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纵横小说
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重生 家暴致死,我重生黑化开大
家暴致死,我重生黑化开大
爱吃土豆的招财猫
现代言情 类型2023-11-24 首发时间56.6万 字数
与众多书友一起开启品质阅读
版权所有 · 侵权必究
第一章 被家暴16次,不能离婚
作者:爱吃土豆的招财猫本章字数:3561更新时间:2023-11-24 17:37:39

“我嫁他三年,被家暴16次,你们现在叫我不离婚?!”

“这次要不是路人报警,我就要被他活生生当街打死了!”

“这么多年我过得生不如死的日子,在你们的眼里都算什么!”

杭市,医院天台。

沈宁痛苦的嗓音直颤抖,一脸绝望。

对面,远远站着她的家人,父亲,母亲,妹妹,可他们的脸上都是一样的冷漠和嫌弃。

“沈宁不是我说你,谁家日子不是这么过来的?你被打了几次就要死要活,从湖市还跑到杭市躲了两年,女婿可足足找了你两年,要不是你妹妹报了信,谁知道你是死是活,这次也不怪女婿生气!你都是自找的!”

说话的是她亲妈杨凤。

“宁宁,你妈的话在理,这辈子谁家不是这么过的,爸周边的村里,哪家不是打打闹闹就过了半辈子?再说,平时没啥事谁会去打人?女婿工作体面,人也生的好,十里八乡谁不羡慕你嫁了个好的,哈哈哈,这男人啊就是在气头上,你回去哄一哄,良才还不是和你一条心,哪里还会打你啊。”

这人是从没和她红过脸的后爸,林军。

沈宁看着脚边那天台外那几十米的高空,一张脸青紫红肿,骨子里都是冷的。

从前这样的场景已经重复了无数次,可每一次自己被打,家里人都是这样的说辞。

16次!

足足有16次!!

李良才一次比一次疯狂暴力,这一次她真的感觉自己快要死了,可为什么她成了这个样子,家里人还是一样的说辞,不让她离婚?

浑身都是剧痛,喉咙里一阵阵的血味翻起来,她狠狠的将鲜血吞下。

衣服掀开,露出了瘦成骷髅的身子,皮肤上纵横交错都是旧伤,最明显的还是一个足足有十几公分长的刀口,涂着青紫的药水,狰狞可怖。

“你们看看,你们睁眼看看啊,他李良才哪里是个人,他这次根本就是想活活打死我!我是你们的女儿,是你们的亲人,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为什么!”

杨凤满不在乎:

“什么良才不是人,那是你老公,人家也是正经单位里体面的人,听说马上就要做到领导的位置了。你闹什么?你想拿着这身伤将他关进监狱嘛!那是你老公,毁了他,你就好受了!”

林军摇头:

“宁宁,你这丫头脾气就是倔。良才他怎么会想打死你?再说,要不是对你有感情,不然干什么只打你一个,不打别人呢。他这次就是生了气,下手重了,再说,男人力气大下手没轻重也是常有的事情,这都是小事,你可别提离婚的事情了。”

杨凤一听到离婚两字怒火瞬间就上来了:

“沈宁,还有,我可警告你!你妹妹还没结婚,你可别动不动提离婚。我们家可丢不起这个脸,今后要是耽误了你妹妹的婚事,可别怪我这个当妈的不客气!”

眼泪水止不住的流下来,眼前模糊一片,可沈宁还是很清楚的就能看见亲妈眼睛里的神情。

那是嫌弃,是厌恶,是赤果果的憎恨。

即使自己是她的亲生女儿,却还是比不上没有血缘的继妹,林舒!

她不由绝望又悲愤地喊道:

“妈!我才是你的亲生女儿,这么多年你为什么事事都要向着林舒!要是今天被打的是林舒,把她打的肋骨裂了肠子都断了,肚子上还划了这么大的口子,你还会这么对她嘛.....”

杨凤不耐烦的打断:

“小舒才不像你这讨债鬼的样子,天天吵吵闹闹,什么样子!”

旁边玩手机的林舒抬头看来,满眼厌恶:

“姐,姐夫工作体面,前前后后帮了家里多少次。爸下岗的事情是他解决,逢年过节都是礼物。他还说最近厂里找正式工,要给我安排进去。”

“别人家要是有这么好的女婿都是求也求不来,偏偏你架子大,自私自利,我做妹妹求你别作妖,好好过日子不行嘛!”

沈宁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妹妹,虽然她们没有血缘,可从小她就把林舒当成了自己的亲妹妹,洗脸洗澡扎头写作业哪样事情不是她弄的。这番话,简直是让人齿冷。

“呸,搅家精!”

杨凤一口啐到地上,眼瞧着林舒的工作马上就要没了,袖子撸起伸手就要来打。

“就你这样子,孩子生不出来,女婿碰碰你就要死要活,有什么当妻子的样子。你如今这样子,都是自己活该,怪不到女婿身上!我告诉你,你今天怎么样都和我们没关系,你要是影响了你妹妹的工作,就别怪我抽你!”

“好了好了,宁宁都大了,你打她做什么?”

林军作势拦了两下。

林舒抬腿就要走:

“烦死了,沈宁你要跳楼就赶紧跳,天台冷死了,我才不呆了。”

杨凤赶紧跟上。

“好好好,小舒,我们就先回去。”

说着,众人真的就往天台大门走去,彻底撒手不管了。

“妈!妈!”

“我是你的女儿啊,小时候爸半夜出门翻水塘死了,我就剩你一个了,现在连你真的就不要我了吗?”

沈宁强忍住剧痛想要追过去,突然膝盖一软,砰的一声跪在了冰冷的水泥地上,险些没坠下楼去。

杨凤转头看来,却没丝毫动容。

在看到沈宁那张和她父亲相似的脸时,眼睛深处却闪过一丝长年累月的心虚和厌恶,杨凤立即转开了脸,甩出了惯常用的杀手锏:

“宁宁,当年要不是因为生了你,妈也不会难产大出血,也不会一辈子不能再生个儿子来。你还要记得这事,对妈有半点愧疚,那你今天就给我老实听着。你把这里的生意就给你妹妹看着,好好回去和女婿过日子,听明白了没。”

沈宁心间初初升起来的愧疚瞬间变成彻骨的悲凉,她万没想到家里人竟然是在惦记这个啊!

可她应该早就知道了。

是啊,明明是16次的家暴啊。

可每一次在她回家后,只要李良才拿了钱和好烟好酒过来,这些所谓的家里人就会把自己交出去。

即使她下跪求他们,磕头磕的头都烂了!

即使李良才还没出村,就开始打她,打的她惨叫声响满整个村子!

这些人都通通看不见!!

这些亲人,他们那一双眼睛里,只有钱!也只看得见钱。

她冷笑一声:

“你们想要我在杭市的生意?还想要交给林舒,她一个大学生,天天从各种老板车上下来,高考数学才20分,你们确定她会做生意吗。”

林军摆了摆手,脸上都是笑:

“良才不喜欢你做生意,你就给了你妹妹去。都是一家人,这钱不是左手倒右手,还能丢了?你妹妹是没做过生意,可你做姐姐的,今后就好好教教她,人不都是一回生二回熟,一来二去就会做了啊。”

说到这,他语气顿了顿:

“我听你那衣服店旁边的人说,你那店一天都好几万啊。”

这个“万”字一出,三个人的表情终于是变了变,多了点火热来。

沈宁嘲讽地看着他们变脸,心头原本那痛苦难受的感觉已经变得麻木一片:

“是啊,很多钱呢,比李良才给你们的好处还多呢,你们确定这次也要把我交给李良才吗。”

三个人的脸上明显迟疑一瞬。

“嗡嗡——”

林舒接起了正在震动的手机。

“嗯嗯,我们在的,姐也在这里。”

说着,她抬脸看了一眼沈宁的位置,眼神里面是掩不住的幸灾乐祸。

“是的……嗯嗯,放心,姐夫,你先别上来,我们还在.......好,我先挂了啊。”

林军赶紧催促:

“宁宁,你现在就签字画押,承诺把你名下的三家衣服店都给你妹妹,我们马上带你走。到时候良才来家里吃饭,爸肯定给你教育教育女婿,绝对不让他再打你了。”

杨凤从棉袄口袋里掏出了一张白纸和一根黑笔来,口气也软了不少:

“你就从那高台子上下来,把这字写了。等出院了,娘家的房间给你收拾下,你先在家住个两天,让李良才那边给你低个头。”

冬天里冰刀子一样的风把病号服吹得噗噗作响,眼珠子被寒风吹得像冰渣子似得,却流不出任何的眼泪水了。

沈宁笑了,却是疯狂地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们就是喝血吃肉的蚂蟥!”

“恶心!”

“不,你们比蚂蟥还恶心!起码动物不会去喝自己孩子的血肉,恶心,真是恶心!”

杨凤怒火一下就上来了,将纸笔丢开:

“沈宁,你要跳就跳,别在那台子上面装模作样。你以为往那一站,做出要跳楼的样子,我们就怕你,我呸!我告诉你,李良才就在附近,你要是不签字,我就让他上来了!你们反正一家人,再闹,你再被打的更惨,都是家庭矛盾,李良才挨不了枪子儿。”

林军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宁宁,做人还是要听得懂好赖话,我们都承诺好好教育良才了,不让他打你,你还要我们怎么做?真把他抓起来,你一个离了婚的女人到了哪里不都是被人戳脊梁骨,你还怎么活?一家人,闹成这个样子做什么。”

林舒又打开了手机,尖尖的指甲直接摁了拨号键:

“沈宁,我这就叫姐夫来。”

“哈哈哈——畜生,都是畜生!”

沈宁还在笑,声音凄厉绝望,楼下慢慢聚起了不少路人。还有道身影正挂断电话从远处蹿出,径直向着楼里跑来。

身体不受控制的开始发抖起来,被虐打的疼痛感从记忆里蹿出,恨意倾盆而下,想要将她重新扯回地狱。

忽然,天台铁门里响起一连串脚步声,李良才已经到了。

杨凤连忙扯开了门迎过去:

“良才,你来了啊,放心,宁宁被我们劝住了,她保证和你好好过日子。啥?这礼物和红包就算了……唉唉唉,你这,哎行,我这个丈母娘就收下了。”

林舒也对着铁门那头语气亲热巴结:

“姐夫,你答应我要给我介绍你单位的工作可别忘了,我刚才可陪着劝了好久。啧啧,喊着跳楼呢。”

凑在铁门边的林军接过里面递来的一根散烟,点着,猛吸了一口:

“这可是上供的吧,好东西!哈哈,还是我女婿孝顺,这一条好烟我就收下了。你去吧,人就在那边。”

三个人很快离开了天台,在楼下相互嘀咕了一阵,似乎是商量好了什么,等在了下面,抬头向上看。

沈宁对上楼下那三双兴奋的眼睛,手背青筋暴起,指甲把手心掐的鲜血淋漓。

“你们是在盼着我去死!”

“啪嗒。”

李良才反手锁住了天台铁门。

捧场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