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纵横小说
首页 现代言情 现实生活 窥见月明
第三十七章 已经到了终点
作者:老坛里的杉菜本章字数:3090更新时间:2023-12-05 23:36:55

那个时候的姜南,对周政安的爱是疯狂隐秘的炙热。

周政安这个名字伴随了她整个青春。

直到上了大学,姜南和周政安好像完全岔开了道路,假期时姜南偶尔会回北新去和周知许见面。

姜南去过周知许家里两次,去周知许上的大学找过她一次,但好像无论是北新的哪里,她都没有见着周政安了。

她明明就知道他在这个城市,她明明从别人的嘴里听到了很多次他,但他们好像的确是在两条不同的路上,怎么样都遇不到。

他们之间只再见过一次面,就是他和朋友来到南临的那一次。

后来,姜南上大三的时候,跟着导师去外地做研究,得空的时候几个学生一块在那个城市里四处转了转,经过了一家名字叫做回忆录的店铺。

那天那家店铺刚好在做活动,店员站在门口招揽客人,热情地把他们拉了进去。

那个店里特别的文艺范,到处都呈现灰棕色调,古早的装饰品,沙发电视等等,好像真带人穿越到了十年之前。

店员把他们都带到了单独的小房间,给了他们纸和笔,让他们写写对未来想说的话。

姜南不知道要写什么,看着那张空白的纸,她只是突然想起了周政安,不知道他现在在做什么,不知道他有没有换了别的发型,不知道他还是不是和那些朋友在一块玩,他的面孔是否还和高中时一样。

怔怔地,姜南提笔在纸上写下了字。

<周政安,你好:>

......

姜南写字的速度很快,大概是许多话早已心里模拟了千万遍,所以她下笔的时候几乎没什么思考,很快就将一张纸写满了。

她从小房间里走出来的时候,其他人还没有写好出来,姜南坐在沙发上等待,她的信封被密封起来装进了一个抽屉里。

有服务员上前来询问她的姓名和住址。

说到地址的时候,姜南犹豫了片刻,她马上就要大学毕业了,这信就算真的会回寄给他们,也绝不可能是在这两年,那时候她都不在学校了,但若是寄去北新,她又不知道哪里才是她可以停留的家。

姜南想了很久,最终填了自己以前的家地址。

那边的房子自姜风入狱沈黎改嫁之后他们便没有回去住过了,沈黎住到了宋家,而她自己一个人不敢在那个屋子里待着。

姜南没有期待过寄回来的信,她只是恰好需要一个地址,就那么填了。

后来过了很多年,她早就忘记了在这家回忆录里发生的事情。

她那时候也不知道,许多年之后她会和周政安产生了那么多羁绊。

姜南从回忆里抽身,被车飞速吹过的冷风吹得眯了眯眼睛,她依旧双目空空地望着窗外,她告诉许平声:“许平声,我的青春彻底结束了。”

她的声音和她的双眼一样空,低低的,好像梦中的呢喃。

许平声嗤笑了一声:“不就是离个婚吗?至于这样?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跟他感情多深呢,不就闪婚闪恋么。”

姜南没说话了。

许平声把她送到了她刚来北新时住下的房子,姜南都没想到,她居然又会回到这里。

“那你好好休息吧,我就不进去了,你上次搬走之后我也没进过这屋,里面的东西都没动过,还是原样。”许平声停在了门口没进去,一句一句地嘱咐姜南道。

姜南点点头。

“谢谢。”她对许平声说。

“客气啥?”许平声挥了挥手,转身离开了。

姜南在沙发上坐下靠着望天花板,眼睛轻轻眨了眨,行李还放在门边,没动。

......

周政安从家里出来后就开车去了江宁远的住处,他到的时候江宁远才刚洗完澡,听着敲门声去开的门,看见是他吓了一跳,忙侧开身子让他进来。

“你干嘛啊你?大半夜光临我的寒舍,以前可从未有过啊。”

“我没带身份证,只能来你这了。”周政安冷淡道。

江宁远用搭在肩上的毛巾擦了擦自己的头发:“你就不怕苏槿月在我这呢?”

周政安在沙发上坐下,闻言睨了他一眼:“她要真和你关系那么好,你也不会追得跟个狗似的了。”

“嘁。”江宁远撇了撇嘴,在他身边坐下,一只手伸展在他那边,就差直接搭在周政安身上了,他懒洋洋道:“说吧,怎么会来我这啊?”

周政安看向他,目光静得吓人。

江宁远朝后扬了扬身子,夸张道:“不是吧?被赶出来了?姜南不是这种性格吧?不可能跟苏槿月待了两天就学这么坏了吧?”

周政安心情越发烦躁,默了半晌,他沉声道:“她和我提了离婚。”

江宁远的讶异全在眼睛里了张大了嘴巴,怎么想也想不通前几天还好好的两人怎么就走到了这步:“怎么一回事啊?”

“不知道。”

江宁远看着他,越发诡异:“山庄回来之后提的离婚......你不会是这两天和顾盛微又牵扯上了吧?”

周政安不耐的撇了撇眉,刚想说话,江宁远就先自我否定道:“肯定没有这回事,你要真是那样的人,就不至于在顾盛微决定远走国外的时候挽留也不挽留一下了。”

“那是因为那个大明星那事?”

“不不不,那就更不可能了。”

“......”

江宁远瞟了瞟他的脸色,玩笑道:“不是,离个婚至于让你的心情看上去这么糟糕吗?以前不还清高不可一世吗?”

“那你要是没离的心思你就和她谈谈呗,我看姜南也不像那种无理取闹一时兴起的人。”

“......”

周政安默了好一会,才道:“你这有烟吗?”

周政安烟瘾不重,他本身不太喜欢烟的味道,但是今晚就是格外想抽,这种感觉就像在他心上挠痒痒似的,很不舒服。

过了一会,江宁远把烟丢给他,周政安点上烟,吐了口烟圈,模样在缭绕的烟雾下有些失真,他思索了良久。

周政安好像被一团迷雾围着,他不知道姜南有没有对他动过心,不知道他们之间这段短暂的关系究竟被姜南定义在哪里?

一切的一切,他都没有想清楚,现在就已经到了终点。

......

第二日清晨,姜南早早到了民政局,民政局还没什么人,她坐在门前的台阶上用手杵着脑袋等着。

不知等了多长时间,民政局人渐渐多了些,人来人往进进出出的。

姜南望着地面发呆,面前突然笼下了一片阴影。

她抬头,与周政安对上了视线。

周政安双手揣在外衣口袋里低着脑袋看着她,眼底一如既往地淡漠。

姜南站起身来,拍了拍自己身后的衣服。

“进去吧。”周政安说,说完他先一步进了民政局。

坐在等候区里,两人虽并是并排,但肩膀之间还隔着一个拳头的距离,双方除了刚进来时说的那句话,再无任何交流,倒真像感情破裂了的夫妻。

他们的旁边坐着一对年轻夫妇,也是和他们一样前来办理离婚的,不过他们看上去似乎更和谐一些,有说有笑的。

那个女生往他们这边瞟了一眼,和她旁边的那个男生小声道:“你看,那个男生长得多帅啊,就这都离了,啧啧啧。”

“帅又不能当饭吃。”那男生扯了她一眼。

他们都没有注意到,被他们议论的周政安脸色越来越黑。

就这么大点地方,再小声也能听见,姜南也听得一清二楚,她悄悄看了一眼周政安,抿了抿唇,转头对着他小声道:“别听他们那么说,我觉得你挺好的。”

周政安面色未变,姜南觉得他似乎比刚刚还更生气了。

她这下彻底闭嘴了,不敢再乱说什么。

......

没过半个多小时,俩人就从民政局里走了出来,大概是才过了春节的缘故,结婚的多,离婚的却很少,所以他们办理得还挺快的。

姜南站在门口,看着手中绿色的小本子,心中重重呼了一口气,她嘴角都多了几分笑容。

周政安不急不慢地走在她身后,恰好把她只露了三秒的笑容尽收眼底。

原来和他离婚,会让她这么开心。

周政安目光暗了暗,朝着楼梯口下去了,姜南只瞧见他的背影一步步下了楼梯。

她在他的身后站着,看着他离开。

这一次,应该是最后一次看他的背影离开了吧,姜南心里暗暗想着。

周知许是在接到姜南电话之后着急忙慌赶到她住处的。

姜南这次没再打算瞒她,第一个告诉的人就是她。

周知许到的时候,她还在沙发上坐着手里端着笔记本写东西。

周知许服了,她都急得快冒火了好不好:“不是,你还有心情工作啊?”

姜南一脸无辜:“因为离婚的事情,我专门请了半天的假来着,当然要补回来了。”

周知许上前捧着她的脸仔细端详:“你真的没事啊?”

“没事,我是真的打算开始好好生活了。”姜南望着她认真道。

周知许轻轻撇了撇眉:“那你能告诉我你为什么不想当我嫂子了吗?”

姜南有些无奈,看着她:“知许,我刚才说过的。”

“我不管了啊,你没什么事就好,我哥的话,以他的性格就更加没什么事情了。”

捧场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