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纵横小说
首页 都市 现实题材 书籍1241664
3
作者:Tenry本章字数:5881更新时间:2023-05-06 15:49:14

“你们听好了,今天我在这里讲的东西,你们绝对不可外传。”

讲堂大门紧闭,我们又被召集起来听莫名其妙的课程。当然,大多数人根本不听,我也是只是趴着。虽然睡不着。

“人脑是和动物大脑不一样的,如果擅自对其研究,是会遭到......”

是吗。人脑和动物大脑.......我还真懒得研究,到底是不是不一样。

“人类的大脑,具有思维,意识,这是高尚的,不可侵犯的。”

她讲得很有一些情绪,像是要强调她的主张,又像是害怕什么东西......

“比如说前段时间,有人提出神经修复微电流刺激......”

啊,这个是我说的。原来如此......她是来反对我的啊。既然如此,我就更要刻意不露出任何多余表现了。不做任何事,然后抬起头来看向她的身体,不做表情,控制呼吸,只是正常地眨着眼,告诉她我在认真听。

最困难的是克制吞咽口水。我一直以来都是趁对方不注意的时候吞咽的,克制得久了真的很难受。

...........

走出讲堂,有几位好像是和这个讲师同行的人站成一排,我从他们前面走过时,他们看着我,面容十分严肃。.....只看我不看其他人,是认识我吗.......

我们神经学教授换人了,换了一个年轻人,讲的东西我根本听不进去。今后还要不要继续待在这里学呢.....

我会思考这个问题,是因为前段时间教授找了我,他回避着我的目光,问我能不能退课。当我询问理由时,他说我上课总是发呆。......我上课心事可多着呢。

.....现在我倒是开始发呆了。我发着呆走出讲堂,正往食堂走去。我向来是发着呆走路,视线偏下。.....我走姿并不十分端正,但是我不想纠正。我总感觉昂首挺胸很不自然。以前是感觉自己长得太高.......关键是,我不喜欢别人觉得我自认为很突出。

.........

点了一盘饭,我坐在食堂内的老位置,开始一口一口享用。加的菜,记得上一次不懂事,要了很多青椒,我以为这青椒没那么辣。可是到嘴里就辣到我流出眼泪.......那一次最后剩了很多没吃。

陆陆续续找的几份工作,都已经给我回了信拒绝。关于前途的事情.......

我往周围看去,看到了别人边吃边在看报纸。说起来,食堂墙壁的几个地方有提供免费报纸。我站起身,也去取了一份回来。

.......黑区的犯罪案件,还有.......神经麻药市场的调控?这是打算干什么。在这种时候做这种事情........

是.....因为我吗。

....番茄炒蛋,番茄保留着酸味,鸡蛋的味道很不错。我吃一勺饭,吃一勺菜,吃着吃着就没有心思看报纸了。

.....最近社会心理学,社会学的地位似乎越来越高了,连我们这里也增设了一些讲课内容。只是.....我对那些东西真的感觉很空虚。未来,如果我选择那些东西,会容易过日子吧。但是........

不喜欢,我果然还是更倾向于现在的研究。........我不时看向周围的人,没有一个人注意到我。

..........

................

我通常来这家小店购买实验用的动物,比如说小白鼠或者一些昆虫。但是今天,老板看着我,好像有心事。

“你还是买白鼠?”

“恩。”

“做实验用的?”

“........”

他转身去抽屉拿东西。

“我们昨天开始要求客户登记信息了。”

他这么说着,拿出一张纸,上面是有很多内容.........总之反正不是限制购买,我填就是了。

“哼。年轻人,整天做做实验就觉得自己是什么人物了......”

他坐在位置上,并没有看着我说话。

“打击打击这样的人也好。饭碗哪有那么好挣啊?还是脚踏实地......”

.......是吗......是啊。在老一辈人眼里,确实做实验能赚钱也太轻松了吧......是会被看不起吧。

不过不管怎样,我还是成功购买到了五只老鼠,虽然不知道下次能不能买了.....还有,幸好我家里没有实验室......不然可能被查也说不定。

这样的话,我会不会需要把实验器材都藏起来呢........这么想着,我走到了家。......站在对方的立场上想办法击垮自己,是我的习惯。

检查信箱是每次回家必做的事情。以经验来看的话,父母的信今天又该到了。我打开信箱,取出预料之中存在的信封。但是今天的特别薄.......里面有信纸,上面写着字。

『我们知道你在进行那些研究,尽早停下吧,回家里来住。接下来我们不给你生活费了,直到你搬回家里来。我们爱你。』

......信封里面并没有装钱。......我站在原地,抬起了头来。

我忽然想起,以前母亲与人交谈时,愉快地告诉别人,老师说我幼稚。

..........

..................

黑区外围,环境并没有里面那么脏乱,还是和普通居住区一样。不过走在这里,毕竟还是会感到害怕。不知道哪里会突然出现一个什么东西。

我找了一个墙角处,靠着墙坐下。位置是离入口不远的,我也怕自己迷了路走不出去。今天来这里,只是想散散心。

.....偶尔会有吧,这种时候。感觉很累,只是想发呆。在夜晚,看着漆黑的白色建筑.....白天也一样。白天的心境会更开朗一些,但是也会有想发呆的时候。

我只是喜欢我的研究。也许.....确实我不应该这样。是啊。什么神经药物,违反大脑的规律,违反人性不是吗。想着做些简单的实验,成为研究者,跻身科学家圈,太天真了吧。实验谁都会做,我又哪里比别人多了什么呢。

社会心理学,社会学,也许确实更有研究的必要。但是我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流落街头我也不想靠他们过日子。至于我平时撰写的其他类型文章.......

好幼稚。但是........尽管幼稚........

我还是很想写一篇喜剧。就是现在,我有了构思......灵感和创作欲一涌而上。这样那样的人,在这样那样的地方,进行这样那样的对话,脑中想象着那些东西,我忍不住笑了出来。.....回去以后就把它写在纸上,然后找个机会发表了吧。虽然不知道会不会有人看。

我就随随便便写一些,然后想办法........这样想着,我用力站起身。

“?!”

站起身转身要走的时候,我感觉到肩膀被搭了。

“哼哼.....是我啊。”

“!,.......”

是她,那个一直帮我的......我只看了她一眼,然后移开了视线,低下头去。

“我家族败坏了,现在我离家出走了。”

她追着我的目光,用微笑对着我。

“........”

“我们能一起生活吗?”

“..............”

她始终微笑着。我过了很久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她也等待着我开口。

“......你给的经费,还剩很多.......”

她会心一笑。...........

没有其他人在的这个墙角处,理应十分偏僻。可是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在这么孤寂的夜晚来到这里。更不知道我凭什么跟她相见。

...........那些经费,让她家庭败坏的吗。是这样的吧.....

..........

..................

.......

我在黑区静悄悄地走着路,她同样静悄悄地跟在我后面。.....这种事我这辈子还是第一次做。.....因为是夜晚吧,周围有没有人显得特别容易判断。

我走到一处转角停了下来。出转角前面路比较宽,所以我轻易不好判断能不能过去。于是我轻声向身后的她搭话。

“你觉得有人吗?”

“没有。”

她的回答非常果断。....我就相信她的判断吧。大胆迈开脚步,一看,果然没有人。这时候注意到身后的她,好像很喜悦的样子。出了这里的话,就不会有人证,证明我们做的事了吧。

——偷东西。我们决定长远考虑,光她之前给的那些经费一定是不能坚持很久的,我们还需要像这样去偷东西。总之,我还是比较机警的。

离开黑区,我们来到街上一长椅上休息。她就坐在我身边。当我们不开口,我们之间的静谧就如同夜色一样。

“......我习惯这样了,做事情给自己增加难度。”

“恩。”

“以前我的第一任导师,是个自然哲学教授,我是在跟他相处的时候开始的这种生活方式。”

而我那段时期专注于背书,没怎么仔细碰这门学科。但是一段时间以后,我的自然哲学水平莫名其妙地提升了很多。我身上还有一些其他能力也是像这样无意中提升了。

.......她不说话,就听着。可以的话,我倒是希望她也告诉我一些她以前的事情啊。她看了我那么多文章,对我的事情应该知道不少了。但是她自己的现在还一件没说......

总之,是那位导师让我悟到了,人的能力可以得到训练。分别以后,他在我心中的形象仍然是十分高大,而又不可超越的。长期以来,我心里多多少少是把这个形象作为目标的。

“不过说实话,我在文章里夸大了你弹琴的水平了。当时我其实不觉得你弹得很好。”

她看着我笑了出来。.....是我希望她弹得好吧。.....毕竟当时正处于有些需要精神支柱的生活中........

差不多回去了吧,我站了起来,开始离开这里,她也跟了上来。

现在,抛开那些,我正在研究神经学。不过没什么进展。说起来,我有一些东西要人帮着做一下实验........

我背对着她停下脚步,感觉着身后的她。我想试试被她进攻,触碰到时会产生的感觉。很快,她似乎理解了,感觉到她开始坏笑。

然后突然我感觉到自己的大腿正被抚摸.....

“!”

我表达了否定以后,她把手缩了回去。

“我是想让你对我发起触碰,我看看是什么感觉。”

然后四周安静下来,隔了很久也没什么感觉。不知道她什么情况,我开口问她。

“怎么还不来?”

“你防备着我怎么进攻啊!”

“.......啊,说的也是。”

说起来我忘了,有防备的情况下会无从下手的。我一边笑了出来,一边继续往前走着。她也跟着。

.......我打开一瓶偷到的酒。那户人家只有酒,没有其他值钱的东西了。除了钱。一边喝,我一边去注意她的表情,她笑着看着我喝。.....她可能不想喝的吧。不过喝偷来的东西,是很舒服。这样想着的我也露出了满足的微笑。

.........

................

篝火前,我们静静地坐着。

“.....现在你知道真实的我是什么样的了。”

她笑着看着我。.....所以她才这么开心吧。之前她对我的担心,现在全都一扫而空了。只是她好像太开心了。

这让我回想起了很久以前,在大图书馆被她遇见的那时候。那次我坐着看书,余光瞥到了她,她从我视野外背对着我走到我视野内偏中间的地方,然后她走到回头时可以看到我正脸的地方停下了脚步,很迅速地回头看了我一眼,然后继续走掉了。

她可能以为我没注意到那个动作,但是事实上我全都看到了。我甚至感觉到了她走过来就是为了看我一眼。我是感觉这个动作很可爱。

.....她回程路上对着我笑着,我没放在心上。因为我很奇怪,她为什么会那么开心。.....就好像第一次见面的时候。

“......我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

“你还记得啊?”

她似乎为了我还记得而由衷地高兴起来。那一次她也是这样,特别开心。但是我......那时候,倒是非常平静。

.....她那时候希望我看向她,我没有照做,现在回想起来,多多少少有一点出于对我形象的维持需要吧。我不可能为了一个初逢的人改变举止。从那时开始,我就把她像曾经那位自然哲学教授一样,在我心中的姿态提升得很高,我憧憬着她那样的游刃有余。但是对于真实的她,其实......并没有在意。

........

................

清晨,我们在床上醒来。她好像比我早醒来的样子,已经离开床了。我听见楼下有声音.......我以超高的起床执行力,穿好衣服下了床。

.....以前训练出来的执行力。那时候起床的想法如同斩钉截铁。已经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穿好衣服,我赶紧去往楼下。

楼梯走到一半,看见她在门口和一个人说话。

“哼哼,你觉得我们是什么关系?”

“.....”

那个人很懵。

“我告诉你,他已经是我的人了。哼哼哼哼.....”

“???”

“哈哈哈哈.......”

我赶紧以强于刚刚起床的执行力瞬移过去捂住她的嘴。

.........

“.....你说什么啊.........”

二楼卧室内,我们坐在床上。我满心的无奈。

“他是来给你找麻烦的人嘛。”

“你,........”

我用手扶着额头。.......

“.....你还说了什么啊。”

她不回答,看向别处。不过........

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这样的她也很有趣。所以我也会心而笑。

“.....以后别再背着我跟别人说话了。”

“?”

“.......感觉那样的话,你和其他人是一伙的......”

......我周围的人总是会互相间商量关于我的事情,瞒着我。所以我总是有其他人和我有隔阂的感觉。......我不希望她也归于其他人的整体里面。

回过神来,她笑了出来。......其实最初我是想装做普通人的,和他们保持一定距离。谁想这距离竟越来越大。

“我明白,我也和我周围的人有隔阂感。”

“.........”

我突然想起了她信中说到的。.......这个社会的人对待有才之人的方式,她还叫我不要上那些人的当,被他们影响了,活成自己讨厌的样子。......想到这里,我果断开口。

“我很喜欢自己的样子的。而且,.......我周围人不讨厌我。”

她一瞬间犹豫了一下,还是笑了出来。......人在自己进行所有言行举止时,察觉自己的形象,就能逐渐活成自己喜欢的自己的形象。我早就成功做到了。

又回过神来,她搂了上来。于是她的笑容传染给了我。

“你听好,”

她这么说了以后,回想着什么,哼起了歌曲。

.....之后我才反应过来,这首曲子应该是她在初遇我时作出的曲子。宛如在混沌之中见到了一丝光明,逐渐地豁然开朗。然后了解了什么,变得喜悦起来......

..........

...................

黑夜中,我们又悄悄地在黑区建筑间穿梭。翻窗这种事情,我再熟悉不过。带着她的话,......我承认她有点拖后腿。

“....看了四周没有人之后,一定要果断开始翻。犹豫了就会等到有人走过来。”

她随着我一同翻出一户人家的窗外,翻出来以后,她学着我的样子蹲了下来。我要继续把我的经验教给她。

“一般人不会有那么机敏,在黑夜里看到一点点动静不会察觉的。”

她微笑着听着。走出建筑转角,我们直起身子,大大方方地继续走。路上当然一个人也没有。

“关于你以前认识的那个女生,”

她有些试探性地开口了。

“啊,凭印象前面就是街道了,我们走得平常一些。”

“那个女生,”

“总之还是那句话,没有人会那么机警的。只要我们比别人更敏锐,时刻假想着自己的动静被发现的情况.......”

“.........”

她沉默了,不知道她在想什么。.......我也是,不知道为什么要一直打断她。

..........

当天夜晚我就为回避问题而后悔了。她动了真格,在床上接了吻以后,在我疲劳的时候逼问了出来,那第二次试图谈的恋爱......

.......她了解的我的事,又多了一件。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