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袖剑秋水流
卷二1
作者:吾梦莲本章字数:2499更新时间:2023-05-17 08:34:07

孟邹顺趟搭上拉货马车,一路颠簸,一会功夫就到这市井味十足的建康都城,一波波的吆喝声、叫卖声、车马声相互参杂的着,沿街两旁的雇主、买家、宾客个个脸上洋溢着美满又各有韵味的笑,发自内心无公害的笑是及富有感染力的。闻去,呵,好香!正前面皎白松软的梅花糕上几乎满是星星点点的黑芝麻,一阵热气腾腾随风袭来,隔壁摊黄灿灿的鸭油酥烧饼正被蜂拥而至着即将一扫而空的样子,左旁四方桌上的男女老少幼孺一边唠唠嗑一边悠哉乐哉的品着香满四溢的热汤包,咬一口下去,流油不止,那个烫呦,享受至极!哦,临了,再叫碗不远处浓郁十分的鸭血粉丝汤,那叫一个舒坦!

“咦?今天没有开张么?”孟邹望着别具一格的二层小酒楼,“客兰轩”的招牌异常醒目。平常早已人满为患了,今儿倒是奇怪。

酒楼左拐接着往前大约四五公里路程,便是孟邹一家四口的府邸。进门庭院一角是棵高大粗犷的苍松,足有百年历史,仍旧郁郁葱葱,夏时蔽日、冬时挡雪,也是很不错呢!向里走去小路周遭石景林立、姿态各异,就这小小的点缀也别有一番风味,进得院落时就有这浓密的大树,透着阳光,还有屋顶砖瓦上的皑皑白雪,不禁想:这真是江南呵,还有难得的雪!门口是两樽石墩,其上绘制着清晰可见的“鹿鹤双嬉图”,线条优美也栩栩如生,这也是我的喜爱!在山东、四川也有诸如此类的,那是不一样的美。石坡、梅花坞、平台、抱石轩、老树斋、北楼、翼然亭、钓台、板桥、梯生亭、竹深处……真是活脱脱一幅江南园林美景图!

未及家门便瞧见远处上空浓烟滚滚,孟邹已然添得几分焦虑加快步伐,那些昔日美景竟化作阵阵嘶叫的火舌,升腾的黑烟是何其的猖狂!

“怎么—怎么会这样?发生什么事?”孟邹极力抑制内心惶恐与愤怒。破败的灰烬、东倒西歪的残木、岌岌可危的悬梁,还有那未熄之火肆意妄为。失控的孟邹再一次泪水涌眶而出,布满血丝的眼凝望废墟里好似抓住一线救命稻草,拼命的挖掘,一下、两下、三下……他想证实,此时此刻,只想证实一件事:他们——父母和小妹还活着!一遍遍的发掘是一阵又一阵的心痛。灰暗的天飘洒硕大的雪,怒吼的风一次次的撕裂着祥和的景……

“爹、娘、小妹!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孟邹的一通挖掘竟是血淋淋的三具森森白骨,用尽最大气力扶起自己颤抖的双手小心翼翼的怀抱它们,微微闭眼仍由滚烫的泪潸然落下:一家五口、承欢膝下、幸福圆满、笑逐颜开的一番景象仿佛昨天刚过,音犹在耳、历历在目。可如今,独剩一人。他只是一刚满十八岁的少年呀!为何上苍要如此惩罚。“噗——,”一口鲜血喷涌而出,积怨已久终得以释放。他没有表情,没有眼泪,唯一要做的就是寻得蛛丝马迹。

“啧,啧……可惜如此好的府邸。”叶无昇不知何时策马驻足于断壁颓垣一边。

少将军叶无昇,在这都城之内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太尉王茂之孙,镇国将军叶寒之子,可谓地位显赫。时常游走于周边,管理一方治安。马上的他,妖冶而不失英气:一双秋娘眉、妖异蓝眸、墨发半束于冠半垂肩则、红衣鲜艳、眼睑低垂,没一丝将军样,却透出实足贵气。看到这里烟雾缭绕,也是立刻赶来。下马,四处环视,忽见一少年久久不愿离去,

便开口道:“喂,这里前不久还人烟袅袅,怎会突发如此惨状?”

“你是谁?有事?”孟邹一下子失去往日活泛,无精打采且有气无力的问道。

“哦,我是叶无昇,见这里狼藉一片,特意巡查,你是这家住户?”

“嗯!”孟邹也无需多言,毕竟不明来人意图,不可透漏太多。

“嚯!这场大火着实不小啊,烧的是一干二净。典型的蓄意为之!”叶无昇上下打量着案发现场。

“这——竟有白骨!”叶无昇先是一怔!

“这么多骨骸,不止一人,嗯……竟然有三人死于非命!”叶无昇望着白骨目瞪口呆。

“哦?你如何得知三人呢?”孟邹的目光转向叶无昇,并投去迟疑口吻。

“你看,一个成人,全身骨骼有206块,我方才默数,这里足有六百多块,显而易见。这同一部位的骨骼有粗有细、有长有短,说明有大人也有孩提,未成型的骶骨、尾骨足以说明,男骨比女骨要粗大些、骨面要粗糙些、凹凸些,这具体几男几女还需精确工具测量才能知晓!”叶无昇侃侃而谈道。

“不错,我爹娘和小妹。”孟邹也从实说着。

“你就是叶无昇?镇国将军之子?”

“正是敝人,哎呀,没想到本人在这煌煌都城内也是人人皆知啊,嘘!低调,低调!家父时常教导做人要低调,尤其朝廷重臣,更要为国为民、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不企所图。”叶无昇看似一本正经的说着。

“素问少将军叶无昇一袭赤衣、妖而不媚、气度依旧,果真!如此扮相,想低调也难呦。”孟邹也是一顿调侃。

“你小子,阴阳怪气!”

孟邹这时骤然看向叶无昇:这是个绝佳时机!

“少将军,你门路众多,可否助孟邹调查是何人所为。我父与人无冤无仇!”他单膝跪地,双手抱拳状。

“起来!”叶无昇喝道“本是我管辖范围,又突发此事,我理应查明!”

“是,有劳!”孟邹很清楚,毕竟双拳难敌四手,这个和自己一般大的叶无昇毕竟是将军之子,也算广交天下,如若能借他人之力便可达事倍功半之效。

“孟邹,稍后我差人将遗骸带至停尸房,命令史好好检查,看是否能寻得几许线索?”

“嗯,这样也好……”孟邹应着,片刻间,一队人马谨小慎微的将尸骨搁置马车运走。

“无昇,你看,有块令牌,隐约有字!”竟然藏匿于骨骸下,孟邹也算眼疾手快,拿于叶无昇仔细端详。

“‘衡’字,莫非……”叶无昇一时语塞。

“谁?你认识持牌之人?”孟邹眼里的光闪了一下。

“莫非是衡山派所为?”叶无昇眼珠一转,脱口而出。

“不可能,衡山派早年间人微言轻,已于几年前分解散去,并且假释衡山所为,怎会留下如此显眼的佐证!”孟邹倒是有理有据。

作为官宦之家、将门之后,四方消息异常灵通,叶无昇又岂会不知衡山解散之事?不过,他所指的“衡”,不是别人,正是上将军杜衡。多年以前,太尉王茂偶遇一少年,虽一副贫寒,却是富贵相。于是乎,特赐名“衡”,给予一块玄铁令牌,望其能公正、公允、平衡处之。不仅如此,还将此人举荐给自己的姑爷叶寒,成就了一段师徒佳话,才有如今这上将军之职。不过两块令牌何其相似,竟看不出一丝破绽,对这个杜衡即起疑心:假设杜衡为之,岂不知法犯法?若非有意为之,令牌作何解释……种种猜忌油然而生又自相矛盾。所以才随意搪塞孟邹发问,意在私下亲自查明属实与否……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