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纵横小说
首页 幻想言情 玄幻仙侠 半掩江湖
天涯出,咫尺无
作者:绫波本章字数:2285更新时间:2024-03-12 22:16:01

骆宓革新了婚姻习俗,倡导男聘女嫁的婚俗礼节,使血缘婚改为族外婚,结束了长期以来,子女只知其母不知其父的群婚状态。

可当今江湖渐成返祖风气,也是天地困顿之时。

没有一成不变的事,也没有一成不变的人。

他年风雨同袭之时,落泪之人莫要不倦只痴。

“你喜梅花?”

“是啊,那是那一年最美之时,可惜……”

“可惜什么?”

“可惜,终究无我手执梅落在笺上。”

他没有说的太明了,但是她明白,天机不可测的时候,有些事,就像水中月,镜中影一般出来了。

“那现在你的梅花剑法练成了?”

“没有。”

不知道为什么这句话一出,她出剑了,那是一泓雪意的眼睛,但是出剑的那一刻,眼神遮蔽,再也看不到清风朗月了。

“是我低估了你的剑法,但是我也明白,你为何会每一次,那么的短暂,然后败无可败。”

“是啊。一把剑是需要时间的酝酿的。”

她一摆剑,又是一个横削,身形向后飞去,但是剑光掠过的那一刻,他突然不想反击了,看着剑光入体的那一刹那,她却落泪了。

“我其实早该知道的,你是骗我的。”

她扑过来抱着他,突然笑了,也许成全你未尝不是我的宿命。

可是他却不再言语了。

因为他松开了手中的剑,可她看着曾经这两把剑叫咫尺和天涯的时候,其实心里还有那么一丝妄念的。

可是她又怎么会知道他只是咫尺剑的一缕剑魄。

她看着缓缓消散的身形,拼了命的想抓住,可是她伸出来的手,就好像隔着天涯一样。

原来这咫尺的距离,却是天人永隔。

“不……”

撕心裂肺的她拿着手里的剑,“得到你这把破剑的代价,如果是失去他的话,我当初就不应该拿起你这把破剑。”

可她手里的剑,又怎么会在意她的话,又怎么会反驳。

是啊,江湖是打杀过后的怅然,没有办法。

得手的人,看着原来属于自己的,却不再满足于现状,可是没有得到人却不想要,还在不断地给予。

“你要做梅花的时候,我就清楚了。”

她手里的六瓣梅花落下的那一刻,

只见出现的字竟然是一个,

“疏”字。

可她却苦涩极了,因为这曾经不属于她的,可现在却完全属于自己了。

原来一个做局的人,是不会说这个局是真的和假的。

她还是记起了,那个雨落下的时节里,那个女子一个人走进了雨里,似乎灯火通明处,独自舞动的剑法,是什么样的,那是孤冷,已经似乎有着千年般的枯寂,可是这一刻出现的西觅履,看了一眼,就走了。

因为没有人知道西觅履是什么时候来的,又是什么时候走的,但是舞剑的人舞的很认真,很快,很慢,时而出剑的霓虹,在落下的时候涟漪般的步子,似乎让人明白,剑舞可以这般动人的。

可是她很清楚没有欣赏的剑舞只能留存一刹那,可是留存的剑法,仅仅就是那么一刹那。

“你知道的,江湖是寂寞的。”他还是低估半扉页的剑法。

“不,我相信,你那一剑是为我而出的。”他认真极了。

只见轻轻一递,半扉页身形倒转,隔开了剑。

“人总是太过于自信,自信自己可以处理好一切。”半扉页嘲讽道,

“可是你知道吗?就是这份自信,让你走向了毁灭。”

他听到这,嘴角溢血。

原来惺惺相惜只是偶尔才有的。

“我不信。”他难受极了。

“不信我演示给你看。”

只见半扉页举剑如大河一样剑势,

“崩浪万寻”,

“悬流千丈”,

“浑洪赑怒”,

“鼓若山腾”

……

而这一刻的他终于相信了。原来自始至终都是他的凝目,让人有了误解。

江湖的孤舟,在河水里行走,半扉页走了,而他久久的停在了原地,不知所措。

“也许,执剑的人,总是那么的执着。”

“可是我又如何向她交代呢?”

他落寞的脸上流露出来的惆怅,又再一次能说给谁听呢。

这是河水水面上似乎涌动了起来的样子,下意识的推出一掌,却见水面上拎水而行的奔腾,一时间水浪徘徊不定,如卷潮团笔,刻画细致,来人却是称为诸葛后人的诸葛施,为人清荣峻貌,乘河御风,脸上一派轻松惬意,轻功施展到极致时,可以朝发白帝,暮归江陵,临到山河转圜处:长啸一声,惊动林中飞鸟,声传绝谷。

落在他的身前说,

“久而未见,君的言辞,譬若荣华,须臾之玩,非宏才也。

岂比张张蔡侯纸,风霜来时,凋也悴矣!”

“既有寒木,当有华发春生之翼,岂不是胜衣之愿也。”

他认真的说道,

“可哉,也是汝真。”

诸葛施叹道,“胜衣兄,果然还是那么的认真。”

“拟把轻狂图一笑,谁解其中真岂能不认真?”

胜衣说道,

“山有扶苏,隰有荷华。不见子都,乃见狂且。山有桥松,隰有游龙,不见子充,乃见狡童。”

诸葛施说完这句话后,人已然在了河的百丈之外。

胜衣这时候轻踩水面,身形三度调整身形,如轻盈燕子,在极高处落下,轻点水面,如连环雨点般轻踩后,稳稳的落在河水的东岸。

“故人相见渺渺无期,江湖路远难以忖度啊。”

只此一句后,胜衣也消失不见了。

妩媚的乌梅山,是一种令人意想不到的美,那种单纯而又绞着衣角的直白,是蒙蒙细雨中的感觉,行走间山随人动,人随山转。

“修远,你此去,可能等不到风信子了。”

“我其实早就知道了。”名为修远的男子说道,

“那你还等。”风信子说,

“有一种草,草上劫难不断,被人抚摸,被人观看,被人忽视,被人薄待,也无惧。”

修远说道,

“何辜如此多情呢,多情是因为见过,所以多情,但没见过的多情,就是草了。”风信子还是无限的伤感。

“如果你知道的那一刻,流泪的时候,就已经明白,世上最近的距离就是如此。”修远说道,

“草在结它的籽,风在摇它的叶,我们不说话站着就十分美好。可我宁愿不要这样的情况。”

风信子特别的难受,可是她也明白,有些事就是如此。

可是她明白情绪在酝酿,可她却再也难以企及了。

“希望下一次见面,我们能……”

风信子这句话还没说完,一把剑刺穿了她的喉咙。

“你们就是话太多了。”只见影子缓缓走了出来,一个敢于行走在江湖的影子,是不会惧怕生死的。

“希望你下一刻还能说出来这样的话。”

修远转过身看着影子,但是影子却没有给修远机会。

只见影子缓缓地溃散了。

“这群鼠辈……”修远恨声道,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