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纵横小说
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袖剑秋水流
袖剑秋水流
吾梦莲
武侠 类型2023-05-17 首发时间1.5万 字数
与众多书友一起开启品质阅读
卷一
作者:吾梦莲本章字数:4947更新时间:2023-05-16 22:00:17

“放开我,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一少年突然惊醒,

四周环视这十分陌生的地儿。眼神游走间蕴藏一丝恐惧却又立刻冷静下来,理清慌乱思绪。借着约莫两丈多高的木栏窗口里耀眼的光柱才隐约看清这格局,

手脚束缚着,被丢在黑铁栅栏的牢房里,时不时一股霉腥尸腐味袭来,刺鼻到令人作呕。这是一个牢中牢?不,准确的说是在地窖,四间牢房,由黑色玄铁围成,里面均有一具骷髅呈面壁姿态,东倒西歪,已是残骸。可想而知,这是门派中关押违规弟子的地方。因罪孽深重,致死也未能走出这玄黑四壁。真是可悲。几个箩筐在牢外依次排开,竟流出什么东西,没错,是带有腥味儿的血渍,至于是人血还是畜牲血,就不得而知了。再看那蛛网密布的墙上挂着各式各样的锥戟刀叉剑,滴滴血渍可是声声入耳。方才一声呐喊余音绕梁、阵阵回响。

“呵,这里好大啊”,少年不禁自语道。

这时,牢房外坐着三两个酒气熏天、尖嘴猴腮且着装邋遢的人,于散布着凌乱的花生和东倒西歪酒瓶的四方桌旁,有坐着的、蹲着的、半坐半踩的,依偎在一边趁兴的。满身的油腻,左手鸡腿右手小酒,边吃边喝,好不快活。

少年嘴角微翘:“哼,一群小喽啰。得先搞清楚怎么回事,昏昏沉沉的脑袋实在想不这起来龙去脉了”。

朝那群酒色财气之徒大喊:“喂,喂,喝酒那个,这是哪儿,我怎么会到这来?喂,我叫你呢,说话呀”!

“嘭”一声只见那人放下酒壶,托着一副肠肥脑满的身躯,挂着一脸傲娇的挪了过来:“哼,我说你小子终于醒了,怎么样?这牢房住着还舒服吧”。

“太难受了,又膈应又臭,哪有几位大鱼大肉来的舒服啊”。少年佯装道,

“那个大叔,我与几位无冤无仇的,怎么会无故被关到这破地方来,能否详细透漏一下”?

那酒鬼故作不知个中缘由之态丝毫不理少年,迈着懒汉形态步子慢慢悠悠的回去又接着大吃大喝起来,

“唉,果然,人情世故即江湖啊”。少年叹息着,

此刻,盘膝而坐,运转丹田内力破开这束缚已久的手脚绳索,收功起身。一气呵成,自然而又迅速。从腰间拿出绣有兰花白芷纳金袋来,抛出一锭银子,

“想要更多么?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

一脸瘦相那个拿到银子顷刻喜笑颜开道:“哟,臭小子,没看出来呀,还是个有钱的主唉”。随后贪得无厌的几人又是犹犹豫豫。

“告诉我真相。我给你一锭金子”,少年又开口道。

爱财如命的酒鬼两眼放光,正准备一通说辞,突然来一人,头戴半截黄金卧凤面具,身穿连环镔铁铠,手握纯钧剑柄。顷刻,使得那帮小喽啰调整姿态、听候调遣。

纯钧剑,又名纯钩剑。铜锡合金,是一把尊贵无双的剑。相传为春秋战国时期越国人欧冶子所铸。外观精致华美,观之令人赏心悦目。虽距今年代久远,但其锋芒不减,斩金截铁如同摧枯拉朽。

“好强的气势,面具之下,一副星目含威相,却又犀利深邃”少年喃喃自语。

这是九命泱泱主杨九狸的弟弟杨灵豹,多年跟随兄长身边,武艺高强且长相俊俏。

九命泱—邪魔教派。自其父杨浒手里就与武林各大门派结怨:一次比拼中,无辜妻儿惨遭毒手,杀妻之仇就此结下,誓要杀尽这所谓假仁假义的正派人士。可惜,天不遂人愿,大仇未报,染疾而终。自此仇恨延续下一代杨九狸手里。杀母之仇终得以报之。不料,其子杨滮竟因病早逝。杨九狸此后心灰意冷,杀富济贫,以积阴德。虽说这“邪魔歪教”之名,早已不见当年,但各大门派甚至个中百姓对其怒气仍增未减,誓要消灭殆尽,泱中人不得已剑走偏锋,隐姓埋名,不与其争。

“带出来,我审”!寥寥几语发自磁性喉咙却也是振聋发聩之声。

胖子和瘦子架出那少年,跟随杨灵豹去其房内。

“你是谁,和杜衡有什么关系”杨灵豹高冷而又简洁的说道。

少年虽年少,毫不怵场,娓娓道来:“我是孟邹,建康人士,出外游玩,却不知为何被关到这来,倒想问问你是什么人。还有,那个杜衡,素不相识,也和他毫无瓜葛”。

说起这少年也是相当有趣。姓孟名邹,谐音“陬”字,和妹妹孟月为农历正月所生。其父孟玮凡、其母岳澜姗于建康都城繁华地带经营一处小酒楼,父母心肠极好、广交善缘,故而生意红火,宾客也是络绎不绝。父亲注重养生,自孟邹蹒跚踱步之时,将他带到少林寺习武,旨在强身健体,少有灾害。古灵精怪的孟邹却也天赋异禀,竟得少林劈柴人真传。短短几年,易经心法、洗髓心经了如指掌。年满十八,拜别师傅,回归家中,尽子女孝。

不曾想到,竟然被这九命泱无故虏去,说也奇怪,任凭一身绝学却不私逃,反而见招拆招,不知这小子葫芦里卖掉什么药。

“九命泱,听说过么”?

“哦,江湖上人人得而诛之的邪魔教派,就连三岁孩童也嗤之以鼻,何况是我”?孟邹说道

孟邹又是一通趾高气昂道:“与我何关?我一小少年伤害不到你们既得利益也不会对你们构成威胁,你们所谓江湖纷争关我屁事”!

“年纪不大,口气不小。若非大哥下令不得滥杀,早就碾死你这小蚂蚱”杨灵豹有条不紊的说着,丝毫不慌不忙,始终镇定自若,不愧为泱中副手。

“好在我有慈悲心肠,不然叫你们九命泱变得没命养”!

“是么?来—试试?”杨灵豹怒目睁眉间一把抓住孟邹衣领,拽向前来,四目相对,是火光四溅。

孟邹容貌清晰可见,剑眉星目、双卧丹凤、鼻若小胆、身材适中、一身华丽的深紫、腰束青绿蔽膝、脑后一束秀发、鬓角两行青丝,好生俊俏。

“怎么会—如此相像?”杨灵豹为之一振,眼神竟有些恍惚,接着说:“你说你姓孟名邹,建康人士”?

“是,喂,什么时候放了我?今天还有要事在身,能否快点?”孟邹也是阴阳怪气

杨灵豹放开孟邹,于房内来回踱步,眼珠几经打转,好似思索什么:“不行,此事事关重大,必须通报大哥才是,不能私自决定”。

“来人,拿些吃喝来”。

随后,只见一行人端来果蔬、膳食,多种多样,堪比满汉全席。

接着,命人替孟邹解开绳索,并告知随从,“我去去就来,看好他,不得有半点闪失”!

“是,副泱主!”

杨灵豹走了出去,那是去杨九狸房间的路线。

“大哥,可曾记得几日前,劫车之事?”杨灵豹一路风尘仆仆的急切说着。

“哈哈,两箱珠宝,满载而归啊!”杨九狸应道

“虏来人质中,有一少年,无故牵引其中,今日我亲审,居然发现其长相面貌与侄儿杨滮十分相似。”

“你—你是说——杨滮?”杨九狸一下怔住了,驻足矗立,收敛眼神,几经红润的眼里汇聚泪渍,险些滑落,神驰于窗外:虽说这九命泱为江湖正派所不齿,不过妻儿怀胎十月所生杨滮却少有祖父戾气,多些和善仁爱之心,饱读诗书而深明大义,甚得父心。岂料,飞来横祸——身染怪疾,英年早逝。每每回想,杨九狸久久不能自已。

“哥,哥?你有听我说么?”杨灵豹见状,特意提示杨九狸。

“噢,那少年现在何处?”杨九狸拭泪换神,随即说。

杨灵豹直奔自己房间,略挂笑意,急促且欢快:“在我房内,即可带来!”

“喂,面具大哥,什么时候放我?”孟邹显然一副故作已不耐烦模样。

“跟我走!”杨灵豹一如既往的高冷。

这九命泱看似古堡又像宫殿,外观和普通庭院近乎相同,杨灵豹亲自带着孟邹出了房门一路直走穿过聚义堂,突然一骷髅火把闪显眼前使人倏然一惊,不过倒也给这漆黑一片的通道添得不少光亮。周遭也清晰可见,青砖砌成的围墙相互映衬着烛影,忽明忽暗。不尽然的声声风起时不时一种瘆人的感觉由脊梁而来,大概是这骷髅的缘故。孟邹望去,久久凝望如陷入深渊,好像要被这无尽的黑暗吞噬一般。好一会儿了,孟邹心想:十步一火把,百步一守卫,阵势倒是不小啊。终于脱离这黑夜长廊,急促的下了阶梯左拐。“嚯,好刺眼!”孟邹下意识抬起左手遮挡斜侧的脑袋,透过指尖缝隙才逐渐看清这亮堂格局,框上四个大字“水天一色”:一望无垠的碧水湖被晚冬的雪镶上一块十分巨大的冰面,水面露台可供钓鱼栖息用,一方石桌连带四樽石鼓凳雕刻尤为精致,有点世外桃源的意思。正被这番美景吸引了去,杨灵豹又一个措手不及的左拐,大约十几步左右,敲开一门,这是杨九狸的房间。

“呵,好大阵势。不亏天下第一派。”孟邹调侃道。

“哥,来了。”杨灵豹来到大哥房内。

杨九狸上下打量好久,开口道:“像,像极了,眉宇间,面颊上。天下竟有如此相像之人。”

“孩子,你叫什么名字?家住哪里啊?”杨九狸恨不得顷刻知道这少年的全部讯息。

这时,杨灵豹向大哥一一阐述其中缘由:

三日前,杨灵豹得知有人路过,且财物不少。便引领五大高手及一众人马埋伏在崎岖山丘的一颗百年老松旁。

“来人,打探一下杜衡人马可否将要抵达,时辰、人数、军械多少。”杨灵豹不紧不慢说着。

“是,副泱主!”

一行五人,一袭黑衣,且遮头蒙面。“嗖—嗖”几下,踏叶而起如马踏飞燕,好生快捷,又是三两下腾空翻转,立刻,消失于山丘附近。早就听说九命泱内高手如云,轻功了得,有这乘风驭羽之技。今日一见,果真如此。

随即,五人已达数十公里外一座嶙峋苍石边,那石略高人几等,布满琐碎花草杂物,凸起凹陷状也浑然天成,门门牵星般筹措密集,大致一看神似耄耋仙人指引南路。

“来了,注意!”一人窃语。

看那前面,一人驾马在前。呵!好一副别致样貌——一双犀利羽玉眉、棱角分明俊俏面、坚毅神姿黑眼眸、身长八尺、体态健壮、白袍甲胄、手着长枪、蓝缨摇曳、英气逼人。这便是上将军杜衡,奉命亲自为师傅叶寒的女儿护送嫁妆。好一个香樟红木嵌玉箱,足有五尺之长、三尺宽,通体绯红、玉珠镶嵌。数十里外,早已香飘四溢。骏马拉车,数人尾随。

“前面一片树林,是埋伏的绝佳地,打起精神,小心贼寇!”杜衡顿下转身发话道。

“是!”虽简单一字,也响彻云霄。

孟邹正要从此地路过,听见有一众人马踪迹。便藏匿于树林那端,正好和黑衣人、杜衡一队呈三角状。

“你们,后面袭击;我们前边放毒,声东击西!”五人密谋道。

三人悄无声息的穿过树林。影藏周边,手握连弩。

“一,二,射!”

“啊—啊——啊,”几个随从还没意识到痛苦就已丧命,三个黑影手握弓弩,三箭齐发,凄惨叫声依然不断……

“有敌人,大家小心!”杜衡立即察觉一声呵斥,话毕,手握长枪,踏马而起,

“好大的胆子,简直找死!”

手举蓝缨卧月钩镰枪飞镖般快速直插敌人心脏。手法之高明,不亚于五人任意人。

正当杜衡用尽全力对付后面三人时,只见前面又凭空出现两人腾空而起,手间十颗迷魂珠,一并发出,接着,便烟雾大作。

“不好,是毒阵,快闭气!”杜衡警觉道。

话音刚落仍为时已晚,除杜衡和两名副手外,众人纷纷倒地。实在是太突然了,如若不是毒阵,杜衡及副手完全可以击杀五人,现如今只能随两人离去保命为先。毒阵蔓延迅速,孟邹也深陷其中。

不站而屈人之兵,实属上策。四个黑衣人携带伤员,立刻回去,禀明杨灵豹,差队人马,运回财物,绑走俘虏。

“原来如此,先去洗漱一番,饱餐一顿。我有话问你。来啊,带下去。”杨九狸喝道。

“不用,长话短说,我要回家了!”随后孟邹原地站立,接着双目紧闭,运转内力,突然虎躯一震,一股气流由内而外呈弧形散出,瞬间弹开身边两随从。

“好小子,竟有如此内力,为什么要在地窖佯装弱小无辜啊?”杨九狸现少有厮杀,但早年随父亲南征北战,也见多识广。

“没想到,你小小年纪,易经心法运用得如此娴熟,你是少林中人?”杨九狸娓娓道来。

“好眼力,不愧为九命泱泱主。就连那小子对我也毫无察觉!”孟邹终于开口了。

说着,便看向旁边的杨灵豹:眼神一丝警惕外,仍是镇定自若,作蓄势待发状,虽面无多余表情,却只是那一通站立,就令人望而生畏,心生寒意。

“杨九狸激动面相快语吐露,而那人,少语寡言,隐藏颇深,我竟看不出实力,得小心此人!”孟邹盘算着。

“孟邹,你与我那已故之子,十分相像。我破例收你为义子。一来我泱内高手众多,随你切磋。二来也了却我相思之苦。”杨九狸倒是快人快语。

孟邹见状:“泱主豪爽之人,我也直言不讳了。众人皆知,九命泱为天下第一大邪派,人人得而诛之。如若你收我为子,我岂不是认贼作父?我个人安危是小,双亲宗族是大。如若传至各大门派耳中,定视我们一丘之貉,群而攻之,那时,可就为时已晚。泱主所言,恕难从命!”

“没想到啊,多年以后的今日,亡我之心依然不死。好,我收回刚才的话。”杨九狸仍心有余悸。

“来,拿着它,有此物,你可来去自由!”话音刚落只见杨九狸怀里拿出一虎形玉佩,栩栩如生。那一方翡玉虎形司南佩正是其子杨滮心爱之物,长年随身,今日相赠也不言自明。

“灵豹,这儿就是邹儿的家!吩咐下去!”杨九狸几经思索道。

“是,大哥!”杨灵豹没有多嘴,兄长思子心切多年,尽收眼里。如今能了此夙愿,认子又何妨呢?

“泱主,这个,我受不起呀,你这——”孟邹刚要婉拒被杨九狸打断。

“邹儿,拿着它。你我有缘,赠你无妨!”

几经推搡,相互告别,孟邹终于踏上归途……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