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首页 幻想言情 玄幻仙侠 半掩江湖
谜团
作者:绫波本章字数:2090更新时间:2023-05-30 20:00:00

“你不该去的。”她黯然无色的脸颊,透出屋子和亮处的交织。

“我气不过。”她实在搞不明白为什么她还向着他。

“讲真的。你不觉得他不正常吗?”这时候门口迈进一个冷面男子却温和的说道,

“不正常?”她可是刚回来,清晰的看到他没有一丝的异样。

“有些人天生就是戏子。”他说出这句话后,没有任何举动了,开始慢慢的提起茶壶灌水。

她黯然无色的眼神里却知道他再给她一个活下来的希冀而已。

这人,若是根植的观念能轻易消解的话,也许没有那么多的爱恨情仇了。

风月瑭。

一丝雨线垂下,形成的清晰让人有些担心,会不会好久以后淹没眼前的瑭地。

很明显担心是多余的。

“不过你就这样消沉下去吗?”明曌问道,

“你知道我修炼心法的。”他没有多说,

可是明曌起身站雨线之中,只见雨线竟然空了一片,但是瞬息间好似没有什么似的,但是这一刻的明曌回眸笑了一下,

“好自为之。”随即雨中身形缓缓地消散,原来他走了好久了。

他这似背坐的身形缓缓地转了过来,发现原来竟然容貌丑陋的一个男人。

“还是让他发现了。”

“真是无孔不入啊。”

随后瑭地的三角桌,已然无人,只留下声音传出。

“你还在造杀孽啊。”夜惊玉被一个声音打断了,可这时候剑下的那个江湖人,连滚带爬的逃跑了。

不用回头就知道那讨厌的人是谁?

“燕山雪,你还是那么讨厌。”夜惊玉不耐烦地说道,

“放了他,你岂不是可以起到磨剑的目的了么?”

对于燕山雪来说,明曌的剔除让他有些感觉,但是不曾察觉。

可是夜惊玉的进步真的让他诧异,因为仅仅一句话,他直接施展最绝的一招,断去尘世的后路。

“果然对自己狠,不是真的狠,对最亲的人下手才是最狠的。”

这一刻燕山雪自问自己做不到。可是江湖的事,是说不出来的模糊。

“你去见他吗?”燕山雪自问现在都不敢提起那个人的名字,那是他的噩梦。

这些年的进步对比那个人来说,是一种龟速。

“他,我会去见,但是不是现在了。”夜惊玉眼神坚定。

“那你不接明曌的武功秘籍是否就是此类的想法。”燕山雪又问了一句。

“你要知道他的博,不适合我。”夜惊玉知道武学的进步可以自修,还有一种天生的。但是接受明显不可能臻至巅峰。

谷外。

“哥,歇会吧。”

脸上露出疲态的镜花月,惊讶的发现进谷容易,可是出来的时候真的很难。

“妹,你要做好准备,半希夷可能不会买账。”镜水月说道,

“没事,哥,我们闯荡江湖,不就图个快意恩仇吗?”镜花月经过入谷的坎坎坷坷,竟然比镜水月还看的透彻。出谷的时候有些坦然让人明白原来磨砺真的成长起来比男人都快。

“那就好。”镜水月松了一口气。

江湖有时候让人很怀疑,用心的人占了上风,却失了方寸。

“律素履,你还来我这。”她不可思议的道,

“你知道的,我需要你。”律素履说道,

“你不怕你弟弟知道?”她可是提示了好几次的。

“你和他没有什么关系,不用担心。”律素履说道,

“可是她和你弟弟有关系啊。”她白了他一眼。

“你说律重和她。这样也好。”律素履明显松了口气。

“可你明显低估了她啊。”她可是把世间的女人看的透透的。

“无所谓,现在你知道的你给我上一次的感觉,我竟然难以忘记。”律素履眼神有暗暗的递出了一丝痕迹。

“说了,是谈心,不要越界。”她这一次可不像上次那么脆弱了。

“果然你们女人都一个样。”律素履甩开袖子离开了。

“呵,这江湖都是人精儿才能玩转的。”她眼神透露出来一丝解脱,上一次的软弱是她最后的机会,可惜他没有把握住,自这次后,她满身都是刺,可也不是每一个男人都可以,包括他。

惊寂峰,

云烟飘渺,缭绕的云和雾融合,在这一刻犹如仙境,他闲庭信步的走在其中,有种如影随形的流畅感。

“看,那里有人在练剑。”这是爬山的两个寻找江湖大侠的人敏锐的眼神,忽然就瞄到了他。

随即爬的更卖力了。

他也看到,随即收住了练习的想法,返回了茅屋,随手射出一道剑气,只见红霞过后,一切痕迹再无。

他已经不是去向。

集市上,两个普通人走着,交谈着。

有种懵懂的感觉。

“你说,这一次的江湖会有变数吗?”

原来两个人是刚才爬上惊寂峰的两个人。

江湖寻求奇遇的人逐渐减少了。因为江湖过好平常日子的江湖人越来越多了。

可是对于高手来说,这不过是开始而已。

可对于资质平庸的人来说,

“江湖不是那么简单。”但要是他再多说几句,他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看到街角提着酒壶的人,喝得认真,有些感觉他很不简单。

但是下一秒发现他已经剩一只腿和一条胳膊的时候,忽然警惕心大减,可是突然两个江湖好手,同时袭击向他的时候,可是也不见他如何还手,两个人直挺挺的倒在了脚下。

可是这一刻他回头看了一眼盯着他的人,眼神朦胧的睡倒在了大街上。

“原来他死了。”

直到这一刻他的光华就是那最后一击。

而这时认真观看的锦瑟,分明看到了一招,仅仅一招,就两个人和他一起走向了尘埃。

“咚。”这时的酒葫芦自天际落下,重重的落在了地上,清脆极了。

一处空地上。

“夫君,想什么呢?这么入神。”骆宓体贴的问道,

“过往。”只见地上字迹显现出来,“过往。”

“可以给我说说吗?我帮你记录。”骆宓说道,

“不行。”地上再次出现了两个字。他的眸子里透露出来一种坚定。

“没事,只要你好好的,我什么都可以。”骆宓强忍着泪珠喷涌而出的样子,

这一刻她觉得她得做点什么了。

没有一个女人不妒忌这一幕,可是她还是不甘心……

她想知道的太多,太多……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