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首页 都市 现实题材 悠悠的吴淞江
第六十二章 灵魂的拷问(终结章)
作者:娄邑子本章字数:3188更新时间:2023-11-27 10:13:17

雄一来到父亲的门前,门虚掩着,他呼喊了一声父亲,没有应答的声音。他推门走进里屋,在客厅没有找到父亲。会不会生病了?他去了卧室,也没有人。不会出去了吧?这是约好的啊。雄一来到了祭堂,他看到父亲身穿黑色的和服,躺在中间的垫子上,仿佛睡着了一般。他仔细一看,父亲死了,他没有摸到脉搏,也感觉不到他的呼吸。

他抬头看到香炉的案几上,放着一封信,雄一打开信封,这是父亲留给他的信:

雄一儿:

当你看到这封信,我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我是一个罪孽深重的人,我给整个家族留下了罪恶。我活得太久了,死也洗脱不了我的罪孽。中国人给仓介移植肝脏,又给樱子移植造血干细胞,这种恩情我们世世代代都报答不了的,相对于我的罪孽,我有何脸面活在这个世上。我可以断定,当时被我强奸的那个中国女孩没有死,而且有了孩子,这就是他们的DNA能够与仓介和樱子比对成功的原因。尽管这是羞耻的事情,但是受到他们如此的恩情,我必须告诉你那件发生在七十年前的卑鄙无耻的强奸事件。

……

我在头上拔了一些头发,希望你能够跟中国朋友做个DNA比对,我留下的羞耻和罪孽让我自己带走,他们给我们的恩情,要靠你们一代一代去报答。

罪孽的父亲:野田弘树

2013年4月4日

雄一捧着信,默默地坐在案几前发呆,原来父亲藏着这么一个惊天的秘密。他愣愣地盯着那个小药瓶看,良久良久,他突然举手用力拔下了自己的一缕头发,他掏出手机,拨通了仓介的电话。

“你到爷爷屋里来一下吧,对,马上过来,我在这边等你。”雄一哀哀地说道。

仓介来到祭堂,看见这个情景,大惊失色。雄一却平静地将信递给他看。

“父亲啊,怎么会这样,这会是真的吗?”仓介急促地问道。

“你马上去一次中国,将我的头发和爷爷的头发送过去,让郭先生去做一个DNA比对,看爷爷和他的父亲是不是父子关系。”弘树缓缓地说道,“也可以将他们的头发拿过来,在这边比对。”

“你争取明天赶回来,参加爷爷的葬礼。”弘树又叮嘱道。

仓介起身,拿起信与爷爷和父亲的头发,小心包好了径直往外跑。发生这么大的事,他来不及思考,他要马上见到郭春波。

他一边跑,一边急急地跟阿波打电话,约好晚上在花狸料理店碰头。

仓介走进料理店,阿波已经在楼上的包间等他了。他进入包间,将格子移门关好,深深地向阿波鞠躬。阿波把他扶住,问道:

“出了什么事啊?这么急急忙忙的!”

仓介说道:“爷爷死了!”

“怎么死的,什么时候?”阿波吃惊地问道。

仓介不说话,将信封打开,抽出信笺,取出了两束头发。

“这是爷爷的,这是父亲的。”

阿波拿起信笺,他看不懂。仓介把信的内容和爷爷自杀的事情跟阿波讲解了一遍。

“父亲让我送过来,做DNA鉴定,或者把您父亲的头发给我带回去做鉴定。”

“好,我连夜就去取我父亲的头发。”阿波说道。

他没有告诉仓介,他父亲的反常举动,现在担心父亲情绪波动,大姐还陪着父亲住在老家呢。

阿波从两束头发里分别抽了几根,用餐巾纸包好,小心地放入手提包的夹层里。他们点了定食,吃完匆匆离去。

在开车去黄安镇的路上,阿波打电话给大姐,将仓介爷爷自杀的情况告诉了大姐,让大姐无意之中找个借口摘取几根父亲的头发让仓介带回去。

“这是仓介父亲和他爷爷的头发,全白的是他爷爷的。”阿波来到房间,将头发给了姐姐。

春芳将一个小瓶子给阿波,说道:“我假装关心爸爸的白头发增多了,拔了几根,这些给他们吧,我留了几根带回去。我明天就回北京了,父亲这边你多加照顾了。”

“好的,大姐,您放心吧!”春波应承道。

“走,我跟你去他们房间看看。”春芳站起身,跟阿波往父母房间走。

“阿爸、姆妈,春波在蓬溪办事,吃过晚饭过来看看你们。”春芳敲门,冲着屋里说道。

姐弟俩推门进去,老两口半躺在床上看着电视。阿波和春芳有一搭没一搭地陪着他们说了一会话,看上去父亲比原来情绪好很多,他也不问雨涵去了日本没有,是否进行了干细胞移植,他们无法知道父亲的内心世界。

阿波回到江昆,路过仓介租住的公寓,将小瓶子给了仓介。

几天后,东京和北京,DNA的鉴定结果都出来了,可以非常确定的是,仓介的爷爷野田弘树与阿波的父亲郭坚有直接的父子血缘关系,而郭坚与野田雄一,是同胞兄弟的关系。

一个封藏了七十年的强奸杀人案在中日两个家庭里被揭开了。阿波其实早就相信父亲的第六感觉,鉴定只不过求得一个证实罢了。他的心一直凌乱不堪,感到自己的人生变得飘忽不定起来。这好像是电影里才有的故事,但确确实实地发生在了他们家庭里面,这对他心灵的冲击太大了。

战争、强奸杀人,国恨、家仇,拷问着他的心灵,在客观上,他们与野田家族有着血缘关系,这爱恨情仇如何面对啊?!

阿波真想把自己的血液抽干了,去换一遍血,但这也无济于事啊。他为早逝的奶奶悲伤,也为父亲这么多年来隐忍着自己悲哀的生世而心痛,阿波整夜整夜睡不好觉。其实,他们全家都失眠了。

同样的,这一事件,对野田雄一震动不小。他在公司宣布了退休的决定,正式让野田仓介接任社长,仓介的儿子野田一郎被派到中国,协助山本先生管理江昆的公司。他与太太悄悄地搬到了御徒町父亲的老屋里居住。他与父亲一样,上午在附近的神社参拜祈祷,下午就在家里的祭堂打坐忏悔。

日本人对于家族父辈犯下的罪孽,是要世世代代忏悔下去的,他们的子孙,都会主动地接受心灵的拷问,似乎再也洗刷不掉这个家族曾经的罪恶。

在随后的一个月时间里,樱子出现了排斥反应和巨细胞病毒感染、膀胱炎等移植后并发症,医生及时发现了病症进行针对性治疗。樱子转危为安,重建了正常的造血功能,她的白细胞和血小板数量也逐渐恢复到了正常水平,并出院回家进行康复休养。雨涵和洁雯还是经常到她家去陪伴她,樱子也做着大学院的入学考试的准备,一切似乎又回到了往日的生活中。

转眼到了秋季入学的季节,樱子正式进入了日本大学的大学院建筑部学习,一个青春活泼的女孩又回来了。

一天,弘树将仓介叫到御徒町老屋的祭堂,他神情凝重,语气深沉。

“战争将人变成了魔鬼和杀人的机器,只有和平,才能救赎贪心的人类,我们要世世代代做日中两国人民友好交往的使者。”他拿起一个包裹递给仓介,继续说道,“这是新泻老家小河边的泥土,请你把它洒在郭春波先生奶奶的坟头,让你爷爷的灵魂继续给人家认罪忏悔吧,明年中国的新年,我和你母亲一起过去拜年祭扫……”他又递上一份文件说道,“这是我写的申请书函,请你去执行,这是我们的家事,请不要对外做过多的宣传。”

仓介接过一看,原来父亲准备提取这几十年的家族盈利中的三十亿日元,捐助给江昆市港浦镇,投资兴建一所小学校,并且动议将港浦镇大洋机械公司在每年的盈利中提取30%,成立专门的教育基金,用于支持港浦镇的教育和学校的运营与维护。

仓介看到那块空白的灵牌写上了“郭雅敏の霊位”(中文意:郭雅敏的灵牌)。

阿波驾车向江昆市政府大楼开去,他包里揣着两份文件,一份是大洋机械捐赠书的复印件,一份是他的辞职报告。

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他决定辞去在政府担任的所有职务,去筹建这所日本人捐助的学校,将来负责这个学校的管理和营运。他可以重新捡起年轻时做一个好老师的梦想,去争取当一个特级教师。

他将车开到吴淞江滨江大道,在江边停了下来。

他走下车,电话响了,一看是江海涛的电话:

“阿波书记,那打死夏广和的杀人案判了,小弟张昌煌判处死刑,大哥张昌光判处无期徒刑,还有中间两个分别判处十一年和十三年……”

“这是对逝者最好的告慰啊!”阿波沉沉的说道。

收起电话,阿波看着右手工业园区鳞次栉比高低错落的厂房和正在建设中的脚手架,他向东望着在秋色里泛着白光的吴淞江江面,他仿佛可以一直望到他们家的祖坟。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阿波准备将学校建在这吴淞江边,取名“昆瀛小学”。如今城镇规模迅速扩大,人口急剧增加,急需新建好几座学校,野田他们的捐赠,正当其时。每个人都应该知道,他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人生就是这样,经过一个轱辘的轮回,又回到了起点。这可能也是一种“不忘初心”吧!

悠悠的吴淞江,一泓江水向东不停地流淌着,而现在,清澈的河水里又有了四鳃鲈鱼。

(全书完结)

PS: 网络是一个海洋,读者在这个海洋里畅游, 《悠悠的吴淞江》是流进网络海洋里的一个漂流瓶, 里面装着江南生活的历史和当下, 有苦涩哀婉的回忆,有火热奔放的现实, 记录江南大地改革开放迅速发展的掠影, 剪映台湾和日本商人在大陆投资的趣事, 穿过荒诞不羁人性泯灭的浮华尘世, 展现旖旎的江南风光与江南人民温蕴坚韧的国民性格, 揭开二战硝烟里的奸杀案, 透过中日两个家庭四代人的恩怨情仇, 为地球上的芸芸众生呼唤: 和平、和平、和平...... 您捡到了这个漂流瓶, 请您倒出一泓江南的吴淞江水, 再把这个漂流瓶扔进网络的海洋, 分享给更多畅游网络的朋友。 作者:娄邑子 2023.11.27于江苏昆山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

    您已经读完最新一章

    作者大大 娄邑子还在努力码字中(๑•̀ω•́)ノ~

    精品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