知道,反正很多孩子一生中都会遇到这么一次和水有关的灾难。挺过来的,也就挺过来了,挺不过来的,就早早夭折。

我老婆有个表哥,也是小时候带她去水边玩,最后淹死了,具体过程我老婆也记不太清楚,总之,这就是一个没能度过和水有关的灾难的典型例子。为了这件事,老婆的母亲和老婆的姨妈亲姐妹两人成了仇人,因为那个表哥是老婆姨妈的儿子。虽然她姨妈也搞不清当时儿子究竟是怎么淹死的,但是他儿子是带着妹妹去玩的时候淹死的,这一点很确定,所以她姨妈认定两件事之间肯定有关联,两家就成为了仇家。

不过我爸运气好一点,那些大孩子还是比较有责任心,那个外号叫大石头还是大块头的孩子,和父亲的大哥上来帮了一把手,让我父亲度过了这个难关。

而我呢?我的策略是,躲得离水远远的,从来不去靠近深水的地方玩。现在条件好了,最多就去游泳池游泳,技术不行,只能在水池里扑腾几米而已。我父亲的那一身超级水性我是一点没学会,但是我父亲倒是把那一身水性都教给我女儿了,我女儿蛙泳蝶泳自由泳,连仰泳都会,倒着游都行,仰泳和自由泳都是跟我父亲学的。

后来的父亲,一生中又经历过几次生死,但他都挺过来了。

比方说像上一期我好像提过,他在农村生活的时候腿上长过疖子,他以为自己要死了,后来被一个赤脚医生给慢慢救了回来,当然这个事儿不一定能算生死考验,只是我父亲自己认为是一次有生命危险的事情。

回到这一期的开头。

现在再来看看,谁才是上天眷顾的宠儿?

一个投资有点小成果,但特别善于规避各种大跌风险的我,和多次逃脱生命死亡魔爪的父亲。

现在我的观点是,从死神手上逃脱,活得长的人,才有资格被称为上天的宠儿,投资获利,那不过就是一个运气好一点的普通人而已,而且比我投资成功的人多了去了。

换做是我在父亲那种环境,我可能活不到现在,命都没了还谈什么投资啊?不成为别人的谈资就不错了。

事实证明父亲已经活到快七十岁了,这时候他又及时发现了身体的疾病,安装了心脏支架,那就意味着他还能再继续活下去。

而我才四十一岁,距离那种年龄还有很远。如果我真的有幸能活到我父亲的年龄,并且还能维持投资收益率,那时候再和老婆争论,谁是上天眷顾的宠儿还差不多。

在这里祝福一下自己,希望自己能活到吃老年痴呆药的那一天。

下一期的标题,我出生那些年的事情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