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首页 都市 现实题材 那年,那事儿
第一章
作者:书友RnIjREOerP本章字数:4561更新时间:2023-06-01 19:39:57

这个故事有点长,年代也有点久远,那是八十年代改革开放初期某一个仲夏的深夜,电闪雷鸣瓢泼大雨似乎在预示着今晚将要有事发生。

某个机械厂里货车司机小张刚刚卸完货,对方收货的主任劝说道:小张啊,今晚这雨太大了,就别回去了,我给你开张条子招待所里对付一宿吧。小张苦笑道:不行啊,厂里给下了命令十二点之前还要赶回去,厂里就这么一辆车着急用呢。对方主任笑骂道:你们厂长就是个老抠门,这么个跑法早晚得出事,那你路上小心吧。小张回道:放心吧,这么晚了还下着雨路上没什么人的,回见了刘主任。说着小张便打开车门上了车,走之前还不忘跟刘主任摆了摆手。车子开走之后刘主任“唉”了一声后背着手回了办公室。

小张没敢耽搁出了厂大门之后一脚油门消失了在了雨夜之中,而雨似乎没有一点要停的意思,雨刷还没来得及刮掉上一轮的雨水硕大的雨点就已经重新铺满了玻璃,小张嘴里哼着“年轻的朋友们我们来相会,荡起小船儿暖风轻轻吹”很快便驶离了市区。来到郊区小张心里就更放松了,这么晚了市区都没什么人更别说郊区了,点上了一支烟开始幻想今天加班到这么晚明天休息要去哪儿玩呢?一个分神烟头掉在了裤裆上,疼的小张嗷的一声赶紧去找掉落的烟头,但是他忘了他脚下还踩着油门。

只听道“砰”的一声吓的小张赶紧踩了刹车,心想完了完了这下全完了,这车可是厂长的心头肉这要给他撞坏了还不得扒了我的皮。此时的小张还以为是撞上了石头或者什么别的东西,吓的他赶紧下车查看车头有没有什么损坏,待查看一圈发现没什么损坏正当小张松了一口气的时候,突然发现车头前有一只女士的鞋子。顺着灯光往前望去赫然发现一个女人躺在路边一动不动,这一下小张直接懵了,惊慌失措的他甚至没敢过去查看一下女子的伤势,而是回头上了车。

是的,他选择了逃跑。

惊魂未定的小张回到了厂里交了车,推着他的二八大杠就这么冒着雨六神无主的走在回家的路上,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又或者什么都没想,只是这条他走了无数遍的路今晚让他觉得特别的长,长到让他觉得这条路能让他走一辈子,然而这条路的终点真的会是他人生的终点吗,显然他没有个勇气。

第二天阳光从筒子楼狭窄的窗户照进来,一缕缕青烟逆着阳光向窗外飘去,整夜未眠的小张就这么木木的坐在地上背靠着床腿,地上是一地的烟头,此时小张手指间燃烧殆尽的香烟烫到了他的手指,剧烈的疼痛让他一下清醒了起来,他好像想到了什么开门就往外跑,衣服也没换,门都忘了关。走廊里又做饭的邻居闻到他身上的烟味打趣道:张国庆啊你这是在烟叶子里睡了一夜吗?而一向热情开朗的张国庆这一次却没又回应。

没错司机小张他叫张国庆,北方人,24岁,人长的高大帅气性格开朗,父母都是知识分子,不过在早先的一场文化运动的浪潮中被迫害父母早早离世了,那时的张国庆才刚刚五岁,他始终忘不掉最后一次见到母亲时母亲对她的叮嘱“无论如何都要活下去”。就这样五岁的张国庆从小吃着百家饭,靠着父母之前好友的帮助以及自己做一些零工活了过来。或许是因为母亲的叮嘱,又或许是因为童年的这些经历,让张国庆比谁都渴望活着,所以他才会选择了逃避这个影响他一生的决定,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出了门的张国庆骑上自己的二八大杠就出了院门,一路上玩命的蹬着他的自行车,两个小时的路程甚至都没休息,这条路他也很熟悉正是他昨晚走过的路,他想再回到现场确认一下,他祈祷着这是自己做的一个梦,然而远远的看去围观的群众,拉起来的警戒线以及闪烁着警灯的警车都在告诉着他这一切是那么真实。张国庆下了车推着往前走,他不敢过去围观只敢装作路过远远的确认一眼。人群里吵杂的在讨论着“这女的大半夜冒雨出来干啥”,“这不是隔壁果园的王欣吗”,“昨晚雨太大了果园的房子房顶塌了”.......

张国庆透过人群看了一眼,尸体已经被盖上了白布,有警察在拍照,边上还有一个嚎啕大哭的妇女。张国庆没敢逗留快步走过案发现场后上了自行车头也不回的走了,此时的他只要一个想法他要逃离这里,逃离这座城市,至于去哪他自己也不知道。

就这样张国庆蹬着他的二八大杠沿着国道一路向西的走,又是两个小时直到他抬头看到了指示牌上的“燕郊镇”三个大字,紧绷的神经终于放松了一点。此时的张国庆只感到无比的饥饿,下意识摸了一下口袋才发现出门太急根本没带多少钱,眼下手里只有皱巴巴的四块三角钱,按说也够张国庆饱餐两顿了,但是这是在国道上附近根本就没有小饭馆副食品店什么的,张国庆只能顶着饥饿继续往前走,眼下的他根本蹬不动自行车了只能推着继续往前走,好在老天爷饿不死瞎家雀没走多前面就看到一个果园,时至中午看守果园的小房子冒着炊烟,张国庆想上前讨一口吃的但是他有点犹豫也有点胆怯,毕竟昨晚命丧他手的那个女孩也是看守果园的,张国庆思忖良久还是饥饿战胜了胆怯,他推着车走进了果园,压着嗓门喊了一句“有人吗?”为什么要压着嗓门喊呢?他自己也不知道。喊了一遍之后见没人回应张国庆便蹑手蹑脚的走到了小屋门口,恰巧不巧在这看守果园的也是一个女子,身高体型跟昨晚被撞的女子极为相似,吓的张国庆转头就要跑,但是饿了一天加上这么受到惊吓弄的张国庆一下就腿软了,扭头还没跑呢就摔倒了地上,摔倒的声音惊动了正在做饭的女人,到门口一看只见一年轻小伙瘫坐在地上,便问道“你是干嘛的啊?”张国庆见状知道已是避无可避就硬着头皮说道:我出城去串亲戚早上走的匆忙没来得及吃早饭,走到这里有些口渴想进来讨碗水喝,不料姑娘却笑了说道:你这个人真是奇怪明明是饿了怎么还说道是讨水喝,说着便掀起了锅盖用筷子插起了两个土豆。而后对张国庆说道:喏,吃完就赶紧走吧,说着又拿出大碗给张国庆倒了一大碗的凉白开。张国庆伸头看了一眼锅里已是空空如也便说道:你都给了我你吃啥啊?女子回答道:一会我出去摘两个桃子吃就好了。听完姑娘的话张国庆将手里一个较大的土豆放回到了桌上说道:我本就不是很饿就是渴的厉害想讨碗水喝,我吃这一个小的就够了。女孩听罢说道:你这个人可真能口是心非,赶紧吃吧边说着边笑着就出了屋门,只留下张国庆一人在屋子里,张国庆没想到自己一个路过的陌生人能被这么信任,顿时心里五味杂陈,他觉得自己愧对女子的这番热情与信任,想放下土豆转身走,但是他的肚子似乎不允许他这么做。张国庆拿起桌上较小的那个土豆就啃了起来,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甚至没有扒皮,边吃边喝下了一大碗凉白开,顿时觉得舒坦了许多,但他也只是吃了那一颗较小的,把剩下较大的那一颗用盛凉白开的大碗扣了起来。吃完后的张国庆出了屋子,看到女孩子在摘桃子随即问到:大中午的也不休息吗?女子回答道:你不是说路上渴了吗,我给你摘几个桃子你带着路上吃就不会再渴了到别人家抢别人的土豆了,说完便银铃般的掩嘴笑了起来。这一句话羞的张国庆满脸通红慌忙说道;不用不用,我马上就到亲戚家了,你还是进屋歇着去吧,那什么我要走了。女孩听罢挽起上衣的下摆把摘的七八个桃子兜起来走了过了,全然忘记了这么做会露出她白花花的小肚子。这一下让张国庆更是羞红了脸赶紧低下了头。女孩走过来见张国庆低着头不敢看自己心里纳闷便打量了自己一下,不打量不要紧这一看也把自己羞红了脸连忙放下衣服,衣服刚一放下兜着的桃子的便如大珠小珠落玉盘四下滚去,两人都慌忙的弯腰去捡只听的“砰”的一声两人的头头重重的撞在了一起,疼的女孩抱头蹲了下来,哎哟哎哟的叫个不停。张国庆边捡桃子边说道: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女孩站起身来娇嗔道:那个说你故意的了,装上桃子赶紧走吧“哼”。捡完桃子的张国庆将桃子放在自行车前面的车框里向着女孩走了过去,在还有两步远的位置停了下来问道“你的头还疼吗?”女孩生气的说道:当然疼了,谁像你头像是铁做的。张国庆苦笑道:其实我也疼的厉害。女孩抬头看看张国庆两人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笑罢女孩说道:你还要赶路去亲戚家赶紧走吧,反正你也知道了地方有时间再来,越说头就低的越厉害,手也不由自主的把弄起了衬衣的下摆。张国庆掏出两块钱说道:谢谢的姐姐的款待,这里是两块钱算作是饭钱跟买你桃子的钱。

女子说道:哎哟,这是哪一家的公子微服出巡了吗?两块钱你当我的桃子是金子做的吗?女子坚持不收,张国庆也没选择硬给,毕竟他也不知道自己还有多远的路要走,这一路也许再也不会遇到这么善良的人。想到这里张国庆摇头苦笑了一下,心里想着自古以来好像就注定了善良的人容易吃亏,不知道谁又编出了吃亏是福这样的鬼话用来劝慰那些善良的人继续吃亏。女孩问张国庆:你笑的什么啊?张国庆回答道:我只是觉得这样姑娘太吃亏了。女孩满不在乎的说道:嗐,不都说吃亏是福吗,我这是在给自己攒福气哩。张国庆也笑了说道:是啊,吃亏是福,吃亏是福......

女孩从屋里拿出了盆子打满水就把桃子从车筐里拿出来洗了起来,边洗边说道:你在路上洗起来也不方便,给你洗好了你渴了就拿出来吃就好了。张国庆说道;姐姐想的真是太周到了。女孩边洗桃子边抬头看着张国庆说道;你一口一个姐姐的叫着,我才23呢,有这么老吗?张国庆连忙改口叫大妹子,说着便离女孩不远的位置蹲了下来,这一蹲张国庆突然觉得肚子一阵不舒服便问女孩:大妹子,这里有没有厕所啊,女孩用手指了果园某一个角落的方向说道:就在那边,往里走就看到了。见张国庆不动弹就问道:怎么了?不去了?张国庆尴尬的问道:有没有纸啊?我肚子有点不舒服。女孩笑着起身去屋里给张国庆拿纸边走边说道:拉屎就说拉屎呗,还什么肚子不舒服,说着将几张草纸递给了张国庆。张国庆接过纸便向厕所飞奔而去,女孩在后面大喊;别跑,别拉裤兜子里了,喊完便弯着腰哈哈大笑了起来。张国庆闻言跑的更快了,三步并作两步进了厕所,蹲下来的张国庆思绪万千,他下定决心不能让这个姑娘吃亏,把钱从兜里掏了出来拿出两块钱团在了一张草纸里。

拉完屎回来的张国庆发现女孩已经洗完了桃子并且包好放在了车框里,这会儿院子里也没有姑娘的身影,张国庆四下打量了一下便向着屋子走了过去,到了门口看到姑娘正在收拾他刚吃完饭的桌子,不过好在扣在碗下的土豆还没被发现。就赶紧走进了屋子对姑娘说道:那什么草纸我没用完,说着就把包着两块钱的草纸递了过去。被张国庆这么一打岔女孩就停下了手里的活伸手接过草纸随手装进了裤兜里,对张国庆说道;你可真是个实诚人,一张草纸用不完都要还回来,听到姑娘这么一说张国庆顿时感到无地自容羞愧难当,急忙跟姑娘说道:我得走了,说着就转身往屋外走,女孩也跟着出了屋出来送张国庆。

张国庆推车走到果园大门口停下了脚步转身对姑娘说道:真的很感谢你。女孩低头说道:我叫桃子,你叫什么名字?张国庆有些许犹豫他不知道该不该把自己的真名的告诉这个善良的姑娘,支支吾吾的说道;你就叫我张哥吧。说完便要推车往前走,女孩还是低着头问道:你还会再回来看我吗?刚要走的张国庆身子一怔,说道如果有机会我肯定会回来看你。说完就翻身上了自行车头也不回的走了,女孩就这么盯着张国庆的背影看着一直看着或许她是在等张国庆能再回头看她一眼,但是知道张国庆的背影消失在了她的视野里她也没能等来.......

姑娘的心意张国庆怎么可能不懂,他又何尝不喜欢这么一个善良,开朗的女孩呢,怪就只能怪这一切都是发生在今天,而不是发生在今天之前的任何一天。如果......又怎么会有如果呢......从他选择了逃避的那一刻他今后的人生就注定了会充满诸如此类的遗憾。

张国庆抬头看着远方的路,余下的路还有多长?又通到哪里?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