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百花少年江湖行
冰释前嫌
作者:贺钦华本章字数:8535更新时间:2023-06-18 16:09:50

火凤凰此刻也已醒转,大声道:“斩草除根,以绝后患!”

可木人野望着瘫软在地的孟伯涛,想着他虽然害死了自己的师傅,可他终究还是孟迎欢的哥哥。此人自受其害,情状就跟当时师傅一模一样,这一手阴狠毒辣的掌力,自己可不会解,且饶了他,是死是活,看他自己的造化。

火凤凰又道:“此人杀害包择天,害死我众多姐妹,又想加害于你,如此恶毒,留着就是祸患。”见木人野还是不为所动,叹道:“这世上竟还有你这样的男子,当真绝无仅有!”突然一掌拍向倒在一旁的马玉之,哼也没哼一声,马玉之便即毙命。

火凤凰提起手掌又向南宫宇拍去,却被木人野止住,拉起放在一边,努道:“够了!都已成废人了,为何一定要杀了他们?”

火凤凰睁着大眼瞧着木人野,忽然哈哈大笑起来,道:“你这兔崽子倒把我整不会了。你要干嘛?这些人前一刻还在滥杀无辜,连你都要杀,你却为他们说好话,莫非你真是个傻子?”

南宫宇被夏芜毒针射中,早就晕了过去,此刻刚好醒来,听木人野和火凤凰这番对话,也是愣在当地,心想在这尴尬境地见到他,比夺了他的未婚妻孟迎欢还要难受,道:“你杀了我吧。”

木人野当然不会也不想杀他,见他还有些骨气,便道:“南宫公子,你带着孟兄走吧。”

南宫宇哪肯相信,心想你小子又有什么招数在等着呢,可是听他这么一说,此时不走更待何时?当即站起来,踉踉跄跄的要去扶孟伯涛。

夏芜在查看火凤凰伤势,南宫宇此刻就在一旁,见木人野竟然要放他们走,突然用手在南宫宇腿上一拍,南宫宇“啊”的一声大叫,夏芜手指一弹,喂了一颗药丸给南宫宇吃,呵道:“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木少侠大人大量,饶你一命。这是本门秘制锁魂逍遥丸,每年端午节服用解药,否则有你好受。嘿嘿。”

南宫宇吓得腿脚发软,刚才马玉之去里屋拿出来这毒药,那火凤凰即浑身发抖,可想而知那毒药有多厉害,而自己竟已服用一颗,此后每年端午节前要弄到解药,否则生不如死。南宫宇转念又想,好在能饶我一命,这解药或许有人能调制,也未可知,此刻还是先活命要紧。

眼看着南宫宇扶着孟伯涛出去,火凤凰道:“我们也走。”木人野望着地上被害的人,意思总得要处理吧?

火凤凰却道:“一副皮囊而已,照教规一把火烧了!”

夏芜扶着火凤凰,按着火凤凰的指示,从里屋密道中出去。这密道夏芜也是此刻才知,木人野跟在后面。

这密道的出口在岛屿一处很偏僻的涵洞中,涵洞上方系着一只扁舟,木人野取了下来。这扁舟本就是为了临时应急逃生用的,仅能容两人,木人野提议火凤凰夏芜两人乘船,自己挂在舟尾划水即可。火凤凰道:“天下竟有你这样的男子,当真奇了!”又道:“你来划船,我跟夏芜挤一挤,很快就过去了。”

便在此时,岛屿左侧传来划船的声音,跟着有人说话:“大哥,我看岛上大火熊熊,会不会都葬身火海了?”

另一人道:“不会!咱们再找一找。”木人野听这人声音有点熟悉,却又一下想不起来是谁?

前一人道:“不知其他几位兄弟有没有讯息?我看这岛上的人要不已经逃走,要不已经葬生火海了。”

另一人叹道:“也有可能吧。六弟,咱们万不该全都离开去找火凤凰的其他党羽,以至二师兄受重伤。”

木人野猛的想起来那人原来是华山七剑的老大雷将,想来另一人便是老六万成了,原来他们都去搜寻其他人去了,无怪岛上大屋就只有孟伯涛和南宫宇。

万成道:“大哥,这须怪不得我们,你又不是不知道,二师兄心高气傲,岂会要我们留在身边。”

此时涵洞外有火光闪过,天还没亮,想来是雷将万成二人打了火把搜寻,只是一晃即过,没发现这个极为隐蔽的涵洞。

雷将道:“二师兄受了自身的圣阴手,不知要调养多久方能好。听二师兄说跟他对掌的是包择天的徒弟,也跟鬼域四刀学过武功,当时在华山曾见过一面,没想到这小子这么厉害!”

万成道:“大哥,听说二师兄独自一人找到包择天,逼问他少林寺的《洗髓经》,反被包择天捅伤了,差点丢了性命,之后又遇到百花门的人还弄丢了令牌,于是召集我们七兄弟一齐追寻百花门,这才追查到南湖。这本经书到底在哪里?有那么重要吗?”

雷将笑道:“就是因为不知道在哪里,这才找到一个废物包择天。有没有那么重要?你看看本身少林寺寻找二十多年,除了我华山派之外,其他有些门派也在暗中找寻,就知道有多重要了。”

万成问道:“其他一些门派也在找?又是哪……”声音远远传来,已是模糊不清。

待雷将万成二人走远,木人野三人这才上船,按照火凤凰的指示,木人野划着小舟径往西南方而去。

木人野一边划船,一边寻思,不管孟伯涛会有什么样的下场,至此师傅包择天的仇算是报了,不知存存现下在哪里?也好告诉她这个消息,问道:“坛主,存……包适存去了哪里?”

火凤凰道:“跟高家姐妹去总坛了,你也不要问总坛在哪?因为我们也不知道。”

木人野苦笑,心想这百花门当真邪门,分坛坛主竟然不知道自己门派总坛之所在,看样子又不像是说谎。

夏芜看出木人野的疑惑,道:“确切的说,我们总坛没有一个固定的地方,教主在哪里,总坛就在哪里。”

火凤凰显然不愿夏芜透露太多,道:“多说什么?放心,你的事情会转告给包适存的。你也不用去找她了。若愿意,包适存会来找你的。”木人野心知多说无益,又找不到存存在哪,只好不再提及,忽然又想起地牢里还有人没放出来,道:“坛主,那些地牢里的......”

火凤凰白了一眼木人野道:“全都不是好人,死了更好!”

木人野道:“人家犯了错,坐了这么多年的地牢,也该放出来了。何况人家上有老下有小,也不容易。”

火凤凰啐了一口:“你倒是个老好人,放了他们,那些被这些臭男人祸害的女人呢?谁来为他们讨公道?”见木人野张嘴又要说话,怒道:“你再要跟他们求情,信不信又把你丢进地牢去?”

木人野登时闭嘴,他深知这些人说得出也做得到,坐地牢的滋味可不大好受。

火凤凰见木人野不再说话,回头看着远处岛屿的火光,悠悠说道:“想不到在这里住了十多年,终于还是要走。华山派,哼,华山派!”

木人野心想原来你们在这里住了十多年,难怪对我师傅以及我和师妹之间的事这么清楚。你们这么痛恨天下的男子,还把人关到这边地牢里来,当真好没道理。听火凤凰说话,百花门这是跟整个华山派对上了,当然于华山派来说,更恨不能彻底灭了百花门。

木人野又想,孟伯涛害死师傅,自与华山派从此势不两立,孟伯涛自己又被圣阴手反噬自身,无论如何,这笔账肯定也会算到自己头上。可是丁大哥他们还要去华山做调查,这一来华山派不管三七二十一肯定也会跟鬼域四刀破脸,时间过了这么久,就不知道丁大哥他们现下如何了?必须要找到他们,告诉他们仇已经报了,不能上华山了。

火凤凰见木人野一直不说话,倒有些好奇,问道:“喂,小子,你在想什么?是不是心里在骂我们?”

木人野道:“干嘛骂你们?说起来其实你们也是可怜之人。”

火凤凰一怔,不努反笑道:“可怜?你说我们也是可怜之人?哈哈”

木人野正色道:“看你们行事诡秘,处处只针对男子,想必你们也是吃过男子的大苦的。那不是可怜之人么?”

火凤凰踹了一脚给木人野,扁舟本小,木人野也没想到火凤凰会踢他,“噗”的一声,正中小腿,好在火凤凰受伤不轻,倒不痛。火凤凰骂道:“用得着你可怜吗?笑话!夏芜,揍他!”

夏芜却轻轻的道:“坛主,其实小野说得也没错啊。”

火凤凰惊讶得说不出话来,良久才道:“小野?好夏芜!”心想你竟然开始叫得这么亲密,帮着外人说话,竟然对方还是个男子,越想越气,竟气得晕了过去。

夏芜看了看火凤凰,又看向木人野。此时木人野也回头看向夏芜。攸地,夏芜整个脖子都红透了,慌忙侧头去看远处岸边的点点灯火。

三人上得岸来,木人野抱拳道:“坛主,咱们后会有期了。”

火凤凰上上下下打量木人野,仿佛第一次见到,叹道:“小子,你良心倒好,我这一命是你救的,算我欠你一个人情。”

这话从百花门嘉兴南湖分坛坛主火凤凰嘴里说出来,真是开天门第一回。

木人野微微一笑,道:“谈不上救,是你阴德足够,可想而知,还是要多积阴德。要说救,夏芜姑娘也有份的,往后待她好点。”

火凤凰道:“嘿,用得着你来教我做人么!你记住,你要是再做对不起女子的事,我照样收拾你。”

木人野暗笑,心想你都受伤这么重了,还在说大话,不跟你一般见识,道:“坛主的话,小野谨记在心。”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

此时天已微亮,转了几个弯,木人野摸着夏芜偷偷给的钥匙,心想这夏姑娘倒是好人,又想火凤凰夏芜二人应该也早走了,便又返了回去,跳上方才的扁舟,径往地牢划去。

南湖岛屿众多,好在木人野记性不错,到了地牢那座岛屿,上得岛来,却见入口铁门已然打开。木人野寻思,难道这地牢被华山派的人找到了?侧耳倾听,悄然无声,木人野还是不敢大意,轻轻的往地牢深处走去。

到了关押众人所在,木人野停住脚步,但听得有一人呼吸声。木人野再三确认,就只有一人呼吸声。

木人野左手护住身前,走了进去,四周一扫,不见有人,再仔细一看,却见之前关押秀才的铁笼子里躺着一人。那人听见有人过来,翻个身坐了起来。

木人野奇道:“秀才,你怎么还在这里?不出去么?”原来那人正是秀才!

那秀才伸了个懒腰,用手抹了抹脸,这才慢悠悠的道:“出去?去哪里?这天底下哪里还有这么清净的地方?”又责怪木人野:“你看你,我本来睡得好好的,你便又来打搅我。扫兴!”

木人野不禁哑然,心想你这酸腐秀才不出去吟诗作对,躲在这里偷懒,真是岂有此理,又有些担心:“你父母妻儿恐怕还在到处找你,担心你,再说你一个人在这儿,百花门的人死的死走的走,你吃什么喝什么?”

那秀才仿佛听到了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话,哈哈大笑,笑声在空旷的地牢里回荡,良久才道:“你还是顾好你自己吧,多管闲事,为别人瞎操什么心。”

木人野一怔,他可没想到这秀才居然喜欢上了这地牢,还来责骂自己。想想也是,自己原本一番好意,巴巴的还要返回来救他们出去,谁知反被秀才一顿奚落,难怪火凤凰骂自己是个老好人,哈!真是多管闲事。哈!真是咸吃萝卜淡操心。

木人野转身出去,却见地牢口咚咚的传来声音,一人踉踉跄跄的跑进来。木人野借着微光,见那人却是夏芜。夏芜见到打火折子的木人野,再也支持不住,瘫软在地上。

木人野抢过去查看,见夏芜浑身湿漉漉的,晕过去了,外表看出来好像没受伤,就不知道有没有受内伤,一时慌了手脚,不知如何施救。

那秀才忽然说道:“你按她印堂神庭二穴。”

木人野也不多想,伸手点这两处穴道,不多时夏芜嘤咛一声,醒了过来,见木人野就在自己眼前,忽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木人野见状,忙伸手轻拍其背,等她哭了一会,才问端的。

夏芜回头看向地牢入口,似乎害怕有人追来,道:“华山派,是华山派的!”

木人野心想,怎么又是华山派的?难道他们没走吗?突然想起一事,向秀才看去。那秀才却又侧身躺到铁笼里面去了。

夏芜道:“我和坛主跟你分开,找了一户农家,想要借宿几天,等坛主的伤好了以后再走。谁知刚到里屋安顿好,我想出去镇上买点药,那个什么大哥六弟的就进来了。还有其他人。”

木人野道:“那是华山七剑的老大雷将和老六万成。其他人应该也是华山七剑的。”

夏芜道:“他们逼问坛主,要她说出百花门的其他分坛和总坛所在,坛主当然不会说。其中一个脸上长了一颗大黑痣的家伙就说反正坛主不说,就不要多废话,请示过雷将后,把坛主杀了。”说道此处,夏芜又哭了起来。

木人野寻思,原来华山七剑根本没护送孟伯涛回华山,而是声东击西的返回来终于又找到了夏芜二人。唉,我们也是太大意,没警惕到这伙人去而复返,导致坛主火凤凰最终还是被害。又想夏芜湿漉漉的跑出来,当是跳湖逃走的。

原来华山七剑得令去寻找火凤凰其余党羽,除了找到地牢,并放老胡他们走后,再没找到其他人,便到分坛岛屿汇合,却碰到从岛上下来的孟伯涛南宫宇,眼见孟伯涛受重伤,立即分析,知道孟伯涛非常自负高傲,这次受了重伤,非找回场子不可,于是华山七剑分批又去搜寻木人野等人。当时木人野在涵洞里听到的,便是雷将和万成二人一起搜寻中的对话。

在南湖中搜寻一遍,又汇合到了一起,雷将随即安排老二和南宫宇护送孟伯涛回华山,其余众人去到附近村落去寻找,哪知木人野跟夏芜二人一上岸分开没多久就又返回地牢,这才导致火凤凰被害,夏芜急忙跳湖这才逃过一劫。

那秀才忽然又说道:“你们还是赶紧走吧,我看华山七剑也会再次返回。”

木人野心下一分析,觉得秀才说得对,抱拳说道:“多谢前辈指教。后会有期。”此刻也不多说,带着夏芜便从地道出去。

临走夏芜对着秀才道:“陈帮主,你不回雁荡山吗?不怕华山七剑找你晦气吗?”

秀才笑道:“我这副落魄样,华山七剑哪会认得我?即使认得我,也跟他们无冤无仇的,寻我这个活死人晦气干嘛?雁荡山?就不回去啦,你要有空呢跟我家中的母老虎说一声,要她改一改乱发脾气的臭毛病,谁碰到她谁倒霉。”

木人野大吃一惊,原来这秀才竟是雁荡山的陈海涛,想来真是受不了老婆的气在外面胡搞瞎搞,这才被百花门的人逮到这里来的。

夏芜却道:“陈帮主,我说你啊,真应该被你老婆好好管管,有老婆管着,才是幸福。”

陈海涛苦笑,不再说什么,又躺到笼子里面去了。

木人野夏芜二人一出地牢口,果见远处两艘小船快速划来。很显然,此刻要从水上走,已然不及,要退回去肯定也不行,那不更成了瓮中之鳖?

夏芜急道:“怎么办?”

木人野心想,对方有六人,倘若只有自己一人还可以应付的来,真要打不过了,一个人逃起来也方便,现在还有个夏芜,难免要分心照顾她。看来只能乘船在湖中跟他们周旋一番,看能否甩脱。

正当二人准备去乘船时,却听得雷将的声音远远传来:“木兄弟,且慢。家师有话要传达!”

木人野一怔,不明所以,心想我把孟伯涛伤成这样,你孟天南不把我杀了,难道还要放过我不成?

夏芜道:“木公子,别听他们的。咱们快走。”可是此时已来不及了,华山七剑六人二船已围了过来。

木人野把夏芜挡在身后,轻轻道:“且看他们要如何?待会打起来了,你寻找机会划船逃走。”

自老大雷将,老三吴冲,老四张河,老五唐飞,老六万成,老七何七六人上得岛来,俱都执礼甚恭。

这六人中雷将和何七,木人野都当面见过,见他们客气,便也抱拳回礼,看他们究竟要如何?

雷将道:“木兄弟,当日华山匆匆一见,便被木兄弟丰神俊朗的神态折服,只是兄弟们忙于侄女的婚事,不曾跟鬼域四刀四位兄弟及木兄弟坐下来好好喝顿酒。今日再见,木兄弟果然更胜往昔。”

木人野见对方客气,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一半,道:“雷兄谬赞。”

雷将道:“家师常自教诲,我们正派中人,当侠字为先,义气为重,更要与人为善。弟子们无不谨记在心,不敢或忘。二师兄犯下大错,为一己之私,害死包兄择天,实在罪该万死。此刻二师兄已身受重伤,命悬一线,那是他罪有应得的下场。好在二师兄终于悔悟,想在临死之际,见见木兄弟,要亲自求得木兄弟的谅解。”

木人野本就心地善良,见雷将话已说到这份上,便想答应去见一见孟伯涛。

夏芜被木人野挡在身后,听完雷将这番话,扯了扯木人野衣服,轻声道:“别信他!他是要骗你过去。”

木人野却快速转了几个念头,他们把我骗过去,最多也就是把我杀了,还能咋滴?此刻他们人多,我还要照顾你,他们照样能把我们杀了。有了,我可以跟他们过去见见孟伯涛,但要先放了夏芜。

便道:“如此也好。我这朋友还有事情未了,待我交代几句,即便跟各位前往。”跟夏芜走远几步,道:“我看他们也是一番好意,又能把我怎么样?你去找你同门,要是见到包适存,告诉她我已报了师傅仇。”

夏芜望着木人野,带着一丝轻蔑,带着一丝嘲笑,道:“你真是这么想的吗?恐怕不见得吧。哼!”

木人野不知夏芜这话什么意思,道:“我就是这么想的啊,怎么啦?”

“怎么啦?怎么啦?哼哼”

“你不说清楚我咋知道你要说什么啊?”

“你真的是要去见那个孟伯涛么?恐怕不见得吧。”

“将死之人想要见见我,有何不可?”

“你以为我不知道么?等会你跟他们去见孟伯涛,再等会就要去华山见孟迎欢啦!”

木人野一怔,他可真没想到要去华山,更没想到要去见孟迎欢去,见夏芜这话,实在有点牵强附会,又没法跟她解释,便道:“你不信我有什么办法?”想起百花门种种,又想到像秀才陈海涛这样的人被关在地牢里,道:“夏姑娘,以后不要动不动就把人关起来,这样不好。”

夏芜哈哈大笑,盯着木人野看了看,大声道:“你管得着么!”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众人面面相觑,见她上了小舟,往之前来的那座小村划去。木人野本来还想跟她一起去,待处理火凤凰后事之后再跟雷将等去见孟伯涛,此刻见夏芜气鼓鼓的走了,又知道她会按照教规火葬,再又想她百花门处处透着邪门,可不能走的太近,便随她去了。

木人野等也都上了小船,反方向划向另一处村子,来到一户地主宅院,见到奄奄一息躺在床上的孟伯涛。一旁站着两个人,一个没见过,应该就是华山七剑老二肖浪了。另一个是南宫宇,他见到木人野进来,恶狠狠的瞧了一眼,随即满脸堆笑。

孟伯涛见木人野到来,挣扎着想爬起来,木人野见状赶忙过去搭把手扶了起来,靠在床上。木人野一碰到孟伯涛,只觉他身体一股寒气传了过来,不禁打了个冷颤,心想这阴毒掌力这么厉害,可想而知当时师傅有多难受,要不是自己内力比他强,恐怕此刻躺在床上的是自己了,见他自作自受,脸色惨白,有气无力的样,忽然觉得这人其实也挺可怜的。

孟伯涛缓缓呼了口气,道:“木兄弟,都是我自己的错,怪不得你。唉,倘若不是我猪油蒙了心,听了别人的蛊惑,也不至于去找你师傅,最后把他害死。我……我对不起你!”挣扎着想要磕头赔罪,木人野一把拦住,道:“人死不能复生,何况你已经成这个样了,就算我师傅活了过来,也会就此一笔勾销的。”

孟伯涛叹道:“木兄弟,当今武林中难得还有你这样的侠义之士,又在青年,定会有大好前程。”

木人野见他说得客气,道:“孟兄见笑了。”

孟伯涛一把抓住木人野的手,显得有点激动,呼呼喘了几口气,道:“家父最喜结交青年侠士了,他要是见到你,一定高兴得三天三夜睡不着觉。”木人野心想哪有这么夸张,不过听孟伯涛这么说,心里还是很高兴。

孟伯涛忽然示意所有人出到外面去,有话要单独跟木人野说。

见众人都出去了,孟伯涛这才说道:“木兄弟,我妹妹欢欢她……”

木人野见他说到孟迎欢,耳朵都竖了起来,心怦怦跳,急道:“欢欢她怎么了?”自孟迎欢从百花谷不辞而别回华山后,木人野时常会想到她,只是这些时日里,为报师仇,东奔西走,不曾细想过接下来要去华山找孟迎欢。

孟伯涛轻轻叹息一声,道:“欢欢自回华山后,整日里闷闷不乐,父母陪在身边,也是强装笑脸。我们这些兄弟们陪她练剑,更是心不在焉。这女孩子的心思,我们哪里能懂?眼见她越发消瘦,却又无能为力。”

木人野听得实在揪心,可又不便表露出来。心想这些时日里,欢欢真是受苦了。又想她毕竟是许配给了南宫宇,虽然最后仇老前辈把婚事给搅了,甚至还逼着二人拜堂成亲,说到底这还是算不得数,虽说后来又从南宫世家把孟迎欢带出来,二人也互表爱意,可终究没有明媒正娶,此刻也不好直接说要去华山看看她,虽然心底里还是渴望去一趟。

孟伯涛接着道:“本来嘛,舍妹即已许配给南宫公子,咱们武林中人,说到做到,何况婚姻大事。只是你知道的,舍妹自始自终就不喜欢南宫公子,勉强嫁了给他,那不是委屈了她,要一辈子不开心么?”

木人野心想这话很对啊,嫁一个不喜欢的人,自然要不开心了。

孟伯涛续道:“咱们做父母兄长的,当然要为后辈着想。她既然不喜欢,那就不嫁就是了,不必勉强!”

木人野忽然说道:“孟兄,这似乎对南宫公子不公平。更何况看得出来,南宫公子很爱欢欢。”

孟伯涛道:“一厢情愿罢了,一个喜欢,一个不喜欢,很难善终。何况,舍妹已有喜欢的人了。”

木人野一惊,心里一股酸味涌了上来,胸口又像是被什么撞击了一下,又一下。没想到欢欢竟然有喜欢的人了,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事?应该是在回华山之后吧?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人?不知道对方喜不喜欢欢欢?正在胡思乱想,只见孟伯涛推了推木人野,木人野这才反应过来。

孟伯涛笑道:“当时仇笑我把你和欢欢从婚礼上带走,我们追了出来,当时还扬言要把仇笑我碎尸万段,没成想歪打正着,倒把舍妹带出了苦海,哈哈。”

说了这么久话,孟伯涛显得有些力不从心,躺着歇了一会,又道:“只要自己子女开心,做父母的无有不遵。眼见欢欢回华山后闷闷不乐,多方打听之下才得知,原来舍妹已有了心上人,就是木兄你了。”

木人野一听,不由转悲为喜,心想难道孟家上上下下都知道了也答应了?之前还一直担心,华山派和南宫世家门当户对,南宫公子和欢欢又是男才女貌天生一对,现在不喜欢南宫公子,说不定以后就喜欢了。

孟伯涛很是诚恳的接着说道:“木兄弟一表人才,恳请随孟某等同上华山。家父爱才惜才,定会着意结纳,引为知己!”

木人野大为感动,没想到把孟伯涛伤成这样,也毫不在意,还诚意邀请上华山去。华山派掌门孟天南更是武林中鼎鼎大名的人物,原来也是这般待人真诚。其实最让木人野动心要跟他们一起去华山的,当然还是因为孟迎欢,见孟伯涛点到即止,自己也不提。便道:“如此便等孟兄身体向好后,在下便随孟兄同上华山!”

孟伯涛却道:“我这一时三刻好不了,何况路途遥远,也不方便,便由雷将等七位兄弟陪同木兄弟一同上华山好了。”他这么一说,等于就是只留下南宫宇来照顾他了,免得一路上大家都尴尬。

孟伯涛要木人野出去召大家进来,安排好后便一同上路。

木人野走出屋来,见华山七剑均在院落里,唯独不见南宫宇。

众人进屋后,木人野才知南宫宇已回成都去了。

临行前孟伯涛一再嘱咐雷将等要好好待木人野,把他奉为上宾。木人野自又客气一番。留下老二肖浪照顾孟伯涛,雷将木人野等一行七人便往华山而去。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