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重生 团宠七零:捡来的人参崽崽旺全家
第39章再遇陈黎明
作者:月上棉本章字数:3046更新时间:2023-12-04 23:55:58

听到甜宝的声音,苏建军顺着甜宝指着的方向看过去,正是之前介绍苏清去读一中的陈黎明。

“是小甜宝啊,还有苏同志,刘同志,你们是来办什么业务?”

陈黎明刚从楼上的镇长办公室出来,正打算离开,就听见有个糯糯的女娃娃在喊他,仔细一瞧,竟然救了他的苏家甜宝。

他快步走上前来,一把将甜宝抱在怀里,举在头顶上。

“甜宝呀,想不想陈伯伯。”

看着娇娇软软的女娃娃,陈黎明心都暖化了。

其实前段时间在帮苏清介绍了学校后,他就得知苏家人都搬到镇上了,他想着抽时间到苏家去拜访,但是奈何他刚上任,实在是太忙了,就把这个念头搁置下了。

“苏同志,上一次我工作实在忙,还没恭喜阿清就读一中,我问过刘校长了,阿清的底子好,虽说休学了一年,但是功课没落下,十有八九是个状元苗子。”

那天,因为工作的原因,没有看着苏清小子办入职,他就匆匆离开了,不过他事后问了老同学,老同学对苏清简直就是赞不绝口,为此,他还混了一瓶好酒呢。

“陈领导,您说哪儿的话,要是没有您帮忙,孩子的学习就耽误了,您放心,我们一定会督促阿清的学习,争取让他考上大学,以后也做个像您一样的好官。”

听到陈黎明这么客气,苏建军感到受宠若惊,他问过媳妇,媳妇说陈领导是个局长呢,特别厉害,这么厉害的领导能记着他们,这事苏建军想都不敢想。

其实陈黎明没觉得自己太客气,他就是随手帮的小忙,如果苏清真是那种学习差的学生,他就是介绍个教育局长也没用,老同学刘校长爱才,他只是做了个顺水人情,这点小事跟苏家人救命之恩相比,简直不值一提。

陈黎明抬头看了一眼办公室的牌子,户籍办事处。

“这是准备给甜宝办户口?”

陈黎明想了想,户籍处,是该给甜宝解决户口的问题了。

提起甜宝的户口,苏建军就愧疚,他不是一个好爸爸,甜宝到家里这么久了,连户口都没有。

“不是的,陈领导,我们今天是来办迁户的,把户口从大柳树村迁到我镇上的老姑家。”

陈黎明一听,点了点头,原来是这样,他回来后打听过苏家在大柳树村的情况,听起来很复杂,不过能直接给甜宝上城里户口肯定更好。

“那也好,办完了吗?要不我请你们去饭店吃饭,刘同志和几个孩子救了我,我还没有好好地感谢你们一家人。”

陈黎明看办事处的门是紧闭着,还以为事已经办完了,开口邀请苏家人一起吃饭。

“哪里办完了,里面的女同志连门都不开,生怕我们耽误她下班。”

一直默默站在苏建军身后的苏老三忍不住张口了。

“老三,你少说两句。”

苏老三很不满地低下头,明明大哥一家认识这么厉害的领导,为啥不让他说,这又不是他们的错。

办公室里的刘红拿着对象给她新买的口红,小心翼翼地涂着,这口红可贵了,百货商场的高档货,下手一定要小心着点。

这么贵的口红,等下出去了,一定给朋友好好炫耀炫耀,刘红正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就在这时,办公室的门被叩响了。

手一哆嗦,口红从嘴角涂到了眼尾。

刘红第一时间检查自己的口红,因为太过突然,她一紧张,手下还使了不小的劲,只见原本冒着尖的口红,现在已经被磨平了。

看着自己还没用机会的高档口红,刘红心里那叫一个心疼啊,她有多心疼,就有多暴躁。

“谁啊,你们是不是有病,听不懂人话吗?都说了下班了,活该你们就是土包子,农村人,还想办城里户口,你们一群垃圾。”

刘红气急了,拉开门,也不看门外是谁,口不择言地骂了起来,她把自己能想到的难听的词都用了出来。

声音大到旁边办公室的门都打开了。

“你谁啊?”

刘红骂了半天,发现没有一点回应,这才发现面前站着的是一个三十几岁的中年男子,穿着西装,手里提着公文包。

眼前的女同志,明明是政府的工作人员,却在上班时间不办理公务,态度恶劣,最关键的是还上班办私事,脸上画得乌七八糟,陈黎明看着就心烦。

“女同志,你不用管我是谁,现在还没有到下班时间,你把办事的群众推在门外,自己在办公室办私事,这样不太好吧。”

刘红一听火更大了,“哪里来的多管闲事的,我下班了就是下班了,你要是时间多,你来办啊。”

今天真是倒了大霉了,刘红看了一眼墙上的钟表,马上都到约定的时间了,先是一家子土包子,再是一个多管闲事的。

陈黎明觉得自己已经压低了火气,尽量口气委婉一点和她讲道理,没想到这人油盐不进。

“既然你办不了,就让你们主任来,我问问,这工作谁能干。”

陈黎明的口气已经略带怒气,他虽然不是负责民政工作的,但也是政府的一名公职人员,不能由着一些不干活的人,败坏政府的名声。

“算了吧,陈领导,我们下次来也行。”

刘翠娥一看吵起来了,头都大了,拉了拉丈夫的衣服,让他赶紧去拦拦,为他们的这点小事再让陈领导惹上麻烦就不好了。

陈黎明给了他们一个安心的表情。

“你谁啊,你凭啥见我们主任。”

这男人张口就要见主任,刘红十分不屑,什么玩意。

“陈局长,您是商务局的陈局长吗?”

旁边办公室的工作人员李刚本来是不准备插手的,他们民政办的工作本身就没有多忙,尤其是像刘红的户籍处,一天能来一两个迁户入户的就不错了,所以刘红就养成类迟到早退的习惯,这种情形,一个月总能发生一回,刘红还使个炮仗,一点就炸,李刚都习惯了。

不过平日里,刘红说上那么几句,办事的人就走了,没人愿意和他们这些公职人员起冲突。

今天倒是遇了个刺头。

不过这个今天出头管闲事的男人似乎有点眼熟。

李刚抱着膀子观察了半天,他好像在哪见过这个人,但他想不起来。

突然,李刚注意到男人西装口袋上的钢笔,似乎这支笔是前几日新的商务局局长上任的时候,镇长送给他的。

本来这种私密的事情,像李刚这样的底层人物是接触不到的。

但那天正好李刚按照主任的交代,去给镇上交这个月的工作报告。

他在门口看见了镇长把刚把钢笔递给了陈局长,还叫他师弟。

李刚是懂颜色的,在这之前,政府大楼里对于新来的商务局局长众说纷纭,但没有一个人知道陈局长和镇长是师兄弟。

所以李刚很识趣地躲开了,假装没有听见这件事。

其实他早在心里暗喜,要想和镇长拉近关系,就得先找陈局长。

一道谄媚的声音从旁边传来,只见一个小个子男人迅速从旁边钻了出来,站在了陈黎明的面前。

陈黎明不记得自己见过这人们,但毕竟前两天的任职大会,不少干部都参加了。

“你是?”

“哎呀,陈局长,久闻大名,我是民政办的李刚,您叫我小李就好。”

李刚笑得满脸褶子都挤了出来,恨不得把腰都折成九十度。

说完后,李刚迅速打断旁边还继续大放厥词的刘红。

心里默默为刘红祈祷,得罪了镇长的师弟,还能有什么好果子吃。

“小刘,别说了,这是商务局的陈局长,上次任职大会,你请假了。”

被李刚提醒后,刘红还是一脸茫然,商务局什么时候来了个新局长,那不是新成立的一个部门。

李刚暗暗骂一声蠢货,他拉了一把刘红,“快给陈局长道歉。”

平日里刘红怎么狗仗人势,他才懒得管,但这可是个局长,不管是不是镇长的师弟,但光是局长的身份,就连他们民政办的主任见了,都要点头哈腰,更别说他和刘红这么一个小人物了。

刘红心里还是不情不愿,“陈局长,对不起。”

就连道歉时的口气都带着勉强,不就是个商务局的局长,无权无势的,凭啥她道歉,她对象可是镇长的侄子呢,她可是镇长未来的侄女婿。

没错,刘红在办事处这么为狗眼看人低,就是因为她对象是镇长的侄子。

不过刘红对象说,镇长平时为人低调,不喜欢单位上有人和他攀亲戚,所以刘红心里才一直压着这个秘密。

“刘红同志是吧,你不用跟我道歉,你应该跟你推诿的群众道歉,群众来办理业务,就是信任你,你推推拒拒,甚至还辱骂,这是给政府丢脸,给你的工作丢脸。”

陈黎明批判起来十分不留情面,这样的同志简直就是害群之马。

“陈局长,你太过分了吧,我都道歉了,你凭啥让我跟这几个土包子道歉,他们配吗?”

“啪!”

还没等刘红说完话,陈黎明狠拍桌子,站了起来,“你再说一遍!”

捧场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