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武唐天下
第12章 逐个击破1
作者:人青青本章字数:2563更新时间:2023-11-30 19:20:13

“近在眼前!我妻十年前离我而去,至今我一直孤苦一人,甚想找寻一个合适伴侣,唉!命苦,始终没有寻到,直到见到你,才知道相思的滋味多么令人百般愁肠。”

朱邪孤注犹如朗诵诗般逗着。

“是吗?据我所知,元帅虽未有正室,偏妾却有九人,何来寂寞?还有你养的那位水灵灵,鲜花一般的干女儿不是留着自己备用的吗?”阿塞玛嘴角歪斜、嘲弄地说。

“你误会了,我把雪儿当成亲生闺女,怎么能胡来。

更何况我已经将她许配给处密部小帅科伦尔,也互相交换了聘礼。

至于那些偏妾,怎么能当正室呢!”朱邪孤注解释,并走到阿塞玛的虎皮椅旁。

阿塞玛生性放荡,朱邪孤注四十多岁了,正是男性阳刚魅力光辉灿烂之时,这让她春心大动,说话也变得温顺多了。

“哦,原来这样啊!瞧来你还真是炙手可热。”

媚眼上挑,多了几分春色。

朱邪孤注是情场老手,焉能听不出话里的音、眼神中的意,他兴奋的双手出动,一下子搂住阿塞玛。

阿塞玛故作扭捏推了两下,任他抱起放到虎皮褥子上。

“放帐帘。”

阿塞玛对帐门外喊道。

营帐帘放了下来,两人在里面缠绵起来。

一连三天,李林龙让士兵们放马休息,高地虽然很大,但一万多匹战马吃草,基本上已草尽,战马开始吃口粮和青草混拌食物。

李林龙的伤口经几次恶战迸裂,难以愈合。

秀香为他敷了药,但伤口还是疼痛难忍,他烦躁地坐在高地边缘,看着下面连成一片的敌营,不时还看看天色。

秀香走了过来,掏出手帕给李林龙擦擦额头,像个温柔乖巧的小媳妇。

“山主,咱们再这样困下去,人没战死,战马先饿死了!”她忧虑地说。

“不急,突围很简单,现在不是不能突围,而是要伺机歼灭敌人。”

李林龙应道。

秀香一脸惊疑地看着身旁这个男人,感到他神祕莫测,暗想:都让敌人围成铁桶了,他还轻松地说突围简单,是不是伤口发炎引起高烧,开始说胡话了?她担心地问:“山主,你发烧了吧?让我看看。”

说时,她的小手摸了李林龙的额头。

她感觉有点烧,但并不很烫。

李林龙起身道:“我没发烧。

走!找高总管召集将领,商量今晚的作战计划。”

他率先走了,秀香只好跟随。

中军大帐内,将领们云集。

李林龙年轻,坚持让高德逸坐上位。

他清清嗓子说道:“诸位兄弟,今晚又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有利于我军对敌人发动偷袭,只要计划运用得当,我军可接连破敌。”

众将领一听神情愕然,敌人数倍于己,被围多天无法突围,还能破敌?“李大人,你怎么知道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高德逸不禁问道。

“看云得知。

现在东南方出现的云叫雨层云,低而漫无定形,云体均匀成层,能完全遮蔽日月星辰,常布满天空。”

李林龙应道。

大家向帐外看去,果然东南方出现很大的黑云团。

“李大人,这仗由你指挥,你就安排怎么打吧!”高德逸兴奋地说。

“听李副总管调遣!”众将领纷纷表态。

“突厥有四个部落合围我军,各部落为了突厥人的共同利益,才暂时抛弃成见,团结一致和咱们较量。

但这是暂时的,彼此间的敌对和戒心从没有终止,这就为我军逐个击破提供了有利条件。

天黑,我们先突袭一路,我预料其他几路敌人怕天黑误伤自己人,绝对不会驰援。

只要他们不动,咱们就放心大胆地先吃掉一路敌人,然后各个击破。”

李林龙不想推辞,便安排起来。

“如果其他部落过来援救呢?”有人问。

“立即撤。”

李林龙果断地答覆。

“可行。

先吃中间的,把道路通开,怎么样?”高德逸问道。

“此非上策。

有两点,一是写凤部落两万人马,吃不动;二是吃它,处密部王子科伦尔是个窝囊废,不敢救助,而葛逻禄部落的野古雄好战,必会前来救助,那样我军损失就大了!”李林龙应道。

“那咱们先吃那窝囊废处密部科伦尔?”有将领询问。

“那样葛逻禄部落的野古雄,也会率军偷袭高地。

我建议先战葛逻禄部落、剿灭他,回头再吃处密部。

看今天写凤部的表现,我料定阿塞玛见其他两路被吃,都不会救援。

可能她和突厥可汗有矛盾或想保存实力,不愿与唐军交战,她如此轻易放我们进入高地就是明证。

诸位将领,命令所部埋锅造饭,今晚三更咱们出击杀敌。”

李林龙说道。

“谨遵将令。”

将领们齐声应道。

将领们奔出去安排了,高德逸问道:“李大人,你这么肯定他们不会相互救援?”李林龙应道:“要是他们之间不各怀鬼胎,将军所部不到五千人马,三面强攻,早就把高地拿下了。

因为他们都想保存实力,梦想藉机消耗其他部落,才使高将军所部得以坚持至今,所以他们的合围看似铁桶,实则漏洞百出。”

“惭愧,我没想到他们之间有矛盾,只是始终奇怪他们为什么不强攻!还以为他们要等我军快饿死才攻击呢!你一说才明白,主因是他们不想消耗自身实力。”

高德逸应道。

“高将军,晚上夜袭葛逻禄部落由你率领吧!我领两营另有行动。”

李林龙突然说道。

“怎么?你又有什么计谋?”高德逸对眼前这位庭州刺史兼副总管,感到万分佩服。

“我想这样办……”李林龙向高德逸详细讲解自己的计划。

夜晚,天空全被乌云遮住,四下黑漆漆一片。

三更时分,除留一营人马守卫高地,李林龙带走两营外,其余各营人马在马腿绑上布,马嘴上笼头,悄悄下了高地,向葛逻禄部落军营摸去。

葛逻禄部落的酋长野古雄,见夜晚连一点星光都没有,害怕唐军偷袭,所以警戒的军队比平时多了一倍;而军营内火把高举,灯火通明,但营寨外五十米远全是黑漆漆的,哨兵们根本看不清情况。

高德逸率领军队到了距离葛逻禄部落军营百步远,见整个军营火光耀眼,敌人守卫情况一目了然,心中大乐:“这头蠢猪,这样布防只能替自己壮胆,实则害己不浅。

按军事布防来说,越是黑天,越应灯火管制。

对手即使偷袭也摸不着头绪,不敢轻易下手。”

“命令,弓箭、弩箭瞄准敌人,一个梯次后迅速冲锋。

准备,放!”高德逸喊道。

“放、放……”大家交替喊道,密集的箭雨瞬间攻向敌人。

剎时,葛逻禄部军营里的守卫和巡逻的突厥人人仰马翻、鬼哭狼嚎,箭羽穿透帐篷,打翻火把,军营内火光四起。

“杀……”高德逸大喊。

“杀啊!杀……”将士们纵马向前,滚滚的铁流席卷而去。

“唐军偷袭、唐军偷袭……”突厥人慌乱喊着,“呜……”牛角号声也响了起来。

唐军将士距离葛逻禄部军营太近了,大队骑兵很快杀到营门前,先到的将士飞快下马,掏出斧头砍断大门上的木头,露出里面的木栓,再斩断木栓,把门踹翻,后面的骑兵队伍,挥舞刀枪马不停蹄地杀进敌营,见人就杀,见帐篷就让马踩踏而上。

突厥人从睡梦中惊醒,慌乱地拿起武器冲出帐篷想要抵挡,但此时整个军营里,纵马驰骋的唐军铁骑犹如潮水,哪里阻挡的住,很多人还没摸起武器就被驰过的唐军骑兵踏翻在地。

捧场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