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重生 前夫在墓碑前哭成狗,我在豪门做继承人
第五章 当奶奶的我,甚是欣慰
作者:秋秋海后本章字数:1906更新时间:2023-12-04 23:21:13

“沈舒诗,我们结婚吧,无论发生什么,我们永远一起面对。”

上辈子求婚的声音在沈舒诗耳边响起,而眼前的是西装革履,不达眼底的虚假感情。

“厉某对白小姐一见钟情,不知道白小姐可愿意嫁我为妻?”

呵,史莫言,你的演技退步了呢。

齐文哲睁大了眼睛,连忙阻止。

“厉先生,玩笑不是什么都可以乱说的!”

沈舒诗看着厉寻州充满柔情,一样不达眼底。

“虽然厉先生早年就被秦家赶出了家门,但好歹叫了秦老爷十几年的爷爷。”

“我虽然很想同意,但是我丈夫才去世几天,还是您曾经的爷爷,这不太好吧?”

说完,沈舒诗轻轻站了起来,对着两个看似深情,实际上都是为了股份而来的男人道。

“我想两位先生误会了。”

“股份我不打算给任何人,秦家的继承人,你们能做,我为什么不能做呢?”

说完,便转身离开了。

厉寻州危险的看着沈舒诗的背影,野心不小,就是不知道能不能吃得下了。

“小施,你不行的!”

齐文哲想冲过去,却被佣人拦住,只能对离开的沈舒诗喊道。

“你斗不过他们的小施,你不要因为我硬撑!”

厉寻州本来都打算走了,听到这话,看了齐文哲一眼。

“齐先生,挺自恋?”

齐文哲噎住。

沈舒诗回到书房,她这几天一直在看秦老爷子留下的东西,为的就是能找到一些关于她的蛛丝马迹。

但是她意想不到的是。

她的蛛丝马迹她没有发现,却发现了她母亲的痕迹。

她的母亲在秦家生活过?

还不等她细想,她收到了温律师的来信。

【你上次让我调查的事情,线索都断了】

【但不是一无所获】

随后发给了她三个资料。

其中信息最多的文件,只有沈舒诗的,只是死亡那一栏,离谱的写的居然是自杀。

谁会怀着身孕去自杀?

而史莫言的资料写着,十五岁被家里找了回去,但是25岁又失踪了。

25岁?不就是她死的时候吗,现在这个身体也是25岁,但是实际上她已经死了五年了。

这五年,史莫言究竟发生了什么,又为什么成了厉寻州?

这些可能只有她慢慢找到答案了。

【秦老先生的资料,无法查到消息,但是在查沈舒诗时,发现了有秦老先生的痕迹。】

沈舒诗一愣。

【你的意思是,沈舒诗的死,和秦老爷子有关?】

那边停顿了一会儿才回复她。

【比起本人做的,更像是替谁遮掩。】

【自然不排除是为他本人遮掩。】

沈舒诗懂了,这件事牵扯到恐怕不只是秦老爷子一个人,她的仇人很可能在秦老爷子身边,而秦老爷子身边的人……秦家人?

沈舒诗瞳光闪了闪。

她本想早早离开这些是非之地,但现在她却不能走了,找出真凶,为她,也是为了她的孩子,更是为了公理,她也要那些人为此付出代价。

【你现在有什么打算。】

【明天去秦氏。】

那边很是惊讶。

【你真的要去挣秦家继承人的身份?】

【曾律师帮我,也不是真的心善吧?】

【这不是您想要的结果吗?】

那边沉默了很久。

【白小姐果然聪明,曾某可助白小姐一臂之力,但若有帮忙的地方,还请白小姐不要吝啬。】

【只要刑法里没有写的,曾先生随意开口。】

【……白小姐真风趣,这是自然。】

…………

第二天,沈舒诗来到秦氏集团,全程受到了无数的注目礼。

毕竟她不是秦家的血亲,也不是靠能力,而是结婚三天,就拿到天价遗产的豪门寡奶奶。

八卦早在整个公司都传遍了。

秦氏楼上,一个中年男人愤怒的砸了手里的资料。

“她真的敢来?好啊,给了阳关道不走,就别怪我们心狠手辣了!”

旁边一个年轻的男人问到。

“舅舅,现在该怎么办?”

“你现在联系秦家所有人,让他们别内斗了,先把这个外人赶出去,我们在慢慢斗。”

年轻男人点头立马去打电话。

中年男人眼中全是恶毒,“一个寡妇还不好对付?”

按理说沈舒诗没有职位的,但是偏偏遗产里面,第一股份继承人,也同时继承了总裁这个职位,只不过这个总裁做不久,下次股东大会就会选新的总裁。

而沈舒诗要做的,就是在这段时间做稳这个位置。

只可惜屁股才刚坐下,秘书就敲门进来了。

“白总裁您好,我是您的秘书,姓罗。”

秘书做完自我介绍立马道,“研发部刚刚传来消息集体罢工。”

罗秘书话音刚落,又一个秘书敲门进来。

“白总您好,刚刚门卫打电话来说,有工人在集团门口,集体罢工,说是……”

秘书看了看沈舒诗的脸色道,“说是不要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寡妇掌握他们的命运。”

“叩叩叩。”

不出所料,又一个小秘走了进来,这次小秘还没有说话,沈舒诗先道。

“可是设计部出了问题?”

小秘一愣,点了点头。

“是的,设计部几个大设计师带头辞职。”

最先进来的罗秘书皱了皱眉,“几位设计师集体辞职,恐怕难以填补空缺,而工人哪里,最近有个急单要交,耽误一天都很有可能都代来无法交货的风险,到时候信誉也会受损。”

沈舒诗拿出几张纸。

“研发部,是二房管的。”

随后放下一张纸。

“工厂是七房管的。”

那张纸的旁边又放了一张纸。

“设计部是齐文哲的妻子,六房管的。”

三张纸紧紧挨在一起。

“这三房素来不对付,没想到今天为了我如此团结?”

沈舒诗轻轻笑了笑,“当奶奶的我,甚是欣慰。”

捧场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