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纵横小说
首页 都市 现实题材 空中的足迹 —祭奠过去,致敬未来—
2
作者:Tenry本章字数:4795更新时间:2023-05-06 15:45:18

讲堂附近有专门给我们学生提供的食堂。当然这里附近有个大图书馆,上午和下午分别有课程的学生会选择中间时段在那里度过,或者就是回家。而我的话,喜欢待在食堂。因为饭点以外的食堂真的是很空。

我坐在面对着窗户的座位,我的老位置。后面一根柱子挡住了来往者的视线。.....过去我总是撰写论文,现在我基本上是什么文章都能写一些,所以前段时间向出版社提交过撰写社会学议论文的签约申请,不过一直到现在也没有回复。至于我最喜欢的文学型文章和神经学论文,我不想靠它们赚钱。

我只能像这样拿着刚买到的神经麻痹类药物,在手上把玩,浪费时间,来等待几个小时以后的讲座。....我不知道那是什么讲座,那不是我们教授安排的。据说是请外部专家来进行一场“有必要”的讲座。

....我想起来,刚才我购买这个药物的时候,老板看到我的样子。他简直好像认识我一样,在购买过程中一直盯着我看。当边上疑似他女儿的人告诉我价格三块以后,他只看了他女儿一眼,严厉地告诉我四块。然后他女儿苦笑了出来。......

......怎么回事呢,怎么感觉很多人像是认识我一样。还是说纯粹是看到我就产生嫌弃?我觉得这附近的人不像知道我的身份。不过反正他们不是什么大人物,所以我也就决定不管这些事情。

.........

................

我不想这样,但是还是被安排到了整个讲堂的最前排。......我也不想给别人留下一种不肯坐前排的印象,所以也就打算坦然面对这个事情。

走上台的,出乎我预料,是一个很年轻的人,我个人不是很喜欢这样的讲师。我还是倾向于那些老道一些的。......没有多少人认真听,我是认真听的。我看着那个讲师,按照习惯严格管理着坐姿以及表情,甚至呼吸。......距离很近,呼吸加重可能让对方以为我产生了情绪波动。我只打算传达出一个信息——我没受到一丝影响。只有咳嗽或者打哈欠这种动作我会愿意做出来。

“我们的社会,是不会由一个两个人来改变,改变的一定是.....”

她讲着这些莫名其妙的内容,不过我也不至于嫌弃。姑且还是听下去吧。但是她讲着讲着,看向了我。.....不是错觉,她就是看向了我。

“人脑是脆弱而珍贵的,任何企图用什么方法改变它的人,其实是一种反社会行为.....”

啊......她虽然讲得很有气势,但是很明显语法不是特别标准。而且.......

我能感觉到她有一种“试探”我的意思。至今为止很多人有过这种行为,来试探我。比如说有点过分的批评,或者是像这样凶我一下。

我很得意的是,我从来没有在他们面前露出破绽来,所以我也其实一直在坦然接受他们对我的试探。每一次我能够做到波澜不惊地接受进攻,我都有一种成就感。.....就这一次来说,这个人说的话根本没什么逻辑。而且我知道,她之所以突然气势汹汹地看着我,其实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其他人都在开小差,她只能把注意力放在我身上了。

看出她的水平以后,我讲课结束就打算无视她的存在。如果她能展示出一些她的能力的话,我倒是会在讲课结束之后,稍微回想回想她,分析分析她的话。

....最近,这一类莫名其妙的讲师挺多的。我也就都没有放在心上。我不敢随随便便往冲着我来的方面想,我不敢当。

..........

.................

回到家,我在信箱里看到了我父母寄给我的来信。没有一句话,仍然是生活费。不过对我来说,这样就好。我很喜欢跟父母的这种关系,不说必要以上的话,只是我不断收到生活费。

.......对于工作问题,我是打算暂时不急。至少,眼下我先继续研究神经药物。

关上门以后,我就坐上了屋内的桌边,又把玩起了手上的一瓶药物。这种粉末状的药物据说通过与神经递质发生关系,带来暂时的麻痹效果。是麻药,严格来说,和我研究的药物不同。我研究的方向是改变神经行为的。

....其实我是早就怀疑我的同学们,和我的导师,我的教授应该是知道我在暗中做这些研究的,不过我不敢确信。因为这一直是我早先时的愿望,这么轻易就实现让我多少有点不敢接受——我一直很在意时常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与愿违的事例。而且我完全不知道我的研究在社会上到底有多少人知道。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缘故,我现在的心情基调也比以前轻松多了。也早就抛弃了仿佛自残一样的自我施压习惯........

“咚,咚”

敲门声,有人来拜访我了。....和我们学校有关的人的话,知道我的住所也不奇怪。开门以后,我等待对方开口。

“你好,我是从事社会心理研究的人员。”

“......恩。”

“.....最近我们也在开展社会犯罪心理学的研究,这是我的名片。”

他递给了我一张名片。

“如果你感觉到自己的心理想法比如说有一些........奇怪的东西,你可以随时来找我们。”

“....恩。”

然后他就离开了。什么犯罪心理学.....还有这种东西啊。总之,我是觉得我不可能会去找他们的。不过名片我还是先存着吧。没有必要扔掉。

......我没有开口,不过此时我闭着嘴唇张开下颚,随着下颚左右活动,在两侧交合处也分别传出了“咔”的声响和振动。

......走上卧室,我把书柜上摆着的留声机放在了床上,然后坐在它的边上。播放起我最喜欢的音乐。

——一位出名的音乐家的乐曲,我虽然不觉得自己有多么特别喜欢这个音乐家,但是除他以外的音乐家都没被我放在眼里。这首他最著名的乐曲,抒发他的怀旧之情,给我的整体感觉非常稳重,比较收敛,没有什么特别强调的东西,只是缓缓地叙述。

原本,我是不怎么喜欢这一类音乐的,那个常常给我寄经费的人某天给我写了封信,我才开始重视音乐。那个人说了他喜欢的音乐家,我听了那个音乐家的作品,感觉不是很喜欢。感觉杀气比较明显,情感突出,大胆,对音乐本身非常专注。这些都无所谓,关键是我听起来总觉得有点孩子气。

.........

................

我在房屋后面的空地上面堆起了篝火,坐在地上看着它。也不知道该想些什么......我心中根本没有明确的生活哲理,但是我又从来听不进周围人所说的一些道理。他们的社会学,他们的心理学,我从来都是当成耳边风。不过......

为什么最近针对我的人那么多呢。也不知道他们为了什么。我周围的,看似支持我的那些同学也对我露出一副难过的表情。好像我受了什么伤一样......

我突然感觉肩膀被拍了。抬头看去,是一个人。她弯下腰来看着我,微笑着点眼神中有一点湿润。

“.....你是?”

“你见过我的。”

“我见过.......”

我在脑中回想着。......

“是那个......”

我还没说出来,她就点了头。啊,说起来,

我在以前的学校那里见过一个像她这样的人,之后又见过几次类似的人,又在黑区见过.....我曾经在文章中写到过这几个形象,可是我一直不确定是不是同一个人。描述成同一个人只是为了文学效果......

她怎么在这里出现了.......

“我的文章你.....”

她点了点头。

“我知道了你是作家以后,真的是很开心!”

“也就是说真的都是同一个人吗........”

我这么回想着,看向篝火。突然我又想到一件事。

“我以前在大图书馆听见的弹琴的人是你吗?”

她又点点头。.......连那个也是她啊。我什么都不知道....

“我就是一直给你写信的!”

“!?”

我简直就像是受到她的召唤一样。......我惊讶地看向她,她还是弯着腰,笑着。

...........

...................

如她所说,我的信箱里除了父母写的信还有一封信,我没看到。现在她坐着我房子的一楼,我在外面就这样读起了信。写了很多,在最后告知了她要来找我。我读完,转身去推开门。

进去后,看见她看着我微笑。我不由得稍微严肃了起来。

“.....你对我有一些误解。”

“?”

她露出了疑惑的表情。我仔细回想着,打算一件一件告诉她。.....从哪里开始呢。

“首先,我是在一些文章和文学作品中谈及你,但是.......说实话,不是你认为的那种情感......”

“.....不是喜欢我,我今天看出来了。”

我所有表达喜欢的感受全是文学虚构......除此之外就是表达敬意了。我又看向信,在上面找错。

“.......这个,我不是像你想的那样,压抑自己对别人的不满或者强迫自己接受别人的要求......我所做的事情全是自己想做的。”

我真正不喜欢的事情别人怎么强迫也没用。

“那,你那篇那么压抑的文章?”

“我那次看了别的作者的一篇压抑的文章,很喜欢那种风格,模仿着写了一篇。还有,我今天才知道其实有那么多人看我的文章。”

我以前写到过关于其他人对我的针对性,不过那只是我周围的人,我路上见到的人。按她说的,其实我的文章在世上广为流传,然后有很大一批人都反对我。我怎么可能知道呢。我只是觉得周围人有点太针对我了。

她露出了有些惊讶的神情,然后思索着。

“所以你没有专门写文章抨击政府......”

“啊,以前政府是反对我研究这种药物,但是他们反对的当时我是不知道的。过了很久我才察觉到的。”

也只是不久之前罢了,看了几张报纸,上面刊登了反神经药物研究的文章。撰写部门是政府直接管理的部门。她大概觉得我压抑着对他们的不满吧。其实根本不是.....我一边低着头思考,一边缓缓走到她身边。

“.....他们如果要打击我,早就做出更强力的手段来打压我了,但是他们对我的反对一直是隐瞒着我本人的。”

说到这里,我停下脚步看向她。

“我感觉到他们隐藏了什么想法,所以也就没有什么反感。”

她低下了头,想了一下,又微笑着抬了起来。

“还有,我是不打算谈恋爱,也不是压抑自己.......”

她笑得更开心了。....稍微跟她说说吧。

“我以前尝试过,.......跟我谈恋爱的对象,内心总是和我越来越远.......”

我对看穿了的人的身体会产生厌恶感,有时候会觉得对方很脏......并且我还有点抗拒亲密的肢体接触。

总之初遇她时,我很明白她的想法,但是我是在心中叹了气,明确地表示我不奉陪她。我认为像她那样的人不应该会特别在意我吧。.......她这次仔细地思考了一下,然后又开口。

“我还帮过你很多呢。我帮你写了一些文章。”

“.......我不知道.........”

“那些经费,是我从家里偷出来的。”

“?!”

我又看向她。她没有看向我。

“......我不需要你这样帮啊....”

“......我的身边,都是一群反对你的人。我实在不想和他们待在一起.....很煎熬.......”

.......她周围的人吗。不过,这样一来,我就把以前发生的很多事情逐渐联系了起来,那些想不通的讲师导师的表现也终于能够理解......想了一会,我又对她开口。

“感觉......你眼里为什么好像真的就只有我的样子.....”

她微笑着看向我,眼里又是十分湿润。

“恩。好像我给你添了麻烦,....对不起。”

“.....没有。”

她低下头去,声音有点轻。

“我只是希望你能知道这些.......”

“.......我现在都知道了。”

她想了一会,稍微抬起一点头,看向我。

“....你不需要我了吧?”

“..........”

她自责地又低下头去。

“....对不起,感觉.....我会给你带来困扰。”

她站起来,向我这边走过来。

“可以......抱一下吗?”

“.......”

当然可以。.......回想起来,她大概是最了解我的人了,虽然也有误解。她是帮过我最多的人了,虽然这些忙不帮也没关系.......但是,她竟然能做到真的眼里只有我一人。

想到这里,我便张开双臂接受拥抱。这件事我从未与其他人做过。不过,我对做这个动作还是有比较强的抗拒感,.....所以我闭上了眼。

不过她对我说话音量没意见吗..........别人和我说话经常反应我声音轻。但是事实上,我是把声音压制在自己觉得差不多的音量。也许我自己听比别人听要清楚。

.......她那清秀的五官,她对我说的话,都让我感觉到她是一个很厌恶自己的人。

..........

拥抱了一段时间以后,她说了再见,然后就离开,从我的视野里消失了。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