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八仙剑
第二回盲僧儿折剑东山麓 哑道人埋骨西山口
作者:莫再聊本章字数:9007更新时间:2023-04-25 15:17:08

一夜无话,次日天明。慕容飞辞别了师傅,告知了洪叔叔,打点了童子,背了长剑,系了包裹,再次拜别众人,下得山去。这一去,只觉海阔天空,走在东山一路,但见热花暖草,缓坡凸石,山路婉转,一路平坦,不禁意境中来,提气狂奔,这一跑发了性子,风声嗖嗖,眼前急变,身子前塌,耳后生风,脚板离地,只在一溜儿草尖上掠过。跑了一程,远远望见山畔显出人烟,原来一气跑了十数里,已经下得山来,他收了身法,气不长出,面不改色,七窍中精力弥漫,手足间热气蒸腾,劲力鼓荡之下,纵声长啸,似猿如虎,山中隐有相和,只觉天下无事不可为。

啸罢举步前行,转过小丘,但见不远处草窝里面,高挑了一个草帚儿,知道是一处茶铺。行到近前,只见店面虽小,却是干净齐整。门板油亮,上有红纸,写着:有酒有面,酱饭菜肉。原来茶铺代卖酒饭。

慕容飞见了甚喜,正跑得肚饥。踏步入内,只见黄白落地,桌案油彩,一门一户,二三个茶客,四五张闲桌,六七个坛罐,八九个铜钱即可。小小茶铺甚是齐整,慕容飞不禁心中喝彩,好个经纪人贾。小猴子见慕容飞在一张桌边坐定,连忙上前支应,擦抹桌案,开口便笑:“哥哥,要什么茶饭,我们茶酒二水,饭菜齐备,大酱,大肉都有。”原来北地人不似南人把来人唤作“客官”,只叫哥儿。

慕容飞心道,此次出门枢笼倒有,走出百十里不愁,径去北地玉河县,取了县主孙孝儒的信物便回,虽然走东山麓有些绕远,但当不得劳累,尽可吃喝。开口道:“酒菜不要,只是吃面吧,一发造三个面来吃。”小猴子应承,转回灶间告知。

这小店,一个掌柜串柜,后厨掌勺,小猴子听召,看起来是个家店。转瞬间面造好了,用蓝边瓷盆装来,慕容飞见了大喜,用竹箸一挑,只见面白汤黄,上有绿叶黑酱,下铺疙瘩肉块,肉块安排的烂熟,酱又不重,面也劲道,不觉胃口大开,早把长剑放在桌上,包袱甩在背后,将头埋在碗里一阵大嚼,只吃了个汤汁四溅,嘴脸糊住。瞬息间面尽汤干,只看得小猴子瞠然,“哥哥,我只转身,这三个壮面就包办干净,敢是饿得狠了。”慕容飞笑道:“此是慌张,不然六个壮面也吃了,哈哈哈”。见小猴子善于应奉,赏了九个星月穿上宋圆通,那小伙计心下也是高兴非常,格外殷勤的泡了个粗茶来。原来这里虽是北地,但不论是天禄旧钱还是庆历新钱都不敌宋钱,这宋元通宝铜钱遍地都是,很受欢迎,往来客商人家要不货物相易,要不金银会交,用到铜钱,却是流行宋钱。

慕容飞吃的饱了,坐着慢慢喝茶,此时刚有闲暇四下打量。茶客所剩无几,虚有一个醉汉伏桌,实无旁人。正看间,门板响处,串铃声声,一根青葱竹杖探入,然后一白袜麻耳僧鞋,进门的正是一个和尚。慕容飞见着和尚,不觉吃了一惊,这和尚甚是清秀,让人望而生喜,齿白唇红,僧衣婆娑,可惜一双眼睛紧闭,竹杖嗒嗒,竟是个盲的,慕容飞暗叫了一个可惜。

小猴子见来了客人,又是眼疾,快步上前迎候,却被和尚精气所摄,讪讪不敢开口,和尚却并不形涩,朗声道:“北帝山来人可在此间?”声音阴柔,连问三遍,慕容飞见了和尚正自思忖,听他问出了海底眼来,站起身来,正待答言,那小猴子却缓过神来,躬身支应道:“佛爷,找人也进来坐坐,来,您眼神不济,我来牵您。”说罢低身去捡杖头,刚一低头,耳听得有人大喝一声,“小心。”

小店内风声呼啸,暗影连动,几声大响,两个人摔了出去,一人满脸是血。原来电光火石之间,那和尚以杖为剑,那杖有鸡蛋粗细,却发出针劲,一杖刺瞎了小猴子的两只眼睛,慕容飞飞身上前,抢出了伙计性命,肩窝臀间连中了数点,直摔了出去。慕容飞心下骇然,暗道这秃驴剑法超然,剑如电闪,身形不动,听风辨位,剑袭来时风声全无,收回去雷声隐隐,电闪一击,像极了本门剑法。自己一时不察,身中三剑,幸亏身法亦快,只中了两三分,要是此僧手持的宝剑,这条命却交在当场。此时顾不得疼痛流血,从桌上掣出长剑,一剑在手,心下大定,横剑当胸,气劲过处,封住血脉,转瞬间不在淌血,一霎时气定神闲,大声喝道:“北帝山人在此,不得滥杀无辜。”“何来无辜?”和尚竹杖缓缓在身前划动,声音悠悠飘来,“说了我的眼睛就是该死!”醉汉已经醉死般趴到地上,掌柜和厨子奔出来见到两人对峙,小孩子满脸是血,狼嚎不止,只吓得一佛升天,二佛涅槃,连忙合力把抓挠挣扎的小子拖到后面去了,如何敢高声冒头。

慕容飞疑虑尽去,心想原来他不是寻仇,也非有因,伤人只是为了人家说他眼疾,这种人便可杀,便朗声道:“贼秃驴好快的剑法,可惜心术不正,就算双眼没瞎,也算不得英雄,今日既然有我在此,当除去你这个恶毒的瞎和尚。”和尚嘿嘿笑道:“我来就是等你,你出手就好,且看是你的风雷剑快,还是我的灵蛇剑毒。”慕容飞见他并不气恼,知道激将法不灵,只好长剑一摆,做了个指点江山的把式,原来他心想这种盲眼的人武功定然擅长后发制人,故他也不先动,看懂敌踪才好。但见和尚将竹杖提在右手,左手从竹杖中缓缓抽出一根铁条,慕容飞见那铁条流光溢彩,有头有尾,极似一条毒蛇,尾巴打钩成柄,蛇信探出为刃,知道这就是他说的灵蛇剑了,刚见了他剑法奇快,现下左手使用,恐怕出了手,是个怪异路数,自己不能尽知,当下顾不得诱敌,长剑一挺,风雷声中,疾点七下,连刺和尚,和尚却不闪躲,仿佛亲眼看见一般,并不理会隐在风雷声中的杀招,直剑而击,两人身形转动,瞬息间交换数招,慕容飞又中一剑,所幸他也是攻敌必救,否则绝然不活。慕容飞见他左手剑快,右手竹杖却是如孔雀开屏般在身前身后缓缓扫动,两件兵器一攻一守,配合的天衣无缝,知道这和尚以物代眼的本领奇高,也试出他耳聪神明,除非一开始就暗伏不动,做龟蛇一击,现在就是用无风无声慢剑也是不成了,自己周身都在他剑式笼罩之下,心中大悔,暗想:“这秃驴用的却不是后发制人,而是先入为主的功夫,自己身上受伤,支持不了太久,也罢。”原来他身中数剑,伤势开始影响身法,没奈何,藏不得私,鼓劲而起,斗室中风雷再起,这一次慕容飞只是运剑成风,却不出手,狂风起,迅雷疾,一道闪电亮起,剑光黯淡后,满室皆静,桌椅板凳碎了一地,再看和尚,咽喉中剑,衣衫破碎,竹杖已断,蛇剑崩飞,和尚手掩咽喉,吼吼作响,翻身栽倒,慕容飞脸色苍白,伤处渗血,喃喃道:“闪电剑法名不虚传,我自知知,你想说名不虚传,我也受了,今日送你这恶佛去了地狱,让你好好了了佛缘,投胎轮回别再学剑,不然我再会杀你。”和尚挣命片刻,气绝身亡。

见贼秃也死,慕容飞浑身虚脱,踉跄两步,险些跌倒。这一番争斗虽短,却极为惊心,幸好没有旁人看到,要不还得多费心神,只那醉汉依然醉死,他这闪电一剑很耗气力,想起师傅下山前曾言道,风剑起势,雷剑夺魄,雨剑沛然主守,电剑勾魂主攻。以自身现在修为,最多能出三剑而起。又有念道,只凭三门剑法和闪电三剑江湖上就少有敌手,哪知道刚下山就碰到一个,受伤还不轻,也不知道这盲和尚什么路数。想罢摸索了个凳子歇坐下,这时那掌柜和厨娘已经挨了过来,那老头战战兢兢道:“这位小爷,这------这------,这---如何------?”慕容飞知道他的意思,接着言道,“老倌不必担忧,你也当见,这贼秃歹毒,上手就想要人命,可怜那孩子命虽保住,眼睛恐怕不行了,这一生------只怕------”“小哥,真是好心,实不相瞒,小老儿和家小因在宋地被逼无奈,来到这北地苦捱岁月,现在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不过小哥救了我家小性命,又替天行道除了恶人,小老儿感恩戴德,自会替小哥掩后,哥儿自去便可,不必以这里为念。”慕容飞听这老倌说得有些门道,知道不是一般人,既如此,倒省了自身麻烦,于是央老头儿寻了几味草药,捣得稀烂,有的敷了那孩子双眼,有的应付了自己的伤势,看那孩子哭嚎半日,沉沉睡去,心下沉重,遍寻全身,将出几两银子,又寻摸出几片洪叔叔藏得金叶子,一股脑儿给了老头,那老儿颇为硬气,不肯就收,好说歹说,总算收下,将慕容飞当神仙也似,不等吩咐,早将和尚尸身拖去埋了。

慕容飞在小店将歇了旬日,见那孩子伤势沉稳,寻来纸笔,刻画了信笺,让老头儿将了去,指明道路让他上山,他身有其命,不便回转,知道有了自己的信函,山上自会帮老汉安排,自己当无后顾之忧,又托老汉将灵蛇剑一并带去给洪叔叔,一切安排妥当,辞别了众人,径去西山。

他奉师命,下东山路,出西山口,现在一想,绕这一遭看来就是要除去和尚,不知道西山口又是什么高人把守。扶了扶背后长剑,心下大定,起步而去。东山暖草渐末,怪石迭出,砂砾遍布,慢慢行至西山道口。原来这北帝山在西山有一个出口,是个数里的峡谷,没甚景致,秃树苔藓,碎石黄泥,此时山上春意浓浓,山下却积雪未融,正是抬头望天下,江山黑与白,碎玉脚下踩,黑龙靴底现。多亏老洪知情,给他准备的牛皮靴子,不然若穿了平日的草鞋,此时就是既寒且污。慕容飞爱惜洪叔叔心意,小心躲着泥水坑沼,又身负绝技,不至滑跌,饶是如此,行到西山峡口,鞋也是脏了,青麻袍下摆也沾了黄泥,心下知道,跟那陈抟老祖的功夫还差了很远,不觉微窘。

又想到以盲和尚武功守在东山麓,那西山口的更是高手,心下才有了欣然,一片心早去会高人去了。长峡中虽无更多泥水,但慕容飞恐有埋伏,又不敢贸然探山壁而行,思忖片刻,暗道:“我一剑在手,天下何惧?”当下取了老掌柜备下的包裹,打开一看,盐豆、酱菜、牛肉、面饼尽有,找了个背风所在,于一块石头上,铺开一片,又拿了自己包袱里面的小葫芦,去山脚下,接了石缝中淌下的清水,就着大嚼一顿,草草一饱,收拾了物事,紧扎利索,将身一塌,使了个“快”字诀,身形一拧,一路风雷,竟直闯入峡内,他一步数尺,一纵数丈,脚下步步生坑,连石头都跺得碎了,他料敌在先,精选落脚之处,这一冲,万夫不当,纵有什么埋伏,哪里来得及发动,人早就过去了。

一路无所想,十数处动静,有陷坑,有飞木,有灰烟,有矢石,却半点奈何不得慕容飞。直冲到峡口,又跳过一个三环套月的连环套,已经出了西山峡。慕容飞身形骤停,望向峡口乱石滩上,只见一块大石之上,遥遥站定一个老道,离得远了,望不真切面貌。慕容飞却不上前,慢慢踱到乱石滩边,找了一块干净的石头,铺开场面,又是开餐。

那老道倒是知趣,慢慢向这边行来,却不言语,行到十余丈处,看着慕容飞吃喝。慕容飞做个目中无人状,只顾吃,老道面目虽凶恶异常,举止却好,直待他抹了嘴,收了包,也不见动静。慕容飞也不上前,扎了包裹,背了长剑,取草束擦抹了衣鞋,一切收拾停当,慢慢前行,瞥见那老道只是尾随,体态猥琐,形容可恨,也不去理他。两人一前一后,鸟吃虫一样,直走了数里,远远望见了人烟,看来这是玉河县最近的一个村落,慕容飞见了人烟停步回望,老道也是停住,慢慢把苍蝇刷儿别在衣领,长袍下一伸手,抽出一柄短剑,两手一分,变成两把,原来是雌雄双剑。慕容飞怒道:“你这賊杂毛,我就知道你等着见了人烟,想让我因人情掣肘,总是要来,我先将你了断。”原来自古:盲精哑毒。这道人只盼到了有人处,他杀人没有顾忌,却让慕容飞踌躇,想先乱人心神。不想被人识破,见慕容飞拔出剑来,只好动手。

老道见过他出峡谷的声势,不敢让他起势,双脚点地,空中亮个了苍鹰在天,落了下来,两把剑一取上眼,一扎肚脐,招法阴毒。两人三剑相击,十余招一过,一人翻身跌倒,正是慕容飞。老道面目狰狞,嘴角溢血,冷笑连连,慢慢行来。慕容飞笑道:“你这杂毛,甚是机灵,全身都是什么?”老道脸上一片乖戾,轻轻敲了敲前胸,小腹,一片叮叮,原来这哑道人为人阴狠,深知北地一门,剑法奇快,他挡着五穴,用钢板遮住要害,连咽喉都用软玉块护了,慕容飞刺中他十余剑,都没成效,只是震动了他的血脉,他的双剑却是摆设,用的是袖里剑,鞋底刀,反肘刺,铁刺膝,周身刺猬也似。连头发中都是寸许钢箭,慕容飞中了几招,幸亏闪得快,都是轻伤,最后却是中了一掌,这杂毛一手竟是假的,铁掌飞出,打在肩头,把慕容飞打了个跌。

慕容飞挣了个半坐,见老道离他不过十步,咳咳笑道:“你这杂毛,剑法不见怎的,心肠却毒辣,哈哈哈,今日便替三清收了你个不孝弟子。”那老道却是瞠了,心想明明自己占优,怎么这小子还在说笑,慕容飞又道:“你这老道难道不知道我这一门,近了我身十步,你命便不是你的,现在你莫要乱动。”老道哪里肯信,不由自主一缩,一道电闪而过,老道先是一软,脚趾中剑,然后一仆,足跟、腿根、尾指等等,不知道总了多少剑,最后耳门一凉,一条命已经去敬了三清。慕容飞撑剑而起,叹道:“我手中有剑,你还敢近身,也是嫌命长。”言罢,取出瓷瓶一个,丹药两粒,融在水葫芦里面吞下,解了哑道人兵器上的淬毒。盘膝坐了片刻,只觉舌头、后颈发麻,看来余毒未清。勉力起身,蹭到哑巴道人身边,从身边摸出鹿皮手套,正是那洪叔叔打理的,把个老道从头到脚摸了一遍,看着一大堆零碎不觉遐迩,这哪里是老道,正正是个杂货郎。细细在里面挑选,哪里有半点解药的影子,倒是有一串五枚古钱,色做青红白黑黄五彩,似是信物。没奈何,又吞了两口药水,运气起来,十二重楼滚了几滚,把毒气压住。

歇息已闭,看那道人尸首,已自干瘪,看来自身种毒也深。心中念道:“好狠的老道。”收了五彩钱,拿了自己包裹物事,见老道不用埋葬,恐是不久就会风化,把老道的物件,捡合用的拿了几个,放步出了乱石滩,直向市镇行去。这一受伤不敢快步,一路慢慢调息,走了半晌,天色见晚,进了乡里。寻迟归的耕者,扫听一番,才知道这一行,已到了玉河县清水镇内,不想这小小的地界,竟说也有个规整的医舍,在长街之末,走得近前,只见两进小院,前堂左医右药,后舍料是养病居所,中门开放,门首挂着葫芦,正中牌匾“圣手林”,左右桃符写的是:妙手回生,悬壶济世。

慕容飞端详片刻,走进厅堂,早有小子迎了上来,“贵客来了,是抓药还是问医?我家大夫是方圆百里的神医,药材也是尽有。”慕容飞打量厅内,左手高案处,一个老头,皓首长须,仙风道骨,踞案而坐,闭目养神,右边一溜柜台,药匣密布,一个抓药的布衣汉子,手持单据,背向而立,正在等药。柜台内一个小疤瘌眼正在匆匆而动,不禁笑道:“你这药堂倒是孝顺,还有伙计支应。”那伙计笑道:“我家老神医,声名远播,问医求药甚多,不使人支应,早乱了样法。”说罢,一引手,将慕容飞带到老者近前,请了座,自去造茶。老者微睁双目,一手搭来,在慕容飞脉门上只是一点,便道:“这位尊客,是受了毒,年轻人好勇斗狠,今朝有了报应啊。”慕容飞笑道:“我倒不盼什么福报,要来的只管来,只问此毒能解否?”“能解,能解,只是啰嗦,客官休急。要知道,医者求生,药者关命,不可鲁莽。”慕容飞道:“小子受教了,请老先生赐药。”老神医刷刷点点,开就一方:五仁,三前草,熟地,蚕砂,秋活,孩儿参,十大功劳,王不留行。慕容飞接过看罢,笑道:“多谢神医。”言罢,伙计送上茶来,抓药汉子拎着药包已走到门口,突然之间,变化陡生,慕容飞面前茶碗炸裂,身侧伙计手中青光闪烁,门口那汉子的药包摔向侧背,老者桌案下,鬼手一捉,身后药匣子弩箭攒射。

慕容飞四面受敌,只这时,剑光一闪再闪,鬼手已断,伙计已倒,抓药汉子扑在门首,柜台内伙计仰在二道门口,炸裂的茶碗早就飞出了门外数丈,药包无声无息飞出窗口,不知所踪,弩箭齐齐被扫落,慕容飞身子似已闪动,又似未动,剑光一敛,收在背后,人已安然坐在那神医面前,老神医再无持重雍容之态,精气神尽去,老态龙钟,喃喃道:“好剑法,好剑法------”慕容飞笑道:“神医哪里话来,若不是您示警在先,哪里有小子的活路。”老者道:“我已厌倦打杀,只想回山享福,奈何派主不肯,今次又接了要命的差事,真是自作孽------,年轻人,我看你早就尽知我等在此恭候,就算没有我的哑谜,你也定能安然无恙,何解?”慕容飞笑道:“我自知普天之下,医药关乎人命,那天底下的药铺,抓药的伙计就算天崩地裂,也须四平八稳的抓药,唯恐错了,伤了人命,哪有这位莽撞?”老者捻须道:“原来如此,火四郎还是失了分寸。”慕容飞道:“敢问阁下何门何派什么路数?”老者道:“蒙小剑圣不杀之恩,敢不明言。我这一派乃是天下三毒的哑道人门下,唤作:五行杀。分作金胜火、木修缘、水起浪、火生风、土追杀。扮作抓药伙计的就是火四郎,那药包就是他的五雷开花炮,断了手的就是土追杀,此时已在五里开外,不过他一身功夫都在手上,去了手,一条命也没了半条,不足为患,水起浪的茶水不好喝,里面又是毒又是火,木修缘在内堂制住这大夫一家,现在闻得动静,定已走了。老夫却是金胜火。”说罢,一抹脸,形容俱变,变成个英俊模样,年不过三旬。原来这金胜火擅长易形之术。只见此人,腰背挺直,精气充盈,发眉茂盛,看来这五人之中,他的本领最高。慕容飞笑道:“好,既然你有心悔改,我有三看,一看在你示警份上,二要看你们伤没伤神医一家,三看你今后行径如何?想那哑道人犯了贪字,一生积累无数,你们五行杀散伙,你独自回去,这好处尽归了你,那木修罗在内堂,想必是个女贼,你们俩师兄师妹,干柴烈火,肯定是一对贼公贼婆,今日我便成全了你等。”那金胜火越听越惊,最后站起身来,一躬到地,心下骇然,哪里还有半分轻视。他当下带路,和慕容飞到了内堂,果然神医一家数口捆得粽子一般,女贼已走,慕容飞道:“金胜火,你可自去,不可自误,但凡让我查知,你们不思悔改,走了旧路,天涯海角,定杀不饶。”金胜火唯唯称喏,临行时,奉上解药,帮忙处置了尸首,留下差遣的答应,径往西而去。

慕容飞解下那大夫一家,那老儿自是千恩万谢,一家人又跪又拜,老神医姓贾,名惠方,千求百让,留慕容飞住下,帮扶调理身体,却是不敢报官,原来那官家若是来了,这片家业定然不剩。慕容飞见他殷勤,自己身子也有些乏累,便自住进药舍,里面铺了干铺,桌椅板凳都有,贾神医自有使唤的仆汉,调了一个给慕容飞,每日好茶好饭,精药细料的调治,他自有几分本领,不过旬日,慕容飞全身爽利,直待伤疤死皮褪去,便自无碍。他每日服药,夜晚练气,在此间住,倒不是单为了养伤,还有看顾之意,贾神医如何不知,侍奉愈加小心。

这一日,慕容飞正自在屋中摆弄五彩钱,忽然想到:“梁园虽好,不能久待。”背剑挎包,收拾了些细软,有贾神医馈赠,有哑道人遗留,辞别了长者,一路向着玉河县而去。

一路上饥餐渴饮,晓行夜住,免不了出门两件尴尬事:端的是死人碗,睡的是死人床。这一日,行到一座高山之下,只见峰挺天阔,气清生英,灌木盎盎葱葱,野物冲冲凸凸,奇花草药喷香,灵岩禅意如云。慕容飞见天色刚早,朝霞初起,山间寒气袅袅,树木中暗影瞳瞳,想道:“这一日奋力翻过山去,就到了地头。”于是拔步上山,拨开乱草寻土径,挥走枯藤辨石岩,直走到晌午,又饥又渴,行到一个所在,出了密林,只见花草空地一片,后悬一块瀑布,虽有水流,却无轰响,只是滴滴答答,水潭边竖着一块年久石碑,上书三个大字:滴水岩。

慕容飞收了歩伐,扫了草地,寻了枯枝,摘了野果,点了火头,取出包裹里面的硬饼凉肉,只顾烤。烤的热了,在水潭中取了清水,边吃边喝,正吃间,远处石壁后突然一片大响,有若洪荒巨兽呻吟一般,直震得那瀑布停了也似,慕容飞一惊,拔剑在手,心道什么鬼怪,白日出来吃人,向着声响处寻去,待转过湿地瀑布,山脊背后,显出一条天梯,曲曲折折,石板排掩,这石径不过百十步,上下都已碎烂,不能行走,在石径曲折处,石壁凸石之下,深草四环一个大土坑,其中突兀卧着一只怪物,慕容飞眼快,一眼望见怪物,心中大突,待看得清楚,不似吃肉的妖怪,不敢大意,长剑在手,移步上前。走得切近,看得愈发真切,原来是只大鹿。

这鹿非同一般,面貌狰狞异常,四肢长大粗壮,鼻子喷火,头顶生烟。巨角在头顶枝枝桠桠,如同顶了一棵剑树,头至尾约三丈,蹄至角也有丈二,此时前蹄跪伏,在地上挣挣腾腾,好似一架骨山。慕容飞一剑在手,万事不惧,也不看怪鹿凶眼,又行了几步,离不过三步,总算明白。原来,这大鹿脖项到头嘴,拴着一条链子,非金非铜,不知是什么东西所造,却坚固异常,现在长链如同乱麻一般,镶入了凸石裂缝之中,想是这怪鹿不知怎么出走,行到这里,拖地长链搅在石缝里面,畜生无知,只顾挣扎,任它翻江倒海大力却是越拉越紧,除非掀翻了山,不然如何得脱,再过几日,等不到人救,不饿死也得勒死。

慕容飞心下了然,见它有蹄有角,想是吃素的,便高声道:“吁------,别慌,我来救你。”那怪物虽是饿的狠了,倒也通灵,并不挣扎,只是低吼,如诉似哀。慕容飞不敢用剑,一怕惊着怪物,二怕长链古怪,不惧刀剑,只是用手去解,直疏通了顿饭功夫,怪物一声长嘶,终是脱了束缚,慕容飞索性将长链解下,收在包裹中,眼中只见那怪鹿翻蹄亮掌,闪电也似,在他身前身后,转瞬奔了十数个来回,慢慢消停,立在慕容飞左近,斜睨着突眼打量过来。慕容飞再见此物,更是惊诧,趴伏在地还有些小样,这一挺直,让人伸手摸不到嘴,抬脚踢不到肚,着实高大异常,现在饿的骨瘦,不知膘肥体壮时候该是如何雄壮。又见它,面长白额似马,尾长甩撒像驴,颈长弯曲如驼,主蹄分叉类牛,脊背上一色赤红,如同披了一身火焰,此时虽有狼狈,但头角峥嵘,气息磅礴,怪眼圆翻,睥睨四方,端的是头奇兽。

那兽脱了羁绊,快活了一阵,歇息够了,不去喝水食草,反用眼睛领着慕容飞来到先前卧处,慕容飞一见,又吃了一惊,原来先前被它身形影住,不得便见,它脱困起身,又只顾看它,此时低头,在那处,竟伏尸一头花豹,近前看得真切,那豹儿头颅穿洞,死在当地,想是要暗算这鹿,被一蹄子结果了性命。那鹿眼眸转动,耳嘴扭动,慕容飞不禁莞尔,看来这鹿想用那豹子答谢于他,不禁暗叹,万物有灵。笑着拍拍它大腿,“好,好,我就收下你的谢礼。”那鹿一声怪叫,吸溜溜一蹉嘴唇,大头点了几点,似是招呼,然后翻身向山下而去,如风似电,再不回还。

慕容飞见它远去,看了豹子,干瘪了数日,皮毛粘结,荒山之中,无法硝制皮革,只好取了两颗长牙,少许嫩肉,回转滴水岩。这一耽搁,去了大半日,慕容飞料想今日难以翻越此山,趁着滴水岩有水,露宿山林则个,想罢,先烤吃了豹肉,围好一个火圈,在潭边取了好多水卵石,投入火中烤热,人进到林中,折了胳膊粗细,丈许长十数根枝干,待火燃尽,扫了火场,清理地皮,那杂草尽去,露出一块热地。先将热石铺垫,然后遍布细枝条,再团大堆长草,长树枝中间一折,并不断去,架在热地上,转瞬在瀑布高地处,搭了个席地窝棚。慕容飞寻了枝叶遮严窝棚,不透风雨,钻了进去,热气慢慢蒸腾而起,上有窝棚护着,下有草窝垫着,肚里有食,耳边有水,身上盖了包袱皮,长剑枕在头下,只觉气爽星稀,虫鸣兽语,片刻睡去,一夜无话。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