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袖剑秋水流
卷二2
作者:吾梦莲本章字数:2278更新时间:2023-05-17 13:13:17

这天正值太尉王茂寿诞之日,绣鸳楼里可谓宾朋满座,一一到场皆非富即贵……

王茂于众人先一步到来绣鸳楼,安排妥当宴席、宾客坐次等相关事宜,正与楼主芰荷商谈之余,叶寒领妻儿也随后赶到。

“岳父大人/父亲大人,小婿/小女预祝福如东海、寿比南山!”叶寒和夫人率先一通祝词。

“好好好,人之大幸莫过于妻儿美满、承欢膝下,亦无所求矣!”王茂手抚长须一番感叹道。

“外公,外公,孙女愿您晚霞灿烂落红美、人到花甲正金秋!”叶无荧雀跃的缠绕并依偎着王茂眉开眼笑的说。

“哈哈哈,我可爱的小孙女嘴巴真甜呦!甚是精灵机巧!”王茂平昔可是一不苟言笑之人,如今却被小孙女逗的喜上眉梢,对其宠溺可见一斑。

“外公,昇儿祝您与天地兮同寿、与日月兮同光!”虽说这叶无昇平日放浪不拘不过也懂敬老尊贤、因时制宜的道理。

“好!昇儿此番气贯长虹。态势分毫不输你父!”王茂毕竟是老江湖,一眼就能看出叶无昇的成就更胜叶寒。他深深为有此后人而骄傲不已。

几人谈笑间先后落座,这莫大的绣鸳楼仍余音绕梁,不愧“天下第一楼”之称。上将军杜衡也前来赴宴,一番祝词之后与叶无昇比邻而坐。

“哈哈哈哈,老太尉,本王恭祝你身体康健、老而弥坚!”未见其人先闻其声,来者便是礼亲王汤灵修。

“老臣不知王爷驾到,万分惶恐!”王茂随即率众人行跪拜大礼。

“哎,太尉莫慌,这《尚书·洪苑》有云:五福,一曰寿,二曰富,三曰康宁,四曰攸好德,五曰考终命。太尉五得其四,大福之人呐!”汤灵修说着前去亲扶王茂起身。

“王爷言重了,老朽侥幸罢了。来,请上座!”两人一阵恭维道。

一时间,佳肴美食、歌舞升平好不快活!

叶无荧倒也灵动好奇并侧身低语道:“哥哥,这个汤灵修真是王爷?白衣黑头,不束发,不戴冠,虽肤泽流动、眼光凌厉,不过着衣打扮却像极流浪剑客。”

“此人为梁帝兄长之私子,即随母姓,因皇嗣极少,深得皇帝赏识,遂封亲王且常伴君侧。汤灵修这般模样,却含蓄隐晦,攻于心计,实力不可小觑!”叶无昇倒是清楚的很。

“来,芰荷。你我共举杯陪同老太尉畅饮一番,也预祝合资教育之事愈发红火!”汤灵修首先提议。

芰荷,身着淡蓝色长裙,裙裾上绣有绚丽的朵朵红荷,用一条白色织绵腰带将那不堪一握的纤纤楚腰束住,一头青丝馆成如意髻,仅插了支荷花白玉簪,虽简洁,却显得清新优雅。此女长叶无昇五岁,竟是这天下第一楼——绣鸳楼的主人,生意自然分外红火。不仅如此还和太尉王茂、礼亲王汤灵修合资振兴教育事业创办大讲堂,可谓德才兼备,不让须眉!

“王爷,太尉,芰荷得二位相助,实在如虎添翼。今日陪两位一醉方休!”芰荷起身拿起酒杯,从容不迫的说着。

“楼主客气了,此等利国利民之大事,定会使得国泰民安,老夫也是略尽绵薄之力。”三人一饮而尽。

叶无昇始终不忘令牌之事,借着王茂寿诞,正好来一个旁敲侧击。

“来,杜大哥,你拜我爹为师,也算半个儿子,咱兄弟俩饮一盏?”叶无昇灵机一动道。

“你小子,年纪不大,酒量可不小啊。干!”杜衡随声附和。

“都城内孟家府邸一夜间化为乌有,不知大哥是否略有耳闻?”叶无昇自放下酒杯便盘算着,直视杜衡双眸不放。

杜衡一向矍铄的眼神忽然黯淡下来,似为逝者的不幸遭遇而惋惜,酒入深喉,重掷杯:“哦,此事可谓人尽皆知,孟氏夫妇名声远扬,不料飞来横祸,真是天公不作美、苦到头来终无甜呐!无昇你管辖之地,是否有线索可循呢?”

“我虽年纪尚小,也随爹和大哥见过些许世面,不过就此案时至今日也毫无头绪。”叶无昇故作恍惚,微微摇头。只见他左手拂袖右手和缓而优雅地拿起青釉褐斑鸡首壶,起身,为杜衡边斟酒边说道,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一连贯动作儒雅而携有痞性却一点儿也不做作。

叶无昇接着说:“不过,案发现场遗有块令牌,略有损伤,刻图不清。我似曾相识又追忆不起……”说话间,左手一遍又一遍抚摩下颌,左右张望作沉思状,突然,眼光落到杜衡腰间。

“对,倒是和这块有些相似!”大喜所望的指向杜衡道。

“你是说和这个?”杜衡一脸疑问,从腰间抽出令牌,给予叶无昇。

“嗯,不过所绘图案模糊不清,实难揣测。”叶无昇拐着弯说。

叶无昇拿起令牌:没错,的确一样。无论触感、纹路、字样、大小、轻重都毫无二致,通体无暇而不含杂质。莫非杜衡是仿造高手?

“不是这个,大哥怎么可能是凶手呢?小弟贪杯,一时眼花,大哥收好!”叶无昇说着递给了杜衡。

“酒这东西,摧残意志,多喝真不当事,满口胡话。无昇还是少饮为妙。”杜衡的一席话,仍谁都能听出这言外之意来。

“是,大哥说的在理,以度为限,适量即可。”叶无昇顺着话茬说道。

礼亲王汤灵修这时已起身,这是要离开的节奏?

“好,太尉,本王先行离去,公务繁忙。”汤灵修稍作躬身,也无须跪拜行礼。

“王爷慢走,老臣恭送王爷!”王茂刚要率众人下跪拜别被汤灵修上前止住。

“老太尉,不必多礼。你们也都免了吧!”汤灵修目光扫过一众,挥了下衣袖。

“恭送王爷!”临出门之际,杜衡双手抱拳高拱,身躯略弯作揖。

“嗯,好。杜将军好好干!大好前程可就在你眼前呐!”汤灵修特地轻拍几下肩膀。

“微臣定当鞠躬尽瘁!”

宾客们在开怀畅饮里也逐渐结束这场盛宴,不乏勾心斗角,继而一一拜谢、纷纷告辞。汤灵修先行离去,走至杜衡桌旁,斜瞥一眼,这倒不算奇怪,可接下来却令叶无昇为之一振!

“有空联络大哥,有事!”汤灵修嘴唇微动竟默不作声!

“这是——唇语?”叶无昇一愣,暗自心想:没想到这个所谓的礼亲王竟熟通唇语。江湖之中能将唇语应用如此出神入化者寥寥无几。更没想到他和杜衡也有关联,这个杜衡究竟什么来头还有他们口中的大哥又是何人?孟邹的案子还未有进展却突如其来这一重大发现,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看向杜衡,没有言语,几经眨眼示意。随即离去…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