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首页 幻想言情 玄幻仙侠 我那早逝的亡夫又回来了
我那早逝的亡夫又回来了
岁聿云末
幻想言情 类型2023-05-31 首发时间77.3万 字数
与众多书友一起开启品质阅读
版权所有 · 侵权必究
第1章 遇魂
作者:岁聿云末本章字数:2738更新时间:2023-12-01 18:51:33

中土长泰,一处与北境相邻的城县。

不论是明里还是暗里,此地的宁静都将一反既往地被打破。

琼亦坐在小脚店中慢悠悠地品着土碗内的粗茶,就好似那是什么上等的茗茶一样。

她呷一小口茶缓缓咽下,手指不留痕迹地在桌上轻轻划过,皓腕上系着一串银铃没由来地颤了颤,但是并没有发出任何声响。

琼亦凝了凝神,却听一侧桌边有人道:

“听说了吗?城南姜家有喜事要办了!……”

“早听说了!是姜家小姐要出嫁了,结亲的那头啊是李府的李公子,人言这姜小姐美貌过人,李公子才高八斗,坊间里说,这可是一对天造地设的璧人。”

“姜李二府都发帖了,后日成婚!”

“届时可得去沾沾喜气!”

琼亦放下茶碗,茶沫子在碗心里绕着圈子,又听他们继续道:

“不过啊,我听说这出嫁的姜小姐不是姜氏嫡女,似乎是个过继来的?”

“这我可不知了。”

“你不知?那我可要和你说说了!出嫁这位小姐,曾经姓叶,是姜大夫人的娘家人,家里不知遭了什么难被接到姜府,自打来了姜府后那可是老爷疼爱夫人喜欢的,很快就成了府里实打实的小姐!”

“啧啧……真是命好啊……”

琼亦垂着眸子,不去留意那跪在小脚店门口的阴邪之物,可那物执意跪身在烈日之下,残留的魂魄被阳光灼伤至丝丝湮灭而去,连带着她纳铃里的魂灵都为之发怵。

她感知的很清楚,那是一只魂,是一只快要魂飞魄散的活魂。

琼亦叹了口气,心道,这是特找上门来的,可又有得忙了。

她起身,腰上形若铃兰的白玉佩饰从膝上滑坠到腰间,晃了两晃,与连成一串的银铃相碰发出脆响。

“店家,结账。”

抬脚跨出了店门,琼亦盯住面前那只活魂哑然很久:“……姜小姐?”

苍白的活魂虚弱地躬身,长拜不起:“求仙人,救我……”

*

两日后,姜府。

门前,红绸高挂,锣鼓齐鸣。

琼亦站在热闹拥簇的人群后,望着姜府大门,指尖摩挲着腰间悬挂的纳铃。

姜府门前被赠礼送亲的人围了个水泄不通,门庭若市,她来此处可不只是图个热闹,而是因为这婚礼与那日现身的活魂息息相关,她受人之托,特此前来探查。

琼亦并非凡人,她是一名修道者,游历神州的行途中渡化亡灵,引魂往生,虽刻意隐姓埋名,却依旧名扬中土人世,只不过是个但闻其名,不知其貌的恶称,唤作渡灵人。

那日,小脚店外,她遇见了身为鬼魂的姜家小姐。

活魂伏跪在地,素衣着装,黑发倾垂,在她身前一一道来:

“我名姜芷然。乃是城南姜府家的独女。”

“我遭小人毒害,叶氏叶听兰夺我身份,占我家人,逼害我致死。”

“我身怀冤恨而亡,深知化鬼为秽物,不得出手伤人,恐忧弟弟性命,只得来求助于您。”

“您是渡化亡魂,引灵归生的仙人,求求您,帮帮我,救救我弟弟!”

姜芷然的魂身已经近乎透明,怕是再在日光下多晒半炷香,便会魂飞魄散,永离人世。

琼亦轻轻摇头,递手而去:“起来吧,姜姑娘。”她拉起姜芷然,道:“我不是仙人,只是个游历尘世的渡灵者。”

渡灵,即普渡弥留之魂,为化执念,圆夙愿,赴往生。

姜芷然眉头紧锁,双眸微红,语气几乎低到了尘埃里:“求您慈悲……帮帮我,求求您了……”

琼亦半垂眼睫,在韵紫的眸色中添了分阴影。

“我不为求渡己……”姜芷然双手奉至身前,向她深深拱手行礼,“只求您救我弟弟,他是这世上我唯一放不下的人了……只要他安好无虞,即便我不得往生,也再无遗憾……”

琼亦捏了捏眉心,作为渡灵人时常碰见大小冤案等麻烦事,她还以为自己早已习惯了。

见她沉默不语,姜芷然反而将身子躬得更低了。

琼亦思忖半响,道:“先起身吧。”

一人一魂寻了个偏僻无人的阴暗角落,琼亦催动真气为姜芷然安魂抚伤,双腕之上铃声清脆,纯白光芒星星点点,宛若飘雪。

“好了。”琼亦收式,嘱咐道:“姜姑娘,活魂只可在人间停留七日,再想长留,便是有了非分之念,会化成邪鬼的。今日,已是你离世后的第五日了。”

“我猜你应是病体离世,魂魄本就羸弱,切不可再现于日光之下。”

“多谢琼亦姑娘。”姜芷然点头应道,想着自己弥留在人间的天数,忽而怔在了原地:“……后日,是第七日……”

“嗯。”琼亦并未察觉她的异样,“后日正午,阳气最重,如果在那时你还未渡入轮回,便会魂飞魄散。”

后日,是姜李二府结亲的日子。

而后日正午,正是取代了她姜芷然的叶听兰与李家公子拜堂成婚的时刻。

琼亦后知后觉,意识到时才在心里感叹:在姜芷然身死魂销之时与她曾爱之人成亲,这叶听兰要是真心算计的,当真歹毒!

向来不擅长安慰人的琼亦拍了拍姜芷然的肩膀,以示慰藉。

“谢谢琼亦姑娘好心安慰,我已经不想再为他难过了。”姜芷然抿唇轻笑,满面苦涩,“我爹娘偏袒叶听兰,不论是非曲直,什么都不肯听我说,只当是我的错……”

“姜府现今唯一对我好的,只有我弟弟姜从澜。”

“他从小养尊处优,虽是个不爱听学的脾气,可骨子里是个有担当的好孩子,他肯在万人冷眼时挡在我身前,保护我……结果我这个做姐姐的,不但帮不了他,反而……反而害他遭人诘责……”

姜芷然说罢,掩面叹息。

“姜姑娘,既然祸患是由别人带来的,就不用将过错往自己头上揽。”琼亦的声音轻婉柔和,如春风过耳,丝絮拂面。

姜芷然咬牙点头:“……嗯。”

她又道:“我今日寻姑娘您来时仓促,跪地逼救,有失体统,因为早上弟弟他来我坟前上香时,指天誓日地说要为我报仇……”

“他知道我是被叶听兰害死的,他说,他说……”姜芷然脸色发白:“他说要在大婚当日,拿叶听兰的血祭我。”

“我不能让他因我背负上人命!”姜芷然的声音哆嗦着:“那样,他这一生都毁了……他应该,安安稳稳地过下去才对……”

“我现身是魂魄,他听不见我说话,也看不见我。我不知怎么才能阻止他,山上野鬼好心为我指路,这才找到了您……”

姜芷然哀切道:“所以,求琼亦姑娘您帮帮我,拦下他,别让他犯下大错……”

“你成如今这样,不都是叶听兰害的?自古以来,杀人偿命,善恶轮回。”琼亦笑了笑,指节在系挂玉铃兰的红绳上绕了几绕,半垂下的眼瞳中闪过一丝让姜芷然倒吸凉气的杀意,“了结她倒是件好事。”

姜芷然大惊:“不,不可!我……”她顿了顿:“我虽恨她,恨她讨得了府中所有人的喜欢,恨她欺我辱我,可杀人这种事,万不可让我弟弟从澜去做!……”

“你倒是个好脾气。”琼亦环起双臂,淡淡道。

姜芷然垂首抿唇,她哀求数遍,却一直得不到琼亦应答,心底又是焦急又是拘谨,半晌不知说些什么好。

琼亦拨动腕上银铃,其中一枚铃铛叮叮作响,她道:“帮不帮你,我自会定夺。”一缕雪白而模糊的魂魄从纳铃中飘出,琼亦下令道:“为我们护法。”

魂魄作应,盘旋在她们身侧。

姜芷然略带不解地望着她,只听她道:“姜姑娘,我将要用通灵之术与你同感,如果叶听兰此人真如你先前所言,我会考虑帮你的。”

通灵术,常用于与活魂交谈,与活鬼通感,以重见受术之物记忆。

姜芷然听她如是说,连忙点头:“好,好。……多谢姑娘。”

琼亦指尖隐隐有白光作亮,腰间佩着的玉铃兰嗡嗡轻响,姜若芷将双掌抵来,顿时入坠云间,再睁开眼时,已经变成另一处景象了,正是她初见叶听兰的那日。

捧场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