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纵横小说
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洞房夜,给禁欲残王治好隐疾后塌了床
洞房夜,给禁欲残王治好隐疾后塌了床
梦生
古代言情 类型2023-09-22 首发时间112.3万 字数
与众多书友一起开启品质阅读
「少侠」书友62424879 「少侠」书友62496405
版权所有 · 侵权必究
第1章 洞房夜,床塌了
作者:梦生本章字数:2420更新时间:2023-09-22 18:13:38

“苏染汐,你找死!”

伴随着一声暴怒,身着华丽霞帔的女子飞出床帐之外砸向喜桌,衣衫半露的身子撞出一大片淤青,当场呕血。

好疼!

苏染汐从一堆喜桌木板碎片中爬起来,扫向古色生香的花烛洞房,眼底闪过一瞬迷茫。

她不是在实验室吗?

这是什么地方?

下一瞬,一阵剧痛涌入脑海,苏染汐眼前走马观花般的闪过一段段不属于她的记忆碎片。

相府庶女苏染汐貌丑无比不受宠,两个月前阴差阳错献身救了中毒的战神王爷,被皇帝赐婚。

今晚是两人的洞房花烛夜,原主受人蛊惑,企图在欢好时给战王下毒,本以为战王双腿残疾没什么战斗力,却险些搭上小命。

苏染汐穿越而来,正好背锅。

来不及多想,一道凛冽的杀气袭来,一支尖锐的袖箭直直刺向她心口。

这一箭,动了十足的杀心!

苏染汐来不及闪躲,本能的伸出手抓住破空而来的袖箭,手掌被尖锐的箭头划破。

鲜红的血汩汩溢出,在掌心汇成一道涓流。

夏凛枭身披大红喜袍,半倚在床榻之上,眼神惊讶:“你竟然徒手抓住了我的箭?”

传闻中,相府庶女品貌无状,怯懦多病……她看似弱质纤纤,却徒手接下了这支离弦必死的战神之箭?

此女必然不简单!

“王爷,你还真要杀了我啊?”苏染汐皱眉,握住袖箭素手一折。

玄铁锻造的箭竟然轻易断成了两截!

夏凛枭危险的眯起了眼睛。

她的内力该有多恐怖?

苏染汐抬眸,看向这位让敌人闻风丧胆的阎罗战神。

身量修长,面容俊美,眸底噙着久经沙场的杀伐之气,即使是慵懒的靠在床榻间,微抬的眉眼间覆着令人胆寒的薄霜,杀伤力依旧可怕至极。

“你的命,本王要定了!”夏凛枭眼底掠过浓浓的杀意,刚一抬手,苏染汐突然从地上爬起来。

一个奋力猛扑,将他压倒在床榻之间!

“苏染汐!”夏凛枭双腿有疾不慎被压,顿时暴怒。

“王爷,我可以帮你解毒。”苏染汐迅速搭上夏凛枭的手腕,眉心一皱,“今晚这毒并不致命,只会让你一辈子不举。真正危险的是你两个月前中的漓火毒,正在侵蚀你的五脏六腑。”

夏凛枭猛地扼住她的脖颈,冷声逼问:“你怎么会知道漓火毒?”

漓火毒是突然现世的隐秘之毒,中毒者一开始浑身高热,如中春药,非阴阳调和不能纾解,但发泄过后身体又如被万火焚烧,筋脉淤塞,最终导致五脏碎裂而亡。

两个月前,他挥师回朝之际突然被人刺杀重伤,中毒逃入相府别苑之后就没了记忆。

再醒来,就得知自己中毒之际竟然强要了相府庶女。

而后因为毒药侵蚀,虽然想法子保住了命,他的双腿却从此残疾了。

不等他找苏染汐当面问清楚那晚的事,赐婚的圣旨紧随而至。

为了查出真凶,他一直按兵不动。

暗中寻了无数神医,都说这漓火毒无解,双腿残疾只是个开始。

可苏染汐不仅知道漓火毒,还声称会解毒?

她是为了活命胡说,还是和真凶有什么关联?

夏凛枭掐紧苏染汐的脖颈,杀气腾腾的质问:“你到底是什么人?谁派你来下毒的?”

“放手……”窒息感袭来,苏染汐的脸颊涨成了青紫色,连忙抓住他的手腕狠狠一掀。

一股恐怖的大力袭来!

夏凛枭面色一沉,堪堪用内力稳住了身体,才没有摔下床。

咔!

苏染汐甩出的手腕不慎打到床柱子上,粗壮的床柱应声而裂,拦腰断成了两截。

床顶榻了!

夏凛枭俊脸一黑。

苏染汐这小身板,怎么会有这么大的气力!

苏染汐揉着脖子,掀开床帐坐起来,“你快把我掐死了,我怎么跟你解释?”

眼下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她必须说服夏凛枭,否则怕是要死无葬身之地。

苏染汐皱着眉想了想毒药的来源。

原主记忆里,确实有人在新婚夜前夕给了她一包毒药,可那人的身影却始终模糊不清。

这时,脑子突然撕扯一般的疼,好像是原主有意不让她看清一样。

原主在保护那个人吗?

苏染汐敲敲脑袋,一脸郁闷:“我记不清那人的样子了……”

“不见棺材不落泪!”夏凛枭见她装傻,面上杀意陡生,突然撕裂床帐将苏染汐五花大绑,大掌一推就将人掀飞出门外。

砰!

门框应声而碎。

门外的侍卫们拔剑出鞘,将狼狈落地的苏染汐团团围住。

苏染汐:“……”

刀剑当头,她空有一身神力,不能动弹。

夏凛枭坐着轮椅过来,俯视着蝼蚁一般的苏染汐,语气淡漠:“苏染汐意图下毒谋害本王,将她拖出去剥皮拆骨,残尸送回相府,剁碎了喂狗。”

苏染汐面色一紧。

好一个狠辣无情的战王!这家伙,不好对付啊。

围观众人不寒而栗。

好家伙!

这位相府庶女莫不是吃了熊心豹子胆,竟然敢谋害杀伐半生的阎罗战神?

不知死活的蠢货,活该死后连碎尸都不配喂王府的狗!

这时,一道纤细窈窕的身影突然冲进人群。

“王爷,汐妹妹是一时糊涂才胆敢给您下毒……求您饶了妹妹和相府,淮宁愿意代她受过。”苏淮宁跪倒在夏凛枭身前,秀丽的脸庞挂满了涟涟泪意,楚楚惹人怜。

夏凛枭皱了皱眉,“你怎么会在这里?”

“王爷,宁小姐无意发现了苏染汐房中的毒药残留,担心您的安危这才亲自赶来告知真相……”侍卫玄羽单膝跪地,怜惜的看了苏淮泞一眼,“宁小姐处处为您着想,想来苏染汐下毒是一人之举,应当和相府无关。”

“此事怎么会跟相府无关呢?”苏染汐眸光一转,突然出声:“王爷,我不过是区区相府庶女,平日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又哪里来的毒药?”

她余光扫向苏淮宁,讽刺道:“我那住处荒凉偏僻,平日连丫鬟婆子都不乐意进去瞧一眼。怎么今日我刚嫁人,姐姐竟破天荒的跑去我房里瞎转悠,还正好发现我藏起来的毒药?”

苏淮宁面色微变,目露惊讶。

这庶女一向蠢笨木讷,怎么今晚这样巧言善辩?

余光一瞥,只见夏凛枭皱了皱眉,若有所思的样子……苏淮宁心下一慌,不能被苏染汐拖下水!

“汐妹妹,要不是母亲养的小猫跑进你房间误食毒药……我还不知道你竟敢下药毒害王爷,现在还故意拉我和相府下水……”苏淮宁眼眶一红,指责道,“难不成是想故意挑起相府和王府的祸端吗?”

闻言,玄羽顿时拔剑指向苏染汐:“毒妇,你给王爷下毒在先,挑拨构陷在后,人赃并获还敢倒打一耙?”

宁小姐知书达理,还曾救过王爷一命,原本这王妃之位该是她的,没成想却被苏染汐这个狠毒的丑八怪抢了先。

王府上下无不为这对姻缘错失的壁人扼腕叹息。

这毒妇如今自寻死路,他正好为王爷清了这障碍。

玄羽怒视苏染汐,举剑便刺。

苏淮宁垂眸,眼底闪过一抹得色。

刹那间,剑光逼近!

苏染汐看向夏凛枭,厉声道:“我若死了,王爷也活不成!”

捧场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