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纵横小说
首页 都市 现实题材 书籍1241344
第三章 现实比戏剧更离奇!吃奶机器诞生!
作者:山水奇才本章字数:3161更新时间:2023-05-05 11:03:15

人生一定比戏剧还要戏剧!这句话是真理!!!!

这句话我用了好几个感叹号!你们不要怀疑,因为我负责验证这句话!简直太真理了!

这么说来,纪实文学的剧情都比小说的剧情离谱,谁还看小说啊?哈哈,开个玩笑。

不信就接着看吧。

前面两期说过我的父亲的来历,但我没有说过我的母亲,当然这一期同样不打算说母亲的来历。因为我母亲家族的故事说起来并不比父亲少,甚至……更加有趣和神奇。但是还没到说的时候,先说我的诞生吧。

第一期说过,我的父亲被苏北油田招去当工人了,其实我母亲最初的时候也是石油工人,和父亲在同一个钻井队。所以在他做油田工人的时间里,就认识了我妈妈,两人恋爱,结婚……blablabla,这里省略一大堆废话,总之后面的一切就顺理成章了,我诞生了。

我出生在1981年的腊月初十,南京市妇幼保健院的一个床位上。抱歉这是个农历日子,因为我不想报出我的阳历生日。咱们在互联网上,要保持一点基本的警觉性,对吧,国家不是一直在宣传网上个人信息要保护好嘛?我觉得这是对的,所以我不会在这里写我的阳历生日的。当然你一定要翻着万年历去查我的阳历生日,那我也没办法,但你又怎么知道我有没有说实话?

好吧咱不纠结这个,但是之所以我一定要把日子说出来,是因为我的人生巧合的离谱,就在同一家医院,两天之后,也就是1981年的腊月十二,我老婆也出生了。

夫妻俩二十多年前,在同一家医院出生,老婆比老公晚两天而已,你说这剧情离谱不离谱?是不是比戏剧更戏剧?太戏剧了对吧?二十多年之后,这家医院出生的这两个宝宝结婚了,人生就是这么巧哦。

能比我们更巧合的,那必然是夫妻俩要同年同月同日生才行,可是同年同月同日生的夫妻又有几对呢?几乎没有,更何况还得要在同一家医院出生才行,太难得了。

所以我认为,我和老婆的出生,就已经是世上最巧合的事情了,而这个出生的巧合,对我的影响一直延续到了今天。举个例子,我老婆情绪比较差的时候,就会提到我俩在一家医院出生这件事,然后我就没少挨揍。

她一般都是这么说的:“当年在医院出生的时候,护士姐姐给我喂的奶瓶,肯定被你抢走了,你欠我的!”这是我老婆对我进行攻击的日常话术,也是她打我的理由。

听起来很离谱,但她的逻辑没有问题啊。

我和她都是在同一家医院出生的,生日就差两天,按照我和我老婆的想象,小孩出生后不一定会马上就有母奶喝,而是有可能会抱到一起,一个干净的护婴室之类的地方,做个检查啥的,这时候护士姐姐会拿着奶瓶,一个娃嘴里塞一个,小娃们会抱着奶瓶就吃。

当然这是我老婆对刚出生场面的想象,我觉得不太象是真的,但父母们也没描述过那时的样子。

反正就是这么脑补的。

正好,我又是个饭量特别大的吃奶机器,这就被老婆当成了我偷喝她奶瓶的证据。

“你把你的那瓶奶喝光了,哇哇的哭,而我饭量小,喝了一半不喝了,护士姐姐一看,就把我的奶瓶拿去给你喝了,你还我奶瓶!!!!”老婆一边发挥她的想象力,一边又哭又闹,一般到了最后,还会开始动手打我。

我这被打的,冤枉吗?我不知道,因为听起来像那么回事啊,如果刚出生的小孩子真的是吃护士给的奶瓶的话,那我吃的可能真的比我老婆多一点,多吃多占的可能性是存在的。

在这件事情上,我根本无法反驳我老婆,因为人在3岁之前没有记忆。老婆把我抢奶瓶这件事描述的如此惟妙惟肖,跟真的一样,说的我哑口无言,所以我只能一辈子总感觉欠她点什么一样。

人类是一种精度很高的生物,生命到了什么阶段,就会做什么事情,都不需要你控制的。

比方说,一个人从出生到三四岁这段时间,你是没有记忆的,就是单纯的没有记忆,一片空白。从科学上说,这段时间是大脑神经元在进行重组,很多神经元在0-3岁这个阶段被淘汰了,所以相应的记忆也就没有能够留下来。所有人都是这样。

但是这是绝对的吗?

我觉得我有点特例,因为我对0-7岁之间的记忆特别丰富,特别有趣,里面肯定夹杂了一些0-3岁的记忆。只是,我分不清这些事情哪些是我3岁以前的,哪些是我3岁以后的,当然也可能我和别人一样,其实并没有3岁前的记忆,0-3岁的记忆只是我的错觉而已,后面会慢慢提到。

上面那段文字说的,我在医院里刚出生那几天,抢老婆奶瓶这件事,我是一点都不记得,那时候我们两家彼此间也不认识,在医院里出生的孩子照道理说应该吃的是母奶,而不是护士姐姐给的奶瓶,所以抢奶瓶这种事,纯属我老婆的想象,是她用来PUA(精神操控)我的工具。

但是我是个吃奶的机器这件事,倒是真的。

我一直吃奶吃到一岁半甚至更久,可能吃到快两岁,不确定,反正肯定是比一般人吃的时间长的多。我觉得我在吃奶这个人生成就上真是太牛逼了,我咋这么能吃?我看过很多的个人自传啊,童年记忆啊什么的,全部都是苦大仇深的,不是小时候没饭吃咯,就是小时候没奶喝了,就连我老婆,也是她母亲奶水少,靠吃奶糕补充营养,好像就只有我是个例外。我母亲的奶水也足,我想吃多少就能吃多少。

为什么会这样?因为我母亲营养实在太好了,为什么我母亲的营养这么好呢?后面说母亲家族的时候会详细说。

我母亲和我的父亲是在苏北油田做石油工人的时候认识的,也是在那里结婚的,但是我出生之后,母亲就已经不在苏北油田了,而是靠我公公的关系给她调回南京工作了,在食品厂里做会计。

我公公好像是个民主党派吧,民盟还是啥?我不确定,反正好像是这样。公公的工作则是南京郊区栖霞区一个食品厂的厂长。这也是可能,也不确定,但是个单位领导应该是没跑。我也不可能就这些事再去跟我老妈求证,因为父母不知道我在写回忆录,我也不想让他们知道。而且这些事情稍微记错点啥也不重要,毕竟这里记录的主角是我而不是父母辈,甚至爷爷辈,我脑子里印象他们是啥就是啥吧,反正八九不离十就行。

母亲和公公家族的事情在这里不展开详解,后面会专门展开说,非常非常的有意思,剧情同样是比小说更离奇,出乎每个人的意料。

回到正文。

我的母亲回到南京的郊区栖霞的食品公司,一边做会计,一边带我长大。

食品公司,顾名思义,那是不可能缺食物的,加上母亲是个非常善于带娃的女人,不仅奶水足,还带的好,所以我很快被喂成了一个大胖小子。后来探亲的时候了,我被母亲带去苏北油田看望我爸爸,我爸拍下我裸体的照片留存了下来,现在我看那照片上的自己,确实长得肥肥胖胖的。

我父亲是个自封的文青,他自认为是文艺青年,所以那个年代,文艺青年玩的他都会玩。就比方说摄影和照相。

那个年代玩摄影和照相,比今天复杂多了。

今天你只需要买个手机,端起来啪嗒啪嗒就行了,还自动美颜。

那个年代,可不是买个相机,端起来咔嚓咔嚓就行,首先一个难关,就是那时候的相机是机械的,所见非所得。你在相机取景框里看见的效果可能不错,但洗出来的照片效果不一定好。

可能对焦糊了;

可能人物位置偏了;

可能曝光有问题,洗出来黑漆漆一片,或者白茫茫一片。

就算你过了上面这些关,还有一关卡着你呢。

底片给你你会洗吗?

那个年代洗底片可是很复杂的,又是暗房又是药水的,一般人弄不懂。

所以,对于上面的所有问题,我可以很勇敢的回答你们:

我都不会!

但是我父亲就会,这也是我特别崇拜他的地方之一。嗯,照相和洗照片仅仅是我崇拜他的地方之一,后面他还有很多更厉害的操作。

我之所以能对那时候的一些事情记忆深刻,就靠父亲照的这些老照片的辅助了。

不谈照相机了,接着往下说。

我出生后,父亲继续在苏北油田做石油工人,母亲调动工作回到了南京的郊区食品厂,两人过起了分居两地的生活,而我在栖霞的这段时间,也留下了和乡村生活最接近,也是最有意思的一段回忆。

不过写乡村生活的人实在是太多了,比如说,鲁迅的很多杂文就是记录儿时乡村生活的。我这个半吊子的城乡结合部生活,能写得比别人更好吗?嗯……不知道,但是这一切都是真实发生的事情,所以,一定是独特的,而且有趣的。

就像我第一期说的,我不是个苦大仇人的人,所以,我的回忆录也不是苦大仇深的回忆录。

下一期的标题:饮食的印象,吃别人一辈子都吃不完的猪大肠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